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五十六章 情人节每天都过(今天的两章)
    “最终决赛,楼成胜!”

    楼成隐隐约约迷迷糊糊听到了天外传来这道声音,缓了一阵才明白了它所蕴含的意思。

    我赢了?

    我最后一击打败韩知非了?

    我还擂台上?

    一个又一个念头泛起,他终于挣脱了那鬼压床般的灰白,看清楚了面前急促喘息着的韩知非,看清楚了他身下和背后的两个裂缝脚印,看清楚了四周宽阔的擂台,看清楚了旁边熟悉又陌生的裁判。

    察觉到他的目光,裁判和蔼笑道:“没事了吧?”

    “没,没事了。”楼成只觉大脑完全发木,念头混沌如粥,让肺部和咽喉都仿佛失去了节制,让呼吸变得有点困难,制造出了一声又一声的喘息。

    他眼皮不由自主垂下,似乎只需要一秒钟就能睡着。

    强忍着打了个弹指,点燃了一朵火焰,灼烧了一下手背,楼成身体微跳,感觉到疼痛刺激经过神经传导唤醒了大脑。

    擂台之外的一切这才从“遥远处”归来,进入了他的感知范围,让他听到了火山爆发般的欢呼:

    “冠军!”

    “楼成!冠军!”

    楼成怔了怔,感觉喜悦在心底一点点涌现,与疲惫交织,回荡在体内每一个角落。

    我真的是冠军了!全省第三届青年武者冠军赛的冠军!

    这个时候,他只想转过身体,奔下擂台,冲进休息室,紧抱住小仙女,带着她激动旋转。

    …………

    在韩知非两连爆撞散了楼成的架子时,严喆珂已捂住了嘴巴,免得自己发出遗憾的叹息。

    她早就做好了男友输掉这场比赛的心理准备,但不到最后关头,总抱着期待,总觉得橙子还有办法,还能创造奇迹。

    他不认输,我不放弃。

    等到楼成以“周身劲力浑然如一”挡住了韩知非的致胜攻击,并趁势反扑,于瞬息间拿下了比赛,女孩先是一愣,紧接着就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不顾自身秀气斯文的形象,难以遏制地连连挥舞拳头,口中发出了激动的呐喊:

    “赢了!赢了!赢了!”

    目光一晃,她忽又安静了下来,揪起了一颗心,因为看见亲爱的橙子眼中神采黯淡,身体摇摇晃晃,行将晕倒,被裁判及时扶住。

    他怎么了?

    没事吧?

    不会又压榨了异能,遭到了反噬吧?

    严喆珂黛眉紧颦,忧色浮现,眼中尽是急切。

    还好,她的紧张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便看到楼成缓了过来,用“打火机”异能烧了自身一下,让眼睛恢复了清明,但也透出了浓浓的疲倦。

    “笨蛋……”女孩又嗔又喜地低低骂了一句,她知道男友是脑力跟不上身体,需要靠外界刺激来短暂振奋了。

    怎么选这种笨办法!

    没事烧自己干嘛!

    短时间内的情绪变化太过激烈,严喆珂竟有了精神上的疲惫,重新坐了下来,舒了口气,不过,她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电视屏幕,没有离开某个笨蛋的身影。

    …………

    楼成的粉丝论坛里,有了长达一分钟的安静,无人发帖。

    “盖世龙王”最先回神:“赢了……@长夜将至,@幻梵,快出来看上帝!”

    之前的讨论里,哪怕是两位小姑娘,也没觉得楼成能有多大希望在当前状态下赢二号种子韩知非。

    “我家偶像竟然赢了!我家偶像竟然是冠军了!咦,我为什么要说竟然。”“幻梵”“捂脸流泪”道,“我不够坚定,我错了,我忏悔!”

