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十三章 请教
    站在窗边,目送楼成的背影消失在道路尽头,严喆珂轻咬着嘴唇,忍着跟出去的冲动,收回眸光,抽了抽挺俏的鼻子,闻到了满屋的蛋炒饭香味。

    她拿起手机,嘴角噙着不自觉的笑意,指头飞快按动,给刚刚分别的男友发了消息:“都怪你!我现在一闭上眼睛,想起的都是蛋炒饭!”

    因为隔夜的冷饭被楼成炒完,化做了两人的早餐,后续的厨房教学只能新蒸米饭来代替,精髓肯定无法发挥,但就她掌握蛋炒饭的基本技巧而言,还是足够了。

    很快,她收到了楼成的回复:

    “嘿嘿,我一闭上眼睛,想起的都是焦掉的那几份蛋炒饭。”

    严喆珂的脸颊顿生红晕,啐了一口,眼波流转咬牙切齿地按动了键盘:

    “色狼!大色狼!”

    她脚步轻盈地走入书房,打开电脑,登录了监控系统,开始翻找与楼成有关的视频,打算格式化掉它们,不留一点痕迹。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有窃贼来偷家里的小白菜不是大事,大事是小白菜想主动跟着他走!

    当看到楼成提着武道鞋,有些蹑手蹑脚地登上楼梯时,严喆珂抿嘴一笑,没拿鼠标的手托住了下巴,竟然认认真真地看了起来,似乎忘记了最初的目的。

    卧房内部没有监控,画面很快切换到了厨房,看着楼成一身家居睡衣,熟稔地打蛋点火,甩锅炒饭,看着自己也在旁边忙忙碌碌,用儿童天平称量着调料,女孩略微改变了姿势,单手托住脸颊,眸光越来越柔和,像是一圈圈泛开的湖水,心里暖暖的,满满的。

    等到两人并坐在一起,新婚夫妻般享用着早餐,严喆珂才又啐了一口,点了暂停,猛地立起,蹬蹬蹬跑上了楼,回到房间,翻出了自己的大容量移动硬盘。

    我得把有关橙子的视频拷贝保存下来!

    一点点看着,一点点搬动,她因楼成拿着碗筷蹲在冰箱旁边的逗比样子而失笑,因两人亲热得太忘我,焦掉了一份蛋炒饭而羞红了脸蛋,湿润了眼波。

    哪怕是飞快地掠过了这几段,她也从另外一个角度发现了很多之前没有感受到的细节,比如热吻时,楼成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背部,好几次试图移到身前,可又硬生生忍住了。

    “色狼……”她低骂了一声,眸光似喜似嗔。

    他真的很渴求我,也真的很尊重我……

    不过男生为什么总这么喜欢那种事情?

    就在她的念头漫无边际发散时,大门处传来了指纹解锁的声音。

    严喆珂一下清醒,连忙将剩余的监控视频拷贝到了自己的硬盘,并对原始的那些做了格式化处理。

    弄完这一切,她关掉电脑,走出书房,对几位阿姨微笑道:

    “黄姨,中午多做三人份的饭菜,我有几个朋友过来,其中一个是职业武者,她们都特别喜欢你的蒸鲫鱼~”

    宋璃顾霜邢晶晶三位闺蜜等下要来做客,要详细拷问自己偷偷摸摸谈恋爱的事情。

    “好,我马上去买菜。”负责做饭的阿姨笑容满面道。

    严喆珂抿着笑意,故作不经意又道:

    “对了,厨房有很多蛋炒饭,扔了就行了,我练手的。”

    …………

    午后阳光照入,将客厅蒸腾得满是燥热,赵子军坐在沙发上,拿着空调面板,半天没有打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赵?”黄群端着饭菜出来,疑惑地喊了一声,“不是让你开空调吗?你在发什么神?”

    两人上班的地方和家比较近,黄群的工作又比较清闲,中午没事都会回来吃。

    赵子军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在想楼家那小子……虽然查不到他和邢局有什么关系,但光看他本人,就前途无量啊,只要不发生什么意外,以后肯定大富大贵!”

    他已经查过楼成的大概情况了。

    黄群犹豫了一下道:“要不让倩倩和那个楼元伟再见见?他人还是挺不错的,老楼家看起来也要发达了……”

    “不行!不要考虑这个事,我做了这么多年警察,抓过那么多歹徒,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点的。”赵子军一口否决了老婆的提议,“楼元伟其他方面确实还可以,就是太浮,太飘,太不稳重,不肯踏踏实实做事,人呐,这个性子是很难改的,将来就算他弟弟有大能耐了,最终能照顾到他的恐怕也有限。”

    “那你想楼家小子的事做什么?人家还在读大学!”黄群没好气地反问。

    赵子军站了起来,走向餐桌,沉吟着道:“哪怕一时半会求不到他头上,搞好关系还是得做的,有备无患嘛,我和楼志胜也算打小的交情,以后得多和他联系,多和他们家走动,将来真有什么事,通过他们肯定比通过楼元伟好!”

