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六十九章 这就是生活
    呃……短暂的茫然后,楼成迅速领悟了师父的真意,忍着快憋不住的笑声道:

    “好,好的,我等下就给您发!”

    哈哈,这是要收藏自己大展神威的场景吗?或者拿去向老伙计们炫耀炫耀?

    不愧是面子绝学圆满的师父!

    想到这里,作为备份控,他决定将这几个视频存一份到电脑里,免得因为手机出问题而丢失。

    这可是师父他老人家的“丰功伟绩”啊!

    念头这么一转,楼成忽然就呆滞了。

    妈蛋,我电脑呢?不,不仅仅是它,我所有的行李呢?

    施老头清了清喉咙,正打算就这么云淡风轻地出门下楼,却听见楼成语气飘忽地开口了:

    “师父,我好像,好像把行李忘山上了……”

    山上?施老头愣了愣,突地想起了自己光顾着白茫天地,都没给傻徒弟时间去松涛阁收拾行李。

    再之后,两人把这事完全给忘了,大大咧咧聊了两个多小时,还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两师徒大眼瞪小眼,就这样傻了半分钟。

    施老头经验丰富,临危不乱,很快变得正常,干笑了两声:

    “你这小子,那一点点场面就把你给震住了啊?连行李都忘了?哈哈,这种小事……你看我做什么?等等随便找个师侄帮你送过来就行了嘛。”

    说完,他腿脚麻利地闪了出门,准备午睡。

    楼成哭笑不得地目送师父离开,伸手捂住脸,长长叹了口气。

    装逼一时爽,行李落山上……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师父您急吼吼显威风,都没给我和师侄们交换联络方式的机会!

    目前仅有的一个是莫婧婷,难道要靠她?

    算了,这货一看就是很能搞事的那种,没什么必要最好不要有什么牵扯,我还是找师姐,让她帮忙通知山上的某位师侄!

    楼成收敛了心情,掏出手机,打算书写邮件,将视频发送给师父。

    弄的过程中,他嘴角先是勾勒着笑容,为逗逗的老人家,但很快便垂了下来,变得哀伤。

    师父将来还有机会做到类似的事情吗?

    他的伤势还有可能复原吗?

    真的只有七八年了吗?

    念头纷呈间,楼成很是难受,想要为师父做点什么,但以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实力,自己的人脉,自己的见识,师父和师姐都搞不定的事情,自身又有何德何能做得到?

    光是想想,就毫无头绪,毫无方向,只能寄希望于修真的东西管用!

    而就算修真的东西管用,也得等着那边研究出结果,帮助自己从金丹里收获到什么,这不是一年两年内能见到成效的事情,尤其后者,以龙虎真人据说堪比外罡顶峰的情况来看,从自身体悟了快一年“冰火星空”来看,真有什么核心的东西,也只会在突破外罡的过程里显现。

    道路还很遥远。

    十九岁过半的楼成正是自信昂扬,觉得自己能改变世界的时候,觉得只要付出努力,就肯定能有收获,最近一年来的经历更是加固了他的这种感觉,但,这个时候,他一阵无力,一阵悲哀,一阵渺小,有心去做,却毫无办法。

    只能将这件事情暂时埋在心底,不去触及,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努力寻找希望,尽快提升实力。

    心中有着很多的难受与无奈,但还是要微笑着面对人生。

    这大概就是生活,这大概就是成熟。

    楼成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拇指一动,点了发送。

    然后,他切换程序,给严喆珂发了条消息:

    “珂珂,你外公他们那边,有没有特别擅长医内伤的高人?表现的症状是咳嗽……”

    我现在认识的人里面,似乎只有珂珂外公那边才有可能帮得上师父。

    严喆珂先“抹了把冷汗”,接着“摸摸头”道:“傻橙子,你直接说施教练不就行了……”

    上午的聊天里,她只听男友提及施教练受过伤,身体不是太好,但现在,哪怕楼成极力遮掩,她也敏锐察觉到了那种沉郁和低落,心中一惊,联想到之前,忙补了一句:“他上午改变天象受到反噬了?身体状况很差了?”

    她跟着施教练学武快一年了,哪怕经常被打趣,经常被开玩笑,也对老头子有了半师之感,更为重要的是,施教练是楼成的师父,爱屋自然会及乌,担忧和关切怎么可能少得了?

