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八十九章 擒拿(第二更)
    作为打法非常强硬的武者,面对的又是一个斯文秀气的漂亮女孩,并且自忖实力稳稳压住对方,古岳当然毫不示弱,直接抢攻,敲山震虎。

    他双脚猛地发力,身体如同离弦之箭般蹿出,瞬息之后,左手往前一架,肩背急转,带动右臂握拳挥去。

    啪!

    风声激荡呼啸,与古岳脑海内百兽之王咆哮山林的吼声相得益彰,黑虎掏心!

    面对这气势十足的攻击,看似柔弱纤细的严喆珂沉静着神色,竟然不闪不避,双脚一个内抵,急踩地面,让气力经踝膝胯传自脊椎,撬动了手臂。

    喀嚓的破碎声里,她左臂提挡,右拳自胸腹旁崩出,以强对强,以硬碰硬!

    女孩的应对有些出乎古岳的预料,但他信心十足,未做改变。

    砰!

    闷响回荡,严喆珂身躯颤抖,肩膀后甩,像是承受不住对手的磅礴大力般往后退了开来,脚步虽然轻巧灵动,有章有法,但脸庞涨红,重心摇晃不稳。

    哼!和我比力量!古岳见机会降临,高大的身体一展,仿佛化作了巨灵之神,他大步急跨,右拳如握巨锤,凶猛地从右上往左下擂出,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心态。

    这看得现场观众们齐齐发出一声惊呼,悬起了一颗心,屏住了鼻端息。

    才业余二品的妹子怎么能和强力职九硬拼呢?

    就在这时,严喆珂忽地顿住,毫无征兆地顿住,身躯颤抖未停,太阳穴诡异鼓起。

    她双脚一扎,沉腰坐胯,像是木人回摆,右手握拳,似搬似拦地往上迎击。

    砰!碰撞之声爆发,两道身影脚边各自出现了一道道蜘蛛网般的裂缝,古岳诧异地发现严喆珂竟打出了不逊色自身力量多少的一拳,再加上搬拦的技巧,双方居然平分了秋色!

    怎么可能?他震惊之中,只见女孩娇躯微仰,借来力量,抽出了左脚。

    啪!那条笔直修长的腿在这个时候绷得紧紧,化成了让人头皮发麻的鞭子,直奔古岳膝盖而去,让他瞳孔收缩如同针尖。

    狂风暴雪无停息!

    这也让周围同学们的惊呼戛然而止,一个个都错愕了神色,没想到文文弱弱的妹子竟和高大强壮望之生畏的肌肉男打了个平手,甚至率先反击。

    严喆珂最开始选择以双脚发力硬抗古岳的抢攻,就是想看一看自身的力量究竟处在了什么水准,当然,她也是有不小把握才敢这样做,之前楼成有肯定她的身体素质接近九品了。

    等到拼了一拳,她终于确定本身的状况,力量是不如古岳,但也没差到无法弥补的程度,做个撤步卸力便能稳稳挡住,之所以连退几步,是化用了这几个月突飞猛进的“阴阳转”技巧,将对手之力借来,填平了彼此间的沟壑,抢到了上风,找到了展开“暴雪二十四击”的机会。

    而“暴风雪”一至,越打越强,越打越猛!

    古岳来不及做思考,面对那不断炸响气流的鞭腿,他只能顺势绷紧大腿,拧腰摆胯,横抽抵御。

    砰!双腿各自弹开,严喆珂脑海内狂风连绵,大雪不止,脚尖快速点地,脊椎一带,身体前倾,右臂后拉,弯弓射虎。

    啪!她的拳头狂暴打出,有所摇摆,像是一个钻头。

    古岳在林缺的“暴雪二十四击”之下吃过亏,对此印象深刻,明白不能让对方积累气势,越战越疯,必须进行打断,否则后果非常危险。

    他手臂肌肉鼓起,腰背甩动,如同挥鞭般抽向了女孩的拳头,想要一触就收,不让对方借到太多力量。

    啪!“单鞭”刚中右拳,古岳急速反弹回臂,顺势抽身,试图转移位置,打乱女孩狂风暴雪的节奏。

    可是,严喆珂身躯再次颤抖,右手机械后甩,如同杠杆的一头落下,翘起了另外一边的攻击。

    啪!女孩左臂一抖,化作大枪,于脆响声里急吼吼“点”向了古岳的咽喉,呼啸的寒风和飘落的暴雪没有任何中断,愈打愈强,不给对手闪避的机会。

    “阴阳转”与暴雪二十四击的结合!

    这样也行?

    这样也能借力攻击?