    “长夜将至”闫小玲“呆呆愣愣”地回复:“老子刚才都傻了……”

    “我吓得把假发都抓下来了……”“天真”“惊大了一双眼睛”。

    “我前一秒还觉得楼成输了,下一秒却看到他反败为胜。”“牛魔王”啼笑皆非地发表了感慨。

    这与楼成邱霖之战不同,那个时候,楼成打出当头棒喝后,先是倒飞了出去,接着才反扑前奔,抓住时机拿下了对手,中间有着明显的周转,给观众们留下了疑惑的时间,而刚刚,几乎是两招内就胜负逆转,看得大家一愣一愣,让很多人都还没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还好我这次没说要果奔……”“好名字都被狗啃了”庆幸又茫然地“摊手”说道。

    闫小玲傻傻看着他们的交流,突然又发了贴:

    “我怎么感觉这是在做梦,一点都不像真的,我家楼成真的拿到冠军了?@一贯纯爱俊冈本,快!出来!开车,发种子,让我感受一下世界的真实!”

    “我擦,玲玲你越来越污了。”“一贯纯爱俊冈本”滑稽道。

    闫小玲揉了揉脸,一边瞄着论坛,一边看着直播,希望从嘉宾老爷爷那里得到肯定。

    …………

    兴省卫视的直播间内,良久的沉默后,主持人感叹道:

    “这恐怕是三届比赛里最出人意表的一个冠军了。”

    赛前,甚至开赛后几天,谁能想得到夺冠的会是楼成?

    那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楼成是谁,谁是楼成!

    于鸿吸了口气,舒缓了下心情,摇头笑道:“但这也是三届比赛里含金量最足的一个冠军。”

    一路挑翻了头号种子二号种子五号种子和六号种子,还战胜过九号种子,这含金量远胜以往的两届冠军,甚至可能在以后很多届内都没有来者!

    “于鸿老师,你对刚才的比赛怎么看?楼成明明快输了,怎么一下就翻盘了?”主持人依旧有点茫然。

    于鸿笑了笑道:“纵观整场比赛,楼成的策略很对,他体力的恢复超过了所有人预计,当然要把韩知非拖入拼消耗的境地中,而韩知非也是机警,提前察觉,冒着伤势加重的危险,进行了破釜沉舟的反扑,也几乎拿到了胜利的钥匙。”

    “但,很可惜,他还是失败了,一是他本身有伤,且时机终究晚了一阵,消耗增多,无力维持最后的爆发了,二是楼成采取了非常规的手段。”

    “非常规的手段?”主持人迷惑不解。

    “我们回放一下最后两三招内楼成的面部表情。”于鸿对导播做了示意,“你们看,这个时候的楼成,明显很疲惫,眼神都有点发直发愣了,但很快,他打了个哆嗦,眼睛一下就明亮了,整体也显得精神了,然后便完成了‘还劲抱力’的尝试……我怀疑他用了刺激身体或者透支潜能的秘法,这才能及时应对,反败为胜。”

    “真,真是这样诶!于鸿老师,您不说,我还真没看出来,相信现场和电视机前的绝大部分观众朋友也没看出来。”主持人恍然大悟。

    …………

    现场的观众确实如此,在裁判宣布结果的时候,他们还傻傻呆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

    怎么就赢了?

    虽然我认为楼成才是实至名归的冠军,但刚刚明显是韩知非快赢了啊!

    一片诡异的安静里,陶晓飞突然笑了,捶着自己的大腿笑了:

    “赢了,赢了!八万啊,我赢了八万!哈哈,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凭本事赚到大钱!”

    他以前人送外号“逢赌必输”。

    被他的笑声惊醒,裘海琳吐出口浊气,犹在茫然地感慨道:

    “真像是一场梦啊……”

    梦里面,原本被认为只是三十二强最多前十六的橙子一路挑翻强敌,打进了前八,闯入了四强,进入了决赛,拿下了冠军!

    这真的像一场梦啊!

    可梦中的自己还是那个什么也没成就的大学生。

    蒋飞扭头看着她,无声叹息道,是啊,真像是一场梦,而最不科学的是橙子竟然追到了严喆珂……

    程启力静静旁观着,百感交集,有喜悦,有激动,也有自卑和想要奋进的渴望。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长得一般的男生也能这么帅……”曹乐乐望着擂台,低声自语了一句,接着转头看向齐云菲她们,发现小丫头一个两个都涨红着脸,璀璨着眸。

    “赢了……成子冠军了?”齐芳拉了拉老伴的衣袖,做着最后的确认。

    楼志胜深吸了口气,用力点头:

    “冠军!”

