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十九章 初战(第一更和第二更)
    出了房门,乘坐电梯,来到一楼大堂,楼成看见古山武馆众人已经在此集合。

    “橙子,一起去场馆吗?”秦锐用余光瞄到了他,眼睛一亮,忙出声喊道。

    在前面三轮的比赛里,熟稔了调整后打法的他实力又上了一个台阶,虽然距离职九还远,但在业余武者里,仗着充分发挥的身体天赋,只要不遇到戴临风周正尧这种,都能稳稳压住,因此首战便轻松击败了一位业余二品的选手,次战兵不血刃拿下了业三的敌人,第三轮遭遇强敌,苦战得胜,成为古山武馆闯入第四轮的三位弟子之一,并得到了理事长卫仁杰和选拔赛主将孙易星的当面赞扬。

    这让他人逢喜事精神爽,自信都强了不少,对楼成愈发感激。

    “是啊,大家一起过去吧,坐大巴要方便好多!”徐荣飞也喜气洋洋地招呼道。

    他和戴临风是另外两位闯入第四轮的弟子,这有运气的因素——遇到的对手都不算太强,也有楼成认真指点的功劳,而其他内弟子只要接受过单独教导,成绩或多或少都比预想得要好,实践出真知,他们已是发自内心地敬佩这位毫不张扬的年轻武者,兜里的钱跃跃欲试地跳动着。

    楼成看着他们,悠闲自得地回应:

    “不用了,我跑过去,正好热个身。”

    他挥了挥手,迈开步伐,跑出了大堂,沿着道路,极有节律感地奔向场馆位置。

    目送他远去,徐荣飞油然感慨道:

    “我怎么感觉楼哥越来越有高手的风度了……他这次能打进前十六强吧?”

    在他看来,八品战力以下,楼成可以称得上无敌,只要运气不差,前十六希望很大!

    秦锐附和道:“我觉得没什么问题,除非提前撞上那十二个种子选手,哈哈,到时候我们就能在‘点将录’上看到橙子了。”

    种子选手的意义在于,三十二强之前,他们享有彼此回避的抽签规则。

    他们背后的楚唯才含笑听着,微不可及摇了摇头,低声自语道:

    “前十六?”

    “嘿……”

    …………

    踏入高汾市武道场馆,楼成直接来到了大屏幕前,看着翻滚的对阵表。

    等待了几分钟,耳聪目明的他敏锐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第六擂台,第四场,18号楼成,十九岁,职业九品,29号,熊遇,二十一岁,职业九品。”

    这人品……楼成啧啧感叹了一声。

    第四轮里,职九之间的强强对话并不多,而自己竟有幸抽到了一场!

    他仔细看了看,发现自己与熊遇的职九遭遇战竟然不在转播列表里,因为同时段的中央擂台有一场焦点战,头号种子张祝同迎接一位职九的挑战。

    楼成埋下头,手指飞快按动,给珂小珂发了对阵消息,然后用她喜欢的“可怜兮兮”表情道:

    “没有严教练的人品光辉照耀,我第一场就抽中了职九!”

    “哈哈哈哈!”严喆珂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等着姐姐回来给你加持人品的光辉!”

    打完这句,她“手摸下巴转着眼珠”道:“可我怎么觉得运气不好的是那位熊遇同学……”

    遭遇橙子这个初步凝聚了武道意志且练成了冰部核心劲力的变态,和提前挑战种子选手也没多大的区别了!

    “不能轻视对手!”楼成“一本正经”地回答。

    我卖个惨我容易吗?

