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七十六章 闻光
    面对闻光和尚,旁边的卫仁杰毫无异样,而楼成却愈发像是看见了琉璃光转的佛陀,能理智思考,能察觉不对,却生不出丁点战意。

    武者对垒时,如果没有战意,那就很难兴奋精神,迅捷反应,会出现格挡迟缓等情况,非常要命。

    好在闻光只微笑立于原地,悠然看着楼成,并无出手的意思。

    楼成试了观想凝水成冰的画面,可心湖里却诡异映照出了一尊手结印法的金身佛像,宏大,庄严,光明,肃穆,镇压着一切杂念!

    有点意思……念头电转间,他做出决断,将精神下沉,勾勒了金丹,放大了它本身的意境。

    “四周”光景变幻,一片深邃无垠,楼成只觉自家心灵如同蔚蓝行星,沉浮于幽暗冰凉的漆黑之中,而那尊金身佛像盘踞中央,神情怜悯,目光慈悲。

    哼!他思绪拔高,触及大日,让心灵连同佛像急速渺小!

    很快,楼成看到了星系,看到了银河,看到了浩瀚至没有边际的璀璨星空。

    在这个尺度下,那尊金身佛像早已消失无踪,根本看不到了!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闻光闲适和煦的笑容忽然凝固了,发现对面的楼成变得空渺又深邃,让自己像是在仰望夜晚的星空,心胸为之一阔的同时,又莫名感受到自然的宏伟与本身的渺小。

    那点缀着夜幕的无数繁星,每一颗都仿佛楼成的眼睛,在静静地淡漠地注视着自己!

    滴答!闻光的额头不知什么时候已泌出了冷汗,它们滑过脸庞,摔落于地,飞溅开来。

    他身体晃了晃,下意识闭上了眼睛,松开了暗捏的手印,往后跌撞了两步。

    “闻光大师?”卫仁杰这才注意到气氛有些微妙。

    闻光定住身体,睁开双眼,惊愕望向楼成,只见这位清爽又沉稳的年轻男子笑意浅淡,气势内敛,状若寻常。

    刚才星空的味道就像是自己的一场幻觉!

    “后生可畏啊后生可畏啊……”闻光泛出苦笑,双手合十地感慨道,“贫僧见楼师侄少年得志,蓬勃昂扬,一时技痒难耐,暗里试了一手,想不到反而吃了个亏。”

    这是自身结合了佛门大威德秘法部分真意的气势攻击,本以为刚入八品的年轻人,再是战力超群,直追七品,也难有办法抵御,必须靠刺激气血摧残身体来摆脱,谁知道,对方的气势如渊如岳,如同头顶的那片无量星空,竟比自己还厉害!

    ——八品之后,一是身体往内练根髓方向发展,二是精神和气血劲力等逐步加深交融,为外通天地打牢基础,这个过程里,自然会有神异一层层产生,比如部分七品对危险对恶意的在一定范围“有激必应”,比如部分六品无需精神秘法的气势手段。

    而闻光没想到竟能在一位刚入八品的年轻人身上体会到资深六品的感觉!

    楼成听得微微一笑:“哪里哪里,是大师谦让了。”

    武道越往上走,手段果然愈发丰富。

    “不谦让不谦让,出家人不打诳语,施主当得上天才横溢,潜力无穷这八个字。”闻光宣了声佛号,对卫仁杰做了致意,“贫僧告辞。”

    目送他走入禅堂,周正尧等特训成员都有些发愣,闻光大师的手段如何,他们这两天感受深刻,几乎要把对方当做菩萨罗汉来顶礼膜拜了,可是,这样厉害的资深六品强者,秀山的前辈名宿,居然都在楼成面前吃了亏?

    闻光大师虽然年纪老迈,身体状况下降,持续性不足,但短暂的爆发不会比正当年的六品差多少啊!

    他们又惊又疑之中,卫仁杰收拾了心情,拿出了内练法的秘籍和图谱,让楼成先做浏览,方便等下指导,而这个时候,秦锐,戴临风和徐荣飞三位古山武馆的弟子抵达了此地,注意到了场面的诡异。

    “刚发生了什么事吗?”戴临风拉过一位佛光武馆的弟子,小声问道。

    这位弟子没有隐瞒,将先前闻光大师的异状和话语都原原本本描述了出来,听得秦锐他们一愣一愣,就像在听什么传说故事一样。

    这不科学啊!他们暗自喟叹道。

    是不是越了解楼成,就越觉得他深不可测?

    很快,楼成翻完了基金会提供的内练法,发现它比自身的“雷音震禅”要低端很多,几乎不可能靠它练成“震拳”。

    “好啦,大家开始练习吧,我先旁观。”楼成收起图谱,微笑望向了排成三列的特训成员们。

    秦锐戴临风等带头,众人齐声回答:

    “是,楼教官!”

