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十一章 苍天饶过谁
    蒋飞收到消息,当即点开了一个讨论组,他原本是没有宋璃QQ号的,但当初大嘴巴地把对方和杜力宇谈恋爱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之后,就被杜力宇拉进了这个讨论组,接受了宋璃的批评与教育,做出了深刻的反省与检讨。

    他@了“忆流年”:“宋璃,宋璃,在不在?问你个事!”

    此时此刻,蒋飞的心情是忐忑的,紧张的,激动的,期待的,兴奋的,既想要证实某些事情,也想要否定某些事情,相当地矛盾。

    “忆流年”宋璃很快便回复道:“什么事?不要想问什么秘密,我可不会告诉你这种大嘴巴!”

    蒋飞吸了口气,按动着键盘:“严喆珂这几天是在她爷爷家吧?”

    “你问这个做什么?”宋璃警惕地回复道,怀疑蒋胖居心叵测。

    蒋飞端起旁边的水杯,抿了一口,然后才打字道:“确认一件事情,嘿嘿,你告诉我答案,我等下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宋璃一下就被钓起了好奇心:“什么秘密?你先说!”

    似乎大概可能是关于珂珂的?

    “你不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没法证实那个秘密啊!”蒋飞略微交了点底。

    宋璃想了想,觉得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于是回复道:“珂珂是在她爷爷家,还和我约好回来以后一起逛街的……”

    真是在她爷爷家!蒋飞只看到前半句便张大了嘴巴,哪怕早有准备,他心里还是掀起了惊涛骇浪,脑海内闪过了关于过往的一幅幅画面。

    穿着一身土不拉几军训服,却依旧秀美灵动引人瞩目的女孩……

    和橙子他们“路过”三班时偷偷打量的好玩与喜悦……

    口耳相传的她的一点一滴……

    那关于青春关于女生最美好也最纯真的回忆……

    寒假的时候,橙子用手机聊天的一脸温柔笑容……

    “我真傻,我应该早就猜到的!”蒋飞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忽地记起了当初问过楼成,问他追的那个女孩子是不是松大的同学,而楼成的答案是肯定。

    既是松大的同学,又是我认识的人,除了严喆珂,还能有谁?

    “喂,蒋胖,说话的秘密呢?人呢?”宋璃见蒋飞半天没回消息,催问了一句。

    蒋飞下意识抬手回复,却不小心碰倒了旁边的水杯,哐当一声,水流扩散。

    手忙脚乱拿起电脑,抽出纸巾,擦着桌面,蒋飞忽然叹了口气,低骂了一声:

    “妈的橙子,真让人羡慕嫉妒恨!”

    他既由衷地为好友感到高兴,又有着淡淡的惆怅与失落。

    暗恋严喆珂的,可不仅仅只有橙子……

    那是很多男生对高中对那段青春最纯粹最青涩最无关其他的一场美梦,而现在,它被橙子独占了……

    这厮竟然真的追到了严喆珂!

    虽然他现在变得很厉害了,但还是不敢相信严喆珂会喜欢他!

    蒋飞平复了下纷至沓来的各种情绪,放下电脑,回复了宋璃:

    “秘密就是严喆珂谈恋爱了……”

    这句话发出去以后,他莫名觉得怅然若失。

    “什么?珂珂谈恋爱了?我怎么不知道?”宋璃震惊失色地说道。

    自己时常和严喆珂联系,每天都有交流,怎么就没发现她恋爱了?

    骗人的吧?

    不对……宋璃突地想到这一学期来,自己的重心是在杜力宇身上,正处于热恋的阶段,对很多事情似乎下意识便忽略了过去。

    她仔细回想,记起严喆珂时不时就会提及武道社的事情,而每次说到这个,都会出现一个熟悉的名字。

    “是和楼成吧?”宋璃顿时醒悟,反问了一句。

    我怎么就变迟钝了呢!

    当一个女生不经意间反复提及某个男孩的名字时,意味不言而喻!

    我擦,宋璃怎么一下就猜到了,橙子和严喆珂表现得那么明显了?蒋飞愣了愣,回复道:“对啊,他们上学期开始就在一起了。”

    真是难以想象恋爱中的严喆珂会是什么样子……

    就在这时,将结果告诉了秦锐的蒋飞突然皱了皱眉头,感觉自己犯了个错。

    将心比心,如果是自己追到了严喆珂,那肯定恨不得把这个消息传遍全班级,昭告天下,橙子为什么要想着隐瞒呢?

