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七十一章 少年宗师
    正当楼成拿上衣物准备出去洗澡时,齐芳敲门进来,笑眯眯道:“成子,你这次拿了青年赛的冠军,是大好事,是咱们秀山独一份,要不找个日子摆几桌,请大家吃一顿,庆祝庆祝?”

    “妈,没必要吧?”楼成一听这种事情就头大。

    齐芳眼睛一瞪:“怎么没必要?要是不摆几桌,别人背后指不定怎么说我们家呢!眼睛长到头顶咯,不想和亲戚朋友来往咯,拿了冠军就瞧不起人咯……”

    别人爱怎么嚼舌根就怎么嚼,我又不在意……楼成腹诽了一句,思绪开动,念头急转,堆起笑容道:“妈,你摆酒请客别人才会说闲话吧,你想想,你去吃别人家酒席会不包个红包?大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这样的开支当然能省就省……我去年不才办了升学宴,今年又办冠军宴,以后指不定还能拿多少次冠军呢,难道拿一次办一次收一次钱?那别人还不埋怨死咱们家?这又不像结婚,将来还有可能收回去的……”

    他嘴上扯着理由,双手扶住老妈的肩膀,和她一起往门外走去。

    说什么其实并不重要,就是展现自己坚决的态度,以及给老妈一个台阶下。

    齐芳听得一阵混乱,瞄了眼儿子,吸了口气道:

    “也是啊……那就不摆了不摆了,我让你爸去订几十盒冠军糕,给大家分一分。”

    秀山习俗,有庆祝必有对应的糕点,让来客带回去的糕点,比如寿糕,喜糕,状元糕,千金糕,龙凤糕等。

    “行,就这么办。”楼成眉开眼笑回答。

    …………

    翌日清晨,后水湖公园。

    “你就这样把你妈说服了?”严喆珂明眸善睐,饶有兴致地问道。

    她穿着龙虎俱乐部的女款武道服,正好和楼成是情侣装。

    楼成笑了一声:“也不能算是说服吧……这不就是严教练你说的底气吗?自从练武有成,能赚到钱了,我在我妈面前底气是越来越足,越来越能坚持我的想法,而我妈可能也觉得我长大了,成熟了,不再是小孩子,很多事情都会征求我的意见,看我的态度了,换做以前,她怎么可能来问我,她只会说,成子啊,过几天摆酒庆祝,你记得礼貌点,喊人勤快点。”

    去年此时的升学宴就是这种情况。

    严喆珂听得笑意盈盈:“是不是有种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的感觉了?我最不喜欢男的像没断奶的孩子,什么都听长辈的,没有自己的主意。”

    她在肚里嘀咕道,这样的话,将来的婆媳关系就很困难了,还好橙子不是妈宝男。

    咦,我在想什么呢,呸,还婆媳关系呢,谁是他媳妇了!

    记下小仙女在这方面的态度,楼成故作惊慌道:“怎么办,我觉得你会不喜欢我了。”

    “啊?”严喆珂眨了眨眼睛,一脸的茫然。

    “因为我什么都听严教练的,没有自己的主意……”说着说着,楼成自己就忍不住笑了。

    “噗,你逗死了!”严喆珂也是失笑出声,险些上气不接下气,不由得涨红了脸庞,“哈哈,你要记住啊,你要记住刚刚说的这句话!”

    几十秒后,她缓了过来,眼眸微抬,瞄了男友一眼,嘴唇翕动,欲言又止。

    “怎么了?”楼成关切问道。

    严喆珂咬了咬嘴唇,坦白道:“我本来挺担心你因为施教练的事情变得不开朗,嗯,郁郁寡欢,刚才看到你还能开玩笑,还能那么逗,就放心了,差点顺口说出来,但想到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又忍住了。”

    楼成伸手揽过女孩,叹了口气,笑了笑道:“其实心情还是有些低落的,但不想把这种感觉传染给周围的人,我会努力不让它影响到我平常的状态,争取全部转化为修炼的动力。”

    这也是守护的意志。

    “感觉得出来,要是前段时间,我们隔了几天没见,你哪忍得住在晨练前,不,不亲我……”严喆珂眼波一转,半是取笑半是舒缓楼成的情绪。

    “你是嫌我不够色了吗?”楼成收拾心情,笑了一声,就要埋下脑袋,结果被女孩一把推开。

    “哼,我答应了吗?快锤炼啦,好好努力!”严喆珂抿着嘴,含着笑,跑开了几步。

    楼成也没强求,经过和珂小珂同学这几分钟的对话,自己确实又重新开朗了起来。

    严喆珂摆好架子,眼眸往上看了看,想起一事道:“橙子,宋璃那小妮子让我们请客呢,要不我们顺便把晶晶姐霜霜霜和你那边的蒋胖他们都请了吧,算是感谢他们帮忙遮掩,没有说出去。”

