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八十八章 开始(第一更)
    呼喊之声穿透了更衣室的大门,逐一唤醒了闭目养神的队员们,大家听得既感动又热血,内心仿佛有某种激情在沸腾。

    他们兴奋地彼此对视之中,施老头咳嗽了两声道:

    “时间也差不多了,老头子我来安排出场的顺序吧,今天楼成压阵,第三个上。”

    “我?”楼成诧异脱口。

    不是应该让大舅哥出场,了断去年的遗憾吗?

    我都做好在替补席上挥毛巾的准备了!

    这时,林缺也有了动作,跨前一步,主动申请道:“教练,我想上场!”

    施老头呵呵笑道:“你还对去年的那场比赛耿耿于怀啊?这种级数的对手哪用记挂在心里?你有取胜欲望是好事,但也别太降低自己的层次嘛,就这么定了,你下周压阵。”

    他没给林缺申诉的机会,直接做了决断。

    林缺难得的请求被堵了回去,嘴唇抿得更紧了一点,愈发得沉默。

    施老头环视一圈,喝了口酒,笑眯眯道:“这段时间的队内训练,你们这帮小鬼自己也看得到,严丫头是表现最好的一个,那两臭小子不算人!她做主力,没人反对吧?”

    严喆珂少有被施教练这样一本正经的表扬,一时喜意难掩,眸光流彩,抿嘴扭头,看向了旁边,并悄悄伸手捏了捏楼成的掌心。

    好开心~!

    嗯,施教练的一本正经仅限于表扬自己的部分!

    自掌握内练法以来,严喆珂进步神速,实力的提升有目共睹,在场队员们都摇了摇头,示意认可。

    这种事情,就算谁想昧着良心找茬,也得考虑考虑现实,得罪严喆珂等于得罪了楼成!

    当然,他们并不清楚,得罪严喆珂也等价于得罪了林缺。

    “你今天第一个出场,好好打,以提升自己为目的,后面有人兜着的。”施老头提点了一句。

    “是,施教练!”严喆珂并拢双腿,打直腰背,故意用站军姿的方式卖萌回答,内心的兴奋跃然于面上。

    施老头笑着摇了摇头,仿佛想起了自家女儿在这个岁数时的样子,他微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了李懋:“第二个出场没问题吧?”

    经过一次次的实战,一次次的上场,李懋的“紧张病”算是治愈了大半,在后面有楼成压阵的情况下,他更加毫无负担了,高声回答道:

    “没问题!”

    虽然我已经站起来了,但我还是想跨过那个让我跌倒的沟壑!

    定好主力顺序,施老头随手点着队员道:

    “替补嘛,就按照品阶高低来定,老队员优先。”

    “孙剑,林桦,蔡宗明。”

    本次大学武道会的规则有一定微调,更衣室最多进九个队员,也就是说,大名单限定数量为九,而上报的替补不超过三位。

    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孙剑一阵恍惚,暗中自嘲道,这下真成替补了……

    由于无法入静得定,自己的顺位已经落到了严喆珂和李懋后面,等到明年,说不定还要被蔡宗明超过。

    而郭青更是有些黯然,觉得自身在武道社的地位越来越尴尬了,不仅没成主力,还落选了替补名单,更加让人悲哀的是,如果不是照顾老队员,纯粹按照品阶来定的话,自己连大名单都进不了!

    至于何紫和王大力两位新人,对更衣室内的一切都满是好奇,用眼睛充当着摄像机,记录着看到的所有,没什么负面情绪。

    “呼。”蔡宗明则吐了口气,低声道,“白准备了。”

    “你准备啥了?”楼成好奇侧头,埋首问道。

    “我准备了对话时间的腹稿。”蔡宗明唏嘘道,“可惜啊,我的一战成名得推迟了。”

    楼成斜眼看着他:“你想太多……”

    两人互损之中,施老头让姜浮生将主力和替补名单写好,提交给了比赛监督。

    等了不到一分钟,他鼓了鼓掌道:

    “好了,出去吧。”

    在众人走向门边的时候,楼成凑到了施老头身旁,压低了声音问道:

    “师父,这场比赛上我还是上林缺没区别啊,为什么非得阻止他?”

    这让人很不解啊,严教练也非常疑惑!

    施老头嘿了一声:

    “刚极易折,没听过这句话吗?”

    “您是在打磨林缺?”楼成恍然反问。

    施老头笑了笑:“他这种性子得磨一磨,要不然以后会绷断自己的,呵,关键的事情会造成太大打击,只能从这种小事着手了。”

    “明白。”楼成退后两步,回到了严喆珂身边,转述了师父的话语。

    严喆珂听得情绪复杂,沉默了几秒才叹息道:

    “我哥是绷得太紧了。”

    吱呀,更衣室大门打开,外面热烈的声浪毫无阻隔地涌了过来,灌入了众人的耳朵,焚烧起了他们的血液。

    “松大!松大!”

