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四十二章 一夜折腾(第三更)
    结束了和老妈的通话,楼成这才走入洗浴间,冲刷身上的疲惫。

    当他用毛巾擦着头,悠闲回到沙发旁,拿起手机时,才发现消息提醒已满满当当。

    这么多?楼成诧异点开,一条一条看了下去。

    杜力宇“竖着大拇指”道:“橙子,牛逼!咱们班我就服你一个人了!好好加油,打进四强!”

    邢成武邢局长发短信道:“哈哈,小楼,不错,扬我们秀山的威风,加油,稳扎稳打!”

    高中的班主任老吴也发了短信:“楼成,很好很好,祝你在武道这条路上越走越宽,越走越远!”

    楼元伟“惊大了一双眼睛”:“成子,回来咱们再详细说……爷爷让我转告你一句,你是我们楼家的骄傲。”

    吴婷小姑娘用“满天撒花”的表情道:“楼Sir,你刚才帅呆了!你肯定能进前四的~!”

    张秋帆小丫头“吃瓜微笑”道:“楼Sir棒棒哒!”

    卫仁杰言简意赅:“恭喜进入前八。”

    ……

    一条条全是来自熟人们的恭贺消息,看得楼成一愣一愣,继而有些自豪有些欣喜。

    兴省卫视黄金时段的转播真是不同一般啊!

    高中班主任老吴喜爱武道,会关注青年赛,能认出自己并不奇怪,没想到的是,堂哥他们竟然也看见了!

    太后和岳父大人不知道看没看,对我的表现会有怎样的评价?

    楼成高兴地将这件事情和严喆珂进行了分享,翻出药膏,开始涂抹今天的硬伤,和金属化的拳头硬碰硬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这可比摆一块铁板静止着让自己打厉害多了!

    …………

    严喆珂敲定了最后的事项,满足地吐了口气。

    这种小事就不告诉橙子了~免得他老夸我~!

    就在这时,她听见机场广播在通知,说自己乘坐的航班将晚点一个小时。

    心中一紧,她登录软件,查看具体情况,发现由于天气原因,航班无法降落,已经备降隔壁省的机场,也就是说,晚点很大可能不止一个小时,甚至有取消这趟航班的危险。

    “好气哦……”她委屈地低声自语。

    但还是要保持微笑和橙子聊天,不能让他察觉,让他担忧,影响到他夜里的休息。

    严喆珂深呼吸了一口,正待回复楼成的消息,忽然看见对方发了新的内容:“珂珂,你航班晚点了一个小时?”

    “你,你怎么知道的……”严喆珂诧异又茫然地反问。

    楼成“坏笑”道:“江南飞兴省,晚上十点零五分,有这两条情报,我要还查不出航班号,那不就真成笨蛋了吗?我一查出来,就顺手下了那个什么准软件,做了关注,要求提醒……”

    看着他絮絮叨叨地自夸,严喆珂眼波逐渐低垂,嘴角一点点勾起,刚才的坏心情似乎都消散了不少,小小声地骂了一句:“笨蛋……”

    “那你不是要凌晨两点才到?那不是会等得很辛苦?”楼成关切地追问道。

    “还好吧,飞机晚点是常态……”严喆珂用“忍着不哭”的卖萌表情回复。

    以往遇到晚上的航班延误,她都宁愿直接取消,安排住宿,免得苦等,可这一次,她想等一等,不愿意再推迟一天。

    不能让珂珂无聊地等待……抱着这个想法,楼成和女孩一直聊到了快十一点。

    可不幸的是,航班再次延误,要十二点半才能降落到这边机场。

    “要不让你表姐她们来接你吧?明天再回来?”楼成心疼地提议道。

    就算他没有坐飞机的经验,也能判断女友起码得夜里一点多才能飞。

    严喆珂抿了抿嘴唇,“茫然呆坐”道:“都等到这个点了,不能半途而废……再延误,我就回去。”

    再延误多半就是直接取消航班了……

    “这让我想到了一句名言,‘来都来了’。”楼成故意活跃气氛,想舒缓女友的心情。

    “噗……别说这个,因为‘来都来了’这句话,我吃过好多亏!”严喆珂抿嘴一笑,忽然觉得等待也并不是那么难熬。

    楼成本来想顺势问都有哪些亏,但考虑到这边的情况,决定压后:

    “那顾霜还能来接你吗?”

