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八十三章 招新
    楼成打出的晶莹寒光贴地蹿行,瞬间就击中了近在咫尺的对手,它所过之处,残留霜痕,似乎将秋老虎拉入了初冬。

    腾得一下,林缺仿佛踩中了地雷,左腿被冒出来的雪白“火焰”所包裹,凝出了一层晶莹剔透的冰渣,他整个人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抓取的动作为之一缓。

    就是现在!楼成身体一晃,绕到大舅哥身侧,气血劲力还抱外冲,撑起了他的肌肉筋膜,让他凭空高大了几分。

    啪!他右手如同钢鞭,从上往下抽出,带着一股震劲,于空气中摩擦出了尖锐刺耳的响声。

    这样的距离下,他不担心林缺闪避!

    这看得李懋孙剑他们目瞪口呆,有种在观摩外罡战斗的感觉!

    橙子的冰霜异能什么时候可以外放了?

    他八月初打省青年赛的时候,最后两场那么艰苦,也没见他用这一手啊!

    短短一个月里,他的异能就再做突破,完成了更新换代?

    难怪施教练要让舒记者她们离开,这确实是能给山北惊喜的秘密!

    擂台之上,林缺似乎还受到“冰焚”的影响,只下意识往后拉了左半边身体,试图躲避,被楼成的单鞭直接抽打在了肋部。

    喀嚓!他身体剧烈颤抖,骨骼肌肉和皮膜筋脉随着气血劲力的还抱齐齐坍陷收缩,让楼成仿佛击打在了空处,虚不受力,异常难受,引爆的震荡也似乎消失无踪。

    腰背急转,大丹喷薄,林缺的肌肉一块块鼓起,它们高速摩擦了气流,制造了响声,汇成了一道摇晃人心的呼啸。

    阴阳转,龙低吟!

    低吟声中,林缺夹杂借来的部分力量,凶猛地摆臂挥拳,于狭小范围内崩打对手的下腹。

    在模仿丹境爆发时,他尚能并用流星劲,可一旦完成的真正还劲抱力,类似方面就非目前的他能够做到的。

    距离太近,呼吸可闻,楼成明白一步被动步步被动,方寸之间胆气为先,咬紧了牙关,以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意志做了两连爆,他右臂一胀一提,拳头迎着攻击就轰了出去。

    砰!

    气浪翻滚,擂台之下掀起了一阵劲风,楼成摇晃躯干,回摆右臂,想要借力打出“大雪崩”,却觉一切空空荡荡,无力可得。

    而林缺身体的剧烈颤抖未曾停止,木偶般一摆一弹,又凝缩了外力和本身气劲,以挟泰山以超北海的威势,侧过身体,鼓胀了武道服,化作一颗“流星”,迅猛地靠撞向了对手!

    这就是丹境版的阴阳转与还劲抱力的配合!

    两连爆!

    呜!风声一撕,林缺变身铁铸大山,即将贴住楼成,双方的距离不到一步。

    楼成重心急荡,往侧面斜了一点,身体矮下,避开靠击锋芒,右脚铲踢了出去,攻向对手下盘破绽,要顺势让林缺失去重心,自己将自己摔倒。

    就在这时,林缺的身体忽然顿住,就像这次切磋最开始那样,来了一个急刹车!

    摩擦之声刺耳,痕迹鲜明惊悚,他收束积蓄好力量,刚好停在了楼成铲踢出去的右脚前方。

    紧跟着,林缺跨前一步,巧妙绕过了这一击,拖在后面的左臂啪地由下往上捶打了出来,静止转为急速,气势汹汹,碎金裂石!

    他靠着阴阳转和流星爆的玄妙,硬生生将还劲抱力和借力打力的恐怖延续到了现在!

    面对于此,楼成刹那决断,气血回流,抱于丹田,神情无波地下探了双手,张开了一根根青黑筋脉和一处处微小肌肉。

    右手抓向林缺的拳头,左手斜向推按。

    啪!

    他右手被打得往回一甩,五根指头止不住的颤抖,幸好有侧面的推按和虚握卸力的掌心,才避免了骨折的下场。

    犹是如此,他也不敢硬抗,顺着回甩之势,蹬蹬退了两步。

    林缺一招得手,脚下猛踩,比楼成退得更快般扑到了他的身前。

    这个时候,楼成忽然叹了口气,又一次还劲抱力,让气血瞬间回流于丹田,稳住了身体的重心。

    他的武道服无风自胀,勾勒出了肌肉的模样,左肩一弹,手臂抖出,拳头炸裂了空气,电射向了林缺的胸腹之间。

    林缺双手一架,顶住了这一击,并试图再次观想和调整身体,使用阴阳转借力卸力。

    可是,没做丹境爆发的他与楼成这一击有了本质上的差距,只卸掉了少许力量,被打得后仰倒退。

    楼成脚步一错,紧追而上,雷音震禅配合着连续爆发,啪地又擂了出去。

    砰!

