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六十一章 师侄
    将四瓶宁水大曲的原度酒办理了托运,楼成背着行囊,拿着登机牌,按照标志的指示,来到了安检区域。

    由于是严喆珂帮忙订的机票,她习惯成自然地选择了头等舱,让楼成无需排那长长的队伍,短暂的等待后就经VIP通道完成了安检,找到了对应航空公司的贵宾候机室,吃了一顿免费的自助。

    接近登机时间,楼成没听到延误的消息,暗赞了一声自己初次坐飞机的人品,给珂小珂同学炫耀了一番,然后离开贵宾室,没用排队便登上了飞机。

    这是中型客机,头等舱商务舱的座位与经济舱没本质上的区别,也就宽敞一点,前两者一排四位,左右各二,后者一排六个。

    楼成根据登机牌的信息,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将背包塞入了行李架,坐到了窗边,望着外面如火的骄阳。

    老实说,昨晚把爷透露的消息让没怎么见过世面的自己始终有点紧张,忍不住想东想西,虽然这只是插曲,只是一朵不起眼的浪花,不大可能会变成真实,但要是遇到个疯子呢?

    精读众多小说的自己非常明白,杀人这种事情与武功高低没直接关系,安排得当,计划得好,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都能干掉成年大汉,丹境和外罡强者有家有业,属于社会中上层,确实犯不着为钱铤而走险,可其他人群呢?

    狙击我不怕,下毒就防不胜防了,口感不对要立刻吐出,不能舍不得?另外还有炸弹,车祸,事故……楼成思绪翩飞地想着,不知不觉就等来了旁边座位的旅客,等来了飞机的滑行,等到了流量管制的结束,等到了冲向蓝天的攀爬。

    根据地摊文学,某国情报组织最擅长以飞机失事来杀人灭口,这样最不容易留下手尾……心中一紧,胡思乱想中的楼成赶紧掐灭了这个念头,深呼吸了一口,观想出凝水成冰的画面,开始回忆严教练的指导:

    事情不会太夸张,好歹是同一个宗门的,上面还有长辈压着,还有国家看着,不到你死我活的状况,都有斗争的限度;

    三千万买人头这事很蹊跷,根据我的推理,应该是有人故意打草惊蛇,或者搅浑局面,不会有后续的;

    你不用考虑太多,按照正常来做,按照道理来做,其他就交给你师父来处理,相信长辈的经验和能力。

    严教练果然是位擅长分析的理性姑娘……楼成感受着飞机因气流而产生的颠簸,再次望向了窗外,顿时被高空的美景给震撼了一下。

    飞机的下方是无边无际的云海,“白雪”堆积出山峰,堆积出波浪,堆积出千奇百怪的形状,而远处烈日正盛,光芒灿烂,将一切都染上了金色。

    天宫仙境,不外如是!

    两个半小时后,航班准时降落于吴越省上高机场,楼成放下了最后一点担心。

    身在高空,如果出什么好歹,自己能做得有限,当真万般不由人,而一旦脚踏实地,不敢说我命由我不由天,可也能做到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难怪有些武道强者不爱坐飞机,再远也愿意乘火车,搭轮船,“武圣”钱东楼的师父,当今上清宗掌教五光道人,就是名声在外的一个。

    着陆没多久,楼成便打开手机,给严喆珂发了平安抵达的消息,然后下了飞机,提了托运的四瓶酒,背着行囊,来到了接机大厅。

    目光一扫,他忽然看见了写有“兴省楼成”的牌子,凝目望去,发现是位妙龄女郎举着。

    这姑娘身高一米七左右,戴着遮了半边脸的大墨镜,鼻梁挺俏,嘴唇丰润,她头发笔直垂下,乌黑亮泽,身穿浅色T恤,白色及膝短裙,两条腿光着,踩着一双凉拖,引来周围不少男性窥视的视线。

    可别看那双腿白嫩挺直,从姑娘旺盛到一定程度的气血,楼成可以判断,这腿踢爆一两个脑袋不成问题。

    宗门的迎客?念头转动间,他走了过去,而那姑娘也从他刚才的打量察觉了他的存在,先是一愣,继而兴高采烈地挥起了右手,嗓音娇嫩地喊道:

    “小师叔!楼成小师叔!”

