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十章 家宴
    这个瞬间,郭珉郭怀柔等人的脑海里都闪过了两幅画面:白底黑边武道服青年对着风平浪静的窗户郑重却镇定地喊出“他来了”,以及那句轻描淡写的“他走了”。

    他来了,他走了……竟然是真的!

    窗口旁边的众人齐齐回首,下意识望向了门边,眼前似乎浮现出了那位白底黑边武道服青年浑不在意飘然离去的身影。

    “真人不露相啊……”半天之后,郭珉感叹了一声。

    郭怀柔亦是吸了口气,心底油然跳出了“高手范”三个字。

    “牛队,知道刚才那位叫什么吗?”郭珉好奇地打探道。

    牛振摇了摇头,一脸的茫然:“邢局只给了我电话……”

    神龙见首不见尾!

    …………

    晨练时,楼成按部就班地服用着药汤,内练着细微,打磨着劲力,并在最后再次借用金丹,尝试和体悟了一次“收”的感觉,又获得了不同于昨日的经验。

    苟日新,日日新!

    吃过早饭,来到武馆,在力量房泡了半个小时后,楼成看到了打着哈欠黑着眼圈的吴婷。

    “楼教练,我昨晚害怕得没睡好,你应该知道的,那件事情,等下能不能减点量呀?”吴婷可怜巴巴地申请道。

    楼成看了看其他学员,微笑道:“我清楚,你今天训练量减三分之二,空闲的时间帮我盯着他们,纠正他们的动作。”

    教学相长。

    “好呀!”吴婷没想到今天不仅轻轻松松就申请成功,还被安排了当“小老师”的任务,一时兴致勃勃,高兴得很。

    等到训练即将开始,她才回过神来,疑惑问道:“楼教练,你应该也被邀请了吧?怎么还这么精神?”

    保护人的肯定比被保护的累呀!

    自己是一晚上没睡好,而楼教练很可能一晚上没睡!

    “我是被邀请了。”楼成笑眯眯回答,“但我睡了一晚。”

    “教练你骗人!”吴婷咯咯失笑,才不相信。

    姚睿威张秋帆等学员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们,对他们交流的内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打算休息的时候询问询问吴婷。

    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

    下午两点,又锤炼了一番的楼成离开古山武馆,拐到了旁边的十字路口,登上了邢成武的SUV。

    “小楼,你的。”邢成武伸手递过来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

    “邢叔叔,这是什么啊?”楼成迷茫问道。

    邢成武爽朗笑道:“昨晚的报酬,不要推辞,这是国家给的,不是我私人出的,因为危险程度比较高,给的还算厚道。”

    楼成捏了捏信封厚度,判断大概有八千到一万,对顶尖职业九品来说,仅仅一晚上的安保,这个价格确实属于疯狂级别,但想想面对的敌人是七品丹境,又算在合理范围内了。

    拿命搏来的钱,为什么要谦虚?

    楼成坦然打开信封,抽出红彤彤的钞票,用手机拍了一张,给下午补着锤炼的严喆珂发了过去,“窃笑”道:

    “咱也挣国家的钱了!”

    虽然不能及时聊天,但他遇到事情总会想着和女友分享。

    邢局长很理解当前年轻人爱拍照的习惯,没有多说,发动了汽车,驶向了位于城东的法院。

    开了一阵,他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小楼,昨晚你们是怎么惊退的詹旭明啊?他在窗户外面至少停留了一分钟……牛振那小子说得不清不楚的。”

    “邢叔叔,您知道冰部的‘洞敌冰心’吗?”楼成处事已相当成熟,早就猜到会遇上这样的问题,不慌不忙反问了一句。

    “知道。”邢成武似有恍然道,“你练成了它衍化的功法?”

    楼成苦笑一声:“也不能算练成,打斗时根本用不出来,只有彻底入静,才能勉强运转,昨晚靠它隐隐约约发现了詹旭明靠近,通知大家提前做好了准备,嗯,这估计让詹旭明觉得没什么机会了,就自己退走了,邢叔叔,您可别给其他人说这个啊,我还想着留一手呢。”

    “好,明白!难怪牛振那小子说你一直在睡觉,哈哈,后生可畏啊!”邢局长摇头笑道,转移了话题,“小楼,你昨晚没给郭珉说自己姓什么叫什么?”

    楼成愣了一下,忽然醒悟:“邢叔叔您知道?”

    知道郭珉是自己老爸的BOSS,所以安排时有所选择!

    “职业习惯,职业习惯。”邢局长打了个哈哈,“你师父他老人家让我照顾你,我要是连你家庭的大概情况都不知道,怎么照顾?不过你好像不愿意在郭珉面前透露自己的身份啊?”

    “只是觉得没这个必要刻意去提,那样会挺尴尬的,而且要是郭老板他们知道了这层关系,我昨晚就不好指挥了。”楼成老老实实回答。

    “也是。”邢成武笑了两声,“还好我只给了牛振电话,没提你的身份,想着如果你愿意,自己会说的。”

    呃……楼成怔了怔,等到细细品味,才体会出邢局长这一手的圆滑和老辣,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滴水不漏!

    真正的老江湖!