    这时,同学们看见了楼成等人走出,呼唤之声愈发凶猛,像是完成了一次爆发:

    “我们来了!”

    楼成闭了闭眼睛,侧头看向了严喆珂,在她的眸子里读出了和自己同样的想法:

    全国大学武道会,我们来了!

    …………

    今天这种档次的比赛,没有电视转播,也没有网络直播,就连备播和录播都没有,只得舒蕤带着团队,为节目记录着素材。

    她站在看台边缘,处在声浪之中,感受着那份纯粹那份疯狂那份肆意,不由感慨了一句:

    “年轻真好……”

    当年我也这么挥洒过青春!

    可现在,得为柴米油盐而奔波,得为恋爱落入现实而烦恼,得为未来笼罩着雾气而迷茫,得为人际关系而头疼,忙忙碌碌,身心疲惫,哪还能有当初的那份心境。

    不过,将积压的情绪累积的负面在这样的氛围里宣泄出来,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舒蕤听得渐渐沸腾了热血,想闭上眼睛,忘记现实,纵声尖叫,疯狂呐喊。

    在她旁边不远处,李怜彤等人已是挥舞起双手,制造着人肉森林,在离她更远一点的地方,赵强等人不再矜持,不再文质彬彬,喊得满脸通红。

    …………

    客队更衣室内。

    听着外面的喧嚣,回想起上次的经历,古岳心里油然冒出了一句话:

    “此一时,彼一时。”

    他看了看自己父亲,越俎代庖道:“老规矩,还是我打头阵,你们自己定谁先谁后,输也要输得漂亮点!”

    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松大那边肯定是让楼成或者林缺最后镇场,以历练替补,不用担心一开始就遇到他们,基于此,按照正常的逻辑,我该让才大二的季兰当先锋,多打比赛,多累积经验,为武道社的更新换代做一份贡献,但是,我都大四了,想体体面面地毕业,最后的武道会比赛,我要以胜利画一个圆满的句号。

    连战两场后输给楼成或者林缺,不算失败!

    费三立在前面两个星期的定品赛里遭遇了强组,没能出线,正是意气消沉的阶段,对古岳的安排懒得争执,看了季兰一眼,闷声闷气答应了下来。

    而季兰无可无不可,想着就当长长见识,增加点与丹境强者交手的经验。

    他们纷纷站了起来,再不复去年气势地走出了更衣室。

    …………

    全场观众跟着广播喊完了主力和替补的名字后,裁判登上了擂台,向两侧做了示意,朗声宣布道:

    “松城大学武道社与关南学院第一场比赛。”

    “严喆珂对阵古岳!”

    听见是这位让大家印象深刻的美女同学,看台之上再次爆发了一阵高潮,呐喊之声与小喇叭的鸣叫交错飞腾。

    打古岳啊……楼成没流露心里的担忧,微笑看向旁边的严喆珂道:“挑战来了。”

    “嗯!”严喆珂抿嘴颔首,肃穆了表情,起身和楼成击了下掌,和林缺等人碰了碰拳头,昂首走向了看台。

    她已经盘起了长发,明眸皓齿,容光照人。

    古岳没想到对方打头阵的是这位女孩,一时看得有些发怔,等回过神来时,严喆珂已站在了他的对面,而裁判也举起了右手道:

    “对话时间开始。”

    看资料只有业二,但她没参加九月份的业余定品赛……能压过业一的孙剑出场,她至少是业一,说不定更强一点……她看起来斯文秀气,应该是那种教养很好的女生,肯定不擅长吵架,不擅长嘴皮子功夫,很容易被言语影响到情绪……古岳念头闪过,故意咧开嘴巴笑道:

    “虽然有很多外罡前辈是女性,但我还是得说一句,擂台是属于男人的,娘们就别掺和了!特例永远只是特例!”

    严喆珂听得无名火一冒,当即就想启唇反驳,但很快冷静了下来,知道对方是不可能好好和自己辩论的,而比骂人,比脏话,比言语刺激,自己连小学生都未必比得过。

    好气哦!

    明明他没有道理的!

    她吸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平复着情绪,无视了古岳后续的嘲讽,在心里默念着楼成经常讲的一句话:

    武道之争,不在口舌,武道之争,不在口舌,武道之争,不在口舌……

    等到古岳发现对面的漂亮女孩这么沉静,未受什么影响,及时住嘴时,三分钟已接近尾声。

    严喆珂睁开了双眼,身体状况已调整至最佳。

    裁判看了看电子钟,举起右手,重重挥下:

    “开始!”

    新一届的全国大学武道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