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章 秀山第一餐
    黄昏已过,列车飞驰,严喆珂耐不住倦意,靠着男友的肩膀沉沉睡去。

    楼成右肩纹丝不动,左手轻柔探出,发了股巧劲,霍地将放在旁边的背包提了过来,然后打开拉链,拖出一件外套,披到了严喆珂身上。

    对男人来说,有一种冷叫做你的女朋友可能觉得冷。

    而高铁动车这些地方又向来冬天热夏天寒!

    本来楼成考虑到女友的出行习惯,不想她承受好几个小时的长途,提议过坐飞机回家,但却被严喆珂一口否了,还给他算了笔时间账:

    从松大新校区到机场将近五十分钟,和到动车站的花费差不多,到了机场,还有拿登机牌托运行李过安检等一系列事情,算一个小时,飞机即使能准点起飞,前前后后也要两个小时,并且目的地是省会高汾,还得转一次动车才能抵达秀山,所有加起来,最少五个小时出头,而松城直达秀山的高铁,从新校区出发开始算,也才六小时,还不需要那么辗转,如何选择不言而喻。

    ——之前回校的时候,楼成为了让美食保持味道,选择的是一班能夜间运行的动车,自然比不上高铁快。

    窗外景色不断掠往后方,楼成的心情有点激动又有点惆怅。

    激动是因为想家,想老爸老妈,想秀山的一切,惆怅则是回到秀山后,没办法每天和珂珂腻在一起了,她寒假去了江南,等于快一年没见到这边的亲戚朋友们,少不得各种走动各种聚会,更为重要的是,她肯定得时常陪伴父母,不可能再像学校里那样自由自在。

    还好已经约定每天清晨一起锤炼!

    楼成思绪翩飞之中,高铁速度开始放缓,广播里传来即将到站的信息。

    前方秀山!

    严喆珂长长的睫毛颤抖了两下,慢慢睁开了眼睛,满脸刚睡醒的茫然和懵懂:

    “到哪了?”

    “马上到了。”楼成左手伸入裤兜里,拿出了一包纸巾。

    严喆珂这才清醒过来,“呀”了一声,羞红着脸任由男友帮自己擦着嘴角。

    又睡得流口水了!

    “你的T恤……”她眼眸转动,看到了楼成衣服上的湿痕,忍不住低低一笑,感觉不太好意思,但又有些莫名的骄傲。

    楼成正待调侃一句,却听见女孩的手机发出欢快的铃声。

    “太,后……”严喆珂看到显示,缩了缩脖子,吐出两个字,选择了接通。

    “喂,妈……快到了,还有几分钟……你们等在外面了啊……我就知道你们最疼我~”她眉眼舒展,带上了笑意,“好了,车要停了,我先拿箱子去……拜拜。”

    “可怜的我就没人接。”楼成静静听完,微笑自黑了一句。

    家里没车,来接和不来接没什么区别,还不如自己坐公交方便。

    “是哦,可怜的橙子,以后姐姐来接你~”严喆珂笑吟吟回答,顺手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

    楼成噙着笑意站起,一手一个,直接将女孩的拖杆箱和大背包给拿了下来,轻轻松松稳稳当当的样子看得旁边的旅客相继侧目。

    这男生不高大也不健壮,可力气真不小啊!

    背着两个包,拖着拉杆箱,牵着严喆珂,楼成游刃有余地穿过车门,下了站台,通过闸机,抵达了大厅。

    严喆珂顿住脚步,隐含惆怅地道:“把行李给我吧。”

    帮她背好行李,楼成挥了挥手,忍着不舍,微微笑道:

    “明天见!”

    “明天见~”严喆珂抿了抿嘴,盈盈一笑。

    虽然已经约好每天清晨一起锤炼,但总感觉太后会出点幺蛾子!

    她拖着箱子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回头望了楼成一眼,犹豫几秒之后,挥了挥手,转过身体,快步走向了大厅外面。

    楼成叹了口气,立在那里,打算等一会儿再出去,免得遇上太后,彼此尴尬。

    一分多钟过去,他的手机滴滴响了一声。

    严喆珂“红脸微笑”道:“和太后她们会合了!你也快点回家~”

    “放心,这边的公交九点才停。”楼成一边回复,一边背着行李出站。

    严喆珂以“乖巧端坐”的表情道:“其实,其实我刚才想给你一个道别吻的……”

    “对薄脸皮的严小珂来说,这也就只是想想而已吧?”楼成“坏笑”着说道。

    “嘿嘿,很了解本教练嘛~”严喆珂“哼着小曲”回答。

    聊了几句,女孩回复速度变慢,显然在和父母说话了,楼成将手机揣进了兜里,加快了脚步,赶上了最近的那一班公交。

    他径直站到后门旁边,扎着阴阳桩,拿出了手机。

    快八点了,没让老妈留饭,得自己找东西吃!

    至于怎么找,都回到秀山了,还怕人生地不熟?

    楼成调出了通讯录里的秦锐电话,直接拨打了过去,想看看这位老同学有没有空。

    这一是得当面再谢谢他帮自家表妹男友进入了古山武馆,二是问问暑假去打工的事情。

    “喂,橙子,放假了?回来了?”电话那头,秦锐很是欣喜地问道。

    楼成呵呵一笑:“对啊,刚到秀山,家里没留菜,打算在外面随便吃点再回去,有空没?出来聚一下?”