    十几分钟后,邢成武将车开进了法院,停到了周围无人的后楼旁。

    甫一下车,他便领着楼成直入大楼,通过一台专用电梯,来到了第四层,一路之上,早有安排,不见闲杂人等。

    “进去吧,没外人。”邢成武指了指走廊底部的一个房间。

    楼成顿时想起了汪旭的命运,心情不由自主沉重,下意识吐了口气。

    “不要太担心,照实说,汪旭不会判太重的。”邢成武拍了拍他的肩膀。

    楼成微微点头,敲了敲门,等待了片刻,发力推开。

    作证的过程和他预想的差不多,没有旁观者,只有必要的法官等人,他们通过问题的引导,让自己将当时的过程从头到尾复述了一遍。

    而楼成始终牢记着一点,那就是邢局长委托自己赶过去阻止犯罪的,至于其他,毫无隐瞒。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听见了可以出去的声音。

    离开房间时,最初映入他眼帘的是七月下午的灿烂阳光,内外两重天。

    沉默地跟着邢成武返回SUV的过程里,楼成偶然瞄到了前来听审的汪旭爸妈,他们比半年前又苍老了不少,明明和自己老爸老妈差不多,看起来却像是快六十的老人。

    “哎……”楼成叹了口气,靠在副驾椅背上,恳请道,“邢叔叔,能等一会儿再走吗?”

    “好啊。”邢成武没有多说,拿着手机,处理起公务。

    空调的吹拂里,楼成思绪起伏,久久难以平静。

    现在的汪旭,与自己应该只有一两堵墙的间隔,但命运却似乎已经分别定格在了如今的灿烂阳光与大年初一的黯淡薄雾之上。

    这就是人生。

    …………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邢成武接了个电话,微笑对楼成道:

    “当庭宣判,五年。”

    “还好……”楼成吐出口浊气,放下了一半的心。

    “回头我找人在监狱里看着他,表现得好,三年应该就能出来了,到时候才二十二三岁,还大有可为嘛。”邢成武发动了汽车。

    “谢谢邢叔叔。”楼成诚恳道谢。

    邢成武呵呵笑道:“谢什么谢,这都快晚饭了,直接去我家吃吧,上次都没招待你。”

    “好的。”楼成没有拒绝,也没提邢晶晶的问题,只给自家老爸打了个电话,说吃过晚饭才回去。

    不能哪壶不开提哪壶!

    邢成武早就安排妥当,打过电话便直奔状元南街,等到他领着楼成进屋,饭菜已经摆得差不多了。

    “妈,他们来了,可以开饭了。”个头高挑的邢晶晶束着头发,往厨房喊了一声。

    楼成换过鞋,礼貌地喊道:“学姐好。”

    与此同时,邢成武将自己雄壮的身躯挡在了两人之间,以最大程度化解女儿的情绪。

    邢晶晶看向楼成,没像上次那么不耐烦和局促不安,只冷着张脸道:

    “珂珂给我提过你了。”

    “这就好这就好……”楼成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这算是闺蜜男朋友的优待?

    见女儿反应不大,邢成武悄然松了口气,忙吩咐她去帮忙端菜——不是他大男人不做事,只是觉得留下女儿和楼成单独相处的话,和谐安定的局面恐怕会炸。

    没过多久,晚饭开始,邢局长的夫人丁姨对楼成相当得热情,问长问短,又夸又赞。

    邢晶晶安静吃着饭,在气氛最热烈的时候淡淡说道:

    “他有女朋友的……”

    “……你怎么知道?”丁姨先是一愣,继而疑惑反问。

    这丫头什么时候和小楼这么熟了?

    楼成则吓了一跳,生怕这位小姐姐一个不开心就把自己和珂珂的事情抖了出来!

    邢晶晶板着脸道:

    “珂珂说的。”

    楼成的心脏猛地一跳,然后便听见邢晶晶补充道:

    “他们是同学啊。”

    “这样啊……”邢成武和丁姨也不知是松气,还是失望。

    就在这时,门铃响起,声音婉转回荡。

    “谁啊?”邢成武早已习惯突如其来的拜访,摇了摇头,走向了门边,楼成则下意识望了过去。

    大门打开,他看见了两道熟悉的身影,前几天才见过的老爸发小赵子军,以及他的夫人黄群。

    他是派出所副所长,拜访邢叔叔很正常……楼成若有所思回头。

    赵子军望了望里面,笑呵呵道:“来得真不巧啊,邢局您们在吃饭?”

    “什么叫不巧?正好,老赵,一起,一起!”邢局长热情地招待着。

    赵子军的目光扫过餐桌,正待说话,瞳孔忽地一缩,映入了某道身影,险些就忘记了自己准备的语言,直到夫人黄群拉了拉他,他才清醒过来,陪着笑道:“不用了,不用了,我们吃过的,就是想着好久没来看老领导了,坐坐就走,坐坐就走。”

    “哈哈,没忘记我这个老领导就好。”邢成武本想领着他们到沙发坐下,却看见了赵子军提着某些东西,于是表情一板道,“老赵,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我……”邢局长积威甚重,赵子军一时竟口不成言。

    邢成武放缓了脸色:“老赵,这些东西拿回去,你的事情我知道,你是我的老部下,我肯定会给你争取的。”

    “是,是,邢局长。”赵子军和黄群被这么一说,不敢久坐,当即告辞。

    邢成武也不挽留,目送他们离开,然后回到餐桌旁,苦笑道:“飞霞路的所长退了,老赵起了心思,哎,当初我在分局的时候,他跟了好几年,还算有能力,我会不考虑着他?”

    楼成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

    出了邢局长的家门,黄群看了看手上的东西,心虚忐忑地问道:

    “老赵,这就行了?”

    “嗯,邢局一向说话算话,他开口了,肯定会去做。”赵子军脑海里转着刚才瞄见的那道身影,疑惑皱眉说,“你有没有看到和邢局一家吃饭的那个人?”

    “没敢仔细看。”黄群摇了摇头。

    赵子军吸了口气:“应该是楼志胜家小子……”

    他怎么会在邢局家里?

    还是这种家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