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六十六章 天地白茫
    立在殿外,楼成目光扫过,将一张张面孔和严喆珂找到的照片对应了起来。

    长老队伍最前端,不怒自威的矮壮中年是外罡三老里的沈贵田,他似乎比掌门师伯和自家师父都保养得要好,一点也不显老态;

    那个头发乌黑不见皱纹的健壮男子应当就是自己这一辈的大师兄杨显龙,冰神宗内的实权人物,在何易师伯精力逐渐不济的情况下,几乎算是代掌门派了;

    长老之外唯一有座位的女子百分之百是自家的嫡亲师姐施月见,她浓眉大眼,长相中上,气质温柔,虽然年龄已三十过半,但外表也就二十四五,感应到自己的打量,她眸光柔和地回望了过来,微笑点了点头;

    下一代弟子行列里,位于右侧最前方的是杨显龙二弟子朱泰,二十九岁的五品强者,换做武馆圈子,换做兴省这种武道不太兴旺的地方,他肯定会风光无限,被众星捧月,可是,现在的他戴着全框黑边眼镜,显得异常沉默,而仅仅自己简单一瞄,都能发现他的眼镜是完全没有度数的那种,看来那更多是用于遮掩心灵的窗户;

    他对面下挪几位是脸庞棱角分明的雷放,这位备受期待的弟子长得普普通通,但分外精神,浑身洋溢着自信与朝气,走在路上,肯定比不少帅哥还吸引人注意,此时,他也正打量自己,眼神相当复杂;

    雷放的旁边,莫婧婷顾盼生姿,巧笑倩兮,时不时就凑到师弟耳畔,小声低语着什么,音量把握得恰到好处,丝毫没有影响到大殿的氛围。

    这么环顾一圈,楼成心中初步有了底,宗门丹境及以上的强者,能赶回来的都差不多赶回来了,算是很给面子,至于丹境以下的弟子,数量众多,容纳不下,只有那么十来位作为代表参加。

    而观礼宾客里,他看见了严教练特别强调过的两个人:

    “枪王”黄克的两大得意弟子,二十五岁的五品丹境郑瑜,二十二岁的六品丹境钱启越,他们俊男美女,赏心悦目,正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自己;

    定海宗和寒螭派来的都是三十上下的丹境,客气而疏离;

    至于另外的宾客,楼成两眼一抹黑,半个也不认识,只猜测是宗门交好势力的代表。

    他用眼角余光审视殿内众人时,掌门何易离开了自身的位置,走到香案前,恭敬拜了列位祖师,然后直起腰背,朗声喊道:

    “请冰髓珠!”

    冰髓珠?昨晚由小仙女特别恶补过相关知识的楼成精神一振,屏住了呼吸。

    这枚珠子据说是创派祖师杨成辉坐化所成,充满了神异,是门派的镇宗之物。

    念头转动间,他看见了一抹幽蓝的光彩冉冉亮起,将香案照得清冷梦幻。

    何易从雕像下方的暗格里取出了一枚半个拳头大小的剔透圆珠,它仿佛由一道道幽蓝纯净的光芒凝缩而成,于内部幻生出一幕幕冰天雪地的场景。

    郑瑜和钱启越等人眸光浮动,看得一眨也不眨,正常时候,冰髓珠可不在这里,没那么容易见到。

    而楼成却瞧得一愣一愣,因为这冰髓珠与自己体内的金丹有几分相像之处,但又没有那种虚实相生,似物质似精神的感觉。

    它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何易将冰髓珠放于香案正中,转过身体,宣布了仪式开始。

    楼成收敛心思,跟着吩咐,昂首踏入了大殿,一步步行至香案前一米。

    “拜历位祖师!”杨显龙唱喝道。

    楼成恭恭敬敬照做,先是三叩九拜,再上了三炷香。

    这个过程里,他颇有点提心吊胆,按照某些小说的发展,自己体内的金丹说不定会勾动冰髓珠,制造出异象,震惊众人,啪啪打脸。

    还好,这样的事情没有出现!

