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十五章 狐假虎威
    呼……晨练末尾,楼成吐出口浊气,苦笑摇了摇头,为刚才失败的尝试。

    这对他来说,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哪有一次尝试就能找准方向,获得成功的道理?

    其实,自从知道体内金丹来自武道失传流派“修真”以后,楼成有下苦功夫搜集过这方面的资料,但网上能找到的内容都太神神叨叨,让人不敢轻信,比如某个小众的修真爱好者交流论坛里,就有一位叫做“汤谱”的家伙练出了癔症,险些就废了,好悬才恢复过来。

    而没有对应的功法参照,楼成想通过金丹来把握修真的特点等于盲人摸象,难有真正具备价值的收获,顶多能加深在“冰寒”、“大日”和“星空”意境上的体悟,自然也就没办法整合修真的东西,开辟属于自身的道路。

    “哎,师父的老朋友拿到龙虎真人遗留也有好几个月了,怎么还没点成果?”楼成腹诽了一句,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家吃早饭。

    如果始终无法把握修真的特点,那他决定采用最简单最粗暴也最有效的方式,那就是完完全全地走正统武道,将金丹作为异能源泉来看待,通过一次次的压榨,把它彻底吸收,壮大自身的冰霜和火焰异能。

    而异能与武道的结合,那就有着太多的参考了,前人植树,后人乘凉,事半而功倍!

    “实在不行,就这么着吧,金丹,金丹,鬼知道究竟是个什么玩意……”楼成思绪起伏,略有叹息。

    就在这时,他忽然产生了一个纯粹基于字面意思的荒诞联想:

    “金丹,丹气境,都是‘丹’,会不会,会不会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这个异想天开的念头一诞生,他脑海内的想法就像冲破了堤坝的洪水,源源不断,怎么都阻止不了。

    “丹气境的具体意思是,周身劲力通透顺畅如一,与精神气血相抱,浑然似丹,一拳一脚都能最大程度地调动起全身的力量,而且能异常精准地进行掌控,有激必应,所以叫人体大丹,其中最厉害的是能还劲抱力,将力量气血精神等凝缩为一点,完全打出……用师父的描述就是,圆坨坨,明灿灿……”

    “金丹,我还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但从这几个月的感应和观察里可以发现,它完美符合了‘圆坨坨,明灿灿’的形容,自我平衡,自成宇宙,像是异能,呃,外罡罡气和意境、精神等凝聚的实质性产物,有着物质与精神的二象性……”

    “能不能模仿金丹,或者以它为支点,来完成我的还劲抱力?”

    “有了还劲抱力的体会,再找到和凝练出自身的武道意志,靠它来重复这一过程,是不是就能成为真正的丹境了?”

    楼成漫无边际地想着,逐渐有了一个大概的方向,再次充满了尝试的热情。

    他这次的思路,不涉及修真的特点,只是单纯地模仿金丹的运行规律。

    嗯,明早晨练再试,失败是成功它妈妈!

    …………

    思念得解,感情受润,武道的提升也有了方向,楼成再次站到张秋帆姚睿威等学员面前时,当真容光焕发,从内到外都透着“我心情很好”这五个大字。

    吴婷笑嘻嘻问道:“楼教练,你昨天遇到好事了吗?”

    “是啊。”楼成微笑回答。

    “那你今天会放水吗?上次训练完累死我了,全身上下都酸痛酸痛的。”吴婷打蛇随棍上。

    “就是,我昨天走路两条腿都是抖的。”姚睿威这小胖子赶紧附和道。

    楼成保持着笑眯眯的样子回答:

    “这是你们平时太少锻炼的原因,多练就适应了,放心,我会对得起你们交的每一分钱。”

    “啊……”吴婷张秋帆等人都发出了失望的声音,然后在楼成的督导下,开始静心敛气。

    等到进入正式的训练,楼成才发现了教半大孩子的艰难,之前学得好好的几门基础桩功,才过了一天多的工夫,十个里面就有八个变得不标准了,必须再次讲解,再次纠正,唯二还算好的是李磊和吴婷,勉勉强强记住了上堂课的内容。

    好在楼成早知道他们都只是求个强身健体,能保持住锻炼量就算及格了,没抱太大的期望,心情并未受到什么影响。

    一个又一个纠正完毕后,他背手站在旁边,自顾自地紧绷压缩肌肉,制造适度的震荡,配合药力的侵蚀,打磨着肌肉筋膜。

    忽然,他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和门口传来的嘈杂。

    扭头望去,他看见了秦锐又兴奋激动又忐忑不安的脸庞。

    “怎么了?”楼成疑惑开口。

    秦锐压低声音道:“选拔赛主将的事情快敲定了,今天卫理事长带预定的那位来参观武馆,我能不能被选中参加特训,就看等下了!”

    选拔赛队伍的构成肯定得征求主将的意见!

    “哈,敲定的谁啊?你好好表现没问题的。”楼成好奇问道。

    秦锐颇为苦恼地回答:“一个叫做李天明的职九,是我们市一个家传门派的弟子,很有天赋,二十岁就拿到了九品的证书,跑到高汾去发展了,哎,他们门派和明威那边关系很好,我们武馆除了戴师兄肯定能被选中,其他人就很难说了……”

    “不是还有卫理事长吗,他不会做得太明显的。”楼成宽慰了一句,“你要是这个月静桩有突破,青年赛表现出众,卫理事长会看不到?”

