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三十四章 目标
    “真快丹境了……”沙发之上,施老头瞪着电视,手里拿着酒,面前摆着菜。

    作为一个师父,既然闲着没事,他毫无疑问会关心一下自家徒弟的近况,而对楼成展现出来的突飞猛进和脱胎换骨,经受过一次次惊吓,不,惊喜的他,早就习惯和麻木,甚至有“果然如此”的感觉。

    他放弃糅合修真的东西了?

    不对,如果这臭小子真放弃,肯定会打电话给我说一声,请教正常丹境修炼内容的,既然没这么做,就表明他初步达成目的了!

    而且以他的极限,没突变的话,完不成六连爆,这是部分糅合了修真的好处?

    身为外罡强者,在楼成处于极限状态强撑时,施老头哪会没点察觉,只是不够准确而已,所以不像楼成和严喆珂认为的那样,只有他们两个才知道楼成也会累也会疲惫,而这也让施老头对楼成如今的状况大感不解。

    这小子到底做了什么?

    疑惑翻滚,施老头看向了旁边放着的手机,可是,自从上次请求指点后,那臭小子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打过电话来了,就连即将丹境都似乎忘记了汇报一声。

    这让自己这师父当得很没意思啊……

    被遗忘的孤寡老人吗……

    …………

    楼成刚从比赛监督那里拿回手机,便被一位白领丽人打扮的记者给堵住了,眼前是严阵以待的长枪和短炮。

    “楼成你好,我是兴省卫视的记者伍薇,方便接受个采访吗?不会太久的。”白领丽人露出职业化的笑容,将手中的话筒递了过去。

    “可以。”楼成稍作转身,让正面对准了摄像机。

    伍薇噙着笑容道:“你是开赛以来第一个打败种子选手的武者,算不大不小爆了个冷门,而在此之前,你似乎默默无闻,不仅我们不知道,就连组委会好像也不清楚,你展现的实力足够成为种子了。”

    那天的青年赛晚宴,她也在场,做了几个专访,故意抛出这个话题,想引发争议性,炒作热度。

    “可能是我一直在外地上大学,省内没什么名气的缘故吧,而且最近这段时间,我的进步也算挺大的,光看以往的比赛视频是看不出来的。”楼成相当平和地回答道。

    伍薇略感失望,转而笑问:“你真是才学武一年吗?我很好奇这个诶,电视机前的观众应该也很好奇。”

    “去年十月开始练武的。”楼成没做任何隐瞒,这方面的情况,网上随随便便就能搜到。

    “一年丹境……真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啊!”伍薇没吝啬自己的赞扬。

    由于等下还有转播,留给采访的时间很短,她没展开这个话题,继续发问:“这是你第一次和以异能为主的武者战斗吧?好像赢得蛮轻松的,有什么感想?”

    “不轻松,以异能为主的武者战斗方式和正常很不同,让我比较难受,别看我刚才好像没什么事,其实一直在走钢丝绳,几乎接近极限了。”楼成谦虚了一句。

    至于有多接近极限,那就自己猜吧!

    “这样啊……”伍薇瞄了眼别的擂台,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楼成,你这次参加青年赛的目标是什么呢?前十六强?”

    都实力全开地打了一场,楼成自觉太谦逊就显得虚伪了,于是不卑不亢,自信从容地回答:

    “前四吧。”

    前四不是第四,包括第四,第三,第二和第一!

    “前四……”伍薇一阵惊喜,感觉总算捞到爆点了,“那祝你成功,感谢你接受采访。”

    …………

    由于处在比赛间歇,有的大屏幕在回放之前的战斗,有的则使用了直播信号,将刚才的采访传递给了现场成千上万的观众们。

    “前四……”张祝同早已舒展了插在兜里的拳头,看着大屏幕的转播,听着楼成没有波澜起伏的回答,眉头一挑,心里陡地燃起了战意。

    这不为恩仇,不因嫉妒,纯粹属于想打败强敌的武者欲望。

    前四?看你运气好不好了!

    韩知非手指滑过脸上的刀疤,同样低声自语了一句:

    “前四……”

    真巧,我的目标也是!

    而且我还想争一争冠军!

    “前四……”韩莹和熊遇都在喃喃自语,丝毫没觉得楼成狂妄浅薄,不自量力。

    能完成六连爆的准丹境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前四!”齐云菲眼眸发亮,举起双手,高声欢呼道,“楼成哥哥好帅!”

    平平淡淡的一句“前四”不像在说渴望的目标,而是在宣布预定的结果!

    在上万道目光的注视下,在覆盖了不知多少人群的卫视采访中,做出这样的回答,那份自信,那份气度……

    楼成哥哥简直帅呆了!

    “我得多给橙子要签名了……以后说不定能发一笔……”蒋飞没志气地自语道,让曹乐乐和裘海琳等人回过神来,噗嗤失笑。

    齐芳和楼志胜还是第一次看见“电视”上的儿子,在回想他小时候穿开裆裤乱跑的样子,一时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慨。

    …………

    楼成刚走出场地,进入看台区域,眼前便出现了吴婷张秋帆这帮半大孩子。

    她们一个两个都兴奋得脸蛋泛红,眼神明亮,嘈杂没有组织地发表着想法:

    “楼Sir你好厉害!”

