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九章 机智的蒋胖
    因为严喆珂被爷爷奶奶留在了正阙县多住几天,楼成只能继续着单身狗的日子,按部就班地喝药晨练,早饭特训,冲澡聊Q,而齐云菲又欢快地出门约会了。

    就在他想着已经两天没见珂珂的时候,忽然听到了粗鲁的敲门声。

    咚咚咚!

    “谁啊?”楼成顺口喊了一句。

    其实,根据这种风格,他用脚趾头都能猜到是谁。

    “我!”蒋飞鼓着大嗓门回答,也不考虑下别人知不知道“我”究竟是哪位,说了等于没说。

    楼成穿上拖鞋,走到鞋柜旁,拉开了大门,看见了没胖但也没瘦的蒋飞,他挎着电脑包,正贼眉鼠眼地眺望着屋里的场景,而程启力一脸八卦地站在后面。

    “看什么看?”楼成笑骂了一句。

    蒋飞嘿嘿道:“这不是怕打扰你的好事吗?呃,也不对,你现在多半是可怜的异地狗了。”

    他熟稔地进屋换鞋,就像回到了自己家。

    “橙子,谈女朋友了都不给我说声,不够意思!”程启力梳了下自己的三七分。

    “给你说了能怎么样?又不能帮你追到老班。”楼成强词夺理地回答。

    程启力一时竟无言以对,好半天才嗫嚅着道:“可以为你高兴高兴啊,咱们是兄弟伙,这种好事怎么能藏着掩着?”

    “我不是想着蒋胖知道就等于你知道了吗?”楼成关上门,和程启力一起往客厅走去。

    而蒋飞早已经来到了他的卧室门口,发出了一声怪叫:

    “橙子,你房间睡过女生!”

    “你不会直接就带人家见家长了吧?才大一啊!你牛,你牛!”

    楼成瞪了他一眼:“智商呢?我表妹上秀山来玩,我都被赶出来睡客厅了,齐云菲,你见过的。”

    蒋飞略显失望地哦了一声,继而挤眉弄眼地开玩笑道:“是长得很可爱的那个?她该读高一了吧?有男朋友了吗?橙子,我忽然觉得你作大舅哥挺好的!”

    楼成好气又好笑道:“你现在才打主意啊,迟了!人家早八百年就有男朋友了!”

    蒋飞倒吸了口凉气:“现在的小孩子啊,才几岁就有男朋友了……”

    而哥哥我到今天还是单身狗!

    这真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橙子,你寒假的时候说还在追,什么时候追到的啊?”程启力相当地好奇,将话题拉回了正轨。

    这个不用隐瞒,楼成隐含得意地笑道:“寒假后,刚开学的时候。”

    程启力无言以对,只能竖着拇指道:

    “你是我的偶像!”

    有那么一瞬间,楼成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曾经仰望小明同学的自己。

    “来来来,让我们认识认识嫂子,有她照片吧?肯定有!”蒋飞放下电脑包,凑了过来,腆着脸笑道。

    楼成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笑眯眯道:“你说你没事看别人女朋友的照片有意思吗?有这工夫,还不如找喜欢的女孩子多聊一聊!”

    “别废话!是不是不想给我们看!”蒋飞不受误导,抓住了重点。

    楼成笑了一声:“是!真的,以后有机会和她一起请你们吃饭,给你们看照片总感觉怪怪的。”

    要是被蒋胖知道了自己的女朋友是珂珂,那整个班的同学也就知道了,整个班的同学知道了,那整个年级的同学也差不多了,迟早会传到珂珂爸爸的耳中!

    “有什么怪的……神秘兮兮的……”蒋飞情商不低,感受到楼成语气里的坚持后,只嘟囔了一句,不再多问,转而强调道,“你可说话算话啊,什么时候拉上女朋友请我们吃饭,就算你在松城请,我屁颠屁颠也会跑过去!”

    “好,等事情尘埃落定。”楼成承诺道,然后岔开了话题,“老程,你和老班怎么样了?有进展吗?”

    上学期太忙,都没时间和程启力好好聊过这件事情。

    “哎,还是老样子。”程启力叹了口气,“琳琳她每天都忙着班里的事情,学生会的事情,能聊天的时间很少。”

    “哟,都叫上琳琳了。”楼成打趣了一句。

    蒋飞则摇了摇头:“老班的性格就这样,喜欢掺合这些事情,特别,特别强势,特别有控制的欲望,老程,你可要想清楚了。”

    “我,我就喜欢她这个样子。”程启力弱弱地回答,“我现在就感觉插不进她的生活里……”

    “你们不同校,你又是个标准的宅男,讨厌班上和学生会的杂事,要想进入老班的生活,很难啊。”楼成皱了皱眉,“没事,回头我帮你问问真正的砖家。”

    三个人聊了一阵,把电脑一字排开,联网玩起了游戏,而蒋飞程启力看见楼成时不时就会拿起手机,回下消息,更加确定了他真地在谈恋爱,不是在吹牛。

    这也让他们愈发疑惑,谈个恋爱有什么好隐瞒的?尤其还是男方这边,哪怕父母知道了,也多半会乐见其成吧?

    玩了几个小时,两人挎上电脑包,慢悠悠离开了楼成家,上了蒋胖的车。

    蒋飞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想着楼成的态度,突然“哎呀”了一声:

    “老程,我知道哪里不对了!”

    我闻到了八卦的味道!

