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五十五章 当你困了(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开始!”

    韩知非武道服一胀,脚步已然迈出,整个人像是高速奔驰的重型卡车,在擂台的轻微晃动中,一下就奔到了楼成的面前,以右拳为冲角,拧腰摆臂,凶猛“撞”出。

    这看起来与正常的攻击正常的上步冲拳没有区别,但过程里却缺乏声音,安静到惊悚,如此气势如此刚劲的一击,竟然一丝风声都未能搅动。

    两者对比,有着说不尽的诡异!

    在领悟到“收”的味道后,楼成已能达至拳脚无声的境地,通过肌肉筋膜等的鼓动,来抵消出拳的炸响,可是,他自问也做不到韩知非这种程度,这应该配合了特殊劲力的运转和波动的外散。

    清楚这一点,楼成就明白了韩知非是有的放矢,不惧怕给自己“当头棒喝”以准备时间,必定有着相应的反制措施,一如之前的张祝同。

    至于是怎么反制,会有怎样的变化,楼成想到了几个可能,却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只能谨慎为上,观想出雷云,绷紧大小臂肌肉,跨步上前,摆动肩膀,忍着筋脉肌肉的胀痛,炮拳直打。

    啪的脆响声中,两人的拳头即将交击,就在这时,韩知非的武道服突然紧绷,露出了一块块棱角分明的肌肉和一条条蛟龙般的大筋,刚才消失不见的动静霍地爆发,凭空起了惊雷。

    轰隆!

    空气被掀动,狂风在肆掠,韩知非拳头前莫名变化,诡异透出了几分虚和空的感觉,引来了周围一股股肉眼可见气流的倒灌与凝聚,瞬间制造出了一层气垫。

    有了这层保护,就算对方用的是简化的外罡招式,我也能及时脱离接触了!

    而虚印拳的凝气妙用,还不止这一点!

    噗!两者碰撞,气垫炸裂,韩知非借助反力,毫无征兆地弹起手腕,越过了楼成的拳头。

    他五指啪地张开,露出根根青黑筋脉,抓住了敌人的手腕。

    楼成不慌不忙,紧绷的筋肉同时一放,脑海则有雷音回荡。

    砰!

    他肌肉一胀,震荡冲击着往外,颤抖了韩知非的五指和手腕。

    肩膀一缩一甩,楼成右手划了个美妙的弧线,反抓向了对方的腕部。

    大小缠手!

    韩知非神情微动,猛地吸了口气,身体一下变得空空荡荡,包括右臂。

    楼成五指按落,却像是抓到了空气,只觉对方虚不受力,滑如泥鳅,迅速完成了挣脱,往回收势。

    哪有这么简单!楼成眼神变锐,五指并拢,骈指成剑,肘部关节则发了一声脆响,弹甩出了小臂,电射追赶,戳向了韩知非右手腕部。

    这不是什么招式,这是借助关节筋膜的变化,二次发劲!

    空荡的感觉无法维持多久,韩知非不敢怠慢,腰背一弹,往后急摆右肩,快拉手臂,躲开楼成的指剑,与此同时,他顺势鼓胀了腹肌,试图抖出左臂,反打对手。

    一个进一个退!

    而楼成对他右手的紧追不舍,连环强攻,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果然,韩知非发劲力出左拳时,碍于肋部的伤势,动作不够流畅,有刹那的迟缓!

    刹那之间,楼成气血回流,与精神抱于下腹,站出了一枚人体大丹。

    韩知非久经擂台,一见楼成把握住了自身的破绽,来不及多想,仓促着停止动作,跟随“还劲抱力”。

    轰!

    凝缩到了极点,反弹也到了极点,楼成身躯膨胀了几分,气势勃发地跨前一步,摆动左臂,轰出了一记留下空气撕裂痕迹的冲拳。

    既然大家都认为我上一场体力消耗太大,一个半小时恢复不了多少,那我就顺从这个想法,以急切的抢攻来张扬气势,“自暴”虚有其表。

    那么,先定一个小目标,完成三连爆!