    这要是出现了,则表明金丹未经自己驱动便能主动与外界联系,那隐患就大了!

    “拜授业恩师!”杨显龙继续“唱”道。

    楼成想着自家师父辛辛苦苦弄来祝融劲的观想图,一点也不求回报,心中没有抗拒,再次三叩九拜。

    “礼成!弟子楼成敬茶!”杨显龙喊完之后,退了一步,重归行列。

    楼成从旁边的师侄手中拿起清茶,双手端着,往上献给了施老头。

    而当这碗茶进入冰髓珠幽蓝光芒笼罩的范围后,温度急速流逝,水面上浮起了一层薄冰。

    施老头接过茶,抿了一口,呵呵笑道:

    “还不快去见过掌门师伯。”

    “弟子楼成见过掌门师伯。”楼成转向了何易。

    何易拿出一张闪烁着冰晶色彩的卡片,微微笑道:

    “你现在就是本门第二十七代弟子了,按照规矩,不在门内挂职,没有补贴,但凭这张卡,你在本门和吴越会药堂产业内,可以免费领取修炼相关的丹药和材料,一月一份。”

    果然,武道宗门与时俱进啊,电视剧里还是令牌等事物,现实里已经发展到会员卡了?楼成吐槽之魂发作,忍着笑意,接了过来,谢了掌门。

    这就算完成拜师的流程了,何易开始给他介绍起同门,观礼的郑瑜和钱启越目光皆望向了雷放,似乎在期待着好戏的上演。

    不过,让他们奇怪的是,向来刚愎自用傲气凌人的雷放竟然一直安安分分,连口头上的暗箭都没有,反倒莫婧婷笑语不断,显得与楼成很熟。

    就在他们疑惑着幕后发生了什么时,施老头咳嗽两声道:

    “臭小子,我们走。”

    我们走?楼成呃了一声,诧异看向自家师父。

    这才见完同门啊!不是该有个拜师宴吗?

    “已经拜过祖师,见过同门,不走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施老头没再多言,背负双手,昂然走向了殿外。

    此时,外面阳光一暗,铅云朵朵汇聚,天地之间吹来了一股寒风,将夏日的所有特征尽数遮掩。

    “这……”郑瑜和钱启越目光一凝,扭头望向了施建国,只觉他气势未发,却与周围自然有了某种程度的勾连。

    风吹越急,灌入大殿,一下让楼成打了个寒颤,谨遵师父的命令,按照严教练的叮嘱,转身走向了殿外,追赶上了慢步往前的施老头。

    今天都跟着师父,他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

    施月见则皱了皱眉头,无奈叹了口气,脚步一迈,已是跟上。

    哗啦啦!

    风声呼啸,一朵朵白色凝聚,飘扬了下来,郑瑜茫然伸出手去,接了一朵,感受到了微微的凉意,看见了真正的雪花。

    大雪越下越狂,白了树木,老了大地,堆积满了各处房屋的顶部,将整个冰神宗都笼罩于内。

    八月初,盛夏正浓,哪怕半山腰凉爽,也只是相对而言,可是,现在,此刻,这里,天寒地冻,狂风暴雪!

    钱启越看得痴痴呆呆,如在梦中,可自己脸上的寒意,手中的冰雪,却是那样的真实!

    他愕然看向了旁边的师姐,看到了郑瑜眼中与自己相同的震动:

    自家师父也做不到这种程度!

    莫婧婷雷放等人眼神凝固,不自自主打着寒颤,油然想到了宗内的一个传闻:师叔祖当年是数得着的强者,曾经有望禁忌领域,可惜.......

    这就是他全力而为的恐怖吗?

    楼成莫名四望,同样震撼,踩着吱吱呀呀响的雪层,于茫茫一片中跟着师父与师姐出了宗门。

    天地皆是雪白,好不干净!

    何易立在那里,怔怔看着这一幕,忽然明白了师弟想说的话:

    不是没能力争,只是不想争,不屑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