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失去了形象的周正泉
    周正泉当然不可能傻得和楼成比体力,这是前面一位位“先烈”用自身荣辱验证出的真理,他没那份执拗非得自己去确认。

    有的时候,人是得信邪的!

    他最开始的时候只是敏锐察觉到楼成试图速战速决,因此准备以刚才的打法一点点削弱对方的气势,等到时机合适,立刻爆发,全力争胜。

    如今看见楼成静下心来,摆出稳守比消耗的姿态,他心里就咯噔了一下,知道自己的A计划彻底破产,再也无法实现,只能尝试赛前预备的B计划了。

    那样一来,我的形象就完了!

    周正泉腰背一弓,电射而出,刚靠近楼成,又晃动了重心,脚步如踩水渍,刺溜一下就滑到了对手的身侧,拧腰送肩,搅动全身之力,斜捶右臂,来了一记飞流拳“澎湃”!

    啪!楼成右臂绷紧,侧身一挥,如抡铁鞭,炸裂了空气,就算面前是一块石头,也能将它抽得四分五裂。

    砰!

    闷响之中,楼成身体晃动了一下,而周正泉一沾就走,重复着刚才的套路。

    啪啪啪,砰砰砰!两人不断交手,又不断分开,飞流拳“连绵”与暴雪二十四击各显其能,一切像是之前故事的再演,然而,已静下心来的楼成非常清楚,实质上已经不同,急躁着寻找机会的从自己变成了周正泉。

    他一边耐心防御,摆出就是要比消耗比体力的姿态,一边则做好了迎接周正泉全力爆发的准备。

    战至酣处,仗着全身劲力的浑然如一和节奏变化的老道辛辣,周正泉在这种无法用双脚发力的近身短打里逐渐占据了上风,将楼成牢牢压制,而楼成则配合着这个过程,等待着变化的出现。

    啪!周正泉低踢未成之后,一个单鞭抽到了楼成搬拦上捶的手臂上。

    楼成重心一沉,腰背忽地急转,关节肌肉齐齐张开,再次发出了强烈的“甩劲”。

    他知道周正泉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周正泉的上半身往旁边一晃,眼见就要被甩将出去,气息和血液却突地回流,凝聚抱团于他的丹田之处,让他稳如泰山,不动分毫!

    厉害!比双脚发劲,借力回荡不知高明到哪里去了!楼成暗赞一声,却已抓住短暂的时间,压缩了两边胳膊的对应肌肉和筋膜,观想出了滚滚雷云,然后左脚猛地内顶,腰背一挺,双手互握,以开山裂石之态,从右上往左下斜斜擂出!

    破山之震!

    喀嚓,一道道蜘蛛网出现在了他的脚边!

    周正泉脑海内是从万丈高山倾泻而下的瀑布,是剧烈冲击着地面的激流,是飞溅起水雾的浪花。

    他丹田处凝缩的那一点轰地炸开,所有力量汇成一股,凶猛喷薄,带动他的手臂拉成弯弓,拳头紧握成捶。

    啪!

    周正泉整个人都仿佛出现了膨胀,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电射出了右拳,穿透了层层空气。

    飞流拳,“瀑布”!

    砰!

    擂台之上凭空响起了一道闷雷,震得满场的加油声为之一滞,无形的波纹化作阵风,以楼成与周正泉交击的地方向着四周吹拂。

    楼成身体跳了一下,耳鸣目眩,气血翻滚,似乎承受不住丹境全力爆发的威能,不得不向后做了撤步,一步不够,两步,三步,四步。

    与此同时,他腹部蠕动,体内发出嗡隆的雷鸣之声,反向抵消着瀑布冲击带来的震荡。

    而被雷音震禅常规杀招“破山震”捶中的周正泉也不好受,每根骨头每处关节都在颤抖,每一寸筋膜每一份血肉都出现了荡漾,眼见着楼成因硬碰倒退,露出破绽,也没办法第一时间前扑追打,把握胜机。

    这样的场景正是楼成之前预想的发展,他连退四步后,消除了震荡,化掉了丹境爆发的磅礴大力,开始调整身体对应部位,准备发力踩地,抢先反扑,“当头棒喝”!

    就在这时,周正泉体表的颤抖,体内的翻滚,脸色的发白,忽地一“收”,与他的气血精神和力量凝于了一点,形成了人体大丹!

    松城电视台直播间内,甘乐脱口而出:

    “两连爆!”

    在完成“丹境三连爆”之后,周正泉竟然还能再做一次“两连击”!

    刚才听解说描述过“丹境三连爆”恐怖的闫小玲和幻梵等观众一下就提起了那颗心,屏住了呼吸,惴惴不安,忐忑莫名。

    根据上周的比赛和前面的视频,大家都猜得到无伤的周正泉还能完成两到三次“丹境的爆发”,可谁也没想到,他可以再次做出连击!

    幻梵等人没想到,甘乐没想到,严喆珂没想到,楼成也没想到,看见周正泉“还劲抱力”时,他的“当头棒喝”准备才完成了大半。

    来不及了!楼成当机立断,中断了后续,略微调整,把身体的变化改成了“冰霜劲”的前置。

    还好“当头棒喝”就是糅合“冰霜劲”而来,两者在筋骨肌肉和五脏六腑的对应状态之上有太多共同之处,只是前者更复杂,后者相对简单,适合楼成快速完成的要求。

    轰!