    韩知非慢了一拍,面对敌人气势汹汹的进攻,只来得及以丹境爆发之力粗大了双臂,交叉挡在了身前。

    砰!

    交击之处,风声四溢,韩知非守得稳如泰山,可楼成却借反弹之力,肌肉蠕动,身体回荡,再一次凝劲于丹田,以毫不停息之势,喷薄了全身力量。

    他做了一个小跳步,身体随之前倾下埋,右臂膨胀到惊人,在这种架子下仿佛长了一截,做出了一个凶猛的握拳栽打动作,似乎要直接将对手打得下半身陷入擂台里。

    狂风暴雪二连爆!

    韩知非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能被迫再做还劲抱力,往上架起了手臂。

    楼成的拳头刚打中时,他随势做了个后缩,卸掉了部分力量,然后一翻一顶,凶猛格挡。

    砰!楼成身体再次晃了晃,但重心迅速回镇,精神气血和劲力又是一抱,而韩知非借格挡的反弹,往后滑步,迅速拉开了距离。

    啪!楼成体内劲力喷薄,腰背一提,大腿紧绷,几乎没有间歇地就抽了出去,在空中都仿佛抽出了一道残影,填平了对手刚刚制造的空白,雪崩般瞬间涌到了敌人的面前。

    韩知非后退之中,再次一沉重心,还劲抱力,让身体变得空空荡荡,紧跟着,在太阳穴鼓起的同时,他飞起了一腿,踢中了楼成的脚背。

    砰!

    鞋面炸裂,化成蝴蝶片片飞落,韩知非有了张祝同的前车之鉴,终于提前摆脱了楼成越打越猛越打越快的“暴雪二十四击”,展开了身法,绕柱进攻。

    而楼成也初步达到了目的,气势上盖过了对方,压住了韩知非占据上风以节省消耗的想法。

    其实,他也顶多能在刚才做出四连爆,五连爆那是打死都完成不了了,哪怕有金丹支撑,所以心里的想法一直都是三连爆,这样一来,缓一缓的话,哪怕打出多记震拳,也还能来次两连爆。

    他目前的策略是,在韩知非认为自己抢攻失败,接近强弩之末时,以目前精力需求不大的震拳,与对方拼体力的消耗!

    这似乎与战张祝同的过程相仿,而那个时候,他在竭力避免这样的局面。

    究其原因,对手不同,当然选择不同,前者的“熔炉劲”对身体负担极小,叠加的威力又很可怕,打得越久,楼成越是吃亏,而现在,韩知非已是久战之身,“虚印拳”劲力又大概等同冰霜劲的消耗,和他比体力,很划算!

    至于“虚印拳”刚柔变化暗袭之劲,楼成是打算以震拳来对付,刚一接触,立刻“引爆”肌肉,制造震荡,驱散无形的劲力。

    这虽然会降低韩知非受到的震荡影响,但稳妥起见,只能这么做了。

    啪啪啪!砰砰砰!楼成坚决贯彻了自己的想法,不断以震拳回应韩知非的进攻,不管他是不是用的“虚印拳”劲力。

    这个过程里,他不是一味防守,因为面对实力强过自己不少的敌人时,久守必失!

    只要抓到机会,楼成立刻就会反扑,压制一波再重归稳守的局面,正常而言,韩知非不会给他太多这样的机会,但今天他左肋有伤,破绽明显,时不时就会暴露,就会被针对。

    拳来脚往,两人打得激烈异常,看得满场的观众和休息室里的严喆珂又都不知不觉吊起了一颗心,等待着胜负的分明。

    楼成身有伤势,筋肉经脉等残留着熔炉劲的影响,越打越酸痛,越打越难受,发力也越打越受到影响,换做刚开场,这样状态的他在韩知非面前根本走不出十招,好在如今的韩知非也现出了疲态,没能把握住他几次发劲软弱的机会。

    又打了一阵,韩知非虽然没明确察觉到什么,却凭借当初喋血街头养出的直觉和丰富的战斗经验,敏锐嗅到了不好的味道。

    再这样打下去,看似摇摇欲坠的对手恐怕还是会一直不倒,而那个时候,体力下降到危险警戒线的自己就真的危险了!