    “嗯嗯,让姐姐来给你搜下他的资料~”严喆珂把头发别住,快速进行着查询。

    有着确定省份的职九,网上肯定都存在相应的资料,楼成无需再去服务台排队领取介绍,直接便前往了第六擂台附近,等待严教练的回复,这个过程里,他把比赛的消息发给了老爸老妈和蒋飞他们。

    …………

    “18号楼成……”熊遇看着大屏幕,轻声念出了对手的名字,一个相当陌生的名字。

    他的身板看似精瘦,实则厚重如山,脸蛋圆乎乎的,五官凑得比较拢,很有几分喜感,是高汾“见贤堂”的成员,出身于本地赫赫有名的“镇山武馆”,一套“戊己破神拳”形意皆备,精髓具足,名声在外。

    “没听过,应该是其他市的职九,搜下就知道了。”熊遇的同伴是位画着细细眉毛的精致女子,她的穿着打扮像是正规公司的白领,但气血旺盛到了当前极限,顾盼之间神采飞扬,凌厉强势。

    她和熊遇的身边还围着好几位“见贤堂”的预备成员,一听莹姐吩咐,当即掏出手机,忙碌查询。

    熊遇见有小弟代劳,也懒得自己动手,微笑问道:“莹姐,你的比赛在下午?”

    他对韩莹异常尊敬,因为她的哥哥是“见贤堂”副堂主之一,本次青年赛的二号种子,二十五岁的七品丹境韩知非。

    “嗯,一个业一。”韩莹不甚在意地回答。

    “知非哥的对手好像也是个业一。”熊遇不太确定地笑道。

    这种自愿报名的擂台赛里,弃权较为少见,遇上强敌都会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登场,不是说觉得自己有可能赢,而是回去以后可以吹个牛逼:想当年我可是和七品丹境过了几招的人,至于具体是几招,那就不足为外人道也。

    两人闲聊之中,几位预备成员的脸色越来越凝重,其中一个突然开口:“莹姐,熊哥,这楼成,这楼成,不好对付啊!”

    他费尽心思想了一个不太刺耳的描述。

    “不好对付?”熊遇皱了皱眉,接过了对方的手机,重新看了起来,韩莹也将脑袋凑了过去。

    看着看着,两人齐齐顿住,互相对视了一眼,皆发现了彼此眼中的惊愕。

    这何止是不好对付!

    这简直是难以对付!无法对付!

    兴省什么时候冒出来这么一个才十九岁的顶尖职九?还TM有冰火异能,掌握了震拳和冰部核心劲力之一!

    “熊大,你这运气……”韩莹叹了口气,苦笑开口。

    熊遇嘶了一声:“这家伙是在松城那边定的品,妈的,还回来参加什么青年赛!”

    发泄了两句,他深呼吸了几口道:

    “正好!不遭遇强敌,怎么压榨得出我的潜力!”

    “有震拳有冰部核心劲力又怎样?打不中一样没用!”

    大家都是职九,难道还能有无法弥补的差距?

    不打一打,怎么知道赢不了?

    我好歹也是强力职九!

    …………

    看见长枪短炮架往中央擂台,楼志胜齐芳领着陈筱晓蒋飞他们走向了第六擂台附近的席位。

    分成两排坐下后,习惯了网络查询的年轻人纷纷掏出手机,搜索着楼成对手熊遇的资料,认认真真看了起来。

    “好厉害的样子!”研究了一阵,曹乐乐脱口而出。

    她很少接触武道方面的东西,首次看到强力职九的战斗视频自然备受震撼,下意识担心起楼成。

    “很厉害?”齐芳耳朵很尖,一颗心顿时悬了起来,忙不迭地开口问道。

    儿子运气不好,第一场就抽到了大小王?

    要是开门就被淘汰,他肯定很难过很痛苦!

    “是挺厉害的……”裘海琳看了好几个视频,轻轻吸了口气。

    她依旧将大脑门露在外面。

    陶晓飞听见她们的惊讶,不屑道:“这有什么厉害的?你们搜搜楼哥的比赛视频看,比这厉害多了!”

    大惊小怪!

    “就是,和楼成哥哥比,他也就一般般嘛!”齐云菲陈筱晓同声开口。

    真的?裘海琳和曹乐乐对视一眼,发觉自身之前大概可能似乎忽略了某些很重要的事情。

    她们连忙搜索,不顾流量,眼睛越看越亮,简直不敢相信视频里那位威风八面的武者就是平日里常带笑容谦虚礼貌的楼成!

