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章 暑期班
    楼哥?锐哥竟然喊楼成哥哥楼哥?齐云菲眨了眨眼睛,感觉有些茫然。

    这称呼不对啊!

    不过,可能是他们同学关系好,喜欢互相调侃?

    嗯嗯,肯定是这样!

    她旁边的丁彦博也是一脸呆滞,不明所以,自己进入古山武馆将近一个月了,真还没见过锐哥以某某哥来称呼别人的!

    他和菲菲表哥的交情这么好,都能这样开玩笑了?

    “什么楼哥不楼哥的,多难听啊,叫得我都老了。”楼成笑着拿过杯子,提起桌上的那壶荞麦茶,倒了两个半杯,“听说你拿到业余一品的证书了?你知道的,我不喝酒,就用茶敬你一杯吧,恭喜恭喜。”

    秦锐当即坐下,接过杯子,和楼成碰了碰,仰头一口喝完,擦了擦嘴巴,笑容灿烂道:“这有什么好恭喜的?和你没法比,我这个块头摆在这里,本身的力量摆在这里,只要练习得够勤快,够熟练,学到了真东西,业余一品还是比较,比较简单的,哎,再往后就难了。”

    和你没法比?齐云菲再次一头雾水,接着自顾自地找到了理由。

    锐哥的意思肯定是业余一品比不了松城大学的文凭!

    丁彦博则已看得目瞪口呆,锐哥不是一向以严肃脸死板脸著称吗?只有面对戴师兄他们,表情才会比较正常,可现在的他,笑得那样柔和,那样诚恳,那样地发自肺腑。

    这就是他的另外一面?

    简直不像是自己认识的锐哥!

    他们是铁哥们?

    面对秦锐的感叹,楼成调侃回答:“不要谦虚,不要假打,不知多少人想拿业余一品都拿不到,以后嘛,饭一口口吃,路一步步走,总会找到办法的。”

    “我说真的,四月底的时候我就想着你可能拿到证书了,专门上网搜了一下,这一搜,妈的,吓死我了,吓得我都不敢打电话恭喜你了,感觉我们都不是,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秦锐叹了口气,噙着笑容说道,“而现在才过去多久?一眨眼的工夫!你又超过我想象了!”

    听着秦锐的絮絮叨叨,丁彦博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认错人了。

    这不是锐哥吧?

    什么时候锐哥会表现得像三四十岁的酒鬼一样喜欢唠叨。

    这还没喝呢?怎么就醉了!

    就在他左看右看之际,齐云菲拉了拉他的衣服,使了个眼色,然后朗声道:“他们家好忙啊,都没人来招呼,我直接过去点吧,楼成哥哥,锐哥,你们要吃什么?喝点什么?”

    “鸡翅十串,鸡尖十串………”楼成按照往常的食谱点了一溜,“主要是茄子,先来六根,秦锐,你还吃点啥?”

    秦锐摇了摇头:“我快七点才吃好,哪还有什么胃口,随便蹭着吃点就行了,呃,给我一罐椰汁吧,我也戒酒了。”

    “哈哈,不错,戒得好!”楼成转头看向齐云菲,“我再要一罐凉茶,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

    “好吖~”齐云菲拉着丁彦博就走向了烧烤架子那边。

    等待点单的时候,她压低声音,娇骂了一句:“骗子!”

    “什么骗子啊?”丁彦博被骂得满脸懵逼。

    “你说锐哥很酷很严肃的!”齐云菲瞥了自家男友一眼,“我今天怎么就看不出来呢?笑得跟朵花似的!多和蔼多灿烂啊!”

    丁彦博抓了抓下巴,苦笑道:“我也不明白啊!可能和你哥交情好吧……菲菲,你说你哥也在练武,还挺厉害的,刚才锐哥的意思是上网都能搜到他的事情?”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搜过!”齐云菲也充满了好奇,催促了一句,“你快搜搜~”

    “嗯。”丁彦博拿出手机,点开网页APP,输入了楼成两个字,他想了想,觉得这可能不太保险,又追问了一句,“你哥是松城大学的吧?”

    “对,给你说过好几遍了!”齐云菲没好气道。

    以“楼成,松城大学”为关键词,丁彦博点击了搜索,刷新出来了页面,最上方是百科介绍。

    “嘿,还有人给你哥编辑百科!”丁彦博兴致勃勃地点了进去,瞄了一眼编辑者,发现是“长夜将至”“幻梵”和“盖世龙王”一干人等。

    “姓名:楼成”

    “年龄:19”

    “身高:1.75~1.77之间”

    “体重:未知”

    “学校:松城大学”

    “品阶:职业九品”

    看到“职业九品”这四个字,丁彦博心一颤,腕一抖,差点就把手机给扔出去了。

    职业九品?

    整个秀山的武道圈子都没有正当年职业九品的……

    不对不对,百科是谁都可以编辑的,不太可信……丁彦博往下滑动页面,看到了一张张照片,确定了这个楼成就是自家小女友的表哥,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了一个个链接,有粉丝论坛的,有比赛视频的。

    视频总骗不了人吧?是不是特效一眼就能看出来!丁彦博随手点开了一个,快速拖动着进度条。

    啪!

