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十八章 邀请
    缓了几分钟,楼成慢跑向了秀山一中前门,沿着往日的道路,逆着还在上课的准高三同学们,找到了那家推着车卖的粽子摊,轻车熟路地喊道:

    “三个白粽,两个辣的,一个红糖。”

    “好咧!”摊主是个中年男子,右脚有些跛,笑容很爽朗,但显然已经认不出来楼成是以前经常光顾的那个高中学生。

    楼成则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给严喆珂发了过去:“在弄了!”

    “期待!”严喆珂“眼冒红心”地回答,“等着你哟~”

    楼成的嘴角当即翘起,等摊主一弄好,付了钱,提着粽子就快跑向了后水湖那边,没有打车。

    现在是早高峰,近些年秀山的经济发展也还可以,很多市民都添置了轿车,老旧的市政道路已无法满足这种状况,堵车自然就在所难免,所以秦锐才说秀山很多道路在扩展,很多地方在拆迁,半年一变样。

    这样的前提下,这样的时间点里,这样的距离中,楼成觉得自己的11路公交要比坐车快,因为他始终在全速冲刺,以跑百米的状态跑了几公里。

    寓练于乐!

    抵达别墅区外,他顿住脚步,脸不红气不喘地给严喆珂发了消息:

    “你好,你的专属外卖小哥已到达!”

    滴……严喆珂担心错过消息,让傻橙子多等,晨练结束后一直忍着没去洗澡,如今第一时间便拿起手机,定睛看了过去。

    这一看,她噗嗤失声,笑靥如花,飞快按动了键盘道:

    “好评!”

    回复完,她抬起头,看向对面小口喝着热粥的柳小琳,抿了抿嘴,坚定了意志,鼓起勇气道:

    “柳姨,橙子给我送东西来了,我出去拿一下。”

    柳姨是知道自己事情的,对她得示之以诚!

    ——严喆珂的爸爸昨晚值班,尚未回家,柳小琳的老公吃过早饭去了公司,他们家小孩则赖床不起,打算直接午饭,客厅与餐厅空空荡荡,只有她们两个。

    “橙子?”柳小琳放下热粥,疑惑地反问了一句。

    严喆珂一下绯红了脸蛋:“就是楼成,我,我男朋友……”

    这还是她第一次在长辈面前提到楼成是自己的男朋友,最初颇感心虚,但说着说着便有了一种笃定和喜悦。

    柳小琳反应了过来,定定看了严喆珂几秒钟,发现她没有退缩,没有闪躲。

    “我跟着你。”柳小琳缓缓点头,末了又补了一句,“这几天过了就好了。”

    现在的珂珂真像当年的小师叔,只不过一个看起来就是倔姑娘,一个却外柔内刚。

    那个时候,还只是小孩子的自己并不太懂,而现在,既为人妻也为人母,很是明白。

    “嗯。”严喆珂乖巧点头,“谢谢柳姨。”

    两人出了小区大门,过了马路,柳小琳留在了几步外,没有靠近。

    因为有长辈注视,楼成和严喆珂都压力山大,相当得不自在。

    楼成遏制住了抱一抱女孩,牵一牵小手的冲动,将粽子递了过去,努力忽略着柳小琳的存在道:“小仙女请签收。”

    小仙女……严喆珂心虚地回头望了柳小琳一眼,白嫩的脸颊当即红扑扑一片。

    这种自吹自擂的称呼要是被柳姨听到,那以后在她面前还怎么抬得起头?

    柳小琳静静屹立,观察着四周,神色之间并未有异常。

    呼……严喆珂松了口气,接过粽子,小声嗔道:“肉麻死了!被柳姨听到了怎么办!”

    “被听到就被听到呗,我说的是大实话!”楼成趁机甜言蜜语。

    严喆珂眸光闪动,白了他一眼,然后情绪泛起,有些舍不得地道:“我该回去了,等这两天过去就好了……”

    她话音刚落,忽然听见楼成体内响起了低沉的雷鸣。

    “你这样子也能震荡内练啊?”严喆珂脱口而出,却发现楼成老脸一红,颇为尴尬。

    咦……她顿时醒悟了过来,捂嘴失笑,前俯后仰:

    “你肚子饿了?”

    饿得就跟打雷似的!

    “嗯。”楼成汗颜回答。

    刚才一心一意想着早点把粽子送过来,结果忘记自己那一份了……

    严喆珂抿嘴忍笑,半嗔半喜道:“你买粽子的时候,不会自己先吃点啊?”

    “脑子一短路,忘了……”楼成干笑道。

    “忘了……”严喆珂低声重复着这两个字,看了看手上提着的粽子,一时眼波泛开,柔情百转。

    她悄悄看了看后面,发现柳姨在打量周围,没注意自己和楼成,于是抽出一次性筷子,夹碎了一个粽子,拌了拌调料,拈起一块,递到了男友嘴边,哼哼道:

    “来,姐姐赏你一口!”

    说话的同时,她扭头望向了旁边的行道树。

    楼成又惊又喜,一口含住,狼吞虎咽,美滋滋道:“真好吃!”

