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十七章 灭门案
    职业七品?

    楼成目光一凛,往上移去,看向了通缉令中的照片,发现詹旭明竟然有着一张娃娃脸,轮廓柔和,气质斯文,毫无三桩灭门案凶犯的戾气和残忍。

    三十二岁的职业七品,虽然谈不上什么天之骄子,外罡已是无望,但也还残存着冲击非人境界的可能,属于武道江湖里中上层次的强者,无论在哪座大城市里,都可以混得滋滋润润,舒舒服服,为什么要铤而走险,沦做逃犯?

    一时义愤?

    侠以武犯禁?

    修炼绝学走火入魔,性情大变?

    楼成脑海内闪过了一个个念头,但它们又迅速回落,风过无痕。

    这个层次的较量,自己跳起来,伸出手,都够不到,没必要多费精神,只是得提醒提醒亲戚朋友,若是遇见,千万不要声张,事后再尝试报警,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职业七品很厉害吧?”楼志胜问了一句。

    他清楚职业武者和业余武者的区别,也知道上三品武者的恐怖,但其余品阶里,每一品的差距有多大,就两眼一抹黑了。

    “很厉害,打我两三个不成问题!”楼成以自己为参照给老爸做了解释,“你要是遇到,就当没这回事,等他走远了再报警。”

    “你爸我又不傻,不说他,换个业余几品的逃犯来,我也不敢当面报警啊。”楼志胜笑了一声,不甚在意地回答。

    也是……我想太多了……楼成摇头笑了笑,没再多说,跟着老爸散步回了家中。

    等他洗完澡,换过床单,躺了上去,感受着那份柔软与舒适,却忽然接到了严小珂同学的电话。

    “珂珂,怎么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忙紧张地问道。

    刚才聊天还好好的……

    严喆珂享受着那份发自内心的纯粹的关切,抿嘴笑道:“没什么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啊?”

    楼成情绪一松,嘿嘿笑道:“想我了?”

    “哼,你的脸皮又变厚了!”严喆珂语带笑意地娇嗔了一句,“你看到那个通缉令没有?”

    “看到了,有什么问题?”楼成心中咯噔了一下。

    珂珂专门打电话来说这件事情肯定不只是八卦几句!

    严喆珂收敛起笑意道:“根据可靠消息,他逃窜到附近地区了。”

    “我就说一下张贴那么多通缉令不是没有原因的……”楼成若有所思道,“那个,那个詹旭明到底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有三桩灭门案?”

    “据说是报仇。”严喆珂斟酌着语言道,“他父母也是武者,早年的时候,不知道因为什么被当地一位丹境强者逼死了,他练武有成后,一直想讨回公道,但对方已经是一省宿老,政商关系深厚,甚至和外罡高手都有点瓜葛,案子就一拖再拖,始终没有进展,而且不少人找他,希望他能和解,呵呵,化干戈为玉帛……”

    楼成听得出自家女友的语气里很有几分义愤和不屑,感同身受地附和道:“那些人简直站着说话不腰疼……后来詹旭明就铤而走险了?”

    “嗯,橙子,你别笑话我啊,我刚才代入自己,想着如果是我爸我妈被这样逼死,那我也肯定不会罢休,就像那句成语一样,不共戴天。”严喆珂叹了口气道,“詹旭明装作认清了现实,软化了态度,趁对方失去戒备的时候,半夜上门,杀了仇人全家十一口,然后一路南下,想潜逃出国,去战乱地区,但警察部很重视这个案子,专门派了一位有追踪方面异能的高品丹境和刑侦专家主持抓捕,连续几次堵住了他的逃路,上周甚至差点抓住了他。”

    “这只有一桩灭门案啊?”楼成敏锐地问道。

    严喆珂深深吸气道:“可能是陷入了绝境,看不到摆脱追踪的希望,詹旭明心理崩溃了,变疯狂了,这段时间连做了两桩灭门案,针对政商关系深厚的武者家族,而且都是和他没什么瓜葛的无辜的人,我原本还挺同情他,佩服他,觉得他有古代任侠之风的,哎……”

    迁怒?发泄?越临死越疯狂?楼成顿时担忧道:“珂珂,你们家也要小心啊!”

    自己女友家肯定能算得上政商关系深厚的武者家族,而詹旭明最近出现于了周边地区!

    “我给你打电话就是为了说这事,我妈按照计划出差了,但担心家里出意外,专门留下了柳姨,让她们一家暂时住我们这边。”严喆珂可怜兮兮地说道,“我明天早上的晨练得由柳姨跟着了,不能和你一块了,不能一起去吃粽子了……”

    这是约定好的事情,自己也是那么地期待,结果都被詹旭明这坏蛋给搅乱了!

    珂珂的柳姨是职业七品的强者……楼成放下心来,松了口气:“安全最重要嘛,我只是替那家粽子感到遗憾,连续几次错过小仙女的宠幸了!”