    他的手机掉了下去,硬邦邦砸在了地面。

    “怎么了?”齐云菲看见男友嘴巴半张,魂飞天外,忙问了一句。

    丁彦博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就弯腰去捡手机,眼前仿佛还在闪过碎成了蜘蛛网的青砖和蛮横不讲理的双臂抡击,只觉那一下一下都在敲打着自己的心灵。

    太可怕了!

    太可怕了!

    这真是菲菲她表哥?

    “怎么了?”齐云菲见男友没做回答,加重了语气。

    丁彦博神不守舍地将手机递了过去:“你,你自己看……”

    “看什么?”齐云菲残留着婴儿肥的脸上满是狐疑,顺手接过,重点了播放,不断拉动。

    啪!

    可怜的手机又一次砸向了地面,碎裂了表面的钢化膜。

    齐云菲小嘴微张,眼眸里充斥着混乱。

    于她而言,受到的惊吓比丁彦博强烈了不知多少倍,毕竟是经常聊天,放假时时见面的亲表哥!

    她吸了口气,眼神迷茫道:

    “我可能遇到了个假哥哥……”

    两人四目相对,皆是呆若木鸡,直到前面点单完毕,轮到他们。

    …………

    点好烤串,拿了椰汁凉茶等饮料,两小孩沉默着回到了座位,听见楼成正在给秦锐讲怎么从业余一品提升到职业九品。

    “能够入静是最好的,这能节省你几年甚至更多年的炼体时间。”楼成模仿着自家师父的口吻道,“你想想,只要能够入静,就可以进行观想,而所有的‘内练法’都需要观想配合,不这样,靠日积月累的锤炼来打磨就很辛苦了。”

    “内练法”是炼体境功法的核心,它的品阶越高,越能帮助修炼者很快达到职业九品的身体素质,乃至提升到炼体境巅峰,但好的“内练法”都是有传承的,不是一般武馆能够拥有。

    秦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没有异能的话,入静观想是武道能继续前进的根本。”

    说到这里,他苦笑一声:“可我们武馆没‘内练法’啊……”

    这可不是一般的桩功!

    “车到山前必有路,只要你能够入静,‘内练法’总有办法得到的,比如选拔赛的奖励,比如去武道协会兑换,比如购买市面上流通的那些。”楼成宽慰了秦锐一句。

    武道家协会常被简称武道协会,以示亲民。

    而拿了饮料回来的齐云菲沉默坐着,一脸我文静我可爱我乖巧的听话模样,目光不断在楼成与秦锐之间游弋,只见自家表哥的五官虽然没什么改变,但整体轮廓愈发棱角分明,阳刚而英挺。

    之前都没仔细看,现在这么一瞧,楼成哥哥好像真变帅了诶,变得超有气质!

    楼成感应到齐云菲的打量,摸了摸脸庞,略感担忧道:

    “我脸上有脏东西?”

    难道珂珂在我脸上又留下了润唇膏的印记?

    “没有没有!”齐云菲端正坐着,比在她妈面前还老实,丁彦博则有些战战兢兢,不敢多看,不敢说话。

    楼成拿过饮料,帮秦锐打开,递了过去,呵呵笑道:

    “来,再敬你一杯……丁彦博这事真麻烦你了。”

    他刚才的卡顿是不知道怎么称呼表妹的男朋友。

    “这叫什么话?我都说不麻烦了!”秦锐与楼成碰了碰饮料罐子,笑眯眯喝了一口。

    齐云菲眼珠一转,忙拉起不明所以的丁彦博,催促道:“你不是说要敬楼成哥哥一杯吗?不是要给他说谢谢吗?”

    “我什……”丁彦博下意识就想反驳,却被小女友一眼给瞪了回来,于是略显紧张地拿起豆奶瓶子道:“楼成哥哥,谢谢您帮忙。”

    楼成与他碰了一下,喝了一口,正待说话,旁边的秦锐却已插嘴道:“小丁啊,能认识橙子是你的运气,他随便教你一两手,都比我们强多了,好好练武,不要浪费了他的心意。”

    “是,锐哥。”丁彦博也不是傻子,听得出秦锐的好意,连忙又对楼成道,“楼成哥哥,我再敬你一杯。”

    这一次,他咕噜咕噜将整瓶豆奶给喝完了。

    “努力练武,不要让菲菲担心。”楼成微微一笑,以哥哥的身份开口,然后,他顺着这个话题就问道:“秦锐,你们武馆有招兼职教练吗?”

    秦锐先是一愣,接着哈哈笑道:“招啊!我们正愁人手不够!你要来?”

    “我这不是放假了没事做吗?之后练武又少不了花钱,嗯,这方面不太想麻烦家里,所以打算找个能练武的兼职。”楼成坦然说道。

    “好啊!我们巴不得有你这样的高手来兼职!”秦锐惊喜莫名地回答,“你是不知道,每到暑假,很多初中生高中生都会被爸妈送来练两个月武功,不图啥,就想着强身健体,所以,我们每年都有专门的十几二十个暑期班,很轻松的,他们不求定品,就是锻炼锻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