    “好啊,在哪里见?和平桥那边新开了一家小龙虾馆,挺不错的,可以去试试。”秦锐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下来,虽然他六点半才吃过晚饭。

    在戴临风等师兄师弟目睹了自家同学楼成击杀那位职业九品后,自己在武馆的地位便不知不觉水涨船高,得到了以往从未享受过的尊敬。

    这让出校门已经一年的他深刻感受到了什么叫人情冷暖,什么叫经营自身的人脉关系,毫无疑问,楼成绝对是最值得维系好关系的同学。

    楼成笑了笑道:“下次再去那边吧,我们这种半年才回来一次的家伙总想吃点熟悉的东西,老刘烧烤吧,我们在老刘烧烤那边会合。”

    “行!”秦锐顿了顿又道,“你表妹在武馆玩,要不让她和小丁也过去?”

    丁彦博进入古山武馆快一个月了,秦锐自然摸清楚了他不是楼成亲戚家的小孩,而是亲戚家小孩的男朋友。

    “菲菲?她在秀山?”楼成诧异反问。

    齐云菲这小妮子什么时候从宁水跑到秀山了?

    小姨不管她?

    齐云菲在六月的中考里发挥出了正常水平,没能考上秀山一中和宁水二中,但分数差得不多,楼成小姨齐燕狠了狠心,花了笔钱,将她送进了秀山一中。

    “是啊,她说这几天都住在你家。”秦锐笑呵呵回答。

    她住我家?那我不就只能睡沙发了?楼成没想到自己回来的第一天就要当“厅长”,好气又好笑道:“那行,你让他们也过来吧,我顺便看看那小子长啥样!”

    也敲打几句,让菲菲这丫头知道点分寸,不要耽搁了学习。

    …………

    楼成背着行李抵达老刘烧烤店时,齐云菲和她的男朋友已经等在了那里,而秦锐从自己家里出发,还有七八分钟才能到。

    齐云菲穿着时下小女生流行的打扮,活泼地招着手道:

    “楼成哥哥,楼成哥哥,这里,这里!”

    楼成含笑走了过去,眼角余光扫过了那位叫做丁彦博的少年,发现他身高超过一米八,和娇小玲珑的齐云菲形成了反差萌,长相谈不上出众,只能说看起来还算端正,没什么戾气,眉眼间洋溢着这个年龄特有的蓬勃朝气。

    “了不起了,不声不响就跑到秀山了!”楼成来到两人面前,边放背包边调侃道。

    齐云菲得意笑道:“什么叫不声不响?我给我妈说过的,到你们家玩一周!”

    至于她的妹妹陈筱晓,还在苦逼地上课。

    说完,齐云菲拉了拉丁彦博,催促道:“快叫楼成哥哥!”

    丁彦博没有办法,腼腆又尴尬地喊了一声:“楼成哥哥。”

    “坐吧。”楼成指了指椅子,随口问了一句:“进武馆快一个月了吧?感觉怎么样?还能适应吗?”

    这话一出口,他自己就想笑,如果严喆珂在这里,多半已是花枝乱颤了:什么时候橙子变得这么老气横秋了?

    果然,以哥哥的身份出场是很不一样的!

    丁彦博有些拘谨地回答:“还好,累是累了点,但感觉,感觉学到了很多东西,锐哥人比较严肃,对我们还是挺好挺尽心尽力的。”

    “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齐云菲笑嘻嘻插嘴道,“你说锐哥总是板着张脸,说打就打,一点也不客气,这才多久,你就改变立场了啊?”

    丁彦博抓了抓下巴,讪讪道:“我这不是明白了锐哥是为我们好吗?”

    “严格点是好事。”楼成肯定了一句。

    齐云菲嘟了嘟嘴:“楼成哥哥,你是不知道他这段时间变化有多大,锐哥长锐哥短的,都快成人家的跟屁虫了!”

    “我这是为了更好学武!”丁彦博解释道,“你不知道锐哥有多厉害,在整个秀山的年轻一代里都能排得上号,之前宁水那个青皮你知道吧?多威风多能打的一个人,被锐哥一踢腿一巴掌就撂倒了。”

    “青皮?来我们学校打过人的那个青皮?”齐云菲睁大了眼睛,闪烁着异彩问道。

    “对啊,就是他!在锐哥面前,他乖得跟条狗似的。”丁彦博满脸兴奋和崇拜地说道,“对了,锐哥刚过了定品赛,拿到了业余一品的证书!”

    秦锐过六月的业余定品赛了?楼成欣慰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他依仗敏锐的感官提前发现了秦锐的到达,挥了挥手,朗声喊道:

    “秦锐,这边!”

    丁彦博和齐云菲循声望了过去,只见身高一米九十多的秦锐仿佛半截铁塔,正大步过来。

    他们慌忙站起,拘谨又敬畏地喊了一声:

    “锐哥……”

    秦锐一脸笑意,正待说话,突地发现楼成气机旺盛到了极点,自然形成了一种凌厉强势的感觉,他静静坐在那里,却仿佛比自己还要高大。

    这是炼体境巅峰了?他愣了愣,半是苦涩半是惊喜地笑道:

    “橙子,我刚才真是差点忍不住喊楼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