    他们声音洪亮,响彻安静的禅院,不见半点勉强。

    …………

    禅院深处,某个房间内,闻光以二指禅敲动着键盘,书写着邮件:

    “已接触目标,确认潜力极大,直追彭任。”

    …………

    完成四个小时的指导后,楼成换过衣物,乘坐专车,先到了后水湖边的别墅区接严喆珂,她下午有亲戚过来,没有提前去和顾霜她们会合。

    “紧张吗?”少顷,他便看见女友娉娉婷婷走了出来,身上穿着白色棉裙,脚上踩着一双帆布鞋,强调了少女的感觉和青春的文艺。

    严喆珂翻了个白眼:“我紧张什么?反正他们都知道你是我家橙子了!”

    紧张只来源于不自信,面对橙子的朋友,我还是挺自信的……

    两人说说笑笑,打出到了请客吃饭的地方——“醉秀山”,根据顾霜发来的消息,直接找到了包厢。

    包厢里面,秦锐已经抵达,正和蒋胖陶晓飞杜力宇说说笑笑,不时偷瞄着对面挥洒着美丽打扮成熟的顾霜。

    而邢晶晶坐在娇小俏丽的宋璃和闺蜜顾霜之间,神情虽然淡漠,却不见多少异样,低声和两位朋友交谈着什么,时不时以学姐的身份配合蒋飞他们回忆一中往事。

    她最先听到了脚步声,回过头时,恰好看见包厢门被推开,楼成与严喆珂手拉着手走了进来。

    蒋飞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只见当初围观过的女孩清丽秀气更盛往昔,比自己记忆里的模样还要美丽,但少了几分那种客气与礼貌,眉眼更见灵动,眸光流转间,沾染了红尘的味道,而自己的好友不算高大,却足够挺拔,不算英俊,却足够顺眼,沉稳而温润,自信而谦虚,两人并肩进来,十指交扣,便像是一副电视剧的场景印入了自己的眼帘。

    他们竟然这么般配……蒋飞心中的一点惆怅和黯然彻底消失无踪。

    房间内安静了一阵,等到了楼成和严喆珂走到位置旁,杜力宇才拿起酒杯,笑呵呵开口:“橙子,你得给我道歉!得以茶代酒,敬我三杯!”

    不等其他人说话,他解释道:“谁叫你表现那么好,你那位总在我们家宋璃面前夸你,结果,我就遭殃了,没比对就没伤害啊,宋璃现在最爱说的就是,你学学人家橙子,巴拉巴拉巴拉。”

    他话未说完,就被宋璃拧了一把,瞪了一眼,而楼成失笑望向严喆珂,没想到她会时常在闺蜜面前夸自己。

    严喆珂扭过头,扬了扬下巴,没给回应。

    “好,这三杯该!”楼成心情愉快地回答。

    他正要拿起酒杯,就见顾霜用杯底碰了碰转盘,笑嘻嘻道:

    “先一起敬先一起敬,祝橙子和珂珂珂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你这是什么台词!”严喆珂娇斥着顾霜。

    “嘿嘿,预祝预祝~”顾霜厚着脸皮,鼓动着大家跟随敬酒。

    陶晓飞他们唯恐天下不乱,齐声道:

    “祝两位新人永结同心,白头偕老,哈哈哈!”

    楼成含笑看着严喆珂,怂恿道:

    “喝了吧,永结同心,白头偕老呢。”

    严喆珂“咬牙切齿”瞪了他一眼,吸了口气,大方拿起杯子,接受了敬酒。

    气氛一下变得热烈,大家说说笑笑,彼此打趣,到了最后,甚至还起哄着让楼成与严喆珂喝交杯酒。

    因为有楼成这个间谍,女孩没能坚持住,只能含羞带怯地与他挽臂喝了杯果汁。

    这次的聚会后,时光飞逝,日子一天天过去,楼成按部就班地练着武,教着VIP班,指点着特训,时不时去看下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他们,以及拜访下邢局长等长辈。

    当然,少不了和严喆珂的约会,由于他的家里不再保险,只能考虑女孩的闺房,两人亲热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每一次都让楼成记忆犹新,非常满足。

    转眼间,八月接近尾声,暑假即将结束。

    …………

    后水湖畔,楼成习惯性来到这里锤炼,但临近开学,严喆珂又被她爷爷奶奶叫去短住了,得过两天出发时才能回来。

    想了想小仙女,收敛了心神,楼成观想出了火焰燎原焚烧着大地的画面,只觉身体如有灼痛,肌肉筋膜等自生变化。

    没借助金丹,光靠自身,他也只用了二十多天便成功把握到了“燎原图”和“祝融图”的神髓与韵味!

    练到最后,楼成调整筋肉,蠕动脏腑,做好了燎原图的对应变化,让火焰异能腾得一下蓬发,然后于脑海内勾勒出了那尊兽首人身脚踏赤龙的神灵。

    火焰一静,如被镇压,凝缩到了极点,楼成跨前一步,猛挥右拳,打在了虚空之中。

    轰!

    一声爆炸响起,以他拳头为圆心,翻滚出了几道火浪,灼烧之意扭曲了光线。

    收回手,楼成满意停止,返身离开,背映湖水,对开学充满了期待。

    全国大学武道会,我来了!

    彭乐云,任莉,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