    全省二十六岁以下的练武者数之不清,而成子却是他们之中最厉害的那个!

    满场的欢呼已然四起,久久没有平息,楼爸楼妈两位中年人听得眼眶微红,情绪澎湃。

    “我们是什么时候退房?”齐芳擦了擦眼角问道。

    楼志胜感受着逐渐平复的浪潮,笑了笑道:“怎么?不想回去了?还想多玩几天?郭胖子给我们订的是到明天中午,到时候可以换一家酒店。”

    哪怕成子拿了冠军,有了奖金,我们也要节俭持家。

    “不,我想回去了,现在就想回去!”齐芳的眼眸绽放着异彩,“我要找她们聊天!我要走亲戚!我要请客!”

    富贵不还乡,便如锦衣夜行!

    …………

    吴婷没像之前比赛里那样兴奋得蹦蹦跳跳,而是不断拉着老爸吴庆贵,叔叔卫仁杰他们重复唠叨:

    “我教练是全省青年赛冠军!”

    “我教练是冠军!”

    卫仁杰听得好笑,看了看孙易星和楚唯才他们,似感慨似叹息问道:“你们对楼成来指导选拔赛队伍没意见了吧?”

    “没有?怎么会有!”楚唯才笑呵呵回答。

    孙易星也摇了摇头:“没有,很荣幸。”

    老实说,最初听到要被这位小好几岁的年轻武者特训时,自己心里是有几分抗拒的,但现在,被全省青年武者的Numberone教导,那是荣幸,那是倍有面子的事情!

    …………

    楼家客厅内。

    “赢了?”楼德邦霍地站了起来,问着楼元伟。

    “赢了!”楼元伟喜悦点头。

    “冠军?”楼德邦又补了一句。

    “冠军!”楼元伟兴奋回答。

    “哈哈哈。”楼德邦豪迈大笑,“祖宗保佑!祖宗保佑!等成子回来,我们去上个坟!”

    说话间,他又拿起了电话,拨打着号码。

    “全省青年武者的冠军,多有面子的事情啊……”王丽丽望着楼志强,咬牙切齿地说道。

    楼志强嘀咕道:“激动啥,又不是我们儿……”

    他一下顿住了话语,本能望向了楼元伟。

    楼元伟苦笑着做了回应。

    认清了自己的平凡,又渴望着不平凡的人生,并且还徘徊挣扎着找不到出路,真是痛苦啊……

    …………

    “周师兄?看到比赛了吗?”叶悠婷静了几分钟,给周正泉发了消息。

    周正泉很快回复,“苦涩笑”道:“看了……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被他超过了。”

    距离五月的胜利,才过去多久?

    有的人真是让你没脾气去比较!

    …………

    “好了,你们可以下去休息一会儿,半个小时后颁奖仪式,不要忘记了,要不然就拿不到奖金了。”裁判尹华明笑呵呵地提醒了一句。

    “好的,辛苦您了。”楼成礼貌回答,忍着脑袋发空地疼痛,走到韩知非面前,伸出了右手。

    韩知非已止住了喘息,静静看了他几秒,也伸出了手,和他做了个击掌。

    喀嚓,闪光灯连爆,记录下了这一刻。

    “虽然不知道怎么输得,但确实输了,输得没有借口,恭喜你,实至名归。”韩知非诚恳说道。

    楼成没有隐瞒,微微笑道:“我最后用异能刺激了下自己,压榨了潜力,透支了精神,估计会虚弱好几天了。”

    恐怕还不止……

    “这样啊……”韩知非彻底释然,摇了摇头,转过身,走向了石阶。

    他步伐很慢,因为全身肌肉酸痛无力。

    楼成往另外一个方向下了擂台,虽然身体有着力气,但还是走得虚虚浮浮,甚至略显歪斜。

    “你好,楼成,恭喜你夺得了冠军,成为我们省最强的年轻武者。”伍薇冒了出来,拦住了这次比赛的大赢家大魔王。

    不管楼成发展得如何,光凭这个冠军,他就能载入本省武道发展的史册了!

    “谢谢。”楼成忍着难受和不耐烦,微笑回应。

    这个时候,我只想见珂小珂同学,只想和她说话,和她庆祝!