    “噗……”严喆珂一下被逗乐了,心情好了很多,声音变得温柔,低低笑道,“那你愿不愿意明天给小仙女送粽子?”

    “求之不得!”楼成斩钉截铁地回答。

    “肉麻!”严喆珂笑骂了一句,心里甜丝丝地道,“橙子,其实,其实想到明天的安排要取消,好多事情得推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做……”

    “嗯,然后呢?”楼成听得有些迷糊。

    珂珂到底想说什么?

    “然后?”严喆珂羞恼道,“笨蛋!我想说的是,想说的是……”

    她的声音忽地变低,挠着楼成的耳朵:

    “我确实想你了……”

    嘟!话刚说完,她便挂断了电话,快得像是怕楼成化做贞子,从手机屏幕里钻了过去。

    嘟嘟嘟……楼成一脸傻笑,回味了一遍又一遍,只恨自己没有开通话录音的习惯。

    …………

    第二天五点多,楼成专门跑到了秀山一中附近锤炼,方便等下买粽子去后水湖那边。

    他按部就班地完成了日常的打法锤炼与配合药汤的震荡内练,最后留出了半个小时,来做仿效金丹运行规律的尝试。

    沉下精神,感应着璀璨星云的膨胀收缩,楼成结合以往的点点滴滴体悟,逐渐对金丹的运行规律有了一定的把握。

    “旋转!”

    关键词是“旋转”!

    从笼统的方面讲,冰与火两种矛盾的力量彼此排斥,又有转化,最终达成了微妙的平衡,绕着某一点做着永不停息般的“旋转”,反应于外,便是浩瀚星云的缓慢旋转。

    从细致的角度讲,冰晶绕着火焰旋转,火焰又绕着互相牵扯所形成的星云核心旋转,一层一层,就像天体的运动。

    一旦旋转停止,金丹绝对会坍缩,并发出剧烈爆炸,彻底崩溃。

    “旋转……简单化一些,让气血、精神和劲力以某一‘点’为核心旋转,形成一个平衡又内敛的人体大‘丹’,完成‘收’的尝试……这一‘点’应该就是我的武道意志……”楼成念头纷涌,大概有了初步的想法,“在暂时没找到和形成自身武道意志的时候,可以用‘金丹’做这个支点来试验一下,看可不可行……”

    分析过不会有太大危险后,楼成沉腰坐胯,摆好了姿势,然后闭上眼睛,抱元守一。

    他将精神完全沉向了金丹,以此勾动气血,再靠气血牵引劲力。

    当他的精神与金丹的运行同步后,整个人忽然一震,感觉金丹的旋转瞬间加快!

    轰!

    他的气血和劲力被撬动,跟着精神猛地往内一缩,似有环绕,肉身躯体则诡异地呈现出空荡死寂的味道。

    这一缩只有短暂的趋势,还远不够纯粹和通透的劲力迅速回弹,往外喷薄,带动楼成向前轰出了一拳!

    砰!

    空气如被炸开,单纯的肉身力量竟掀起了一阵风声。

    楼成睁开眼睛,看了看拳头,并未去思考什么,而是望向了左边的小道。

    在精神内缩的那个刹那,他竟有了某种奇怪的感应,不靠耳朵不靠眼睛便觉得那个方向有人过来!

    这和当初抓到小偷时的“有激必应”体验非常像!

    几秒之后,楼成听到了脚步声,又过了一阵,他看见一位晨跑的中学生经过。

    “真的有人过来……”楼成吸了口气,喃喃自语。

    对之前的“有激必应”,他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当自己清醒的时候,诸多杂念干扰了金丹的运行,让它没办法发挥本身的某种特质,等到自身深层次入睡,念头较少,它才体现出了类似“有激必应”,甚至更高一筹,接近“冰镜”有成的强悍之处!

    ——他以往都是睡在宿舍,睡在家中,睡在严喆珂身边,没遭遇什么恶意之事,因此梦里毫无察觉,不见迹象,直到那次遭遇小偷。

    至于刚才的感应,应该是这种特质与丹境“收”的能力结合的产物。

    楼成摇了摇头,只觉刚才仅是略得皮毛的一次“收”后,自己就已经浑身酸软,头脑发胀,不得不靠金丹分出热流来平复疲惫了。

    “丹境的突破果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就算我有金丹作弊,巧妙做到了‘收’,在周身劲力彻底打磨通透,旺盛气血转为内敛前,也没办法依靠它真正完成‘收’……”楼成活动了下筋骨,有点喜悦,也有点惆怅。

    嗯,不能老想着靠金丹作弊,不能忘记了最初的目的——我是借助这种体会,一次又一次的体会,切切实实地去感悟和掌握“收”,然后以武道意志为支点,练成有自身特色的还劲抱力!

    而武道意志这块,自己目前还一片茫然……

    楼成长长吐了口气,感觉丹境还任重而道远。

    成功?我才刚刚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