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五十二章 气势冲霄(求月票)
    张祝同跺脚似地震的一幕看傻了齐云菲曹乐乐等往常少接触武道的观众,也让严喆珂吊起了一颗心,不知不觉捂住了嘴巴,并且为对方后续的连串杀招和男友在危险边缘的闪转腾挪屏住了呼吸,直到楼成终于找到机会,以模仿“明王镇庙”的暴雪二十四击扳回了局势,她才松了口气,听见了自家胸膛内噗通乱跳的声音。

    不愧是名声在外的七品强者……

    这必将是一场苦战……

    橙子加油啊!

    夹杂丹境爆发之势,楼成的侧身横肘打得空气发出了尖锐响声,打得张祝同汗毛竖起,精神一炸。

    此时此刻,双方的距离近在咫尺,张祝同忍不住了下意识泛起的后退闪避念头,冷静做出了准确的判断,他腰背一沉,快速凝人体大丹于下腹,双臂紧跟着力量的喷薄而胀大,而抬起,而架于身前。

    在各种武经里,向来有拳打似虎,肘击如龙的说法,前者由一块块小骨头构成,而后者是一个凝实的整体,强度的差别不言而喻,面对楼成丹境爆发的横肘,张祝同不敢以单手去拦,也不敢硬碰硬招架,左手往上一托,右手向侧方一推,双掌合力,连消带打,总算稳稳抵住了这一肘,并且将它推离了身边,免受“撇身捶”的连环打击。

    说也奇怪,以张祝同的体魄,以他目前丹境爆发胜过楼成的现实,即使失了先机,也该平分秋色,可他身体一晃,却往后面退了一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而楼成的“暴雪二十四击”一旦起势,那是连绵不断,尤其他还劲抱力的时候,有周身劲力浑然如一的特点,无需双脚发劲,光凭上半身肌肉的鼓胀,也能打出凝聚了全身之力的一击,这就让他如此状态下的“暴雪二十四击”能够像当初周正泉的飞流拳“连绵”一样,衔接紧凑,呼啸不停,没有间歇!

    左手肘击刚刚被挡,他肌肉蠕动,借来力量,将它与自身的气血精神等抱成大丹。

    轰!

    大丹炸开,火山喷发,楼成借助反弹,向右边转身,腰背一提,右臂胀大了半圈,化作一根恐怖的铁鞭,顺势往身后的敌人反抡了出去,啪地抽打向他的脖子。

    这一记单鞭排开了空气,向两侧掀起了阵风,刺激得张祝同对应位置肌肤一跳,毛孔紧闭!

    寒意入骨两连爆!

    张祝同不敢怠慢,同样做了连续的第二次还劲抱力,右手青红武道服凸显出了块块肌肉,手背尽是血管与筋脉的颜色。

    啪!

    他以肩膀发劲,挥动肘部,甩开小臂,如同双截棍一样横打楼成的单鞭。

    砰!响声震耳,气流呼啸,楼成身体往前急晃,但气血回流,拉着张祝同的部分劲力,又凝于了丹田!

    他再往右转,斜对敌人,腰背一弹,凶猛侧踢,快得像是没有了招式间的隔断!

    狂风暴雪三连爆!

    他对敌我双方的实力对比很清楚,明白张祝同不是孟杰锋,一旦自身再落被动,那很可能将彻底失去反扑的机会,直接被连续的进攻打垮,而想战胜对方,同样如此,不能给张祝同缓气的机会,必须以浩浩荡荡大雪崩之势压垮敌人,以免夜长梦多!

    张祝同先是往后退了一步,紧接着抱丹稳坐,止住了摇晃,膨胀了大腿,以毫不示弱的态度抽得原地爆了一团风影,迎向了楼成侧踢。

    三连爆对三连爆!

    砰!

    旁边的裁判尹华明只觉散逸的劲风扑面,看见两条腿碰撞着凝固在了半空,鞋和裤腿下半部分的碎片往外飘散。

    在楼成连续借力以后,两人的爆发终于难分高下。

    沉腰胯,坐金銮,楼成的右腿诡异回收,借来了力量,让他稳稳立住,毛孔泌出的汗水未往下滑,紧贴着在了远处。

    丹意喷薄,他背肌一鼓,撑起衣物,脚步往前一跨,左臂粗壮着下垂,拳头斜上捣了出去,崩向对手的腹部!