    会不会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

    完蛋,我已经说出去了……

    我怎么就管不住这张嘴呢!

    蒋飞忐忑地拿起手机,决定先给楼成打个电话。

    自首应该不判死刑吧?

    …………

    滴……楼成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武馆首付的一万块到账了,于是微笑对秦锐道:

    “停一停,休息一下再尝试,不要急,越急越难以入静。”

    “好。”秦锐睁开眼睛,活动了下脖子,将手机从旁边的器械上拿了回来。

    “真是严喆珂……”

    他定睛一看,膝盖险些就软了,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在回荡:

    给楼哥跪了!

    “怎么了?”楼成察觉到他的异常,关心地问了一句,可话音刚落,便感受到了掌中手机的剧烈振动。

    蒋胖?楼成疑惑地接通了电话:“喂,蒋胖,什么事?”

    非得急吼吼打个电话?

    蒋飞艰难地吞咽了口唾沫:“橙子,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在和严喆珂谈恋爱?”

    楼成就像被一道雷给当头劈中,呆了半响才道:“你怎么知道的?”

    他本来打算否认,但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这是自己最骄傲的一件事情。

    “你不是不告诉我你女朋友是谁吗?我就想着,如果你女朋友我们都不认识,你没那个必要隐瞒啊,所以,她肯定是我们认识的人……”蒋飞刚要顺口抖出同案犯秦锐,忽地醒悟,止住了话语,打算以橙子寒假时的透露来掩盖。

    可是,楼成却心中一动,想起了之前秦锐莫名其妙的问题,于是回头瞪了他一眼,看得他膝盖真的发软了。

    “所以让秦锐来诈了我一句?”楼成打断了蒋飞后续的陈述。

    “哈哈,好奇,好奇。”蒋飞干笑两声回答。

    楼成没好气道:“你们怎么这么八卦?我不说还不是怕你大嘴巴到处乱讲吗?喂,蒋飞,没告诉别人吧?”

    “告诉了……”蒋飞弱弱地回答,旋即鼓起勇气道,“你直接告诉我,然后叮嘱我不要外传不就行了?我都不知道什么情况,怎么会保密……”

    楼成眼前一黑道:“都,都告诉谁了?当初杜力宇也叮嘱你不要外传的!”

    这让我怎么信得过你的嘴!

    “秦锐,宋璃,呃,可能杜力宇也会看到。”蒋飞如实回答。

    秦锐,宋璃,杜力宇?还好还好,事态还能控制……楼成稍微松了口气,顾不得掐死蒋胖,打算先解决问题:“你赶紧的,让宋璃和杜力宇不要外传这个事,我再让珂珂叮嘱他们一遍,秦锐这边交给我。”

    珂珂……多顺口多亲热……蒋飞险些握拳流泪,忙回答道:“好,我马上叮嘱,不,警告他们!不过啊,橙子,为什么要隐瞒这个事?这是大好事啊!”

    楼成想了想,觉得这事不方便在电话里说,于是道:“你到古山武馆来,我当面说吧,正好拉上秦锐一起。”

    “行。”蒋飞挂断了电话,慌忙给杜力宇和宋璃都发了消息,然后心里莫名闪过了前往古山武馆会不会被“灭口”的好笑念头。

    楼成挂断电话,回头看向了秦锐。

    秦锐竖起拇指,腆着脸笑道:“楼哥,我真心实意叫你一声楼哥,咱们年级不知多少男生会恨你恨得牙痒痒,羡慕你也羡慕得牙痒痒。”

    包括我!

    楼成无奈笑道:“这事不要到处说啊。”

    “为什么啊?”秦锐愕然反问。

    他和蒋飞是一样的心理,觉得这是大好事!

    “等蒋胖到了再告诉你们。”楼成一键拨号,给严喆珂打了过去。

    电话刚刚接通,两人同时开口:

    “橙子,宋璃猜到我们在谈恋爱了!”

    “珂珂,蒋胖猜到我们的事情了!”

