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五十七章 光彩落幕
    电视台的会议室里,领导半俯着身体,双手撑着桌子,咆哮着一干人等:

    “决赛都打完了,你们还没想好外号啊!”

    “还要不要做节目了!”

    巨大的声浪和飞溅的唾沫让鸡窝头的青年缩了缩脖子,弱弱地举手道:“我,我想好了!”

    “想好了还不说!”领导瞪着一双眼睛吼道。

    这才刚开会啊!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啊!鸡窝头青年疯狂腹诽,却不敢口出怨言,老老实实说道:“既然都定了四天骄,不如挑几种神话生物给他们当外号,又对应又能按照厉害程度分出高下。”

    领导沉吟了一下道:“还可以……你说说看,给楼成取什么绰号?”

    鸡窝头青年早有准备,脱口而出:

    “震天犼!”

    戴半框眼镜的女子默默看了他一眼,然后埋下了脑袋,装作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其他人的表情各有不同,以忍笑居多。

    “震天犼?”领导严肃皱眉,以语气和音调的不同表示了疑问。

    “震天既蕴含了楼成擅长震拳的意思,又有威震青年赛这片天空的味道,我觉得挺合适……的吧?”鸡窝头青年原本信心满满,但越说越是忐忑。

    领导轻轻颔首:“还可以,一个词做了双关,但为什么要用犼,而不是螭?楼成练成了冰部劲力,又掌握了对应的简化外罡招式,冰螭不是更合适?”

    “螭的话,偏柔性,和震天这个词不太搭……没那种刚劲的感觉,而且楼成半决赛拿下张祝同的时候,不是吼了一声吗?”鸡窝头青年努力地解释着。

    “那就震天犼,不能再耽搁时间了。”领导一锤定音,“楼成这么一定,其他人我也就想好了,你们听一听,看有什么意见?韩知非,‘虚空鹏’,张祝同,‘风火蛟’,柳寻真,‘无形雕’,怎么样?有没的意见?”

    鸡窝头青年与戴半框眼镜的女子等人对视了一眼,齐声道:

    “没有!”

    “真的没的?我就是刚刚随便想的,我觉得还是应该有点瑕疵的。”领导谦虚道。

    “确实没有,我认为比前面两届还好。”戴半框眼镜的女子真诚地回答。

    至少没那么难听,也不那么奇葩了!

    只是,只是,这似乎更像山大王的绰号,像路人甲乙丙丁龙套ABCD的称谓……

    嗯嗯,有进步就好!

    领导喜形于色,大手一挥:

    “那就这么定了!”

    …………

    轻柔婉转的歌声回荡许久,绕梁不息,楼成不知不觉睡着了,身心皆是放松,迷迷糊糊间似乎做了好几场梦,直到被严喆珂推醒,看见迸发出一道道光彩的吊灯。

    “还有几分钟颁奖仪式了,你快去洗个热水澡。”严喆珂说着说着,笑意浮现,“其实不洗也没关系,去臭死他们~!”

    短暂的浅眠让楼成感觉更累了,很想不管其他,闭上眼睛,翻过身体,搂住小仙女,继续睡觉,但他的脑袋已不像之前那么空乏,靠着变态的意志强行坐了起来,循着本能的疼惜,伸手揉起了女孩的大腿,帮她缓解被压了二十多分钟的难受。

    与此同时,他笑着开口:“那明天我就会有‘济公’的绰号了,真正的‘臭名’远扬。”

    “噗,臭名远扬,臭名……”严喆珂顿时被逗笑,眸光却柔柔地看着男友习惯成本能般的爱护动作,轻推了他一把,“那还不快去洗!”

    楼成没有黏糊,往后跳了一步,顺势站起,翻找出换洗的四角裤和武道服,进入了洗浴间。

    严喆珂则拿起静音模式里的手机,浏览着刚才无暇顾及的消息。

    其中,顾霜兴奋地提议道:

    “珂珂珂,你家男人缓过来没?晚上去Happy?拉上他,给他庆祝!全省青年武者的冠军啊!”

    严喆珂抿嘴浅笑,双手飞快按动着屏幕键盘:

    “缓倒是缓过来了,但他得早睡早起,哪有时间去做夜猫子?明天还得继续晨练呢!我也是!”

    打完这句话,她没有发出去,而是留在了那里,作为了草稿。

    等到楼成快速洗了个战斗澡出来,她才一边看着男友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勾勒出酒窝问道:“顾霜提议等下聚会,庆祝你拿到青年赛冠军,要去吗?”

    “你想让我去吗?”楼成含笑反问。

    严喆珂眉眼弯弯道:“我都行,你自己拿主意。”

    “那还是算了吧,本身就特别累了,得准时睡觉,不能耽搁了明天的晨练。”楼成忍住了聚会Happy的诱惑,语气柔和,但意志坚定。

    冠军是短暂的,而修行是长久的。

    严喆珂的嘴角顿时上翘,眸光欣喜地望了楼成一眼,然后埋下了脑袋,直接按了发送键,以之前的草稿回复了顾霜。

    我就知道橙子会这么回答!

    这不是心有灵犀,而是交往里一点一滴累积出来的默契和了解!