    不能拖下去了!韩知非眼睛一眯,做出了决断,当即卖了个破绽,露出了左肋这薄弱之处。

    楼成贯彻着打法,一个滑步靠近,左手上抬护身,右臂急摆,拳头电射,轰向了敌人的左边肋部。

    韩知非冷峻了神色,竟然没去管对手这凶猛的一击,猛地吸了口气,让身体空空荡荡,继而再还劲抱力!

    噗!

    楼成刚一打中,就感觉韩知非的骨头在收缩,肌肉在塌陷,硬生生制造出了一个虚无空洞之处,险险避过了劲力的爆发。

    不好!他正待弹身退开,却发现那虚无空洞之处借助劲力精神和气血的收缩,对实质的物体有了莫名的吸力,让自身不由自主往前倾斜。

    不好!

    类似念头再闪,楼成不再犹豫,意志勃发,身体一沉,气血当即回流,与劲力精神相抱,稳稳站住,收回了拳头。

    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没法去考虑还能做几次丹境爆发了!

    楼成刚完成还劲抱力,韩知非已经打出了右拳,他的肌肉瞬间撑起了武道服,化成了一条条刚劲有力的蛟蛇,而它们急速摩擦着空气,制造出了一声宛若龙吟的悠长之响!

    楼成眼睛一花,本能刺激气血,喷薄丹境之力,抬起双手挡住了对方的拳头。

    噗!他只觉接触的地方劲柔若水,与出拳的刚猛形成了诡异对比,抵消了自己的格挡。

    而紧跟着,柔劲转刚,强烈的力量狂暴而至。

    虚印拳技巧,刚柔并济!

    砰!

    楼成被这一拳硬生生按着退了两步,踩出了两个布满裂缝的脚印,失去了重心!

    不得已,他只能做出“两连爆”,稳住了架子,却几乎模糊了念头。

    韩知非看见胜利的曙光,没有犹豫,又一次“还劲抱力”,膨胀了身体,侧面凶狠一撞!

    砰!楼成勉强挡住了一击,但双手架子被撞开了,胸腹空当大开,而自身反应都似乎变得迟缓,困得想要当场倒下。

    韩知非身体也见空乏,已完不成三连爆,但他哪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咬紧牙关,蠕动了肌肉,跨前一步,抖出右臂,轰出了虚印拳的劲力!

    油尽灯枯在所不惜!

    胜负就在此时!

    所有人都看出了局势的变化,屏住了呼吸,或期待或祈祷。

    眼见着来不及抵达,楼成做了一件他推敲过很久但从未用于实战中的事情。

    当你困了,你会怎么短暂振奋精神?

    洗把冷水脸,清醒一下,或许是较为常见的答案。

    所以,楼成运转了冰霜异能,让寒流凝聚着涌向了脑袋,涌向了面门,浮于了表层!

    零度左右的冷意刺激,身体保护机制启动,激素分泌,他霍然就清醒了过来,思绪仿佛恢复了正常!

    这大概就是压制自身潜力的“法门”吧?

    楼成借着这短暂的精神振奋,沉腰坐胯,凝血抱劲,紧绷了肌肉,看得旁边的裁判挑了挑眉毛。

    噗!韩知非打中了楼成胸口,却仿佛打在了一段朽木之上,然后楼成的气血劲力爆发奔涌了出来,肌肉一一膨胀,掀起了狂猛的冲击,制造了恐怖的震荡。

    轰!

    韩知非身体一跳,气血翻腾,脑袋一阵眩晕,而楼成凭着已内化为本能的拳脚功夫,手臂一弹,以拳头为剑,戳向了对手的脖子。

    然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这一击被挡了下来,但他精神已极端枯竭,根本来没法思考,眼前一黑,差点就晕在擂台之上。

    裁判伸手扶住了他,也收回了挡下他拳头的手掌,暗自吐了口气,举起右手,朗声宣布:

    “最终决赛,楼成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