    “看得出来你很累了,我就问三个问题。”伍薇尽职尽责地笑道,“能和大家分享一下拿到冠军的心情和感想吗?”

    “很开心,很激动,但累得表现不出来,只能在心里暗爽。”楼成吸了口气,以幽默的口吻回答,“至于感想嘛,感谢每一位对手都给了我不一样的,艰难的磨砺,感谢我的父母一直支持我的任性,放纵着我走武道这条路,也感谢我的朋友们给予了我极大鼓励,而更加想感谢的,是我的教练,要不然我可能永远成为不了现在这个样子。”

    他一语双关,既谢施教练,又表白“严教练”。

    没有师父,自己或许还要走很多弯路才能成长起来,甚至可能因为胡乱修炼死掉,而没有“严教练”,就没有如今的我,因为根本不会去武道社凑热闹,也就不会去湖边夜跑,捡到金丹。

    休息室内的严喆珂听得噗嗤失笑,一下扭头看向了旁边。

    “厚脸皮!橙子这个厚脸皮!”她咬着牙,抿着唇,眼眸转着光彩,如能说话,脸颊则红晕暗生,百媚横溢。

    他竟然真的在采访里说了!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弟子……”施老头望着电视屏幕,没好气地骂了一声。

    臭小子要是诚心诚意想感谢我,只感谢我,那肯定会直接说“师父”!

    这要是在古代,他这种徒弟根本活不过三天!

    “你真是有一颗感恩的心。”伍薇礼貌笑道,“第二个问题,你最后是怎么反败为胜的?我们的嘉宾于鸿老师认为你是用了刺激身体透支潜力的秘法。”

    “不算是秘法吧,我以前学习到很累的时候,用冷水洗把脸就会精神起来,又能再战一阵。”楼成知道这事瞒不过别人后续的一帧一帧研究,干脆坦然回答,“最后一招前,我确实很累很疲惫了,又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用冰霜异能刺激了下脸部,没想到真管用,一下精神了,又有点力气了,但是,现在又来的话,恐怕就没什么效果了。”

    火焰灼烧的刺激也只是让自己恢复了勉强行动的能力,不可能再还劲抱力。

    “这样……我以前读书的时候,冬天洗过冷水脸,确实立刻就精神了。”伍薇又恍然又理解。

    而直播间里的于鸿则补充了一句:“呵呵,楼成真有几分战斗急智,不过嘛,这其实就是压榨潜能秘法的原理雏形,但秘法会超过限度,超过身体的承受能力,会有严重的后患。”

    现场,伍薇笑容灿烂地再次开口:“第三个问题,你肯定是点将录头把交椅了,对自己的外号有什么想法或者建议?”

    “不要太难听,不要太奇葩。”正常情况下,楼成肯定会开动脑筋,自己先取一个,但现在他哪有这个精神,只能苦笑着回应。

    “好了,快去休息吧,等下还要颁奖仪式。”伍薇让开了道路,看见楼成加快脚步走向了休息室,然后转过身体,往等待在另外一边的韩知非赶去。

    “知非,我就不哪壶不开提哪壶了。”伍薇采访过好几次见贤堂,与韩知非较为熟稔,“第一个问题,你对楼成拿到冠军怎么看?”

    “实至名归。”韩知非垂着目光道,“能战胜这么多位强手,最终拿到冠军,不管有没有运气的因素,有没有我们不够了解他的原因,都足以说明他的实力非常强,绝对能够匹配青年赛冠军的名头。”

    “更为重要的是,他还很年轻,他的成长速度目前依旧惊人。”伍薇感叹着补充,“第二个问题,你能聊下你目前的心情吗?”

    “失落,遗憾,痛苦,但武道路上不仅仅只有青年赛,不仅仅只有这个擂台,生活还得继续,武道之路还得继续,我会尽快调整好心情,迎接选拔赛第三阶段的比赛。”韩知非吐了口气,神情略有浮动。

    “那我们期待着你能为兴省争光。”伍薇颔首道,“第三个问题,对自己的外号有什么想法?”