    当然,哪怕我知道他会给出这样的答复,也不会直接代替他做决定,该有的询问是必须的,这是基本的尊重,我顶多提前帮他打好回复,节省时间~

    “怎么了?”楼成诧异于女孩的反应,又补了一句,“其实我觉得你应该也不想去,你现在最迫切的愿望就是成为职九,哪舍得浪费一天的晨练时间?”

    严喆珂眸光一转,半扬起脑袋,正待说话,却听见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楼成先生,颁奖仪式即将开始,你可以准备入场了。”方思淇提醒道。

    “好的。”楼成朗声回答。

    说完,他望向女孩,抓紧时间问道:“珂珂,要不晚上睡我那里吧?明天一起晨练?我,我不是想做什么坏事,就是脑袋还抽痛着,想小仙女给我按一按。”

    严喆珂突然就想到了污彤曾经讲过的关于男人“发誓什么都不做”的笑话,心头一羞,嗔着横了楼成一眼,笑吟吟道:“可惜啊,我爸我妈来高汾了,就在外面看比赛呢,我今晚得过去请安~”

    又不是一起旅行,哪有老想我过去睡的!

    “好吧。”楼成苦笑着吐了口气,深刻体会到了太后总能在关键时刻出现的本事。

    看到他的反应,严喆珂抿嘴一笑,哼哼道:

    “不过嘛,姐姐明天可以找你约会~!”

    “好的!”楼成振奋了精神,转身拉开房门,走出了休息室。

    严喆珂目送他的背影消失,才拿起手机,看见了顾霜在惊叹:

    “今晚打了两场比赛,又是拿了冠军的高兴时刻,他竟然都不放松一下?还想着明天早起晨练?简直,简直没法做朋友了!”

    真是个变态啊!

    严喆珂笑了笑,放回手机,等到外面的焦点集中于擂台上,才悄然离开了专属休息室,绕了一圈,沿着过道,回了原来的位置。

    …………

    楼成刚一走出,便听见了一浪高过一浪的小喇叭呜呜声和咚咚咚的充气锤敲打声,气氛热烈得不行。

    他缓步往前,向着四方挥手,换来气氛地又一步高涨,让它变成了煮沸的一锅粥。

    这样的环境里,他登上了擂台,看见了左肋厚起一块,明显绑上了绷带的韩知非,看见了已恢复神采的张祝同,看见了少年白醒目的柳寻真,也看见了之前比赛的裁判,他已换了一身精干抖擞的白色武道服。

    “接下来,由兴省武道家协会理事长尹华明先生,省政府……为本届青年赛的前四名颁奖!”广播里传来了压过山呼海啸的声音。

    随着这句话,礼仪小姐端着四个水晶奖杯上了场,托盘最中央是象征冠军的拳头标志。

    如果这是民间的赛事,多半还会有放大版的支票模型,但这样一来,高手的逼格就将直线下降,被武道家协会的上层给否了。

    “首先,由省政府……给张祝同选手,柳寻真选手颁奖。”广播话音刚落,场内的众多大屏幕就分成两组,播放起张祝同和柳寻真的晋级历程,从第四轮第五轮比赛到双败赛,再到三十二强战,十六强战,八强战,最终定格在了四强战开始的画面。

    画面刚一定格,西装革履的嘉宾就拿起了奖杯,分别颁给了张祝同和柳寻真。

    接下来,经过同样的流程,韩知非接受了亚军的头衔。

    “最后,有请兴省武道家协会理事长尹华明先生给本届青年赛的冠军楼成选手颁奖!”广播里那位再次声嘶力竭。

    楼成看见慈眉善目的尹华明走到了面前,也看见了大屏幕开始回放自己的夺冠征程。

    初战,打败熊遇,第五轮和双败赛前两场轻松获胜;

    双败赛最后一场,遭遇九号种子柳寻真,以六连爆宣告了自身的存在;

    三十二强战,以小伤破幻觉,战胜了其实相当难缠的邢晶晶;

    十六强战,当头棒喝击退邱霖;

    八强战,险象环生,却最终以力压服了孟杰锋;

    半决赛,苦战拿下头号种子张祝同;

    画面一幅幅翻滚,将楼成历经的一场场精彩战斗浓缩于了一分钟内。

    尹华明拿起了奖杯,双手递给了楼成,微微笑道:

    “你应得的!”

    楼成脑海内还闪烁着刚才的画面,下意识伸手接过了奖杯。

    此时,大屏幕的场景也定格于了他惊险发劲,反击挫败韩知非的一幕!

    满场的观众顿时齐声发出了今晚最热烈最疯狂的一道欢呼:

    “冠军!”

    楼成举起了奖杯,只觉眼前灯光闪耀而灿烂,四周人海如潮,呼喊似浪。

    …………

    晚上十点出头,他回到了酒店,下意识来到了窗边,又一次俯视起那带给自己美好回忆的高汾市武道场馆。

    场馆的灯光还未熄灭,在四周的黑暗衬托里,光辉得梦幻。

    这时,楼成的手机发出了响动,他拿起一看,神情一下变得喜悦难掩。

    严喆珂“窃笑”道: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太后体重恢复,不再拉我一起晨练了~!”

    …………

    夜色深重,明祺国际大酒店的房间内。

    楼志胜心怀激荡,久久难以入睡,就在此时,他感觉到旁边的老婆齐芳翻了个身,听见她嘟囔着说起了梦话:

    “成子拿冠军了,拿冠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