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百二十章 来啊
    松城电视台直播间内,主持人方觉晓摇头笑道:

    “这场结束得比我预料快不少啊,老甘,你抓紧时间给大家分析分析怎么回事。”

    甘乐呵呵回答:“没什么好说的,周正泉完好状况下的‘丹境三连爆’是可以正面搏杀八品武者的手段,而林缺还刚刚击败了一位强职业九品,消耗不小,这和他们上周的交手正好相反,那个时候的周正泉力战击败了楼成,林缺的状态则处在巅峰,所以,今天的结局在情理之中,唯一的意外是周正泉竟然一开场就毫无保留,好像完全没有考虑过接下来的那一局。”

    “林缺应该感到骄傲,周正泉这是拿他当同境界的对手来看待,没必要因此沮丧,好歹也逼出了周正泉的‘丹境三连爆’不是?接下来的楼成不用担心这点了。”

    方觉晓听见了导播的提示,及时插嘴道:

    “好了,楼成登上擂台了,第三局比赛即将开始,让我们拭目以待!”

    一边看着比赛转播,一边在论坛灌水聊天的闫小玲顿时坐直了身体,调整了姿势,目光炯炯地盯着屏幕。

    …………

    “楼成!楼成!”

    回荡于武道场馆每个角落的山呼海啸声中,林缺走下了擂台,脚步略显蹒跚,刚才的硬碰硬让他气血翻腾,一时难以平复。

    遇到迎面过来的楼成时,他微微低头,喘了口气:

    “还差点……”

    还不够好!

    虽然让周正泉用出了“丹境三连爆”,但我应该还能做得更好!

    “足够了!”楼成打断了他的话语,主动伸出了右手。

    林缺迟疑了一下,也做出了回应,不仅仅是击掌,还用力握了一下。

    与此同时,他低声开口道:

    “加油!”

    楼成点了点头,调整着状态,大步走向了石头台阶。

    接下来,就要寻找乃至创造机会给周正泉“当头棒喝”了!

    当然,这是只能用一次的杀招,不能放了空,而要想完成“当头棒喝”,自身在此之前顶多能用一次“冰霜劲”或者三四下“震拳”。

    此时此刻,周正泉正有条不紊地做着吐纳,腹部一鼓一缩,喉咙里发出了哼哈之声。

    眼见着楼成登上擂台,站到了对峙的位置,裁判没做停顿,举起右手,猛地挥下:

    “开始!”

    从上场比赛和日常找林缺的切磋里,楼成确定了靠观想完成的虚招虽然形神皆备,但还是瞒不过真正的“有激必应”,因此也不尝试,膝盖一直,腰胯一动,大步迈开,蹬蹬赶向了周正泉。

    他没有直接扑击,而是一步步进行着蓄势,调整着身体对应的部位,紧绷或鼓胀了不同的肌肉,做好了“当头棒喝”的发招前准备!

    如果周正泉觉得自己姿势摆得太好,忍不住要来一次全力爆发的正面碰撞,那就恰好落入了自己的陷阱,要是他没有上当,这也只是身体的部分,还没进入观想阶段,消耗不了多少精力!

    这是楼成的第一次尝试,看似中规中矩的攻击,却暗藏杀机!

    蹬!蹬!蹬!楼成越踏越重,脚下的青砖开始出现裂痕,身体则在气势的加持下,仿佛高大了几分,“俯视”着周正泉。

    在他转动腰背,弹出右臂时,一直静静等待的周正泉动了,重心晃荡,脚下一滑,毫无烟火之气地闪到了他的旁边,抖动右肩,让胳膊如同划桨般斜挥了出去!

    啪!

    楼成知道陷阱未成,放弃了观想,没强行使用“当头棒喝”,免得放了空炮。

    他迅速调整着身体,腰部一紧,大腿一绷,啪地完成了一记侧踢,又快又准又狠。

    周正泉肩窝一陷,软绵了发力,重心再荡,就像鬼魅,一下改变了位置,来到了楼成的右侧。

    他腰背又送,手臂绷紧,以铁鞭的姿态抽开了气流,抽向了对手的脑袋!

    果然,他在以“重心如汞”游斗,刚才要是鲁莽用出“当头棒喝”就亏大了……楼成念头一闪,猛地沉腰坐胯,内抵了双脚,握拳上挥,似搬似拦。

    砰!

    闷响之中,楼成右臂回荡,借来了力量,正要以“暴雪二十四击”顺势出腿,化鞭抽向周正泉,却发现对手重心一晃,又一次转移了方向,让自身呼啸的“狂风”不可逆转地出现了中断,难以越打越猛,越打越疯。

    周正泉闪到了楼成的背后,勾勒腹肌,牵动了旁边的筋膜,电射出左臂,啪地一声轰向了楼成的脊柱。

    这一招发力迅速,衔接紧凑,正是飞流拳“连绵”!