    “哪里不对?”程启力对这方面不够敏感。

    “老程,你想想,我们都知道橙子在谈恋爱了,他还瞒着女朋友是谁没必要啊。”蒋飞指出了其中的问题,“如果他女朋友是外地的,我们都不认识的,就算看了照片,也根本没任何影响啊,传八卦也传不到那边去!”

    “你的意思是?”程启力品出了蒋飞的潜台词。

    “他女朋友是我们认识的!所以他才要隐瞒!”蒋飞得意地说道,“我们认识的?不会是咱们班同学吧?老班?”

    “呸!你这张狗嘴!”程启力怒骂了一句。

    蒋飞扭动车钥匙,开始打火,随口道:“我就那么一猜,咦,你觉得会不会是曹乐乐,他们做了好久的同桌,都在外地上学,比较孤单,没事Q上聊一下,说不定就成了?”

    “有可能……”程启力郑重回答。

    “也可能是李梦洁,她在东临读书,和橙子近啊。”蒋飞继续猜测着同班同学。

    程启力嗤笑道:“这算什么?还有更近的,严喆珂还在松大呢。”

    “怎么可能?”蒋飞下意识笑了一声,可突然之间,他拉动手刹的手就凝固在了那里。

    不会吧……

    这简直不能想象……

    …………

    第三天没见珂珂了……

    楼成锤炼完毕,吃过早饭,洗澡换衣,拿上钥匙钱包,提上一身干净的武道服,揣着手机,出了门,打车直奔“古山武馆”。

    今天是周一了!

    不出意外的话,第一笔的一万块今天就能打给自己。

    因为是初来乍到,楚唯才,戴临风和秦锐都陪着他来到了VIP班专用的练习场。

    楼成一眼望去,发现真是些半大孩子,最大的可能也就十七八岁,最小的估计才十二三岁,六男四女,穿着干净,从细节处能看得出来家庭条件都还不错。

    老实说,虽然楼成自己也才十九岁半,比最大的学员强不到哪里去,但以他现在的心态,再回过头看高中生,真有种看小孩子的感觉。

    “各位学员,这是武馆专门为你们请来的楼成楼教练,货真价实的职业九品,比我厉害多了,以后就由他来教你们。”戴临风给学员们介绍着楼成。

    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女嘻嘻笑道:“真的吗?真比戴教练你厉害?要不你们打一场让我们看看?”

    她目光炯炯,充满了好奇和兴奋。

    新来的教练看起来很酷很厉害,不知道真正打起来怎么样?职业九品比业余一品要强多少呢?

    “吴婷,你别捣蛋,小心等下楼教练罚你跑十圈。”戴临风笑了一声。

    楼成往前站了一步,微微笑道:

    “大家好,我是楼成,先前戴教练他们给我说,开始上课时,得在你们面前立个威,把你们吓住,之后才好管,我就寻思了,该怎么立威呢?”

    他这坦白的话语顿时逗得十个半大孩子前俯后仰,满堂哄笑。

    新教练好有趣的样子!

    吴婷扎着两条马尾,活泼地喊道:

    “胸口碎大石!楼教练,我支持你!”

    楼成笑了笑:“这个没技术含量,嗯,楚馆主,借你们的沙袋用一用?”

    他指着不远处的练拳沙袋。

    “好,打坏了不用赔。”楚唯才含笑说了一句。

    秦锐和戴临风则饶有兴致地等待着,想看看楼成能把打沙袋玩出什么花来!

    靠打沙袋不容易立威吧?

    吴婷等学员的目光追随着楼成,看着他走到了沙袋旁,伸手推了推,感受了下材质和重量。

    楼成教练会把沙袋直接打破吗?

    这好像不太难吧?

    楼成往后退了一步,开始调整身体的肌肉筋膜,蠕动对应的五脏六腑。

    这是“当头棒喝”的前置准备!

    但楼成没打算配合观想来用,为了立个威,犯不着那么认真,他准备以“当头棒喝”的前置让力量刹那“灌注”,快过沙袋的摇晃,使得它无法卸力,然后如同正常的“雷音震禅”,瞬间“引爆”。

    吸了口气,楼成背部肌肉一鼓,肩膀炸劲,右臂弹出,一记“钻心捶”轰向了沙袋。

    砰!

    沉闷响声之后,沙袋纹丝不动。

    这是在做什么啊?吴婷等学员一头雾水。

    戴临风与秦锐亦是满脸的茫然,只有楚唯才的瞳孔突然急剧收缩。

    轰隆!

    瞬间之后,楼成身前的沙袋像是被安装了一枚炸弹,轰然爆开,四分五裂,从内到外!

    满天细沙如雨,洋洋洒落,看呆了吴婷等人。

    楼成本身的方向没什么沙子,让他依然一身清爽,慢悠悠走了回来。

    他打爆了沙袋,真正意义上的“打爆”……吴婷等学员还从来没见过这种事情,只觉比打坏沙袋不知酷炫了多少倍。

    楼教练真厉害!

    楚唯才看着走回来的楼成,深深叹了口气:“后生可畏啊……你好好教,我们先走了!”

    “好。”楼成微笑点头。

    还未回过神来的秦锐和戴临风跟在楚唯才身后,沿着楼梯,来到了三层。

    直到此时,秦锐才有些好笑地道:

    “那帮小屁孩能看得懂楼成刚才那一拳吗?他简直是在给瞎子抛媚眼嘛,他们顶多觉得很酷很炫,不会有被立威的感觉……”

    戴临风吸了口气,偷偷望了自家师父一眼,苦笑道:

    “我感觉我们被立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