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六十七章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生在南方,长在南方,求学也在南方,楼成前面十九年里,连下雪都没遇过几次,直到为小武圣擂台赛去了炎陵,才真正见识了什么叫冰天雪地,满空鹅毛。

    可是,当时的记忆与现在的场景相比,就像小巫见大巫,相形难免见绌,短短一分多钟的时间里,自己的脚下就积起了至少五厘米厚的雪层,一旦踩上,脚印浮现,吱呀作响,而周围白茫茫一片,除了雪,除了风,几乎看不到几米开外的地方。

    他下意识想说点什么,可刚一张嘴,寒风灌入,雪花满口,将话语又硬生生堵了回去。

    练武练到这种程度,当真是活神仙了!

    难怪师父说古代不少神话传说就是从强横武者的事迹发祥出去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有这样的实力?

    念头纷呈间,他紧跟着自家师父和师姐,在雪白干净的世界里走出了宗门,来到了附近的停车场,看到了染上厚厚“霜华”的一辆辆轿车。

    施月见右手抬起,往前一挥,让狂风加剧,呼啸着吹干净了她的座驾,一辆外形靓丽的四座轿跑,楼成不认识的牌子。

    拉开后面车门,她目视着自家老爹坐了进去,然后没好气道:

    “想咳就咳出来吧……”

    施老头笑了笑,想说点什么,但口中窜出的却是一连串的剧烈咳嗽,声嘶力竭,死去活来,听得旁边的楼成头皮发麻,充满了担忧。

    与此同时,他感觉那种狂风暴雪永不停息的意境中断了,洋洋洒洒的鹅毛开始变慢变少。

    “师,师姐,师父没事吧?”他脱口而出。

    施月见吸了口气,幽幽叹道:“还死不了……”

    说到这里,她露出柔和又无奈的笑容:“你师父最好一张面子,身体都这幅样子了,还弄这么大的场面出来!想维护你有的是办法啊……”

    “咳咳,我好得很!咳咳,我,咳,不像你师弟,咳咳,那么傻,咳,我悄悄,咳咳,借了,借了点,咳,冰髓珠的力量。”施老头嘴硬地辩解道。

    他似乎已经缓过来了,让楼成松了口气。

    “师父,您恢复了就好,先歇一歇,我马上过来!”放下了担忧的他绕到车辆另外一边,拿出手机,点开了QQ的拍照功能,长按摄像,将暴雪疯狂天地白茫的场景记录了下来,一段一段地发给了严喆珂。

    施月见看得抽了下嘴角,低声道:

    “我也是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了……”

    换了我当年,受到这么大的震撼,哪还有心思和想法去拍照录影?

    “咳,我也不懂……”施老头侧过脑袋,透过车窗,嘴巴半张地看着满身雪花的傻徒弟专心致志地进行着记录。

    没了他的维持,雪花越来越疏,越来越小,暴风也迅速温柔,几十秒后,铅云散去,炎阳重现,照着一片雪白清冷的冰神宗。

    楼成停止了摄录,拍了拍脑袋和衣服,将雪花掸下,然后回到施月见的车旁,不太好意思地笑道:“师姐,我刚才一下冲动,让你久等了。”

    “不用这么客气,你是我爸收的第一个徒弟,我的第一个嫡亲师弟,我怎么样都会护着你的,太生疏可不好哦,当我是你亲姐姐就行了。”施月见笑容轻柔地回答,指了指车门道,“先上去,我们路上再说。”

    “好的。”楼成被她的态度感染,语气变得轻快。

    他坐到了自家师父旁边,关上了车门。

    施月见点火启动,将轿跑驶向了盘山公路。

    而从铅云汇聚,到雪散天晴,前后没超过四分钟,此时,一辆黑色轿车内,某位沉迷于玩手机的男子抬起脑袋,左右摇晃脖子,放松起颈椎。

    忽然,他视线一滞,凝固在了外面雪白的大地和树木上。

    “这是?”这位男子下意识解开安全带,拉开车门,走了出去,发现自己的爱车也覆盖了一层较厚的雪花,几个不知哪来的小孩正兴高采烈在车头堆着奇形怪状的雪娃娃。

    这位男子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老婆,今天几号啊?几月份?”

    我TM怎么过糊涂了!

    …………

    “冰神殿”内,观礼宾客面面相觑,久久不能成言。

    郑瑜抓紧最后的时间拍了照,录了像,并将它们发到了自家师父的邮箱,接着,她走出大殿,找了僻静的地方,在钱启越的望风中,拨打了电话。

    一道低沉厚磁的声音传出:“冰神宗出什么事了?”