    楼成腰背一摆,顺势侧身挥肘,炸裂了空气,发出了脆响。

    拳肘交击,周正泉背部肌肉一鼓,右手猛冲,不留任何空隙地再次出招。

    啪啪啪!砰砰砰!两人在方寸之间不断发生着碰撞,楼成以无法接续的“暴雪二十四击”抵挡着对手的连绵狂攻。

    虽然有了上一场的经验,他不至于岌岌可危,但这样的情况下,别说准备“当头棒喝”了,连“冰霜劲”和“震拳”都没机会使用!

    战至酣处,楼成抓住机会,在架起的手臂挡下了周正泉的崩拳后,猛地急转腰背,让周身肌肉关节齐齐张开,发了股剧烈的甩劲。

    他想重施上次交手的故技,利用甩劲创造出短暂的一拍时间,以紧绷和压缩肌肉,打出“震拳”,而一旦周正泉的身体出现震荡,不得不以“哼哈之声”或“还劲抱力”之势遏制,就是自身给予敌人“当头棒喝”的机会!

    然而,周正泉这一次没强行回荡,顺势往旁边“飞”了出去,让楼成蓄势待发的震拳一下失去了对象。

    他脚弓一弯一张,劲力勃发,碎裂了青砖,身体紧跟着便扑了出去,以苍鹰的姿态追逐着猎物,并调整着肌肉,再次做好了“当头棒喝”的“发招前置”。

    啪!啪!啪!他一步一青砖,气势凶蛮到了极点,而周正泉仿佛脑后长眼,行云流水般地不断退后,时不时则以重心如汞变向,像是飞舞于场上的蝴蝶。

    一追一退,两人几乎绕了满场,而彼此间的距离却始终未变。

    到了这个时候,楼成的身体已无法再保持住“当头棒喝”的对应变化,只能散去了准备,让气势随之变弱。

    就是这一弱,周正泉双脚一扎,说停就停,所有的动能都积蓄于了他的肌肉与筋膜之中。

    喀嚓!脚下青砖一裂,他脑海内观想出了蓄积升高的水流和凶猛冲击着地面的瀑布,抓住楼成短暂的气机变化,拉开手臂,电射出拳头,以炸弹轰击的姿态打出了浩浩荡荡的一击。

    飞流拳,“瀑布”!

    楼成强行提了口气,心灵中浮现出了雷云密布的画面,对应的肌肉飞快绷紧,左脚一顶,腰背一拧,右臂像是握着一把巨锤,钻心擂了出去!

    砰!

    楼成脑海雷云炸响,双拳凝固在了半空,一圈圈无形的波纹急速向外做着荡漾,而两人都感觉到了肌肉筋膜在颤抖,五脏六腑在晃动,气息血液在翻腾,短暂难以发力。

    腹部肌肉蠕动,五脏六腑相随,楼成体内发出了一阵雷鸣,与周正泉喉咙里的“哼哈之声”交相辉映。

    双方同时以内练法制造了反向震荡,同时了抵消了大部分影响,同时恢复了过来!

    周正泉再次晃荡重心,又一次展开了飞流拳“连绵”,一旦楼成借了两三下力,他就会老道地改变节奏,让对方无法再接后续。

    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酣战了一阵,楼成心中一动,决定主动创造施展“当头棒喝”的机会。

    在周正泉又一次以“重心如汞”绕到他的身后时,他忽地发力,弹动腰背,往着前方就是一个猛扑,似乎要拉开距离,摆脱飞流拳“连绵”。

    蹬蹬蹬!楼成听着身后追赶的脚步,开始调整起对应的肌肉筋膜,做起了准备,一旦对手靠近,立刻杀一个回马枪!

    喀嚓!他脚下一踩,碎裂了青砖,借势转身,便要扑向敌人,并观想“坠日冰雷”,打出蓄势待发的一击。

    可是,他刚完成转身,却愣在了那里,因为周正泉的距离保持得非常好,让自己没法一扑紧跟一击,而不是那样的话,对手有充裕的时间做出闪避。

    发现了楼成的呆愣,周正泉微微一笑,勾了勾手指,一副猫捉老鼠的调戏模样。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与蔑视,让现场的观众和看着直播的闫小玲几乎气炸了胸膛。

    太可恶了!

    楼成心中顿时腾起了怒火,却因侯跃前车之鉴,旋即又平复了下来,于电光石火之间抓到了一个关键。

    周正泉在故意激怒自己!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是想让我主动进攻,主动尝试?

    此念一闪,楼成当即醒悟了过来,我为什么要苦心积虑地去创造使用“当头棒喝”的机会呢?只要耐心等待,这个机会必定出现!

    因为在周正泉眼中,我的体力是变态到几乎没有极限的,而他刚在和林缺的战斗中完成了“丹境三连爆”,各方面机能都在下降,如果不断重复刚才的“连绵”压制,恐怕我还没露出破绽,他就体力枯竭,连全力爆发一两次的能力都失去了!

    所以,他刚才的“连绵”进攻只是为了刺激我,让我寻求机会主动反击,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等到我连续失败三次,出现了低谷,就是他全力爆发试图争胜的时候了!

    之前还是有点急,自以为掌握了杀招,险些就犯了错误。

    面对周正泉的挑衅,楼成架子一摆,稳稳定住,向对面招了招手。

    来啊!咱们比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