    “不知道呢,还不知道能不能飞,我让她先去睡了,我落地了再打电话给她。”严喆珂早就做好了安排。

    不等楼成展开之前的话题,她醒悟过来,“皱眉发怒”道:“你竟然还没睡!这都几点!明天还比不比赛了?”

    严教练一“发威”,楼成心就抖三抖,忙解释道:“我这不是怕你一个人等得孤单吗?而且比赛在晚上,明天下午可以补眠。”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严喆珂抿嘴浅笑,挑了“尴尬”的表情回复。

    “你不是小孩子,但你是小仙女啊!”楼成噙着笑容,飞快按动着键盘。

    严喆珂眉眼一弯,扭头看向了旁边,然后才回复道:“好啦好啦,你快睡吧,我都有点困了,要眯一会儿,我登机了给你发消息,不过你不准回,好好睡觉!”

    “好吧,晚安,小心保暖。”楼成叮嘱了一句。

    珂珂有说机场的冷空气开得很足。

    放下手机,抱元守一,楼成迅速进入了沉眠,但他睡得并不安稳,因为始终牵挂着某人,等待着提醒。

    滴!声音一响,他立刻惊醒,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严喆珂登机后的消息。

    “终于……”女孩“握拳泪流满面”。

    当前时间十二点五十分。

    楼成露出笑容,当即回了一个“摸摸头”的表情。

    “继续去睡!”严喆珂“怒目而视”,神情柔和,隐带笑意地要了毯子。

    放下心,楼成这次睡得较为踏实,但依旧没将手机模式转为夜里的静声。

    之后,他又醒了一次,来自软件的提醒,由于机场流量控制,航班快两点才飞。

    严喆珂并未发类似消息,因为她盖着毯子,在半个小时前就沉沉睡去。

    两点飞,五点出头能落地……楼成想了想,将闹钟定在了四点五十。

    早起半个小时不会有太大影响,下午还可以补眠嘛!

    …………

    四点五十,闹钟一响,楼成无需挣扎,翻身坐起,准确按停。

    他拿起手机,先看了看有没有严喆珂的消息,一无所获后才打开软件,确定了航班降落的时间:五点十五分。

    来得及吧?珂珂说过走出机场也得十几分钟的……楼成迅速洗了把面,漱了个口,换上衣服,拿上钱包,冲出了房间。

    凌晨五点的高汾一片安静,只有路灯在照耀,空气没了白日的喧嚣和灼热,变得清冷沁肺。

    马路空空荡荡,时不时才有车辆飞驰,楼成一边寻觅着出租车,一边想起了某句名言,低笑暗语道:“我也算看过凌晨五点的高汾是什么样子了。”

    一般情况下,好的酒店外面,都不缺乏出租车,没等多久,他便打到了一辆,直到坐上,他才给严喆珂发了消息:“我在到机场的路上了,我来接你,别给顾霜打电话了,不要吵到人家睡觉。”

    没有堵车,风一般的感觉,楼成背靠座椅,闭目养神。

    五点二十分,软件的提醒和严喆珂的消息相继到达。

    “不是让你好好睡觉吗!”严喆珂“怒气勃勃”。

    “就早起了半个小时,没什么影响,而且下午我会补眠的。”楼成心情愉悦地打着字。

    马上要见到珂小珂了!

