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七十七章 新任社长
    清晨凉风徐徐,吹散了秋老虎的积威,闫小玲拖着行李,离开了报名的地方,跟着前面的学姐,找到了自己住的二栋三单元四零一宿舍。

    她套着件宽大的白色T恤,下摆打了个结,脚下踏着双内增高,不复网上的活跃与开朗,安静地像是一只鹌鹑。

    谢过学姐,她推开半掩的门,找到了A室,刚刚进去,眼前一花,看见一只通体漆黑的小猫从身边蹿过。

    她吓得跳了起来,叫了半声,可回头望向门外,追寻黑猫身影的时候,却与一双戴着圆圆眼镜的眸子完成了对视。

    身体斜了斜,脑袋歪了歪,闫小玲环视了空空荡荡的客厅一圈,没能找到刚才的小猫。

    “你有看到一只猫吗?黑黑的,跑得老快了。”她脱口问着面前的室友。

    应该是室友吧……她狐疑地想着,因为这位戴一副圆圆眼镜的姑娘穿得色泽黯淡,很是老气,似乎离家太过匆忙,错带了长辈的衣物。

    “你眼睛花了吧。”圆眼镜的姑娘平静地回答。

    “大概……”闫小玲又找了一圈,还是没发现黑猫的踪迹,讪讪笑道,“你好,我是闫小玲,以后,以后我们就是室友了!”

    圆眼镜的姑娘点了点头:“何紫,靠窗那床。”

    她指了指左侧。

    “盒子?”闫小玲有些没听懂地反问。

    “你自己看门上的名单吧。”何紫除了眼镜很圆,脸蛋也很圆。

    “门上有名单?”闫小玲茫然侧头,看见了一张白底黑字的纸,“何紫啊,一说快就成盒子了诶!”

    “那是我的绰号……”何紫推了推眼镜,露出一抹礼貌的笑容,“你没看名单怎么确定自己是A室的?”

    闫小玲傻了几秒,弱弱回答:“直觉……”

    话音刚落,她看见何紫的眼镜闪过了光芒,几乎有种会被骂智障的错觉。

    可是,可是,我的直觉是对的呀!

    就在这时,门外又进来一位少女,不走寻常路地穿着一身白底红纹汉服,姿容俏丽,青春洋溢。

    一个穿得像阿姨,一个日常汉服,我能说不愧是艺术学院吗,都这么独立特行,不过颜值都还不错嘛,包括我,咳……闫小玲神游天外地想着,直到新来的少女做了自我介绍:“你好,我是穆锦年,昨晚到的。”

    “你好你好,我是闫小玲。”闫小玲兴高采烈地回道,就差冲上去和别人握手了。

    怎么办?都比我高!虽然我已经穿上了战靴!与此同时,她悲哀地想着。

    寒暄了几句,闫小玲掏出手机,刷了下论坛,看到了一条条回复:

    “快去武道社,快直播见楼成!”

    “崽别怂!”

    “你要是不敢,以后我就叫你怂小玲!”

    “要么直播武道社见闻,要么直播吃翔,你自己选!”

    ……

    妈了个鸡,我之前为什么要嘴贱,说一来松大就去武道社拍楼成……宝宝委屈宝宝难过宝宝心里苦……闫小玲看着“幻梵”等人的催促,有些兴奋有些激动,又有着无法排解的紧张。

    见偶像诶见偶像诶!

    她抬起头,没抱什么希望地问了一句:

    “我要去武道社,你们一起吗?”

    正常的新生这个时候都应该更关心军训的事情吧……

    然而,她话音刚落,便听见了两道异口同声的回答:

    “好!”

    “好。”

    呃……闫小玲看了看圆脸少女何紫,又望了望状似高冷的穆锦年,忽然不知该做什么反应了。

    我就这么随口一问……

    很快,她清醒过来,从两位室友的陪伴里找到了勇气,眉开眼笑道:

    “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至于行李什么的,回来再收拾!

    啦啦啦,楼成,我来啦!

    …………

    走过广场,穿过长桥,经过教学区,三位姑娘抵达了武道社。

    由于尚未正式开学,她们发现场馆内人烟稀少,清清冷冷,只得那么寥寥几道身影在张贴着标语。

    标语红底黑字,让场馆内洋溢出燃烧的激情,上面的内容大同小异,都在订立着目标:

    “全国决赛!”

