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七十四章 问题
    窗外阳光照入,将书桌染上了一层金黄,勾勒出了女孩完美的轮廓,映照出了她白里透红吹弹可破般的肤质。

    楼成揽住严喆珂腰肢的左手又往自己这边搂了搂,脑海里想了好几个开场白,但又迅速进行了否决。

    “珂珂……”最终,他只喊出了名字,声音低沉出了几分磁性。

    “嗯?”严喆珂的身体紧绷了一下,把脑袋转向了男友,轻柔做出了回应,但她的眸光却不自觉逃避着楼成的视线。

    此情此景,楼成没有说话,在女孩“嗯”的声音出来时,就环过了右手,埋下了脑袋,先是轻啄,后是浅吻,严喆珂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似乎找到了熟悉的感觉,半仰着俏脸,闭上了眼睛,暗启了粉唇。

    唇舌相依,楼成控制着内心的激情,让它一点点抒发。

    过了没多久,严喆珂往后仰头,脱离了越来越激烈的亲吻,润泽着嘴唇,似嗔似娇道:“继续看照……”

    她话音未落,就感觉楼成蕴含着强壮力量的身躯拥了过来,冰霜的寒冷褪去,只留下了涟漪心湖的灼热,自己的双唇被封住,闯入了一位激动的客人。

    气氛一下变得火热,楼成呼吸着芳香,听着女孩渐重的鼻息,感受着唇舌纠缠的亲密,血脉急速贲张,揽住那纤细腰肢的左臂往内一缩,右手下滑,从T恤底部伸了进去,体会到了那诱人的细腻。

    他“听”到了严喆珂一下又紧绷了身体,口中吸吮不减,手掌缓慢上移,充满了期待,又蕴含着忐忑。

    眼见即将抵达目的地时,在他心跳砰砰乱跳时,严喆珂左手抬了起来,按在了他的手掌上,喉咙里发出细细的声音。

    楼成先是一阵失落,强忍着激情,打算收回手掌,可就在这时,他发现女孩按住自己尝试的左手是那样软弱无力,身体都在轻轻颤栗了。

    轰的一声,他脑海喜悦爆开,热血上脸,右手滑动,轻松冲破了欲盖弥彰的阻止。

    严喆珂的双腿一下并拢,脚趾弯曲抓紧,膝盖上的相册向前滑落,啪地掉在了地上,翻动至楼成站在澡盆里,赤裸着全身的照片。

    不知过了多久,女孩的白底T恤飘落下来,盖在了相册上,她的双腿也收到了床沿。

    窗外照入的阳光变得异常旖旎,楼成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眼前的美景,不会忘记真正初次目睹的震撼。

    他俯下了脑袋,像是在朝圣,也像是在亵渎。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楼成往下摸索的右掌忽然被紧紧按住,始终紧咬着嘴唇,只偶尔发出点声音的严喆珂睁着生晕的眼眸,以轻柔却坚定的语气道:

    “不要……”

    感受到她的坚持,楼成收回手,吻了女孩一下,苦笑道:“我去下卫生间。”

    “嗯……”严喆珂一把抓过他的被子,盖在了身上,眸光低垂地回应,小口喘着气,脸蛋潮红到了极点。

    等楼成蹬蹬拉门出去,她猛地侧身蜷缩,将被子往上一掀,盖住了脑袋,闷在里面骂了一声:

    “色橙子!”

    楼成解决完毕,洗了把脸,回到房间,看见女孩已重新穿戴整齐,以自己的枕头为靠背,斜斜躺着,身边摊着之前掉在地上的相册。

    “哼!”一看到他,严喆珂就扭过了头,重重哼了一声,以示不满,“大色狼!”

    她小声嘀咕着,而楼成心里尽是喜悦和满足,走了过来,挨着躺下,又将她揽住。

    严喆珂稍作挣扎,便放松了身躯,重新靠住了他,右手“羞愤交加”地拧了他的手臂一下:

    “就知道占我便宜!”

    楼成回想着刚才的画面,只觉照入的阳光是那么的灿烂,房间的闷热是那样的舒坦,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脸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脑海被幸福和甜蜜充满,有种双方关系终于更进一步的成就和笃定。

    嗯,这就是我媳妇!

    我媳妇!

    严喆珂见他没有说话,悄悄抬头,瞄了一眼,哼唧道:“你傻笑什么?”

    “感觉你就是我媳妇了!”楼成笑眯眯回答。

    “呸……”严喆珂啐了一口,脸上仿佛还残留着之前的潮红。

    想着先前的一幕幕场景,楼成轻笑一声,身心放松地感慨道:

    “女孩子的内衣真难解,以我那么灵活的手指和浑然如一的发力,都差点失败,嗯,主要是我太急躁了。”

    这种没羞没躁的话语,以往他是不会在严喆珂面前直接说的,但现在,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双方的关系已水到渠成至能不避讳这个话题了。

    严喆珂听得目瞪口呆,完全没想过楼成会说这件事情,一时又羞又恼,又有几分好笑,狠狠拧了他一下:

    “你这个臭流氓!”

