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四十五章 瘟部残篇
    “6号种子……”齐芳眉眼舒展,放下了心中好大一块石头。

    在她朴素的观点里,自家儿子连5号种子都赢了,排名更低的6号还会有什么问题?

    “哎呀,我今天拜了拜菩萨,还是挺管用嘛!”她笑着打了一下身边的楼志胜。

    白天没有比赛,亲友团化身为了高汾观光团。

    “迷信。”楼志胜嘀咕了一句,可脸上的笑容却难以掩饰。

    他们旁边的曹乐乐裘海琳等人也有类似的想法,觉得这次的抽签还算不错,这个对手应该不如邱霖。

    他们的心情变得愉悦,强烈期待着比赛的开始,只有蒋飞如鲠在喉,怎么都感觉不通畅,特别想帮橙子炫耀一下严喆珂是他的女朋友。

    做人为什么就不能坦诚一点了?

    为了友谊,我真是承受了太大的煎熬!

    …………

    “6号种子,孟杰峰。”严喆珂鼓了鼓腮帮子,觉得这个对手不坏也不好。

    只能说比抽中韩知非或者张祝同强。

    “珂珂,你家男人运气不错啊,都是6号种子了,孟杰锋肯定比邱霖要弱,吧?”顾霜兴高采烈说着,可语气渐渐就变得不够笃定,因为严喆珂和邢晶晶望过来的目光仿佛在说,宛若智障。

    邢晶晶言简意赅地回答:“不会弱多少,打法更险恶。”

    “晶晶姐,他最近半年进步不小?”严喆珂关切地询问道。

    她之所以问邢晶晶,是因为孟杰锋是高汾警察系统的后起之秀,八品强者,平时除了本系统内的比武,很少参见各种擂台赛,战斗视频相当难找,而且从今年春节以后,对方就没在公众面前出过手了,直到这次青年赛。

    邢晶晶思索了下回答:“嗯,听说是这样,打法更险恶了。”

    她又强调了一遍“打法险恶”。

    严喆珂对此很是理解,因为孟杰锋从武道学校毕业后,先是从军,立有大功,得到了奖励:“瘟部”残篇中的“风寒劲”!

    与他交手,敌人常常越打越弱,而且稍有不慎,就算赢了,事后也会虚弱体魄,感冒发烧,人送外号“流感病毒”。

    除了“风寒劲”,他得到的“瘟部”残篇还有没有记载别的武功打法,外人就不得而知,反正他从来没用过,一直以“金玉体”加现代形意闯江湖。

    想到这些,严喆珂忍不住又有些担忧,拿起手机,将邢晶晶透露的东西发给了楼成。

    …………

    “6号种子?”

    楼家客厅内,楼德邦精神一振,拿起旁边的电话,选择了号码,声音宏亮地笑道:“哎呀,老刘啊,有没有在看电视?在看啊?兴省卫视看没看?正转播我孙子的比赛,青年赛,全省年轻武者的比赛,他都进前八啦,对什么6号种子!哪个孙子?志胜家的,成子!”

    “老朱,我不是给你提过吗?快看兴省卫视,成子登场啦!”

    ……

    老爷子老太太一个个通知了亲朋好友,兴奋得意得脸色都红润了起来。

    王丽丽拉了拉楼志强,小声道:“你不给老辛他们说一声?这也是长咱们家脸面的事情啊,以后伟伟相亲也能多点底气。”

    “说什么说?万一输了呢!”楼志强向来没有好话。

    楼元伟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感受着客厅内的热闹,一时有些身在梦中。

    我梦寐以求的不就是成子现在的生活?

    看得到希望,看得到更好的未来……

    …………

    高中班级群里。

    昵称“小新”的杜力宇发了条链接:

    “大家快去支持橙子,八进四了,对六号种子!”

    “什么鬼?”他的前同桌童桦茫然问道。

    不等杜力宇回答,忍耐很久的蒋飞冒了出来:“橙子,就是楼成在参加全省青年武者冠军赛!都打进八强了!”

    “真的?假的?”熊涛愕然问道。

    全省青年武者冠军赛?这规格听起来很高啊!

    楼成读高中的时候除了学习还好,没听说他体育怎么样!

    “真的,我对橙子已经五体投地了。”跟着古山武馆大部队在另外看台的秦锐附和道。

    有他这个公认的高手作证,四班同学们一时将信将疑,点开了链接,缓冲了数据。

    …………

    楼成的粉丝论坛保持着今早以来的热闹。

    以“聂柒柒”“好名字都被狗啃了”为首的回归众表示还能见到熟悉的吃翔版主“长夜将至”和可爱的“幻梵”丫头很开心,会好好支持楼成,继续给他加油。

    “牛魔王”“天真”这群因反抗黑幕而加入的新人对抽签结果表示了不屑,认为是事情闹大必然的结果,希望楼成挑翻对手,顺利跻身四强。

    “坏丫头”“心机婊”等阴谋论者以抽签结果来打黑幕众的脸,表示没有什么欺压,都是楼成在炒作,祝愿他伤风感冒,大病一场。

    看着论坛混战不断,吃瓜群众“长夜将至”、“幻梵”、“盖世龙王”和“一贯纯爱俊冈本”纷纷叹了口气,想回到以往的和谐安定局面。

    作为脑残粉,“长夜将至”和“幻梵”都承认自己是弱鸡。

    …………

    由于是第一场比赛,楼成还没有和严喆珂讨论多久,就看见歌舞收场,擂台清理干净,裁判走了上去,不得不放下了手机,静心凝神,收束杂念,推高状态。

    “第一场比赛,楼成对孟杰锋。”裁判瞄了眼电子钟,向两旁做出了手势。

    楼成本来很有冲动对着看台的严喆珂挥手,但想到她特意的提醒,感受到摄像头的聚焦,又忍耐了下来。

    不能将恩爱秀到广大的电视观众面前,要不然岳父大人今晚就会带刀杀上高汾了……

    回想着傍晚时分严喆珂主动亲吻的那一声加油,他吸了口气,在一盏盏大灯的照耀下,沿着光辉之路,走向石阶。

    这个过程里,他就像新买的汽车,每走一步,等于跑了一趟,身心逐渐磨合,气势缓慢高涨,等踏上擂台的时候,体内发出了一连串的炸响,或清脆或低沉,筋骨齐鸣,节节攀升!

