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六十四章 他们也配?
    冰神宗掌门何易听得哑然失笑:“他要是都不成器,那其他弟子算什么?”

    趁两位长辈对话的空当,楼成跨前一步,恭恭敬敬道:“掌门师伯好。”

    “好,好。”何易眼角的皱纹一层层展开,“我看过你最近的两场比赛,一年何止到八品,七品都是有的了,在我们冰神宗的历史上,这已经算凤毛麟角了。”

    咦,掌门师伯似乎比师父有文化……楼成腹诽了一句,微微笑道:“弟子一年还到不了七品,不打算参加十月的定品赛,准备明年四月去。”

    自己之所以能打败张祝同和韩知非,主要是因为体力方面先前没露过底,让对手出现了错判,再加上一点运气一点急智,这才勉强拿到了青年赛的冠军,而通过这两场比赛,自己大概的状况,别人基本能研判出来了。

    这种情况下,十月份就参加七品定品赛的话,自己的把握不到五成,还是等巩固了基础,突破了人体的极限,来年四月底五月初以十拿九稳的姿态报名。

    当然,前提是再次压榨金丹提升异能没有太大的变化。

    何易闻言轻轻颔首,赞赏道:“很好嘛,不急不躁,不像你师父年轻时候,毛躁得不像话。”

    “我那叫朝气蓬勃!”满头白发的施建国施老头反驳道。

    何易摇头一笑:“三岁看老,反过来也一样成立,好啦,你领楼师侄去松涛阁暂住,明天上午九点十五分正式拜师。”

    说到这里,他望向楼成:“明天就是走个过场,你现在就算本门的正式弟子了,这里也算是你的家,不用太拘束,晚上没事可以到处逛逛,和同门交流交流,呵呵,不要太怕生,大家都很友好的。”

    他刻意强调了一句友好,像是在盖棺定论。

    “不过嘛,听轩阁那边别靠近,免得打扰到客人,海西门、定海宗和寒螭派来观礼的客人。”何易补了一句。

    “还有观礼的客人?”楼成愕然脱口。

    这会不会显得太郑重了?

    “我们几派同气连枝才有今天的局面,他们好心好意来观礼,我们也不能阻止对吧?”何易意味深长地回答。

    “嘿,我们几个老家伙在,来观礼就观礼呗,能有什么事?”施老头没好气道,“我领这臭小子去松涛阁了。”

    何易点了点头:“去吧,如果太累,明天再见同门也没关系。”

    目送两人出去,远离了冰后阁,此地楼梯处才下来一位身材健壮的男子,他头发乌黑,皮肤无皱,看起来还不到四十,但眼眸沧桑,多有岁月酿出的沉重。

    “师父,这次拜师仪式弄得太郑重了吧?”这男子皱眉问道。

    何易轻笑一声:“郑重?如果只是一个七八品的弟子正式拜师,确实不用这么郑重,但这是一年就到八品,甚至七品的弟子,而且还不到二十。”

    “他和你施师叔的对话,你也听到了,你小师弟也是个不爱管事的性子,显龙,不要想东想西,暗里弄些鬼祟,坏了宗内的氛围,惹海西门定海宗他们嘲笑。”

    这位正是负责冰神宗日常事务的大弟子杨显龙,五十岁的四品丹境。

    他眉头未曾舒展,不太放心地道:“口说无凭啊……”

    “难道还要签个文件?既然他们‘当着我的面’这么说了,在为师我还能动之前,肯定是不会反悔的。”何易摇了摇头,“你告诉雷放,他要是能成外罡,是他的,谁也抢不走,如果不行,看着别人抢先,不是他的,他也拿不到,我们武道立宗,一切事情归根究底还是在实力上,靠关系靠外面的助力,挤得走一个两个,排挤不了其他所有。”

    “是,师父。”杨显龙低头回答,转身出了冰后阁。

    何易立在冷清的房间内,良久后才叹了口气。

    …………

    松涛阁风景极好,推开二楼的窗户便能看到一片林海随风摆涛。

    “今晚别出去闲逛了,好好休息,明天正式拜完师,认一认同门,就去为师那里,刚好,‘祝融劲’的修炼观想图我已经拿到了。”施老头提着四瓶原度酒,叮嘱了一句,然后一溜烟不见了踪影,美滋滋享受去了。

    “祝融劲?”楼成心中一喜,充满了期待。

    一路奔波,他精神也有点累了,躺床上和小仙女聊着天,与同学朋友闲扯着蛋,同时刷着论坛和微博,过得优哉游哉,半点没有出去结交同门的意思。

    偷得浮生半日闲!

