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八十一章 被拍摄的特训
    用过早餐,楼成拉着严喆珂,心情愉快地走向武道场馆,准备参加新学期的第一次特训。

    感受着来往同学们千奇百怪的目光,他忍不住暗自“唏嘘”道:

    好久没有这样秀恩爱了!

    回到学校,能够光明正大地谈恋爱,就是不一样!

    “你笑什么?”严喆珂秀眉微动,疑惑地瞥了他一眼。

    楼成嘿嘿笑道:“我有小仙女我自豪!”

    “噗……”严喆珂当即失笑,只觉橙子真是一只隐性的逗比,和他相处得越久,越能感受到这点。

    她的情绪又愉悦了几分,嗯,天很蓝,风很清。

    就这样说说笑笑间,两人抵达了场馆,走入了大门,看见了几道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于这里的身影。

    为首者内穿白衬衣,外披浅灰小西服,套着一步裙,身材窈窕,容貌出众,头发短得恰到好处,又清爽又俏丽,正是采访过武道社好几次的松城电视台记者舒蕤,而她的旁边有一个小团队,正在忙碌地进行着拍摄准备。

    楼成和严喆珂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疑问,然后默契地松开了交扣的双手,免得被摄像机拍进去。

    “嗨,楼成!”舒蕤环顾四周,突地发现熟人,顿时兴高采烈地挥手招呼。

    “舒记者,这么早来采访?”楼成因着好奇,走了过去,开口问道。

    严喆珂背着手,乖巧地跟在后面,支起了耳朵。

    舒蕤酒窝一现,笑吟吟道:“不是采访,是录制节目。”

    “录制节目?”楼成诧异脱口。

    这有什么节目好录制的?

    舒蕤露出八颗牙齿道:“你和林缺成长到今天,在整个大学武道圈子里都属于最顶尖的那一波了,松大武道社肯定能分区出线,甚至有希望冲击决赛四强,是大家关注的热点,哈哈,我先说声加油了。”

    “我们身为松城的电视台,怎么可能放过这个热点,领导已经批准了,让我来做一个比较特别的节目。”

    “特别?”楼成琢磨着这两个字,严喆珂亦是一脸懵懂。

    舒蕤轻笑道:“就是记录片式的节目,从现在开始,到明年四月前,我隔三差五就会过来拍点东西,记录你们特训,练习,备战,热身,比赛,以及生活学习的日常,从各个方面展现你们真实的模样,到时候,会以这些为素材,做一个专题出来,为你们参加全国赛壮行。”

    “这样的节目啊?”楼成想了想道,“听起来挺有意思的?”

    “我做过调查,很多人都感兴趣。”舒蕤眉开眼笑地回答。

    这个节目是我策划的,我策划的哟!

    严喆珂抿嘴含笑,静静旁观,似乎看见了舒记者那根翘起来的尾巴。

    “我们会尽量配合的。”楼成客气了一句,指了指队伍,“我先过去集合了。”

    “别,别急,正好遇上,采访两句嘛,就一句,就一句,严同学,你等下也说说嘛。”舒蕤让摄像机对准了楼成,严喆珂则机敏地闪到了旁边。

    “好吧。”楼成已经是身经百战的老油条了,对此毫不怯场。

    舒蕤笑呵呵道:“日常点,就像刚才和我打招呼聊天一样,嗨,楼成,来得挺早嘛。”

    “不早了,舒记者你们都到了。”楼成开了句玩笑。

    “你心情不错嘛,感觉很放松,也充满了动力,对这一届全国大学武道会有定目标吗?”舒蕤微笑问道。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司机。”楼成风趣回答。

    “明白,不耽搁你特训了,拜拜。”舒蕤挥了挥手。

    “拜。”楼成迈步走向了队伍,和蔡宗明、李懋、郭青、孙剑、林桦、姜浮生、黎小文和吴猛等一一打了招呼。

    而严喆珂被舒蕤拦住,不得已停了下来。

    “严同学,你是真的美女,不用担心素颜上镜,不用担心没有PS,没有美图。”舒蕤以放松日常的态度进行着采访。

    “我不担心这个呀。”严喆珂眼波忽闪,无辜回答。

    舒蕤笑呵呵道:“你之前都很少接受采访,让我难免有些错觉。”

    “那时候我是替补,没必要出风头。”严喆珂落落大方道。

    “那作为替补,你为这一届的大学武道会做准备了吗?”舒蕤话归正题。

    严喆珂眼眸明亮道:“做了,但还差不少,希望能在分区赛前有接近职九的水准。”

    她不谦虚也不夸大。

    “哇,这挺了不起的,我好羡慕哦。”舒蕤比了个手势道,“严同学加油!”