    他怎么一下就这样厉害了?

    平时根本看不出来嘛!

    “哎哟,这是成子?”齐芳伸着头,看着曹乐乐的手机,“我都不敢认了!”

    用电视剧里的话来说就是,儿子老帅老帅的呢!

    蒋飞听得失笑一声,压低声音对程启力道:“老程,这算不算现实版的,‘打’得他妈妈都不认识他了?”

    程启力没有理他,略显忧心地看着裘海琳和曹乐乐的眼神及表情变化,不是害怕什么,而是陡然生出了自惭形秽的感觉。

    有对比就有伤害!

    楼志胜静静听着他们的议论,瞄着手机上的视频,隐约明白了一件事情:

    郭胖子昨天特意打电话来说,奖金照旧……

    …………

    楼成的粉丝论坛里,“一只小仙女”发了帖子:

    “兴省第三届青年武者冠军赛,第四轮,楼成VS熊遇(职业九品)!”

    “盖世龙王”最快冒头,“推了推墨镜”道:“我就说楼成会参加这个比赛嘛!”

    “嘿呀,我的少女心已经饥渴难耐!”“长夜将至”闫小玲兴奋地点开了青年赛的官网,寻找着转播地址。

    两个多月没有比赛,人气还未稳固的论坛又冷清了不少,常灌水的ID只剩下那么五六个,当然,“幻梵”是个很坚持很有毅力的小姑娘,又正值暑假期间,十几秒后便出现道:“说!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们家偶像参加这个比赛的事情!”

    “一只小仙女”答非所问: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电脑屏幕前,严喆珂单手托腮,嘴角上翘,她专门换了个ID,就是不想让大家联想到“楼成的女朋友”那个。

    “幻梵”正待再问,却发现“长夜将至”“满地打滚哀嚎”道:“没有直播!没有直播!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躺在床上的闫小玲抽了抽鼻子,拿出一样东西,抚慰着自己受伤的心灵。

    这是一张录取通知书,关键词是:

    “松城大学艺术学院编导专业”!

    …………

    看着两小姑娘的“打滚痛哭”,严喆珂低笑一声,自得想道,你们看不了直播,但我有办法,姐姐我早有准备!

    她先回复了楼成的消息,分析了下熊遇的打法特点,接着点出了“行侠仗义”这个闺蜜群,@了顾霜:“霜霜霜,你到现场没有?”

    顾霜是她最早给楼成提过的闺蜜,那位遇到了渣男的女孩子——渣男花顾霜的私房钱,还脚踏两只船,上门理论的时候甚至试图打人,结果被严喆珂给揍了一顿。

    顾霜正与邢晶晶坐在高层看台聊天,时不时瞄一眼大屏幕,看见闺蜜的问题后,她噙着笑,按动着屏幕回复:“我到现场了啊,珂珂珂,你也太心急了吧?第一场都还没开始呢,嘿嘿,恋爱中的女孩子哟,曾经理智高冷的你都不能幸免!”

    “咦,我什么时候高冷过?”严喆珂“乖巧端坐”。

    “在我心目中,你一直很高冷呀!看起来礼貌爱笑,平易近人,人际关系很好,实际上愿意接纳的朋友超级少,是吧,小仙女?”顾霜用楼成的爱称开着玩笑——严喆珂曾经与闺蜜们分享过这方面的乐事,结果时不时就被她们以此调侃。

    而顾霜就喜欢这样的严喆珂,要是谁都能成为小仙女的闺蜜,自己就没有特殊感了!

    严喆珂啐了一口,不回应小仙女的称呼,强调道:“你说好要给我直播的!”

    用手机拍摄直播!