    “你啊,这几年都在考虑这些事情!”黄群摇了摇头。

    赵子军坐到餐桌旁,自嘲笑道:“我以前不懂,一直苦熬着,最近几年才算明白了,钻营真的很重要……”

    …………

    古山武馆一处较小的练习场内。

    楼成抱着双臂,若有所思地看着秦锐一招一式展开。

    静桩不是一蹴能就的事情,一个小时的单独指导后是日复一日的尝试与苦练,而偶尔的一点疑问,楼成随口就回答了,所以让秦锐不要多浪费钱在这方面。

    这一个小时的单独指导,重点是打法上的矫正!

    楚唯才是货真价实的职九,在虎形等流派上沉浸颇深,他教导的打法招式等原本没什么问题,但毕竟年纪大了,精力不济,每天能指导的机会和人数有限,大部分时候还得靠戴临风来帮忙。

    如此状况下,秦锐的发力技巧,步法出拳等还算好,具体到招式的衔接上,就有些问题了——他身高超过一米九,手长脚长,很多动作肯定得对应做些调整,才能衔接得更加流畅,更加自然,可之前始终没人给他指出这一点。

    “好,虎抱下劈这样调整一下就方便你接后面的变化了。”楼成颔首认可。

    秦锐苦笑道:“但打起来感觉很别扭啊。”

    “任何习惯的改变都是别扭的,多练练,争取把这些调整变成习惯。”楼成微笑回答。

    一个教,一个练,时间很快过去,秦锐稍微熟练了调整后的打法,对楼成愈发心服口服。

    “嘿嘿,等彻底熟练,说不定都能给戴师兄一个惊喜了。”秦锐踌躇满志地说道。

    楼成笑而不语,没做评价,有的事情总得自己尝试过,才能知道差距在哪里。

    等到秦锐离开,他喝下带来的药汤,开始了自己的锤炼。

    想到中午那迫切又清晰的小目标,楼成只觉一口气横贯胸中,让自己动力十足,脑海雷云密布,腹内闷响如鸣,肌肉绷紧压缩,一拳一脚都带起了风雷之声。

    这一次,他打磨劲力的效果愈发得好,竟有事半功倍的感觉!

    然而,他依旧没能找到自己的武道意志,更准确地说,他根本弄不清楚武道意志是个什么东西?

    渴求胜利的意志,坚定难移的意志,享受不淫的意志,自己都不缺乏,可武道意志到底是个什么鬼?

    迷茫中的楼成结束了锤炼,拨打了电话,决定请教自家师父!

    “喂,臭小子,这次遇到什么问题了?”施老头咳嗽了一声。

    楼成老老实实回答:“师父,我想请教您武道意志究竟是什么。”

    “咳,这个问题问得还可以嘛。”施老头嘿嘿笑道。

    他早就等着徒弟打电话来请教类似的东西了!

    主动给那臭小子讲,和等着被请教是不一样的,后者会爽很多,哈哈哈!

    他顿了顿,慢悠悠道:“说白了就是练心和练意,心明意坚才能驾驭得住身体,才能掌控得住细微,才能牵动得了精神气血劲力,完成‘收’的尝试,这和你入静大成的感觉有点相像,只是后者没法在打斗中进行,所以为师才说,有这个做基础,你踏入丹境会比其他武者容易不少。”

    “至于怎么心明意坚,怎么具备武道意志,各门各派各个强者都有自身的理解,都有自己的道路,不完全相同,而为师嘛,和军方走得比较近,感悟也与他们相关,就以他们给你举个例吧,你知道近代军队和现代军队最大的差别是什么吗?”

    “不知道。”楼成对这方面没一点了解。

    施老头难得严肃地回答:“近代军队以严格的纪律和残酷的惩罚来让士兵陷入麻痹状态,让他们怕军纪胜过死亡,而现代军队之所以敢于直面死亡,则是因为他们明白自身为了什么而战!”

    “那只屡次创造了奇迹的军队为什么能完成长征这个壮举,为什么能具备钢铁一样的意志,为什么在遇到千难万险后依然向前,不是因为他们生来伟大,不是因为他们一个个都是怪物,是他们已经明白了自身‘为什么而战’,觉悟了愿意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

    “很多人总说学习长征精神,学习那种万水千山只等闲的意志,呵呵,那是停留在表面,根本没看到实质,不敢或者不愿意去问一问为什么是他们而不是当时其他任何军队做到了这一点,他们力量、精神和意志的源泉是,他们清楚自身究竟为了什么而战!”

    楼成听得很是震撼,他以前根本没有从这个角度看过那件事情,等到师父挂掉了电话,他还在喃喃自语:

    为什么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