    林缺身体剧颤,眼眸眩晕,凝固在了原地。

    没等自家师父宣布结果,楼成收回了手,暗自发出了一声叹息。

    要不是大舅哥晋升未久,肉身极限的突破还没到质变的程度,属于正常八品丹境,完成不了更多的连爆,这一战恐怕会比较凶险。

    ——正常的八品丹境最多两连爆,修炼滋润身体提高耐力功法的周正泉才能完成三连爆,之前楼成遇到的邱霖和孟杰锋虽然是八品,但却属于资深,肉身状态已往七品层次靠近。

    犹是如此,楼成也对林缺最开始的那波连招印象深刻,他向自己展现了与以往有很大不同的战斗模式,如果不是自己冰霜异能有突破,也初步掌握了“冰焚”,打断了衔接,那多半会被直接连到输。

    这就是有传承有实力的丹境吗?

    大舅哥才突破三个月,就有这样的实战表现,那两年前就是丹境,有着“雷部绝学”传承,即将拿到六品证书的彭乐云,又该是怎样的风采?

    这不是光看视频能够体会到的,不亲自尝试一回,始终隔镜观花,无法深刻了然!

    想到这些,从拿到青年赛冠军开始,悄然存在于楼成心里的比较飘的状态,彻底不见了。

    之前还是小瞧了彭乐云!

    收敛了思绪,沉住了心神,他看向怔怔立在原地,不断喘着粗气的林缺,诚恳笑道:

    “你得想办法弥补一下体力方面的短板了。”

    他知道以大舅哥的骄傲自闭性子,这个时候怎么表态都会刺激到他,还不如直接提建议。

    林缺缓了过来,没有说话,转过身体,走向了石阶,快要下去时,停在了那里,微微点了点头。

    楼梯吐出浊气,侧头看向了严喆珂,只见女孩神情复杂,多有感慨和唏嘘。

    林缺是她从小的偶像。

    …………

    九月下旬,军训结束,闫小玲拉着何紫和穆锦年急匆匆跑到了广场。

    今天是各大社团招新的日子!

    她们没有犹豫,没有被COS吸引,没有被广告诱惑,直奔到了武道社摊位前,看见这里围了不少同学,几乎排成了队。

    “嘤嘤嘤,来得这么早还要等。”闫小玲的拳头在眼睛底下转动,假装哭泣。

    她和室友们已比较熟悉了。

    “谁叫某人起床迟了。”何紫无奈地摊了摊手,她今天改变了穿衣风格,卡通T恤,短裤运动鞋,背着双肩包,只有脸上的圆圆眼镜依旧。

    “咳,军训外太累了。”闫小玲排好队,看见主持摊位的是熟悉的蔡宗明同学。

    就在她想着要不要厚脸皮过去走个后门时,突然被穆锦年拍了拍肩膀,指了指另外一个方向:“咯,你家偶像来了。”

    啊?偶像?楼成!闫小玲侧头望去,只见以往隔着屏幕的身影真真切切出现在了摊位旁边帮忙。

    真人更有气质!

    活的,活的!闫小玲欢呼雀跃,然后闪到了何紫身后,瞬间完成了鹌鹑变身。

    怎么办?怎么办?楼成就在那里……

    “你不是说看到楼成就要扑过去,要签名要合照吗?”何紫恨铁不成钢地回头问道。

    “我,我紧张,我,我话都说不出来了。”闫小玲低着头,看着脚尖,时不时偷瞄楼成一眼,“盒子盒子,你帮我去要,帮我去要!”

    何紫瞪了她一眼:“要不是你认了我做爹,我才不帮你!”

    呃,我认了多少个爹了……闫小玲莫名想到了这个问题。

    何紫从穆锦年手中拿过纸质笔记本和签字笔,几步跑了过去,来到楼成身边,微笑道:“你好,能帮忙签个名?”

    楼成早就看到闫小玲了,但为了不暴露自己经常视奸粉丝论坛的习惯,假装没有认出,此时点头笑道:

    “好的。”

    他接过笔记本,刷刷签了名字。

    何紫想了想又请求道:“能不能写上‘给鹌鹑’?”

    “可以。”楼成爽快地答应,以此答谢闫小玲同学对论坛的贡献。

    他快速写了“给”,然后愣在了那里。

    “怎么了?”何紫不解地问道。

    “没,没什么,我看下手机。”楼成干笑两声。

    妈蛋,鹌鹑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