    “没忘记,还早呢。”顾霜不甚在意地回答。

    她身高与严喆珂相仿,穿着黑色连衣裙,留着一头及肩的卷发,挑染着栗色,画着淡妆,眉眼还算精致,洋溢着淡淡的妩媚,但已不像是十九岁出头的少女,反倒成熟得像上班几年的女性。

    旁边的邢晶晶看了她一眼,淡淡叹息了一声。

    自从初恋遇到渣男,这位家境极好的闺蜜就不怎么相信爱情了,一改以往的纯情天真,游走于男性之间,享受着簇拥,又不付出真心,若即若离,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游戏红尘,当个花花公主。

    男人摸得,女人就摸不得?

    …………

    嘴上卖着惨的同时,楼成对熊遇没有任何轻视,阴沟里翻船的事情,世界上每天都有发生,要是真被对方爆冷击败,那简直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用以前接受的教训就是,得意不能忘形!

    他将严喆珂的分析以及提供的比赛视频都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心中有了大概的认知,而这个时候,由于前面两场分别是职九对业二和业一,战斗结束得较快,第三场即将开始。

    楼成收起手机,整理了下武道服的手腕和裤脚,离开座位,悠哉来到了第六擂台旁边等待,不出意外地看见了熊遇,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熊遇和韩莹也认出了战斗视频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楼成,发现他气质温润内敛,不露丝毫锋芒,平平淡淡站在那里,像观众胜过武者。

    这个认知反而让两人脸色大变,按照资料的说法,楼成应该很快便能提升至炼体巅峰,凌厉外露才对!

    他是停滞不前,还是实力的提升超乎了想象?

    如果楼成真触摸到了丹境的门槛,以他之前表现的打法招式,这次的青年赛恐怕会有不小的冷门!

    对于他们的反应,楼成只是笑了一声,将视线转移到了擂台赛,欣赏起第四轮里少见的业一对业一。

    果然,没有哪个武者是傻子,结合以前的视频和资料,不难判断出自己进步极大!

    不过我的进步会比你们想象的还大很多,很多……楼成神思翩飞,悠然想道,时不时拿出手机和严喆珂闲聊几句。

    十来分钟后,第三场比赛结束,裁判做了短暂休息,朗声喊道:

    “第四场,楼成对熊遇!”

    …………

    吴婷一直关注着对应第六擂台的大屏幕,眼见楼Sir登场,忙对身旁的吴庆贵道:“爸,我去看我们教练的比赛了!”

    我要在旁边加油助威!

    “不要乱跑!”吴庆贵下意识说道。

    “不会的不会的。”吴婷撒娇摇着爸爸的手臂,“就在第六擂台那里,你等下来找我~”

    吴庆贵本来想跟着女儿过去,但看了一眼正专注欣赏着孙易星比赛的卫仁杰,又咽了话语,吩咐保镖跟随。

    吴婷欢呼一声,拖着凉鞋,蹭蹭蹭跑到了第六擂台附近,双手围在嘴巴,高声喊道:

    “楼Sir加油!”

    楼成正与熊遇对峙,等待对话时间的开始,忽然听见了这么一声,扭头望去,含笑做了回应。

    张秋帆他们看来是没能成行啊……只有吴婷这个小丫头来了……

    而吴婷喊完之后,拿出消息,在群里发了消息:

    “快快快,小分队快集合,楼Sir的比赛快开始了!”

    …………

    顾霜也拉着邢晶晶来到了擂台周围,找到了良好的拍摄位置,但她并没有开始,而是依旧聊着天:“珂珂珂,你男人这个样子看起来还是挺帅的嘛,忽视脸的话。”

    呸,什么叫我男人,还会不会好好说话了!严喆珂暗骂一声,催促道:“关键时刻,怎能聊天,快,快给我直播!”

    “不急,对话时间有什么好看的?”顾霜浑不在意地回答,“等真正开始我才给你直播,现在得采访你一下,珂珂珂,你现在是什么心情?是不是很激动?”

    她逗弄着平时少有这样机会调戏的小仙女。

    严喆珂“宠溺一笑”:

    “我现在的心情啊?”