    这种话怎么说得出口!

    “嘿嘿。”楼成笑呵呵承受着。

    他知道珂珂没有真正发力,要不然以她目前的手指力量,能直接拧掉自己一块肉!

    “你们男生都这样污吗?”羞恼平复后,严喆珂眨了眨眼睛,隐带好奇地问道。

    她发现自己对刚才那种程度的话题不是那么抗拒和排斥了。

    内衣都被橙子解开过了,说一说好像不算什么……

    “我觉得除了极少数,都差不多吧,只有污的程度的区别,这是人的本性嘛,不好奇不向往才有问题了……你们女生呢?除开污彤那种?”楼成身心舒畅,坦然回答。

    “才没有!”严喆珂先是一口否定,然后看着脚尖,故作正常道,“但还是会接触到一些,嗯,一些,不是,不是你们男生想的那么单纯……”

    说到这里,她把锅都推给了李怜彤:“我以前就是看小言情知道一些,后来都是污彤灌输的!她还说她潜伏过好多群,发现已婚妇女比男的黄暴多了……”

    “是吗?”楼成颇感诧异。

    “我怎么知道是不是,我又没加过……”严喆珂右手戏耍着楼成的肚子,按按,捏捏,揉揉,画画,勾勒着肌肉的线条,像个贪玩的孩子。

    然后,她愕然看见楼成又有了反应。

    “你,你……”她结巴了。

    楼成才不会说在她玩弄的刺激下,自己又回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干笑两声道:

    “气血特别旺盛吧……”

    “超级无敌大色狼……”严喆珂脸皮薄红,咬牙切齿了一句,翻身下了床,穿上了拖鞋。

    “你去哪?”楼成脱口问道。

    “卫生间!”严喆珂恨恨回答。

    洗过脸,站到镜子前,女孩看着残留潮红眼眸湿润的自己,忽然有种长大了的感觉。

    恋爱,不仅仅只在精神上,情欲的味道终究无法避免。

    灵肉交融,才是感情长久的基础。

    念头转动,女性天生的敏感让她想了很多,胡思了很多,各种情绪纷涌,相当复杂。

    过了几分钟,她才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回到了楼成的房间。

    而一看到那个笨蛋,她所有的情绪忽然消失,又只剩下柔和,抿了抿嘴,装作没好气道:

    “我要继续看照片!都是你这个大色狼!”

    “好的。”楼成愉快地回答,再次搂住了女孩。

    而与之前相比,这次他明显感受到肩头莫名多了沉甸甸的压力。

    是责任,也是幸福。

    练武不能有丝毫的松懈!

    接下来的时光,自然少不了耳鬓厮磨,楼成控制着自身的渴望,不将相处变成完完全全的情欲纠缠。

    快到四点半,他先行出了小区,严喆珂等了几分钟,关上门,原路跟随。

    打上车,来到后水湖边,两人恋恋不舍地告别。

    临到分开,严喆珂忽然伸手拧了一下楼成的右手,使坏的那只右手,脑袋低垂地骂了一句:

    “大色狼!”

    说完,不给男友反应的时间,她小步快跑,奔进了大门。

    楼成摸着被拧的手背,心情暖漾,笑意难遏,就这样静静站在那里目送。

    …………

    吃晚饭时,他时不时便神游天外,想着下午的事情。

    女孩子身上真有香味,不是沐浴露洗发水等外来的香味……

    下次找什么借口再让珂珂来呢……

    齐芳瞄了一眼儿子,不甚在意地看向楼志胜,随口说道:

    “我听韩二他媳妇讲,下午小区里来了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子,不知道谁家小子的朋友……”

    呃……楼成猛地惊醒,对街坊邻居的八卦能力深表佩服。

    珂珂再来一两次,他们多半就能锁定我了……

    等到晚饭结束,帮忙收拾好餐桌,楼成靠坐在沙发上,一边陪老妈聊天,听她唠叨老爸又出去下棋了,一边拿出手机,和严喆珂分享着街坊邻居对她的印象。

    聊着聊着,严喆珂突然问道:

    “橙子,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自私?”

    “啊……”楼成一头雾水,这从何说起,“我不觉得啊。”

    严喆珂没用表情道:“就是我下午说的那些话,我说偶尔来住一住,你不觉得有问题吗?”

    楼成这才品味出偶尔两个字的含义,反问道:“你的意思是以后单独住,不和父母一起?”

    珂珂想的真久远,我压根儿就没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情,觉得至少还有好几年才会接触!

    “嗯。”严喆珂转而道,“我曾经给你说过,我是比较自私的,我以自己为圆心,往外画圈,最里层是父母,接着是亲戚闺蜜,其他依次往外……”

    “对,我还问过你,另一半在哪个位置。”楼成想起了这事。

    “嗯,我现在就告诉你答案,我的另一半也在圆心,有了自己的家庭,两边原生的家庭都得保持一定的距离了,这是不是很自私?”严喆珂再次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