    如此威势,看得观众们屏住了呼吸,只觉18号选手楼成仿佛高大了几分。

    孟杰锋个头中等,寸发精干,眉眼有着积威,将一套深蓝色的武道服穿出了几分韵味,与楼成几乎同时登场。

    他双脚不丁不八一站,气势内敛,没针锋相对。

    裁判举起右手,吐气开声:

    “对话时间开始。”

    孟杰锋微笑看向楼成道:“你压力应该挺大的吧?”

    “正常。”楼成不卑不亢地回答。

    “不,你在撒谎!”孟杰锋的眼神突地锐利,仿佛在审问罪犯,“你怕被我‘风寒劲’影响,赛后生病,明天在半决赛输给对手,无法闯进决赛,那样一来,你的实力得不到证明,所有人都会觉得你是靠盘外招才闯入的四强,是心机险恶的小人,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他要在对手的心中埋下瞻前顾后的种子,让他判断出错,让他首鼠两端!

    “我问心无愧,别人怎么说根本影响不了我。”楼成坦然说道,“如果有对手,我会正面挑战,如果有抹黑,我也会正面挑战,用一次又一次的胜利来回击,这是我的武道信条,可能不太成熟,但至少是我真实的想法。”

    “当我踏上擂台,我的心中只会考虑眼前的对手,用我的全力迎接他,战胜他,这才是对他最大的尊重,至于以后的比赛,至于最终的影响,不在我考量范围之内。”

    因着赛前的风波,他有所感触,借助这次的对话来梳理着自身的念头。

    实战时,真的是越怕什么越容易出现什么!

    孟杰锋缩了缩眸光笑道:“希望你能记住刚才的话。”

    他没再多言,适可而止,过犹不及。

    没过一会儿,裁判确定了时间,再次举起了右手,猛地挥了下去:

    “开始!”

    孟杰锋的肌肉筋膜忽地鼓胀,将他的武道服撑得紧绷,而肉眼能看见的位置,他的血管筋脉根根凸显,青黑如铁,让肌肤如同金属,坚硬生冷。

    “金玉体”只是美观化的说法!

    一步迈出,孟杰锋以腰背为轴,抽动了侧面的筋膜,摆开了右臂。

    啪!他的脖子陡然变粗,摩擦了空气,发出了炸响,而根根青黑血管筋膜似乎勾勒出了一道道让人惊悚的花纹。

    啪!脆响相连,他的右拳随着身体的高速前冲,挥打了出去。

    楼成心湖如凝,冷静似冰,念头闪动间,重心回荡,脊椎一弹,往后跃走。

    踏入丹境后,他的凝水桩似乎因那奇妙的感受而有所提升,不是说了有了预感,或者具备了直接对恶意的有激必应,而是让他头脑更清晰,眼光更直观,判断更准确。

    眼见对手退后,孟杰锋脚下一踩,力道精准反弹,帮助他紧追往前。

    可就在他身形刚有前纵的时候,楼成突地顿住,重心一沉,脚步发劲,于电光石火之间转退为前,膨胀了背肌,冲打出右拳,凶猛反扑!

    他时机把握得如此恰当,以至于孟杰锋这一拳旧力已老,新力未生,非常尴尬。

    嘶!

    孟杰锋吸了口气,劲力微收,紧跟一放,这让他的右拳诡异回敛,左臂变大了一圈,横着抡了出去,脖子处青黑花纹愈发显眼。

    这是周身劲力浑然如一的应用!

    眼见他的手臂即将抡中对手的拳头,楼成忽然再次荡开重心,拖着真正打出去了的手臂,硬生生改变了位置,从孟杰锋眼前消失,闪到了他的背后。

    这个突兀的过程里,楼成的劲力变化圆润通透,以至于扭曲的动作都显得流畅自然。

    “丹境!”电视台直播间内,嘉宾解说于鸿似赞叹似感慨。

    “丹境!”张祝同没回休息室,立在场边,吐了一口气。

    自身不太愿意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一场场比赛里,楼成保持着高速成长的姿态,缩短了水磨功夫时间,真正成为了丹境强者!

    一至敌人背后,楼成毫不客气弹动脊椎,让打出的右拳再生新力,带着绷紧的肌肉和脑海的雷云,崩向了孟杰锋的脊椎骨。

    啪!

    风声激动,刺得孟杰锋汗毛竖起,略感痛麻。

    但他的神情并不见慌张,反而勾起了嘴角。

    正好,你在我的背后了!

    他心灵内霍然浮现出了一口邪异恐怖缠绕花纹的印钟。

    嗡!

    他腹部蠕动,内脏相激,自喉咙处发出了一道低沉至别人听不见的妖异声音。

    楼成拳头即将打中之时,耳朵一动,脑袋忽然抽痛难当,手臂不由自主一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