    这个过程快得不可思议,与之前紧扣,就像连绵不断的暴风雪,根本不给张祝同闪避的机会!

    大雪崩塌四连爆!

    连打四次,力量如炸,一次强过一次,看得支持他的观众血脉贲张,热情沸腾,零零落落地喊出了一声声好。

    刚才收腿之后,张祝同主动又退了一步,像是在寻求着什么,但面对楼成呼啸而至毫无停息的进攻,不得不又抱丹于身,紧咬牙关,以同样的四连爆,以同样的左拳海底崩迎难而上。

    轰!原地如有炸弹被引发,一圈圈的风浪向着四周扩散,甚至吹得刚才青砖碎裂后的残渣有所滚动。

    这样的打斗,这样的碰撞,已经超过了人体正常的极限!

    一经碰撞,楼成再次借力,凝出人体大丹,要完全展开浩浩荡荡的大雪崩塌之势。

    就在这时,因他连续借力而落到了下风的张祝同顺着自己身体后晃之势,腰背一弹,轻飘飘荡了开来。

    从楼成第一次用出模仿“明王镇庙”技巧而来的“暴雪二十四击”,他就以丰富的战斗经验和敌人武功打法的了解,敏锐察觉自身若不及时脱离,必将陷入“狂风暴雪”之中,落到极端被动的局面,但当时那种距离下,抬手就能打中的范围内,盲目闪避,盲目后退,只会自陷死地,拱手认输,于是,他准确决断,先做硬抗,连挡了四下,每一下都退回小步,悄然拉开着距离。

    到了如今,这距离已足够他完成很多事情了!

    眼见着张祝同寻求闪避,楼成丹气一炸,猛扑了出去,气势汹汹,瞬间抹消了两人之间的空白。

    就在他挥拳狠打时,张祝同踩着风火步,以风吹云动的技巧,腰背弹甩,已无鞋子的脚尖一点,身体轻如柳絮般诡异飘向了旁边,时机把握得异常恰当,不仅躲开了这一拳,还彻底摆脱了暴雪二十四击的压制。

    看到这一幕,严喆珂叹了口气,声音里满是惋惜。

    刚才她的期待是一点点累积,似乎都快看见胜利的曙光了。

    然而,这是一位七品丹境,这是本届比赛的头号种子,盛名之下无虚士!

    五连爆落空,楼成没再盲目续招,想以狂风暴雪之势不给张祝同翻身的机会是好的,但要是死抱着它,那就等于自埋陷阱,实战之中,必须因时因势不断校正自身的策略。

    果然没这么简单……他念头一闪之间,张祝同已闪到了侧方,眼睛蒙上了一层微弱的赤红,右臂后摆,快速冲拳击打。

    刚才为了追求衔接的紧凑,楼成都没在暴雪二十四击里糅合雷音震禅的东西,但这个时候,他能够腾出手来了,脑海观想雷云,手臂肌肉紧绷,反手抡捶抵挡,不管对手是怎样的进攻,都回他一记震禅!

    到了当前的境界,他肌肉和筋膜紧绷的程度远胜以往,劲力一经爆开,产生的冲击足以称得上恐怖。

    砰!张祝同身体一跳,手臂缩回,忍着翻滚的气血,先行移动了位置,而楼成只觉小臂筋脉一阵灼热,相当难受。

    熔炉之劲!

    绕到侧方,张祝同再次赤红着眼睛,对着楼成的脊椎骨握拳捶打。

    楼成没有畏惧,半侧过身,右臂肌肉紧绷,以单鞭的姿态横抽阻拦。

    来吧!看看是你扛得“雷音震禅”多,还是我能承受的熔炉劲多!

    啪啪啪,砰砰砰!张祝同恢复了往常的打法,不断绕着楼成抢攻,轰出了一记又一记熔炉劲,而每当楼成想还劲抱力时,他都及时察觉,主动退后,以风吹云动之势进行规避。

    不得已,楼成只能以“雷音震禅”和“冰霜劲”与他抗衡,身上积累的灼热和难受越来越多。

    这看得严喆珂再次吊起了一颗心,因为这是张祝同最擅长的领域了,再打下去,他就能彻底引爆对手体内的熔炉劲,轻松拿下胜利了!

