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十六章 不靠谱的加油团
    人民公园湖畔。

    楼成收住架子,吐出了一口如箭之气,体内忽然发出炒豆子般的连串爆响,遍及了各处肌肉、筋膜和骨骼。

    它们贯通一气,近乎连成了一体!

    “呼,还差点水磨工夫……”楼成略感遗憾地自语道。

    在武道意志不断凝聚和提高的过程里,因为本身入静大成的水准和透过金丹运转体悟到的“收”,他的锤炼进展正如施老头所言,远超正常,再有十几二十天的水磨工夫便能完全做到周身劲力浑然如一了。

    摇了摇头,他将这件事情抛诸脑后,双脚一扎,沉腰坐胯。

    随着这个“沉”的动作,他意志勃发,贯通了身体,连接了精神,让心灵澄清明澈,感应到了每一处细微。

    紧跟着,这股敢于为珍爱的事物直面一切的意志猛地凝聚,沉入丹田,牵引精神陡然内敛,并凸显出了旋转的意味。

    瞬息之间,楼成周身气血劲力乃至活着的感觉诡异收缩,抱成了一团,它们互相环绕,维持住了平衡。

    轰!

    平衡解体,那一团剧烈爆开,喷薄出了无穷无尽般的力量!

    砰!楼成往前一跨,冲拳直打,半空气流轰然炸响,掀起了一阵狂风,让湖面荡起了微弱但确实起伏的波浪!

    这一击,已是近乎丹境爆发之威!

    而楼成如果改用“金丹运转”做支点,那能真真切切将“还劲抱力”完成,不再仅仅是一团,也就是说,那种情况下,他算“货真价实”的丹境强者了。

    但因为糅合了修真的东西,他的气血劲力精神都以意志或金丹为核心做着旋转,进行着环绕,保持着平衡,没办法真正地凝缩为一点,或者说暂时没办法,顶多做到金丹缩小版的程度。

    楼成甚至怀疑它们如果在旋转环绕中坍缩凝聚成一点,将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没有对应资料的摸索,他只能一步一步地来!

    连续锤炼了几回,累到筋疲力尽,楼成彻底结束了早晨的功课,慢跑向了家中。

    此次青年赛,他不打算动用金丹,全靠本身的实力去战斗,以此打磨意志,锤炼武道,并看一看不怎么作弊的情况下,能排到全省青年武者的第几位!

    “嘿嘿,珂珂还不知道我早就体悟了‘收’的味道,不知道我能初步还劲抱力了,等她看比赛直播的时候,给她一个惊喜!”楼成美滋滋地想着。

    …………

    七月份的最后一堂VIP班训练课上。

    楼成背着双手,绕着已是非常熟悉的学员们,指导着他们的发力技巧。

    临到结束,他拍了拍掌,微微笑道:“我们八月份再见,大家可别偷懒,要保持住一周三练的状态,姚睿威,尤其是你,真松懈下来,体重会反弹的,我不是吓你。”

    这小胖子比自己预想的有毅力,竟然一路坚持了下来,体重已减了十来斤,训练量也不再特殊,追上了其他学员。

    听到楼成的调侃,姚睿威挠了挠后脑勺,呵呵笑道:

    “楼Sir,要是反弹了一斤,算我输!”

    他们都是半大不小的孩子,熟稔以后就觉得叫楼教练太生疏,不知谁带头,自作主张地开始叫楼Sir。

    而姚睿威降低的不仅仅是体重,还有略显自卑的心理,逐渐放开了胸怀,展露出了这个年纪该有的朝气。

    在他话语引来的笑声后,吴婷兴高采烈地问道:

    “楼Sir,听说你也要参加这次的全省青年赛?”

    “对啊。”楼成不甚在意地回答。

    吴婷欢呼了一声:“我爸要带我去现场看比赛,到时候我给你加油!”

    “我也想去……”张秋帆一脸羡慕。

    她还未满十三岁,连民事行为能力都没有,想出门都买不到票。

    吴婷对这位小妹妹相当关照,当即提议道:“要不然我去给你爸妈说,让你跟着我们去高汾玩几天!”