    两人同时一愣,严喆珂眨了眨眼睛道:“到底什么情况啊?你从头给我说一下。”

    感情宋璃那小妮子不是自己猜出来的啊……还在我面前充名侦探!

    “是这样的……”楼成把蒋飞的“推理过程”和自身随口回答秦锐问题的事情都讲了一遍,很有点懊恼。

    太粗心大意了,一点警惕性都没有,以后怎么隐瞒岳父大人!

    感受到男友的懊恼,严喆珂本能的一点情绪顿时就烟消云散了,笑骂了一句:“笨蛋橙子,将来咱们家的智商还是要靠我~!”

    “宋璃和杜力宇这边我再叮嘱他们一遍,应该不会大嘴巴说出去的,秦锐和蒋飞……要不我们两个专门请他们吃个饭,谢谢他们不外传?”

    听见女友的提议,楼成忍俊不禁:“珂珂啊,我知道你在人际交往上比我厉害多了,也成熟多了,但男生的好朋友之间真没必要那么正式,我等下会提点提点蒋胖和秦锐的!”

    “好吧,相信你~”严喆珂抿嘴一笑,露出了酒窝,“你不要太担忧,其实我是准备这几天就把我们的关系告诉宋璃,晶晶姐,顾霜她们的,得让她们当我们见面的挡箭牌!”

    比如哪天以约宋璃这小妮子逛街为借口出来,其实拐去了橙子那里。

    这种事情,肯定得先和对方交代一下,对好口供。

    “呼,也就蒋飞和秦锐是不该知道的?嗯,我等下杀他们灭口!”楼成开了句玩笑,然后难掩思念地问道,“珂珂,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严喆珂摸了摸胸前的项链,咬了咬嘴唇道:“本来说今晚回来的,但现在天很阴,风很大,好像要下暴雨,我怕我爸我妈开车过来出事,就让他们再等一等,可能得明天晚上或者后天晚上了吧……”

    因为秦锐就在旁边,楼成没说什么甜言蜜语,宽慰女孩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等到秦锐又站完一轮静桩,蒋飞到了古山武馆附近。

    “喂,橙子,你们在哪里?我直接进来吗?”他打电话问道。

    楼成沉吟了下回答:“你在外面等着,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

    几分钟之后,三个人碰头于武馆侧面,这里有拦出一块区域,作为自行车电动车停放点。

    楼成打量周围,发现只得远处有位看车老太,于是先幽默地说了一句:

    “我把你们招集过来,是为了杀人灭口!”

    蒋飞和秦锐顿时失笑,不再像刚才那么拘谨。

    “我说橙子,你和严喆珂谈恋爱多少人羡慕啊,有什么好隐瞒的?”蒋飞直截了当问道。

    楼成摇头苦笑道:“珂珂家不希望她大学就谈恋爱。”

    “哦!”蒋飞恍然大悟,“你直接给我们讲啊,我们肯定给你保密的!”

    “就是,你不说,我们猜来猜去,反而容易泄露。”秦锐也附和道。

    “我不放心你的大嘴巴!”楼成盯着蒋胖,笑了一声,“不行,我得给你一个深刻的印象,让你顺口想说的时候,会本能停住。”

    “什么深刻印象?”蒋飞很是好奇。

    楼成四下看了看,走到了几步外的停车点,这里用水泥墩和几根细铁链拦着。

    “想想自己的脖子。”楼成笑眯眯“恐吓”了一句,突地一沉重心,右手闪电探出,抓到了细铁链上,指关节和手上寸寸肌肉筋膜猛然发力。

    啪的一声,铁链被他硬生生抓断了!

    蒋飞和秦锐皆是瞠目结舌,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摸了摸自己的喉咙。

    这TM是铁啊!

    楼成收回姿势,微笑道:“记住了吧?”

    这是自己武功开始练进细微处才有的威能!

    他话音刚落,背后忽然响起了一道厉喝:

    “喂,站住!”

    看车老太蹭蹭跑了过来,怒视着楼成:“你什么单位的,在哪家公司,是不是古山武馆的?怎么随便能破坏公共财物……”

    她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像是打开了机关枪。

    楼成一脸呆滞地回答:

    “阿姨,您,您停下,我赔,我赔还不行吗?”

    这个印象还真是深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