    “你刚才都,都帅炸了!”

    “屌爆天!”

    楼成笑着摇了摇头,伸出右手,与她们做了庆祝的击掌,让她们愈发得激动。

    这个时候,卫仁杰才往前走了两步,呵呵笑道:“小楼啊,我们认识快半年了吧,我竟然一直没看出来你是这么出色的武者,老眼昏花了,老眼昏花了,我实在是想象不出练武才这么短时间的人能这样厉害。”

    “半年前我自己都没想过能有现在的程度,何况理事长你?”楼成微笑回应。

    这也是实话,寒假的时候,自己想的是一到两年内踏入丹境。

    寒暄了几句,卫仁杰主动提出:“小楼,你有没有兴趣加入秀山的选拔赛队伍,为家乡做份贡献?”

    他知道希望不大,如果楼成真想参与选拔赛的事情,楚唯才不会不提。

    “理事长,您知道的,我在松城读书,还有大学武道会,根本没时间没精力去做,有心无力啊。”楼成委婉拒绝了邀请。

    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不会有任何动摇。

    不能拣了芝麻丢了西瓜,做人得分清重点。

    “我理解我理解。”卫仁杰叹了口气,忽地笑道,“既然这样,那我再恳求你一件事情,等这次青年赛结束,我们就要正式组建队伍,进行特训了,到时候会邀请不少强者来当教官,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兴趣?报酬好商量。”

    教官?报酬?楼成想了想八月份的安排,略有心动地回答:

    “我看看有没有时间吧。”

    “好的,决定了给我电话。”卫仁杰与楼成交换了号码。

    应付完VIP班的学员们,楼成对看台上的老爸老妈以及更远处的秦锐他们挥了挥手,指了指手机,示意自己有事得先打电话。

    他沿着过道,出了场馆,找了僻静的地方,拨打了一个号码。

    毫无疑问,这是严教练的号码。

    “喂?”严喆珂看见来电,神情一喜,眼波泛柔,盘腿坐起。

    刚才还在卫视台采访时摆出自信洒然姿态的楼成毫无形象地靠住了角落墙壁,嘿嘿笑道:“看见了吗?”

    看见我给的惊喜了吗?

    “看见什么?哼,我什么都没看见!”严喆珂有足够的默契明白楼成的意思,娇嗔道,“你都快彻底‘还劲抱力’了,肯定不是最近才领悟的,你瞒了我好久,你好会隐瞒啊!以后你瞒我什么事情,我肯定都发现不了!”

    呃,这方向有点不对……楼成忙打叠起精神,呵呵笑道:“这不是想给你惊喜吗?提前知道还有什么惊喜?再说,也是我们没天天一起晨练的关系,要不然我想瞒也瞒不住啊,等以后结了婚,天天住在一起,我还有什么事能瞒得过名侦探你?”

    “谁要和你结婚啊!”严喆珂大羞,顺手捶了绒毛娃娃。

    橙子这口无遮拦的!

    还天天住一起呢!

    嘿嘿……顺利转移了话题的楼成噙着笑容道:“比赛都结束了,严教练不夸我几句?”

    “夸你什么?”严喆珂嘴角上翘地问道。

    “说楼成真厉害!楼成真威风!楼成真棒!”楼成浮夸地开起了玩笑,释放着战胜柳寻真的喜悦。

    “噗……”严喆珂眼波流转,笑得倒向了旁边,“橙子,你越来越逗了,脸皮也越来越厚了!”

    “活跃下气氛活跃下气氛。”楼成谦虚地回答。

    听见他这么说,她忽然心中一动,忍着笑意,单手捂着脸蛋,闭上了眼睛,以夸张的语气喊道:

    “楼成真厉害!楼成真威风!楼成真棒!”

    喊完之后,严喆珂自己都笑出了声。

    完了,我被橙子传染浮夸了,没羞没躁的!

    “哈哈。”楼成听得忍俊不住,身心都变得舒畅,等到笑意停住,他情绪上涌,柔声问道,“珂珂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还有两三天吧……我内练法差不多入门了。”严喆珂也一下沉静了,难忍心中悸动地道,“你等着我。”

    “两三天?放心,肯定等得到!”楼成做出了承诺。

    …………

    下午时分,楼成抽到了一位强九,在第三擂台第五场,但还没轮到他,前面的比赛中就淘汰出了足够的人数,于是后面不用比了。

    他正式成为本届擂台赛的前三十二强。

    陪老爸老妈他们吃过饭,散了散步,他回到了酒店。

    进入大堂时,他发现不少人都转移了目光,望向了自己,似有指指点点。

    卫视台这么一播,我算在省内武道爱好者里出名了……他摇头笑道,转眼将这件事情抛诸了脑后,尽快踏入丹境才是正事。

    …………

    翌日清晨,刚锤炼回来,楼成便接到了严喆珂的电话。

    “橙子,你对手出来了……”女孩的语气有些奇怪。

    三十二强淘汰赛的对手出来了?这才几点?楼成诧异问道:“谁啊?”

    严喆珂清了清喉咙:“晶晶姐,她有关系在兴省武道家协会,抽签结果刚一出来就知道了。”

    “晶晶姐?”楼成微微皱了皱眉。

    又是一个异能为主的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