    看吧,暴露了吧,你到底是去玩,还是给我加油的……楼成含笑摇了摇头。

    VIP班的学员家庭条件都很好,听见吴婷的话语后顿时议论纷纷,一个两个的都想去凑个热闹。

    只有李磊走到楼成身边,又敬佩又疑惑地开口:“楼Sir,我这几天和其他VIP班的学员切磋了几场……”

    “都赢了?”楼成微笑反问。

    “是,是啊!可你都没教过我们什么厉害的打法,就是那些基本功翻来覆去地练。”李磊很是不解。

    楼成笑了一声:“基本功不扎实,再厉害的打法也等于零,只要不是和那种来过几次暑期班的学员切磋,你问题都不大。”

    当然不大,其他VIP班贯彻了强身健体的主旨,打法招式等以酷炫有范来满足半大孩子们的心理,基本功什么的也就随便练练,真打起来,虚得很!

    “嗯。”李磊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打定主意八月份更好地跟着楼Sir练。

    …………

    下午回家,楼成开始收拾行李,等等坐蒋飞的车前往高汾。

    蒋胖和老程、陶晓飞闲着没事,兴致勃勃地要去看青年赛,要现场给自己助威。

    弄好之后,楼成拍了张照,给严喆珂发了过去,“微笑”道:

    “踏上征程!”

    “好气哦,但还是得保持微笑给你加油……”严喆珂“握拳流泪”道,“我想看现场!”

    楼成轻笑一声,按动键盘回复:“就算你没去江南,太后估计也不会放你到高汾看比赛的。”

    “也是……”严喆珂“双手支着下巴”道,“那我争取早点掌握流星劲的内练法,早点回来,嗯,借口找晶晶姐,直接去高汾市区,你可不能太早被淘汰哟~!”

    楼成“头缠红巾,振奋握拳”:

    “我会坚持到你回来的!”

    那应该是最后几天的比赛了吧……

    “乖,姐姐到时候给你糖吃~”严喆珂“勾着手指”道。

    “嗯嗯,对了,晶晶姐的异能是什么啊,你之前一直忘了说。”楼成顺口问道。

    严喆珂“一脸严肃”地回答:

    “叫严教练!”

    噗……楼成脸上不自觉就浮现了笑意:“是,请严教练指点!”

    “晶晶姐的异能是影响周围的空气,制造视觉和听觉上的误差,在战斗的时候,一分一毫的误判都很危险……”严喆珂毫不犹豫地将闺蜜给卖了。

    两人聊了一阵,楼成听见了钥匙开门的声音,探头出去,发现老爸和老妈竟然提前回来了,而他们的身后跟着齐云菲、陈筱晓和马汐三个丫头。

    惨,又要睡沙发了……这是楼成冒出的第一个念头,紧接着,他醒悟了过来,自己都要去高汾了,也无所谓房间会不会被几个丫头占据了。

    “爸,妈,你们这么早?”他疑惑开口。

    齐芳唠叨道:“还不是你爸,前几天突然说难得你在省内参加比赛,我们应该去现场看看,你们父子俩啊,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也不知道提前说,我请年假找人换班差点来搞不赢!”

    “心血来潮,一下子心血来潮了。”楼志胜干笑两声。

    啊?老爸老妈之前看似不闻不问,实际却打算直接去高汾给我加油?楼成心里一暖,关切问道:“那你们订好酒店没有?汐汐她们也要跟着?”

    “对啊!楼成哥哥,我们可是要去现场目睹你英姿的!”齐云菲浮夸地抢着回答。

    齐芳则絮絮叨叨说着:“酒店订好了,你爸去请年假的时候,郭胖子一听就乐了,说他们一家也要去高汾度个假,看看比赛,还真是巧了……他和一家五星级酒店有协议房,你爸又刚忙完厂里的技改,本来该有一笔奖金的,得,拿两间房抵奖金了!”