    压到极点,也就能爆发到极点,周正泉体内之“丹”炸开,汹涌出他积蓄的全身力量,让他高大了几分,威猛了几分,一个前扑就追到了楼成身前,高举起右手,化作瀑布,澎湃打落!

    楼成脑海内的浑浊大江忽然凝固,于急冻之中寸寸冰封,让滚滚向前的姿态静止成画面。

    体内寒流化潮,他双脚一抵,腰背绞动,右臂一弹,握拳上捶。

    冲天炮,冰霜劲!

    砰!楼成的身体忽地矮了一分,双脚陷入了青石少许,气血疯狂翻腾,勾动了先前残留的震荡,摇晃了他的五脏六腑,颤栗了他的肌肉筋膜,让他喉咙险些一甜,让他恶心难受,无法无力,只能顺着瀑布的磅礴,往后翻滚,化解残余之力,免受骨折或者内伤。

    而周正泉与他交击的拳头蒙上了一层白霜,寒流被震散了部分,也灌入了部分,迅速蔓延至他的全身,让他忍不住打起了寒颤,僵硬了肌肉。

    如果他还是之前的身体状况,此时自然能迅速跳动心脏,澎湃热血,化解冰冻,但强行完成一个“两连击”之后,差不多接近“油尽灯枯”了,而且还挨过一记“破山震”,五脏六腑并不舒畅,短时间内竟然呆在了那里,难以迈步追赶失去了重心散掉了架子的楼成。

    咚咚咚!嗡隆嗡隆!两人一个发出剧烈的心跳,一个体内如有闷雷,都在抓紧机会,求抢先恢复。

    现场一片安静,都在默默为楼成期待,希望他先站起来!

    严喆珂再也坐不住,不知什么时候已从席位处站起,关心急切地望着擂台。

    嗡隆!楼成震荡稍解,当即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站起。

    李怜彤、范妍兮等观众刚本能发出一声欢呼,却看见周正泉动了,他嘴唇发白地踩裂青砖,扑向了楼成,再次观想出瀑布的蓄势,高举了右臂。

    啪!

    他握拳下劈,飞流拳“瀑布”!

    楼成双脚还残留震荡,来不及闪避,只能鼓起余劲,紧绷了手、腕、小臂和大臂等地方的肌肉,观想出闪烁着银白的雷云。

    轰隆!

    他毫不示弱地一捶上搬,雷音震禅!

    砰!两者刚一接触,他立刻“炸开”了紧绷之处,发出了短暂又强烈的冲击。

    蹬!楼成和周正泉同时往后退了一步,落脚时皆显虚浮,身体明显在颤抖,眼眸都出现了茫然。

    嗡隆!哼哈!两人同时恢复,而周正泉又鼓起了一口气,扭动腰背,举起手臂,又一次打出飞流拳“瀑布”!

    狭路相逢勇者胜!

    楼成知道这种时候不能避让,也无法避让,同样又观想出雷音,压缩了对应筋膜和肌肉,以雷音震禅为底,打出了一记冲天炮!

    砰!

    双方齐齐一震,各自恶心得想要呕吐,只觉身上没有一处地方不在颤抖,有种短时间内失去了对肉体掌控的味道。

    嗡隆!腹部雷鸣,楼成恢复了一点,不做调整,抡开了左臂,又是一记雷音震禅!

    周正泉明显已慢了一拍,只能勉强架起双臂,挡向这一击。

    砰!

    他身体跳了一下,双臂都变得绵软无力。

    他筋疲力尽了?楼成得势不饶人,右臂一抖,手臂横捶而出,再发雷音震禅!

    砰!周正泉像是被炸弹轰中,一挡之后,颓然倒地,没有任何形象地蜷缩着身体,不断干呕。

    再打下去,他就要内出血了!

    裁判举起右手,语气平静地喊道:

    “第三局,楼成胜!”

    看到周正泉倒地一幕,听见裁判的宣布,电脑前的幻梵闫小玲等人和现场的李怜彤范妍兮等观众齐齐松了口气,不管周围有人无人,激动难耐地喊了一声:

    “楼成!”

    欢呼之中,她们却愕然看见楼成弯下了腰,表情痛苦地做着干呕,显然并不轻松。

    严喆珂的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这个时候,觉得全身上下都不好了的楼成心里则有些茫然。

    这场战斗怎么会比自己预料得艰苦和危险……

    不仅根本找不到机会打出“当头棒喝”,而且还留下了剧烈的震荡影响,赢是赢了,却只能算是惨胜……

    哪怕周正泉能再做“两连击”,也不该这样的……

    想到“当头棒喝”,他忽然有所醒悟,记起了刚才为了打出这一招露出的种种问题,记起了自家师父提点过的几句话:

    “你觉得周正泉会像个木桩子一样站在那里,等着你准备好‘当头棒喝’?等着和你硬碰硬?你的‘冰霜劲’都需要短暂的时间来完成,何况刚刚入门的‘当头棒喝’?”

    “你要是真把希望寄托在这一招上,到时候就会像三岁的小孩持千斤铁锤,不仅打不到敌人,反而容易伤到自己。”

    “练‘当头棒喝’,不是为了把它练成,而是借助这个更进一步把握‘冰霜劲’和‘雷音震禅’,这才是你拼周正泉的本钱。”

    是啊,当初我明明觉得很有道理,可转头想到对立统一的事情,就将这些话当成了耳边风,一门心思都在练成和使用“当头棒喝”之上!

    主队席位处的施老头叹了口气,满怀感叹:

    “哎,想当年,老头子我也这样过……”

    得意难免忘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