    “谢谢。”严喆珂礼貌地欠了欠身体,背影妙曼地往队伍靠拢。

    就在这时,林缺干净清爽地从更衣室内走了出来。

    舒蕤暗示摄像师镜头跟上,自己迎了上去,忐忑着绽放如花笑靥:

    “嗨,林缺同学。”

    希望他今天心情不错。

    “又是你。”林缺看了她一眼。

    什么叫“又”?舒蕤听得抽搐了嘴角。

    这是在嘲笑我工作一年多还是小记者?还在采访松大武道社吗?

    可工作一年多就被提拔的很少见呀,尤其我还无视了某些领导的某些暗示……

    她勾勒唇线,皮笑肉不笑道:“是啊,又是我,我这种小记者,得养家糊口,领导吩咐要做,只能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了。”

    “加油。”林缺面无表情回了两个字,脚步不停,越过了摄像机。

    加油?到底谁在采访谁啊……舒蕤呆滞了片刻。

    这家伙总是不按常理出牌!

    几分钟后,施老头抵达,摄像机对准了大家。

    “我们也认识快一年了,废话不说,直接讲正事。”施老头灌了口酒,“这学期,我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大学武道会分区赛出线,拿到明年四月去帝都参加决赛圈比赛的通行证!”

    紧跟着,他咳嗽了两声,瞄了眼楼成:“而为了这个目标,老头子给你们准备了一门内练法。”

    “内练法?”李懋脱口而出,又惊又喜。

    蔡宗明也愕然与楼成郭青等人对视,脸上写满了不相信。

    内练法这种东西有价无市!

    不拜入相关宗门或优秀武馆,不进入高等级的武道学校,能稳定确切拿到内练法的途径只有三个,一是参加职业赛,从奖励里获得,二是立下功劳,从政府手中拿到,三是积攒贡献,从武道家协会兑换,平时市面上流通的大多数有假,而且政府与武道圈子都在打压能造成内练法广泛传播的商家,以维持自身的利益。

    换句话,一名没传承的武者获得内练法后,拿来教导徒弟没问题,手头紧了卖给谁谁谁也没问题,但要想卖两家三家四家,那就会被警告了,算是武道陋习的一种延续。

    从楚唯才开武馆到现在这么多年,都没弄到一份内练法,就可以想见其中的难度。

    当然,这事的难度只是对普通的武者而言。

    李懋入静有成后,感觉自身能于一年多内拿到职业九品的证书,到时候,刚好大四,找工作很有优势,偶尔,他也会幻想武道社通过比赛获得内练法奖励,那样的话,自己也许半年也许几个月就能成为职九,再弄几份打法,都能在家乡小地方开武馆了!

    不过,他也就想想,YY一番,没觉得这会真正实现,可是,此刻,而今,眼目下,内练法真真切切摆在了面前。

    这让他如何不激动,如何不狂喜,都想欢呼一声施教练万岁了!

    他是如此,蔡宗明也是如此,嘴王同学家境虽好,在武道上却没什么人脉,入静成功后,试着弄过内练法,但都可耻地失败了,还想着开学后找橙子同学谈谈心,看他有没有什么渠道。

    在这个年龄有了内练法,我说不定真能走武道这条路,闯出属于自己的人生!

    孙剑林桦和吴猛黎小文等人亦是欣喜异常,他们虽然静功未成,修炼不了内练法最精髓的部分,但光是其余部分,也能让他们节省很多水磨功夫,比如黎小文这种,以前只将目标放在毕业时有业余三品的水准,混个不错的证书,而现在,她能期待一下大四时拿下业一了。

    这样一来,以后的人生或许就完全不同了。

    “怎么?不想要?”施老头贱贱地开了句玩笑。

    “想!”李懋蔡宗明等人齐声回答,精神振奋,笑逐颜开。

    看到他们的反应,楼成与严喆珂对视了一眼,心里洋溢着浓浓的成就感和满足感。

    虽然他们都不知道内练法是自己提供的,虽然他们感谢的是自家师父,但为什么我还是觉得暗爽呢?

    哈哈哈哈,这或许就是做好事不留名的精神享受吧?

    舒蕤兴致勃勃地旁观着,让摄像大哥记录下了刚才的情况。

    接下来的日常锤炼里,他们录了很多组影像,还去外面补拍了不少环境素材,然后重新进来,准备告辞。

    而这个时候,施老头宣布对练套招开始。

    按照习惯的分组,楼成找到了严喆珂,正待聊几句关于录制节目的话题,却看见林缺没什么表情地走了过来,目光幽黯地说道:

    “我们切磋一下。”

    他的眸子深处似乎藏着两朵火焰,由强烈战意点燃的火焰!

    楼成想过以大舅哥骄傲不服输的性子,可能会主动来找自己切磋,对此并不诧异,微微一笑回答: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