    “行,我中午给蒋胖他们打电话,敲定下时间,呵呵,他一直闹着我请客的。”楼成对这种人际交往并不觉得麻烦。

    这不是应酬,这是朋友间的联络感情。

    商量完这事,两人各自投入了专注的锤炼里,严喆珂修行“流星劲”,内外皆练,楼成重复日常的功课,感应身体缓慢突破极限的变化,最后才体悟“燎原图”和“祝融图”。

    没有金丹的帮助,他的第二次尝试毫无疑问也没什么收获。

    但他并不懊恼和沮丧,因为这才是正常的进度,不可能事事都依赖金丹,而且师父也说了,现在得缓一缓,夯实根基,不能急切求丹境的修炼,能在暑假前把握到两张观想图的几分神髓和韵味,就可以了。

    收回念头,楼成再一次将精神沉入了图卷。

    火焰飞腾,祝融镇压,一如他此时的心境,渴望提高希望尽快帮到师父的灼痛火焰,被理智和意志牢牢镇压,不显分毫。

    不受控的燃烧只会伤到自身!

    隐隐约约间,他觉得自己可能用不了一个月就可以练成“祝融劲”。

    …………

    和严喆珂一起去吃了那家甜水面,楼成回到家中,洗过澡,换了身衣物,打车前往了古山武馆。

    他刚走入大门,负责接待的前台小姐眼睛一亮,连忙站起,笑容灿烂道:

    “楼教练好!您这么快就回来上班了啊?”

    她的笑容有点怯生生,不像往常那样活跃,满是敬畏之情。

    “再不回来就要开学了。”楼成随口笑道,态度平和,没半点居高临下。

    说话间,他已越过了前台,走向了VIP班所在的场地。

    “楼教练好!”

    “楼教练早!”

    一个个暑假班和弟子班分别站好,朗声问候,仿佛在夹道欢迎。

    这是有人组织的吧?楼成笑着摇了摇头,看到了前面的楚唯才,戴临风和秦锐,看到了他们背后的吴婷张秋帆等VIP班学员。

    一注意到他的目光,吴婷就怒视左右,让大家迅速排好了队,整整齐齐喊道:

    “楼Sir好!”

    他们声音洪亮,充满了兴奋和骄傲。

    “不要以为这样欢迎我,我就会让你们多休息,前面十几天谁要是自己在家偷懒了,一练就清楚了。”楼成站到队伍前方,微笑开口。

    吴婷嘻嘻笑道:“有楼Sir你这个榜样,大家都练得很勤快!楼Sir楼Sir,你都是我们省年轻人里的头把交椅了,教教我们厉害的武功吧?”

    她把长辈的对话用词给学会了。

    “厉害的武功?你们这个年纪还小了点,现在教的话,呵呵,你很可能练成虎背熊腰的样子。”楼成笑了一声。

    “啊……”吴婷和张秋帆等女孩明显露出了为难的神色,犹犹豫豫道,“那,那还是算了吧。”

    虎背熊腰的自己,光想想就可怕!

    楼成一一做了指点,让他们站好了桩,然后才看向旁边的三位:“楚馆主,有事找我?”

    “也不是什么事。”楚唯才笑了笑,将话题扯开,“还好你是身在现代,换做以前,拿了个冠军,名声传扬出去,每天来挑战的人少不得排成队。”

    而现在是信息社会,武者比赛的表现,大家都能通过视频看到,对他实际的水准有大致的确定,能不能挑战,有没有希望,一目了然。

    兴省这一代武者里,有能力挑战楼成的,都参加了青年赛,事后自然不会有人在短时间内又行类似举动。

    楼成目光扫过戴临风和秦锐,忽然笑道:

    “楚馆主的意思是有人想挑战我?”

    “怎么敢?就是我劣徒想请小友你指点指点。”楚唯才含笑望向戴临风。

    戴临风露出苦笑,跟着开口道:“我就想知道自己现在和你有多大差距了,好立个目标。”

    视频看得再多,也不如实际切磋。

    戴临风内心是骄傲的,之前内弟子们的付费指导,他一直没参与,但看完青年赛,他的这种骄傲已彻底烟消云散。

    楼成看了秦锐他们一眼,笑了笑道:

    “那行,我们切磋两招,点到即止。”

    “好,请指点。”戴临风摆出了恭敬的姿态。

    等他架子一稳,楼成忽然跨前一步,气血精神和劲力内敛还抱,旋即喷薄。

    啪!

    他的右臂如同铁鞭,当头打了下去。

    戴临风来不及闪避,双臂一架,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可是,两者刚有接触,他就感觉一股磅礴大力澎湃而来,让自己手臂的骨头咯吱作响,即将断裂。

    真的会断!

    不仅会断,剩下的势头还能撞开自己的胸骨!

    一招之下,当场重伤!

    这就是我们的差距吗?

    念头电转间,戴临风忽觉手上一轻,磅礴大力诡异消失,像是从未出现过。

    楼成洒然收回右臂,不见一点勉强,双手负于身后,微微一笑道:

    “有了特训的内练法,你年底前有希望冲击职九。”

    戴临风又惊又愕然,怔怔看着对方,似乎不认识楼成了。

    刚才之前,他觉得楼成只是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