    “想掐死你!”

    这是她从楼成和蔡宗明对话里学到的精髓,一言不合就开掐。

    …………

    站在楼成对面,熊遇快速推敲了一遍自己的策略。

    那就是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自己会采用游斗打法,避开了震拳和冰部核心劲力时,一开场就抢攻,招招致命,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为了实现目标,对话时间就要给对方灌输自己会游斗的想法!

    “对话时间开始。”裁判平静宣布。

    熊遇当即开口,诚恳说道:

    “我之前看了你的比赛视频,发现自己真不走运,还以为这两三轮能大鱼吃小鱼,愉快晋级的,结果直接遇上了你这条大鲨鱼。”

    挺有趣的说法,楼成缓慢调整着身体状态,含笑回答:“战斗之中,瞬息百变,以弱胜强也不是什么少见的事情。”

    致胜的因素里,实力是主要,但不是全部。

    熊遇继续着自己的计划,叹了口气道:“不管震拳,还是冰部核心劲力,我都很羡慕,要是我能练成其中一样,在高汾职九里,除了种子选手里那几个,都可以横着走了……”

    他重点强调着自己对震拳和冰部核心劲力的又羡又怕,不敢硬碰,以此误导楼成。

    这样的絮絮叨叨里,裁判举起了右手,高声宣布:

    “开始!”

    看台之上,楼志胜曹乐乐他们一下坐直了身体,目光专注而认真,而顾霜匆忙点开了视频直播的选项,吴婷则皱着眉头,埋怨小伙伴们太拖拉,一个两个都还没到!

    而裁判话音刚落,熊遇一改刚才的畏惧表现,气势勃发,脚下一踩,似曲似直地扑向了楼成,竟有缩地成寸之感,与此同时,他体内低响沉闷,连成了撼动大山般的声音,驱使右臂一拳捣出。

    戊己破神拳!

    楼成眨眼的工夫,对手便已来到身前,他不慌不忙,腹肌一鼓,两侧筋膜一牵,右手弹出,五指张开,刺破了风声,抓向了熊遇的手腕。

    就在这时,熊遇腰背一弹,右臂绷紧,改捣为拖,左脚毫无征兆便低踢了出去,直踩楼成的脚踝,深得快准狠三昧。

    上面之拳是花招,吸引注意,下面脚踢才是精髓!

    戊己破神拳杀招,地龙翻!

    可是,他才刚出腿,楼成的脚踝便一阵刺麻,抢先荡了重心,收起招式,鬼魅往旁跨出一步。

    “伪丹境”,有激必应!

    跨出一步,楼成趁熊遇来不及收脚,肌肉一绷,抡起了左臂,配合脑海雷云的轰鸣,呼啸捶向了对手。

    砰!熊遇匆忙一架,顿时被“炸弹”轰中,身体一跳,气血翻滚,肌肉筋膜齐齐震颤。

    正当他要施展内练法化解震荡时,楼成毫无间隙,调整极快,右拳紧随而上,观想画面里大江滔滔,霍然冰封。

    啪!

    拳拳碰撞,寒流奔涌,熊遇仿佛陷入了冰窟,一阵发僵。

    楼成手臂一抖,划过了他的脖子,收回了身边,微笑听着裁判宣告:

    “第四场,楼成胜!”

    嘿嘿,偶尔当一当大鲨鱼,感觉还是很不错嘛……

    这个时候,顾霜刚刚将视频直播弄好,含笑对准了擂台。

    “呃……”听见裁判的话语,看见双方的分开,顾霜的笑容凝固了,她呆了呆,傻傻对严喆珂笑道,“结束得好快诶……”

    我才刚开始呢!

    严喆珂好气又好笑,恨恨道:

    “我们绝交吧!”

    叫你对话时间就开始直播的!

    附近的吴婷则惋惜地看了一眼靠拢的小伙伴们,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

    “这人好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