    楼成将师父之前的情况和师姐说的只言片语都告诉了女友,末了都没心思发表情道:

    “我都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做自己能做的,不要觉得自己是万能的……好好练武,早点强大,这可能就是施教练最想看到的事情,而实力越高,能接触的层次越高,能找到的办法才越多……”严喆珂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情,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宽慰笨蛋橙子了。

    楼成清楚这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事情,也不是目前的自己能够想得到办法的难题,慢慢在女孩的温言软语里调整了心情,舒缓了无能为力的难受。

    末了,严喆珂话归正题道:“蜀山斋蛮多读道经,练丹术的前辈,我这就打电话给外公问问,施教练也是我的教练嘛,他肯定能理解和帮忙的。”

    “嗯嗯,虽然我觉得师父不太可能没找过蜀山斋……”楼成“苦笑”道。

    在这种情绪低落的时候,有珂珂陪在身边,有她温柔的开解和感同身受的帮忙,真是人生一大幸事啊。

    等待了片刻,严喆珂以“睁着一双呆愣眼睛”的表情道:“我外公说你师姐当初专门为这事上过蜀山,可惜斋主连同几位长老联手,也没能治好施教练……”

    “果然是这样吗……”楼成看着手机屏幕,苦涩一笑。

    能试的,师姐和师父的老伙计们肯定都试过了。

    “你也别太失望,你也说了,施教练至少还能活个七八年,现在科技发展那么快,武道巅峰的强者们经常交手,彼此的绝学多有融合,不断推陈出新,超过前人,过个几年,说不定就有办法了呢?说不定龙王武圣哪个就突破至禁忌领域了呢?我听外公讲,施教练和龙虎俱乐部关系匪浅,和上清宗五光道人也是不打不相识的交情……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严喆珂努力以阳光的姿态说道。

    “嗯,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楼成重复了一遍,努力走出阴霾。

    一边等待科技与武道的发展,一边努力提升,争取早日外罡,解开金丹的秘密,找出有效的办法!

    要是师父的老伙计那边对修真有研究出什么,我愿意全身心地配合!

    下午时分,缓过了心情的他开始了日常的锤炼,体悟起“燎原图”和“祝融图”的神髓与韵味。

    最初的几次,他不打算借助金丹来加快进度,因为这会妨碍将来自己去感悟别的观想图。

    不是每一份观想图都属于冰火,都能依靠金丹的!

    练了三个小时的武功,出了一身的臭汗,楼成感觉身体轻松了不少,心情也舒缓了不少。

    青年赛结束,正式拜入了师门,接下来的日子,自己应该就不用奔波,不用操心应酬等繁琐事情了,可以安静专注地练武,多陪陪所爱的那些人们。

    人生很短,要珍惜能在一起的时光。

    …………

    翌日,他先送别了去军方秘密基地的师父,拿上了昨晚一位叫做刘唐的师侄送过来的行李,乘坐师姐施月见的车,抵达了上高机场,坐上了返程的飞机,顺利回到了兴省。

    在机场附近换坐了高铁,楼成背着行囊出现在了秀山动车站。

    他先给严喆珂“汇报”了行程,然后迈开大步,走向外面。

    就在这时,旁边一位高中生模样的妹子忽然拦住了他,又好奇又兴奋地道:“你是青年赛的冠军楼成吧?我在电视上看过你,看了好几遍!”

    “对,对啊。”楼成吓了一跳,没好意思否认。

    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不怕生了吗?

    “哈哈,我就说嘛!能给我签个字吗?你好厉害哦,我们班好多同学都喜欢你,觉得你是秀山的大英雄~!”这妹子将书包甩到面前,翻找出纸笔。

    大英雄?嘿……楼成的心情虽然还未彻底恢复,但也忍不住暗喜了一下,他接过笔,刷刷签了自己的名字,龙飞凤舞。

    小姑娘郑重收起本子,笑逐颜开地挥了挥手,走出几步后,拖着行李的她扭过头,促狭道:

    “楼大侠,好好练字哟~!”

    楼成愣了两秒,目送着她远远跑开,这才回过神来,腹诽道,我的字也不丑啊,中规中矩嘛,不像某个笔名很长的小说作者,那字就跟小学生一样。

    他将这件事情吐槽给了严喆珂,惹得女孩笑了好久,末了“捂嘴”道:“橙子,以后你的名气会越来越大,该学学那些明星了,戴个没度数的眼镜遮一遮吧,我可不想我们出去约会的时候还被一堆人围观。”

    说到这里,她“摸着吃饱圆鼓鼓的肚子吐气”道:“这样好像也不对诶,真要这么做,隔天学校里肯定就传扬开了,某楼姓主将惨遭女友抛弃,肌肉男不敌眼镜书生~”

    噗……楼成先是失笑出声,接着心里一阵温暖。

    从昨天晚上开始,珂珂一直在努力地逗自己笑,想化解自己心中的憋闷。

    这份心意,自己又怎么会没有察觉?

    出了车站,没敢再坐公车,楼成直接打了小黑车,归心似箭。

    在回家的途中,经过师父的事情,他之前一个比较犹豫的想法越来越清晰,那就是给父母买房,在秀山买房!

    不能等到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时候!

    珍惜眼前人!这就是他现在最大的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