    不知道橙子那招会不会管用……

    战到酣处,张祝同自觉火候已至,先用内练法化解了震荡,再次觅得机会,打出了最后一记熔炉劲,要引燃楼成体内积蓄的力量。

    就在这时,楼成脑海内观想出了红日坠落,撞入冰封大江的画面。

    同样的,这不是要用当头棒喝,而是仿效上场,以此制造冰火异能的碰撞,掀起风浪,驱散体内残留的别人劲力!

    轰隆!

    寒流与火浪相撞,风暴席卷而出,途径了诸多经脉,涌向了楼成的手部。

    这个过程里,一点点积累的熔炉劲被化入了里面,成为了风暴的一部分。

    砰!两人拳头直撞,张祝同愕然感受到了阵寒阵热的浪潮,而里面有着自己熟悉的熔炉感。

    与此同时,他瞳孔一缩,发现对手毫无被“引爆”的迹象!

    楼成能化解熔炉劲的影响?

    他还能以暴雪二十四击展开还劲抱力,连环压制……

    而且他的体力没有极限!

    这还怎么打?

    张祝同心灵摇晃之际,楼成也不好受,体内筋脉如同刀割,精神更是开始疲惫,但他装作无事,意志勃发,身躯一展,暴喝出声:

    “再来啊!”

    有本事再来啊!

    气势逼人,声动心湖,张祝同精神被影响,反应慢了一拍,只见楼成再次凝丹,高举右手,化身雷神,手臂呼啸着抡了下来。

    来不及闪避了,他又还劲抱力,膨胀手臂,往上一架。

    砰!

    张祝同身躯摇晃,像是被炸弹当头打中,而楼成借力还劲,稳坐金銮,打出了大雪山崩塌的二连爆。

    他身体前跨,左手握成铁锤,凶猛横打!

    张祝同不得不又做了一次两连爆,往前轰出了一拳,硬碰硬打。

    三连爆,四连爆,楼成咬紧了牙关,忍着精神的疲惫,脑袋的抽痛,身体的难受,以狂风暴雪之势疯狂进攻。

    张祝同气势被压,但战斗经验犹存,跟着做了四连爆,死命抵住。

    到了这个地步,两人都是油尽灯枯的状态了,但张祝同不知道对方也是这样,在他眼里,楼成须发皆张,威风凛凛,看不出丝毫的疲惫之意。

    他动摇了,他抓住机会往后退走,楼成大步紧赶,死死咬住。

    时而左,时而右,两人绕着擂台边缘不断交手,打得焦灼而惨烈,看得严喆珂他们都忘记了呼吸。

    两分钟之后,一阵空乏在张祝同体内泛起,他脚步慢了一拍,终于被楼成欺到了近前。

    楼成精神困顿,但体力很好,毕竟有着金丹自然的补充,他眼睛一瞪,气势勃发,压得张祝同微微一愣,仿佛面对了一个永远无法战胜的敌人!

    这一愣,楼成脚下发力,踢起了碎石,射向了他的脸庞,本身咬紧牙关,蠕动了肌肉,观想出了红日打破冰封的画面。

    张祝同下意识伸手拦住了激射而来的石子,然后就面对了紧随其后的一拳。

    不得不挡,不得不架!

    当头棒喝!

    砰!短促的响声之后,张祝同仿佛回到了昨晚的超低温冷疗室,思绪都似乎被一点点冻僵,楼成脑袋近乎混沌,本能侧身,往前一撞,把僵直中对手撞出了擂台。

    噗通,张祝同落到了擂台之外,尹华明举起了右手,高声喊道:

    “楼成胜!”

    本届青年赛头号种子张祝同负!

    楼成已是难以支撑的状态,但体内还有一股气存在,听见裁判的宣告后,他所有的情绪所有的压力爆发,身体一直,仰天长啸!

    赢了!

    长啸声中,他俯下身体,双手支着膝盖,大口喘着气,让满场观众看见了他的疲惫,知道了超人也有极限。

    这是一场艰苦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