    “哼,你来都来了,我还能怎么样!”严喆珂“摊手回复”,可打出“来都来了”这四个字时,她忽然就笑了,心里莫名的甜蜜。

    我也口是心非了……

    夜里的车很快,楼成在“到达大厅”等待了两三分钟,才看见朝思暮想的小仙女拖着行李走了出来。

    她穿得很简单,白T恤牛仔裤加板鞋,外面披了件针织衫,眉眼灵秀,五官精致,一如以往。

    楼成怔怔看了几秒,走了过去,接过拉杆箱,牵住了女孩微凉的纤手,老夫老妻般拉着她往外就走。

    可惜啊,这里人多……

    严喆珂低着头,垂着发,脸庞红扑扑的,安静跟在楼成的背后走着。

    走了几步,楼成才低笑着道:

    “有种牵媳妇回家的感觉。”

    “呸,厚脸皮,大流氓……”严喆珂扭头看着旁边,小声骂了两句,眉梢眼角却都是羞喜之意。

    “去我那里歇一会儿吧?等顾霜睡饱了再过去。”楼成提议道。

    严喆珂眸光低垂,“嗯”了一声:“……那我给她发条消息,让她能安心睡。”

    见女孩这么轻松就答应了下来,楼成感受到了信任,他心里一暖的同时,嘴上却逗弄道:

    “这么相信我了?不怕我做坏事?”

    严喆珂横了他一眼:“哼,你要晨练,要比赛,哪还有心情和能力做坏事,我才不怕~”

    “我可是有变态体力的人。”楼成小声开了句玩笑。

    严喆珂顿时忽闪着眼睛,摆出可怜巴巴的姿态:“我都这么可怜这么困了,你还想欺负我啊?”

    在男友面前,她是越来越放松了。

    她对这样的卖萌,楼成毫无抵抗力,忙叠声道:“好好好,不做坏事!”

    “嘿嘿。”严喆珂低笑一声,很是得意。

    两人上了车,感觉还没聊几句,时间就飞快流逝,目的地近在眼前了。

    楼成拉着女孩的手,拖着行李,进入电梯,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外。

    “还可以嘛……”开门进去,严喆珂左右打量了一下。

    楼成关上房门,没再管行李箱,一步迈到了女孩面前,用力抱住了她,闻着她熟悉的芳香,在她耳边低语道:“珂珂,我想你了。”

    严喆珂的身体先是一僵,可听到楼成这句话后,便松软了下来,双手悄然环住了男友的背部。

    两人激烈的亲吻,宣泄着很久没见的思念,女孩一步步退后,不知不觉就靠到了床边。

    楼成以极大的忍耐力拔起了脑袋,看着女孩晕红的脸蛋,如醉的星眸,差点又亲了下去。

    “你,你还有比赛的……”严喆珂眸光躲闪,微微喘气,含羞带怯地说了一句。

    “我知道……”楼成差点仰天长啸,“我去洗个冷水脸!”

    “去吧,我等下和你一起去晨练~”严喆珂眼波流转,抿嘴笑道。

    楼成冲进卫生间,呆了几分钟,擦了擦脸,走了出来,却看见严喆珂侧躺在床上,呼吸绵长,竟然已经睡着。

    短短的几分钟,她就睡着了,看来真是折腾得很困很困了……楼成没有什么旖念,蹲了下来,握住女孩的脚踝,一边听劲,一边小心翼翼地帮她脱掉鞋子,免得因动作的不对,将她吵醒。

    两只鞋子落地,楼成又按章照办,帮女孩褪去了针织衫,然后将被子反卷,盖在了她的身上。

    做完这一切,看着严喆珂美丽又安静的睡颜,他露出笑容,俯下身体,在那粉嫩的唇上啄了一口,小声道:

    “小仙女,早安。”

    当他抬起头时,初升的太阳照入了几缕光芒,将床铺染上了少许光明,衬托得睡梦中的女孩如诗如画,安宁而静美。

    看到这一幕,楼成的心一下就宁静了。

    这就是守护的意义。

    他闭上眼睛,回想着这段时日的种种,自然而然做了一个“收”的尝试。

    气血内敛,劲力还抱,精神包裹,当它们旋转坍缩到一定程度后,自然而然地交织在了一起。

    楼成顿生无远弗届圆润无暇之感,周围点滴映入了心中。

    水到渠成,身即大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