    “嗯!归根结底还是本身实力最重要!”秦锐用力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嘈杂声靠近,梳着大背头的卫仁杰在楚唯才戴临风等人簇拥下走了过来,他旁边跟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武者,脸型瘦削,眼小而锐利,气血旺盛到化成了实质,顾盼之间很有点志得意满。

    目光扫过前面的VIP班,卫仁杰泛起了笑容:“婷婷,你在这里练武?”

    吴婷停下动作,乖巧笑道:“卫叔叔,我爸平时喜欢瞎忙,怕我放假没事干学坏了,就把我送这里了。”

    楼成看得一愣一愣,没想到吴婷家竟然和卫仁杰关系不错。

    不过也是,按照秦锐的说法,VIP班可不是有钱就能报上名的。

    “练武好啊,强身健体,怎么样?感觉怎么样?”卫仁杰和蔼问道。

    吴婷飞快点头:“挺好的,我们教练可厉害了!”

    “你们教练?”卫仁杰转头看向了楼成,怔了一下后,回想起了往事,笑眯眯道,“是楼成同学吧?”

    “是,理事长还记得我啊?”楼成微笑回应。

    这个时候,李天明的目光也随之望了过来。

    咦……他的瞳孔突然收缩,没想到能在古山武馆看见一位气血旺盛到当前极限的年轻武者。

    卫仁杰等普通人可能还不觉得有什么,挺多认为楼成看起来很精神很彪悍,但在有着类似经验的武者眼中,这象征着什么不言而喻!

    在炼体境的这个阶段,实力就像夜晚里的萤火虫,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张扬,没办法隐瞒!

    这是个什么意思?李天明惊疑不定地望向了旁边的楚唯才,只见这位皱纹深重的老者正好也看向了自己,笑意和蔼可亲,目光意味深长。

    “哪会不记得?我的特训想法不就来自你的意见?”卫仁杰笑呵呵道,“放暑假了啊?怎么来武馆做教练了?”

    “兼职打个工。”楼成如实回答。

    “好好好,自食其力好。”卫仁杰没有多说,绕着VIP班场地转了一圈,在众人簇拥中走向了楼梯。

    快看不见那块场地时,李天明忍不住又回头望了望楼成。

    在关系并不和睦的武馆里发现一位炼体巅峰的武者,他怎么可能不谨慎,不戒备?

    而楼成对此毫不在意,压根儿没想过去争什么选拔赛主将。

    “可惜啊,卫理事长不是武者,看不出你的厉害。”秦锐惋惜地叹了口气,迈开大步,赶上了队伍。

    …………

    参观完毕,三楼办公室里,身份最高的几位各自就座。

    李天明瞄到桌上有份“暑期武道班报名册”,心中一动,装作不在意地拿起,翻看了一下。

    “VIP三班,教练楼成,职业九品……”

    楼成……刚才卫理事长是叫的楼成……李天明放下名册,一边听着卫仁杰长篇大论,一边掏出了手机。

    职业九品的武者,在网上或多或少能搜到比赛视频了!

    楚唯才看了他的动作一眼,露出了微不可及的笑容。

    “‘楼成,职业九品’……”输入了这几个字后,李天明将手机完全静音,一目十行地浏览着资料,随手点开了一个视频。

    最开始的时候,他的神情还算正常,可看着看着,脸色就变了,身体忍不住有所颤栗。

    卫仁杰结束了开篇,微笑看向李天明:“天明啊,看完我们秀山的年轻才俊,你心里是个什么想法?有没有这个信心来承担选拔赛的重担?”

    这是在发出邀请了。

    李天明霍然惊醒,望向了楚唯才,只见对方的笑容一直未变,看不出端倪。

    深吸了口气,李天明僵硬回答:

    “理事长,我没有信心……”

    “呃?”卫仁杰傻在了那里。

    这是什么答案?

    我不就是习惯性那么一问吗?

    李天明勉强笑道:“我认真想过了,我实力还很低微,真的没办法为秀山争光,理事长,很抱歉,辜负你的期待了。”

    我要是答应了做主将,古山武馆肯定会找借口挑战……

    而面对刚才那位,我真的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卫仁杰还算有静气,维持住了风度,认真问道:“你确定?”

    “确定。”李天明脸红耳赤地回答。

    等到交流结束,他就像逃出龙潭虎穴般离开了古山武馆。

    …………

    看着李天明仓惶的背影,楼成拉住秦锐,若有所思地问道:“卫理事长怎么想着今天来参观?”

    “我师父邀请的啊。”秦锐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楼成嘿了一声,笑了笑,摇了摇头,没再多说。

    …………

    “师父,这招真管用!”目送卫仁杰离去,戴临风见四下无人,兴奋地感慨了一句,“以后再遇到不开眼的职九想做主将,就把他们请来参观一下,楼成是没那个想法,可别人不知道啊。”

    楚唯才叹了口气:“这个办法,可一不可二,你以为楼成是傻的吗?会看不出来?小小的借用一下他的威风,想着大家的关系,想着我们的厚待,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笑一笑就过去了,要是一而再,再而三,这当他是什么了?”

    戴临风心悦诚服地点了点头道:“师父,我明白了,嗯,我们得抓住机会,尽量推上亲近我们的职九。”

    哎,只有师父这种老江湖的经验,才能准确地把握到其中的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