    “你是?”楼成来到她的旁边,谨慎地问道。

    这姑娘没取墨镜,嘴唇勾勒着笑道:“你的师侄啊,萌萌的可爱的漂亮的师侄,我刚好在门内,听说小师叔要来,就自告奋勇来接你,我们边去停车场边说吧,我叫莫婧婷,你喊我婧婧婷婷婧婷都可以。”

    莫婧婷?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楼成是见过小仙女撒娇的人,哪会被一两句吴侬软语就弄得晕了头,他拿起手机,微笑道:“我给我师父说一声。”

    “好。”莫婧婷收起牌子,优雅站立,依旧没取脸上的大墨镜。

    “喂,师父,我到了,有个叫莫婧婷的师侄在机场接我。”楼成请示道。

    施老头轻笑了一声:“这小丫头可不是省油的灯,你让她顺道过来接我吧,算了,你把电话给她,老头子我自己给她说。”

    “行。”楼成把手机递给了莫婧婷。

    “嗯嗯……好好……师叔祖您放心,我们马上过来……”莫婧婷嗯啊了一阵,挂断了电话,将手机还给了楼成。

    见师父已经确认,楼成这才跟着她前往停车场,一路之上,这姑娘表现得相当开朗外向,不断问东问西,似乎要把小师叔的老底都给扒出来。

    楼成谨慎地应和着,不太热情。

    上了一辆Q7,莫婧婷终于取下了那大大的墨镜,露出了张宜喜宜嗔的脸庞。

    她眉毛黑粗却不显丑,反倒有着几分娇憨的味道,眼眸似乎天生有点失焦,看谁都是迷迷蒙蒙,脉脉含情。

    楼成提防地瞄了一眼,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对莫婧婷这个名字感觉耳熟!

    昨晚还听过她的歌!

    她是最近几年比较火的一个明星,演员出身,发过两张专辑,大概二十一二岁的样子,是男生寝室卧谈会时YY较多的一位女性,是老邱和隔壁禽兽的梦中情人。

    她竟然是我的师侄?

    妈蛋,她明明比我大几岁,怎么好意思在我面前卖萌?

    察觉到楼成的诧异,莫婧婷熟稔地系上安全带,笑吟吟道:“小师叔认出我了?我不想最青春美貌的年华在擂台打来打去,加上门里有些路子,就去当了武戏演员,前天开过演唱会,有几天的假,就回来玩一玩,结果遇到小师叔你要正式拜师,我一好奇,就主动请缨了,小师叔,帮我调下后视镜,往上一点,外一点,过了过了,哎呀,我自己来吧。”

    她解开安全带,身上斜过楼成,伸手调整着副驾的后视镜,身上淡而悠远的香水味钻入了楼成的鼻端。

    而以这个角度,楼成只要低头,便能看见美丽而动人的风景。

    楼成往后靠了靠,仰着头,目不斜视,心里还在消化师侄竟然是明星的事情。

    不过明星也没有我家珂小珂同学好看……他眉眼温柔,笑意潜藏。

    等到莫婧婷调整好后视镜,重新系上安全带,发动了汽车,楼成主动开口:

    “师,师侄,我们宗门究竟叫什么啊?”

    “师叔祖没给你讲过?”莫婧婷诧异反问。

    “没有……”楼成如实回答。

    莫婧婷忍俊不住,轻笑了两声:“小师叔,怎么感觉你是被拐进宗门的?师叔祖也太不负责了吧!什么都不讲!”

    “我们门派叫冰神宗,对外尊千多年前创出‘冰魄神功’的‘冰后’为开派祖师,而实际上,几百年前,吴越人杨成辉得到‘冰魄神功’的残篇,才真正有了我们宗门,百多年前,为了完整这门冰部绝学,我们联合海西门,寒螭派,定海宗,建立了吴越会,一跃成为当时的顶尖势力,传承只缺了一式的冰部绝学,以及‘死部’残篇。”

    说到这里,莫婧婷侧头看了楼成一眼,微微咬唇道:

    “小师叔,如果你这几天听到了什么不好的传闻,不要深信,海西门、寒螭派和定海宗都不希望我们冰神宗安稳,能闹出点内讧那就最好不过。”

    难道三千万买人头是这几个宗门弄出来的事情?以挑动冰神宗内讧?楼成若有所思想着,沉吟了下开口:“吴越会内部也不和睦啊?”

    说话的同时,他飞快给严喆珂发了消息,以目瞪狗呆的表情坦然分享道:

    “来接我的竟然是莫婧婷!唱‘等风的人’那个!她竟然是我的师侄!”

    “她呀……(⊙o⊙)!橙子你是冰神宗的弟子啊……”严喆珂迅速回复道。

    而莫婧婷目视前方,叹了口气道:“我们冰神宗两代出了四位外罡,在吴越会是主导位置,但四位外罡里三位上了年纪,都是师叔祖他们那一辈,这一代里,只有月见师姐撑门面,前有海西门的黄克压着,后有定海宗的‘小丑’追赶,他们不想破坏联盟,但希望能改变目前的格局。”

    海西门的黄克……楼成低语着这个名字,常看顶级职业赛的他当然知道这位强者。

    四十五岁的头衔强者!

    一代“枪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