    没事的话,一贯处事成熟的两位弟子不会专门打电话过来。

    “师父,您看下邮箱,我录了视频,也拍了照……就是冰神宗的施建国施长老给我们也给他们家弟子露了一手,示了个威。”郑瑜的情绪还未彻底平复,说得有些凌乱。

    “枪王”黄克没有多问,沉声道:“正好,我在电脑旁。”

    虽然他也是四十好几的中年人,但当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开始需要电脑时,还是不得不学会了怎么操作。

    听见对面传来鼠标点击的声音,郑瑜耐下了性子,等待着师父的评价。

    过了一阵,莫名的沉默后,黄克低声说道:

    “当年传闻不虚……”

    …………

    安静行驶的轿跑内,楼成忽然听见了近于鼾声的呼吸。

    他忙侧头看去,发现师父不知什么时候已靠坐睡着,似乎很是疲惫。

    “师姐,师父他身体状况不太好?”楼成压低着声音开口,他知道施月见肯定能够听清楚。

    施月见语气苦涩地笑了一声:“可以说相当不好,要不然一位外罡喝点酒这种小事,我怎么会管会限制?不过有的时候,想到他一把年纪了,身体也成这个样子了,要是还得戒掉爱好,活着似乎也没什么滋味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絮絮叨叨说着,末了才比较道:“我爸就比你们校长大三岁,这个年纪的外罡强者,没点特殊原因,怎么可能看起来七老八十,像沈师伯那样,再配上点花白的头发,才是常态。”

    “啊?师父才刚六十出头啊……那掌门师伯为什么看起来也很老?”楼成疑惑反问。

    施月见被逗笑了:“那是因为掌门师伯本来就很老,他是那一代的大弟子,比我爸年长快三十岁,去年刚过了九十大寿,而且平常得烦恼宗门事务,劳心劳力,衰老比正常外罡快……”

    说到这里,她似感慨似叹息道:“我爸入门的时候,掌门师伯都外罡了,教导师弟的事情差不多是他在做,算是半师半兄,没有原则性的问题,我爸不会和他争什么……”

    她提点了自家师弟一句。

    这么算来,杨显龙不该是掌门师伯的大弟子,可能以前的弟子牺牲在了那个战乱的年代吧……楼成一边想着,一边试探着问道:“师父是受了伤才这样吗?”

    “嗯,这方面的事情你别多问,该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的。”施月见语气轻柔地回答。

    以外罡的自愈能力,什么样的伤势才会让他的身体近乎垮掉,无法恢复?

    而这样可怕的伤势,又是怎样的强者才能制造?

    楼成思绪起伏,竟有了几分惊心动魄的感觉。

    “能治好吗?有办法吗?”他关切问道。

    自己得往能尽一份绵薄之力的方向发展。

    施月见微不可及地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我们尝试过很多,但都失败了,希望军方最新的研究能早点出来,还有那帮试图从修真另辟蹊径的前辈们或许也能弄出些什么……”

    修真?楼成陷入了沉思,觉得看见了曙光,但又找不到方向。

    “不说这个了,反正我爸再活个七八年不成问题,说不定到时候就有办法了呢?”施月见岔开了话题,说起了宗门内的种种轶事,不让气氛低沉。

    这个时候,严喆珂回复了之前的视频:

    “怎么了?怎么六月飞雪了?不对,八月飞雪!”

    “橙子,你是正式拜师,不是去伸冤的~”

    她俏皮地玩笑了一句,并配了“一脸茫然”的表情,以示内心的疑惑。

    冰神宗不在山顶啊,就算是山顶,以烟冰山的高度,这个季节也不会有积雪的!

    楼成双手按动键盘,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以总结的方式进行了描述,有视频作为参照,也还算生动形象。

    “……施教练这么厉害……”严喆珂“目瞪狗呆”了,“我外公也做不到这种程度吧……”

    她只说外公,没提姥姥,看来是默认外公实力更强……楼成想了想道:“我曾经看过‘武圣’的一个视频,他似乎能够办到类似的事情,只不过不是狂风暴雪……”

    “嗯嗯,我也看过!这么说来,龙王应该也可以做到,橙子,你拜了个了不得的师父啊!”严喆珂半是惊讶半是欣喜地回道,然后发了个“挠头”的表情,“可施教练的身体好像,好像不太好……”

    “嗯,据说受过伤,要不然也不会到大学来教我们了。”楼成“吐了口气”。

    这可能就是命运的安排吧……

    忽然,他手机一振,收到了一条短信,来自“莫师侄”:

    “师叔祖的实力真可怕,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楼成并不畏惧莫婧婷,不会对她避如蛇蝎,连短信都不敢回,只是单纯地想保持距离,而且,按照他的本心,也不喜欢和心机较重的人有什么交情。

    于是,他仅礼貌地回了一句:“我也很震撼。”

    “哎呀,小师叔终于回我了!嘿嘿,我还以为你换手机号码了呢!”莫婧婷很快做出了反应。

    楼成看了一眼,没理这种无聊的信息,继续和师姐聊天,和严喆珂扯淡,空闲的阶段则刷刷论坛,看下自家活跃了不少的领地,“长夜将至”和“幻梵”她们对当世四天骄那个长微博还是持比较肯定态度的——楼成实力的提升让她们都感觉梦幻,有点不适应,觉得还是谦虚点比较好!

    不知不觉,轿跑来到了昨天施老头上车的位置,施月见的家!

    “哎,想当年,这么弄一出,老头子我脸不红气不喘。”施老头准时醒了过来,感慨了一句,“老了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