    “不要说话!专心吃!”严喆珂羞红着脸,飞快喂着。

    还好柳姨现在没看这边!

    三下五除二喂完,她抿着嘴,眸光柔柔地看向楼成,挥了挥手,转身走向了柳小琳。

    楼成很想将她一把拉回来,却不得不强行忍着,目送她与柳姨走入了小区。

    而此时此刻,严喆珂心虚得很,都不敢看柳小琳一眼,自顾自地闲扯着各种不沾边的事情。

    我刚才怎么就那么大胆?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主动喂橙子!

    柳小琳微笑听着,时不时回答几句,对两人之前的卿卿我我似乎真没注意。

    嗯,看来柳姨比较尊重隐私,故意忽视了我们的相处……严喆珂悄然松了口气,兴高采烈道:“柳姨,我去洗澡啦~”

    柳小琳点了点头,坐到了卧室椅子上,有些不解地问道:

    “你爸你妈都不在,怎么不直接请他进来?刚才那个样子,大庭广众的,还是有点不好……”

    刚才那个样子……那个样子……样子……严喆珂一下捂住了脸,冲进了浴室。

    我是鸵鸟!我是鸵鸟!

    等到水声响起,哗啦不断,柳小琳露出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低声自语道:

    “小仙女……”

    “现在的年轻人啊……”

    …………

    晚上八点多,楼成正与严喆珂聊着天,顺便刷着论坛,忽然接到了邢局长的电话。

    “喂,邢叔叔?”他心中一动,隐约有了些想法。

    是明天下午汪旭的案子,还是詹旭明的事情?

    邢成武邢局长哎了一声,开门见山地说道:“小楼啊,邢叔叔这是来找你帮个忙。”

    “什么事?您尽管说。”楼成一向很记别人的恩情。

    “你看过那个通缉令没有?”邢局长问道。

    果然是詹旭明的事情……不过我能帮上什么忙?楼成坦然回答:“看过了,也问过人了,大概知道他犯了什么事,做过什么。”

    知道他师父身份来历的邢局长见怪不怪,呵呵笑道:“刚才有人报警,说在酒吧一条街看见詹旭明了,经过我们核实,是真的,负责追捕他的那位高品丹境和专案组其他成员,最早得半夜才能赶到。”

    “邢叔叔,您不介意我说实话吧?我是挺想帮您的,但詹旭明是职业七品,我连丹境都还没个谱,这,这想帮也帮不上啊,还会拖累你们。”楼成吓了一跳,连忙说道。

    詹旭明竟然已经出现在秀山了!

    有了近一年的经历,有了各个方面的成长,楼成不再像以前那样不太懂得拒绝别人了,能帮肯定帮,不能帮也有自知之明,敢于说出口。

    邢局长笑了一声:“放心,小楼,我怎么可能让你去对付詹旭明?真要出点什么意外,我拿什么脸去见你师父?”

    “那您的意思是?”楼成镇定了下来。

    “詹旭明现在的精神状况很危险,可以预见,他会继续对付政商关系深厚的武者家族,而且会越来越疯狂,但他也很理智,只要专案组一到,肯定不会久留。”邢局长严肃说道,“我们整理出了一份需要保护的名单,我挑头处理这个事情,亲自上阵,小楼,你也知道的,我们这种小地方,高手有限,就算警察系统要比武道圈子强,也强不了几倍,根据那个名单,我连两位老前辈都邀请了,高手的数量还是不够啊。”

    “您想让我也加入?这个怎么保护啊?”楼成疑惑问道。

    邢成武“嗯”了一声:“分成一个个小组,进入这些人家里保护,你负责其中一组,放心,我会派四个有射击特长的业余一品警员配合你,并批准大口径枪械和警戒器材的使用,到时候,如果真遇到詹旭明,你们只要展现出不被他三五招全部解决的能力,他肯定会自行退走,一旦纠缠,最危险的是他。”

    “我负责支援组,居中等待,哪里有动静,立刻就能赶过去,小楼,邢叔叔交个底,情况真要危险,你不用管其他人,自己退走,以你的体力,詹旭明不会浪费那个时间追你。”

    有四个擅长射击的业余一品警员,有大口径的枪械,这都对职业七品威胁不小,当然,前提是能及时反应……楼成想了想,疑惑道:“邢叔叔,怎么不把这些人集中起来保护?大家住在礼堂里,以你带头的高手巡逻守护,詹旭明根本不可能有机会。”

    这是最安全也最妥帖的办法。

    “这个啊,我也想过,一是已经天黑了,我怕詹旭明趁我们转移会合,半路袭击,二是显得我们太怕他,太没用,脸面不好看……而且社会影响也不好,那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啊。”邢局长苦笑一声。

    楼成估算了一下危险程度,吸了口气,郑重道:

    “我没问题,我去哪家?”

    珂珂那边有柳姨在,加上支援的警察,詹旭明真去袭击,只会交代在那里。

    “你去郭珉家,守完今晚就好了。”邢成武早有安排,“邢叔叔先给你道个谢。”

    郭珉?这不是我爸厂子的大老板吗?楼成一下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