    对于郭珉,只要没有外人,她一般都叫郭胖子,郭抠门。

    “反正我们去高汾不也要出钱住宿,省下的钱就当奖金嘛,再说,我们也是第一次住五星级酒店,体验体验也是好的。”楼志胜豁达地宽慰道。

    齐芳白了他一眼:“上千块一晚,你住着也不腰疼?成子,要不我们换一换,你住那边?”

    “不用不用,我挑的酒店和比赛场馆近,又安静又方便。”楼成拒绝了老妈的好意,打算让老两口享受享受。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起,来自蒋飞。

    “橙子,我们到小区外面了,你收拾好没?”说着说着,蒋胖压低了声音,窃窃笑道,“老程以你要参赛,忽悠了老班和曹乐乐一起去高汾玩。”

    “行啊!老程长本事了!那我等等坐陶晓飞的车。”楼成惊讶回答,旋即醒悟,“不对,我爸妈他们也要去高汾,我和他们一块坐动车吧。”

    “两辆车还怕坐不下?票赶紧退了,别浪费钱!”蒋飞大大咧咧地提议。

    楼成算了算人数,点头道:“那行,我给他们说一声。”

    有免费车坐,又是儿子同学主动提出的,齐芳当然乐意,张罗着让马汐她们退了票,提上了行李,来到了小区门口。

    “爸,妈,你们坐晓飞的车。”楼成先和陶晓飞打了声招呼,寒暄了几句,然后安排老爸老妈和齐云菲陈筱晓坐上了那辆宝马。

    他则领着马汐,来到了蒋飞的车旁,看见副驾坐着程启力,后排是裘海琳和曹乐乐。

    “橙子,加油哦!”两位女同学笑嘻嘻地起哄。

    因为蒋胖将楼成描述得天下无敌,她们反而不太信了,也没搜索确认的好奇心,就想着凑个热闹玩一玩。

    “谢谢!”楼成客气回答,转头对姑姑家表妹道,“汐汐,你坐进去。”

    安排完毕,他忽然发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刚才数人头没算自己!

    位置已经坐满,而自己还没上车!

    这……

    “橙子,你怎么去?”蒋飞疑惑地眺望着他。

    总不能让他们下个人吧?而且要走高速,超载不好……楼成愣了几秒,犹豫着开口:

    “我跟着武馆那边坐大巴吧……”

    “行!”蒋飞毫不犹豫挥了挥手,发动了汽车,陶晓飞紧随其后。

    他们对楼成的行动力放心得很!

    这么爽快?目送加油团远去,被加油的“主角”呆在了原地,接受着烈日的亲吻,在风中凌乱着身躯。

    到底谁才是重点啊!

    …………

    吴婷收拾好行李,跟着老爸接了卫仁杰和他的秘书上车。

    “你这小丫头,很高兴嘛?”卫仁杰笑呵呵问了一句。

    这一次,他要亲自督战秀山各武馆,从实际的擂台赛表现来挑选参加特训的成员。

    而主将已经确定,是楚唯才楚馆主推荐的一位。

    吴婷兴高采烈地回答:“因为我们教练也要参赛!”

    “你们教练?楼成啊,可以,不错……”卫仁杰敷衍地回答。

    以他的身份地位,当然不清楚武馆暑期班的具体运作模式,还以为VIP班和跟着知名导师读研一样,大部分时候是助教等人在代理。

    吴庆贵听得略感疑惑,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

    先用电话进行了沟通,楼成紧赶慢赶,终于看见了古山武馆包下的大巴。

    他刚登上车辆,徐荣飞等内弟子便相继起身,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

    “楼哥。”

    他这段时间的指导效果,大家有目共睹!

    楼成已经懒得再纠正他们的称呼,一一点头回应,来到了秦锐旁边,并对后面的楚唯才和戴临风笑道:“楚馆主,麻烦你们了。”

    “有什么麻烦的?从名义上讲,你还算是我们武馆的人啊。”楚唯才呵呵笑道。

    楼成没有多说,转身坐下,倚住靠背,舒展了身体,就在这时,车门关拢,大巴驶动。

    这么多人等待了这么久,似乎就是在等他一个。

    目标,青年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