    吃过佣人送来的晚饭,他将行囊中的电脑翻出,打算在和严喆珂视频聊天前玩会游戏。

    ——珂珂在别人家做客。

    “谁要来一把?没有的话,我等下再来问!”楼成在大学寝室群和高中好友群各自发了条消息。

    蔡小明同学“呵呵”笑道:“我们缺人手的时候,你丫不是在陪严喆珂,就是在打擂台赛,现在没事做了,想找我们一起玩游戏了?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最少请顿海鲜吧,橙子大哥,橙子大爷,六十万奖金啊!”

    “看到这钱没有?我给我家珂珂买礼物多好,为什么要请你们吃海鲜大餐!”楼成发了张扔钱的图。

    每天和情圣同学斗斗嘴也是蛮有趣的。

    “呕!你丫越来越恶心了,还你家珂珂。”蔡宗明做“呕吐状”,“而且你丫现在手指越来越灵活了,反应也越来越快了,和你玩没意思……”

    老是被虐当然没意思……

    “我已经很控制了,都不敢发挥十成的水平,要不然屏幕直接被按坏了。”楼成“叉腰大笑”,“对了,情圣,你暑假锤炼得怎么样了?”

    “哈哈,打遍我们小破市无敌手,好了,不吹牛逼,我觉得称霸我们小区还是不成问题的,我感觉我进步很大,得有业余二三品了吧?”蔡宗明不太肯定地回答。

    就在两人瞎聊的时候,蔡宗明寝室的松城本地富二代,“禽兽”秦默冒了出来:“正好正好,你们都在,帮我投个票,一个手机号能投十张。”

    “什么票?”楼成随手问了一句。

    “一个评选,给我家婧婷投票!”秦默发了个链接,是某个音乐节目的投票,投给莫婧婷。

    “我艹,我怎么就看不出来你这种禽兽还会追星?”每次说到这事,蔡宗明同学都会毫不客气地损一句,以彰显嘴王本色。

    秦默“仰天萧瑟”道:“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片白月光,我刚好被她击中了而已。”

    “滚,婧婷是我的!”老邱也冒了出来,上演了保留节目。

    “泽学家”赵强无奈地叹了口气:“又到一年N度的发骚季节,我们只能帮点微不足道的小忙。”

    看着大家吵吵闹闹,楼成忍不住抽动了下嘴角。

    曾经,我也挺喜欢莫婧婷演的电视和唱的歌,现在嘛,这货简直和宣传的形象没一点搭边的,见面不如闻名!

    没等他插嘴,蒋飞做了回应,几人结队玩起了游戏。

    到严喆珂回了家中,开了电脑,楼成当即伪装掉线,坑了队友一把。

    视频聊天正开心的时候,他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来自“莫师侄”:

    “小师叔,夜晚的宗门景色是不是很漂亮?O(∩_∩)O~”

    不漂亮!滚!楼成腹诽了一句,将手机放到旁边,继续视频聊天,打算有空再做回复,然后,他就这么忘记了。

    …………

    听轩阁二楼,一位个子匀称,留着披肩直发的女子正欣赏着夜晚的松海。

    “师姐,你说师父让我们来观礼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别人家长辈都在,我们又打不过,什么也做不了啊?”一位娃娃脸的年轻人从房内出来。

    披肩直发的女子笑了一声:“师父的目的很简单啊,我们来了,我们站在那里,就有对比了,二十五岁的高品,二十二岁的六品,这就是对比。”

    “但那个楼成一年到七品挺虎的啊。”娃娃脸年轻人无奈摊手,刷起了微博。

    忽然,他眼睛一亮,看见了一条热门消息:

    “兴省青年武者点将录,四天骄篇!”

    而下面回复里被点赞最多的是:

    “他们也配叫天骄?在我心里,这一代只有彭乐云任莉这种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