    一看见这四个字,闫小玲顿时有点热血沸腾,下意识往那边靠拢了几步,突地觉得指挥着这项工作的男生相当眼熟。

    “我我我,我认识你!”她结巴了半天,终于兴奋着喊了出声。

    蔡宗明瞄了这位萝莉脸的少女一眼,半是疑惑半是得意地想道,莫非我也有粉丝了?靠脸积攒的?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闫小玲又补了一句:“你是楼成的同学吧?你们一起接受过电视台的采访!那个视频我看了好多遍!”

    ……蔡宗明伸手捂了捂脸,半自嘲半玩笑道:“我现在都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吗?必须靠楼成的同学这个身份来识别了?”

    闫小玲先拍了几张武道社的照片,发在了论坛上,然后才壮着胆子问道:

    “楼成呢?”

    她旁边的穆锦年也在这时开口了:“林缺呢?”

    而何紫则在认认真真地打量四周的场景。

    蔡宗明叹了口气,摊了摊手道:“还没正式开始特训呢,他们当然自己找地方锤炼去了。”

    “那你怎么在?”闫小玲颇为失望地脱口问道。

    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过来的!

    “我为什么在?我必须在啊,我是武道社的社长!”蔡宗明好气又好笑地回答。

    “你是社长?”闫小玲险些就露出了“你何德何能”的神情,穆锦年也略显疑惑。

    “怎么了?我不像社长?”蔡宗明没有遭受质疑的愤怒,笑了笑,“咬牙切齿”道,“对,确实不像!我自己也这么觉得!我们上一任的社长大四毕业了,正常来说,继任的人得从武功最高的那几个人里面挑,这样才能服众嘛,可丫的,他们一个说太麻烦,一个连话都没说,看了眼就走了……我本来也想推辞的,但老师说了,学校已经决定了,我好好一个替补,怎么就成武道社社长了?”

    被赵强同志熏陶,他也学会了某些句式。

    “哦哦哦,很林缺……”穆锦年眉眼一弯。

    这位是林缺的粉丝啊……闫小玲将小胸脯一挺,笑得很是开心道:“也很楼成!哈哈,辛苦你了。”

    说完,她在心里补了个拍肩的表情。

    聊了几句,她们和蔡宗明混得比较熟了,闫小玲逐渐表现出本色,充满期待地问道:“武道社什么时候开始上课啊?我现在可以报名吗?”

    “你们是大一的吧?得等军训回来才有统一的招新……”蔡宗明刚说了几句,忽地看见两道熟悉的身影过来,忙举手打了声招呼,“孙师兄!林师姐!”

    孙剑笑呵呵道:“不愧是新任社长,太尽职了吧?我们路过随便看一眼就发现你了。”

    “为人民服务!”蔡宗明故作一本正经,逗乐了大家,“孙师兄,林师姐,我还以为你们这学期要忙着弄论文和找工作,都不会来武道社了。”

    靠着外向健谈的性格,他和武道社特训成员们都有不错的交情。

    孙剑眼神恍惚了一下,笑了笑道:“大学四年了,想为最后留下个美好的结尾,咱们武道社双丹境在全国都算有竞争力,肯定能突破之前几年的成绩,呵呵,我们来蹭楼成和林缺面子的!为全国决赛!”

    “为全国决赛!”蔡宗明伸手和他们碰了碰,眼神里也多有憧憬和期待。

    旁观着他们,闫小玲突然好希望时间快点来到十一月。

    哎呀,就是没能第一时间看到楼成......

    出了武道场馆,闫小玲还在惆怅之中,何紫则若有所思道:“肌肉和热血的碰撞,好想写篇文啊......”

    “呃,你还会写文?”闫小玲诧异看向室友。

    “我不仅会写,还会说,等熟了,我能唠得你汪地哭出来。”何紫微微一笑。

    奇怪的室友......闫小玲揉了揉脸蛋,思绪很快转开。

    好气哦,都没见到楼成!

    ............

    “不错,熟能生巧嘛。”施老头环抱双手,看着自家傻徒弟施展“祝融劲”。

    楼成收起架子,略显自得地笑了一声,然后提出了请求:

    “师父,我想二度觉醒异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