    “上一届点将录里,我的绰号是恶面鬼将,希望不要比这个难听……”韩知非少见地做出了吐槽。

    …………

    拿回手机,楼成对四周看台举手鼓掌做了致意,然后快步回到休息室,推开了房间的门,看见了脸颊潮红眸光明亮的严喆珂。

    女孩嘟了嘟嘴道:“你怎么想着用冰霜异能刺激脑袋,大脑很脆弱很精密的,外罡强者都不敢太过触及,你要是把自己刺激傻了怎么办?本来就够傻了!”

    说到这里,她忍俊不住,笑了出声,眼波流转地看了楼成一眼,似羞似喜道:“欢迎回来,我的冠军橙子……”

    “不表示一下?”楼成仿佛忘记了脑袋的抽痛,嘿嘿坏笑着道。

    我这算不算在用绳命撩小仙女?

    “哼,表示什么?还不快去洗个热水澡放松一下,臭臭的橙子~!”严喆珂走到他身边,扶着他往洗浴间走去。

    楼成这才想着解释:“我刚没刺激大脑,只敢刺激皮肤表层。”

    严喆珂正待说话,忽地顿住,拍了拍额头:“你现在透支了潜力,一下洗热水澡放松不太好,容易出问题,得先自然缓过来再说,你坐着,我帮你按按太阳穴。”

    “不对不对,你胸口被韩知非打中,我得先给你涂药膏,揉伤口,免得留下隐患……”

    她懊恼地退回一步,小学生般举手道:“我先捋一捋,捋一捋该做哪些,有点乱。”

    太激动太关切了。

    她思考之中,忽然发现周围变得安静,下意识抬起了头,看见楼成就这样静静地盯着自己,眸子幽深笑容明显地盯着自己。

    眸光交接,四目相对,楼成伸出了手,抓住了严喆珂的腕部,将她拉向了自己。

    他脑袋很痛,力气都变得很轻,但女孩却仿佛没有了重量,主动凑前,半扬俏脸,迎接着灼热的吻。

    严喆珂香舌暗吐,感受着那温柔又激情地吸吮,体会到了缠绵的味道。

    过了一阵,她推开楼成,撩了撩散落的发丝,侧过头,低垂着眸光道:“快坐下,把衣服脱了!”

    “好。”楼成微笑看着她,退后一步,坐到了沙发上,解去了上衣,露出了汗水密布的胸口,以及红至泛黑的伤处。

    虽然最后自己以“还劲抱力”的震禅驱散了虚印拳的劲力,但胸前筋肉毕竟不如手脚,还是留下了硬伤。

    严喆珂下意识瞄了一眼,再现了羞涩,忙找出药膏,半蹲下去,挖了一块,用力揉开。

    痛并快乐着的楼成看到小仙女的表情,又坏笑了一句:

    “是不是想到了我上次发的半果照?怎么样,身材好吧?”

    “流氓!超级无敌厚脸皮!”严喆珂又羞又急,嗔骂了一句,但手上的力度不见一点加重。

    楼成见好就收,没有多说,闭上眼睛,开始养神,还有二十多分钟就得出去参加颁奖仪式了。

    过了一阵,严喆珂完成了药膏的涂抹,站起身,坐到沙发上,故作豪迈道:

    “来,躺姐姐腿上!我给你揉揉太阳穴,放松一点再去洗澡。”

    “会压到你的。”楼成哪里舍得。

    “我可是下半年要冲击职九的女子,还怕这一点压?快来嘛~!”严喆珂拍了拍腿部,但眸光却羞羞地望着旁边。

    “好吧。”楼成欣喜躺下,以女孩的大腿为枕,方便她按捏。

    舒服袭来,楼成只觉四周尽是熟悉又诱人的芳香,心一点点静了下来,原本紧绷的精神也开始放松。

    “珂珂,给我唱首歌吧,比较安静的那种。”楼成闭着眼睛,梦呓般开口。

    严喆珂笑意暗藏地看着他,想了想,低声哼了起来: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

    “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回忆青春”

    ……

    “当你老了,眼眉低垂,灯火昏黄不定”

    ……

    “当我老了,我真希望,这首歌是唱给你的”

    婉转于耳边的歌声里,楼成思绪轻飘,内心一片安宁与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