    古岳头皮发麻,莫名惊悚,再也不敢小瞧对面斯文秀气的姑娘,打叠起精神,炸肩膀之劲,摆打左拳。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两三招之后,她就能在力量和气势压过自己,让所有的反抗消弭于茫茫暴风雪里!

    必须出绝招反扑了!

    他去年惨败于林缺手下,对“暴雪二十四击”记忆犹新,一直在苦思如果不慎落入下风,该怎么破解的问题,除开用短暂爆发的招式和震耳音功精神秘法等进行中止,另外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擒拿!

    拿住对方的手臂,打断对方的衔接!

    古岳没震耳音功,没精神秘法,也没短暂爆发的炮拳和熊形等功夫,本身又比较擅长擒拿,曾经以此对付林缺,因此在这方面又下了一番苦功,自觉再遇当初的困境,不会束手无策了。

    如今,正是时候!

    他神情凝重,左肘猛烈撞打空气,拳头侧面挡住了严喆珂的攻击。

    紧跟着,啪的一声,他发了寸劲,弹出五指,一下就扣住了女孩的小臂。

    你是入静小成又怎样?我也能抱元守一了,听劲功夫不会比你差太多!

    “糟了!”一道道关切的呼喊从两侧看台发出,楼成环抱双臂,不知什么时候已立在席位前方。

    古岳心中一喜,就要抖动全身关节,发力撕扯,拿下对手,可就在这时,严喆珂猛地吸了口气,鼓胀起了太阳穴,往内绷紧了左臂的肌肤。

    肌肤一收紧跟一胀一弹,古岳的五指先是无处着力,继而短暂滑向了旁边,女孩抓住机会,小臂一抖,挣脱了擒拿,反向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严喆珂等待了许久,就是在等待这个机会!

    作为一个喜欢制定方案的姑娘,她对遭遇古岳怎会没有准备,明白以自身目前的体力状况,要想将糅合了“阴阳转”技巧的“暴雪二十四击”打完一轮,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就像去年此时的表哥林缺,也只是能堪堪完成一轮普通的“暴雪二十四击”,如果这样硬拼古岳,到最后或许是自身先坚持不住。

    所以,她以“阴阳转”糅合“暴雪二十四击”来打草惊蛇,吓唬古岳,欺对方不了解自身,急于摆脱困境,用出他擅长的擒拿手。

    而对于这种擒拿,纪家自有法门,当初林缺就用来对付过楼成!

    电光石火间,胜负易势,一下看傻了众人,静默了呐喊。

    她五指一扣,古岳心惊胆战,手臂猛地一软,旋即绷紧一抖。

    严喆珂“听”出了他的动静,左手一按一推,如打太极,恰到好处地抵消了对方的挣扎。

    然后,她腰背一提,右腿呼啸着抽了出去,逼得古岳不得不出脚硬拼。

    砰!双腿回收,严喆珂借力张开了众多关节,左手五指发力,身躯齐抖,凶猛一扯,像是含住了猎物的老虎在撕咬。

    “啊!”古岳惨叫出声,手臂肌肉扭曲,受到了分筋错骨的伤势。

    而他惨叫声里,严喆珂回拉左臂,侧过身体,观想出皑皑白雪轰隆坍塌,凶狠一撞。

    浩浩荡荡大雪崩!

    砰!她的致命一靠被裁判抵住,古岳脸庞肌肉跳动,痛苦出了几分狰狞之色。

    “第一局,严喆珂胜!”裁判举起了右手。

    输了……竟然输了……我竟然输给了一个明明不如我的女人……古岳忘记了伤痛,怔怔立在了原地。

    这就是我大学四年武道生涯的结局吗?

    严喆珂喜形于色,转过娇躯,对着主队席位猛挥了右拳。

    赢了赢了!橙子,我赢了一个强力的职业九品!

    楼成微笑握拳,与她迎合,心里有着几分莫名的感触。

    从交往开始,与珂珂的对练和切磋就逐渐由自己接手,算是一步步指导着她成长,现在看到她有了初入九品的实力,战胜了以往不敢想象的强敌,真有又满足又唏嘘啊。

    不知不觉,珂珂也厉害起来了……

    “你丫在想啥呢?”蔡宗明站到楼成身边,好奇问了一句。

    “怎么讲呢?”楼成打了个比方,“看到珂珂打败古岳,就像看到自己的女儿一天天长大,不知不觉就成年了一样,懂吗,这种感受?”

    蔡宗明想了想,斜了他一眼,吐出了两个字:

    “变态!”

    “我艹,淫者见淫!”楼成差点被他给气乐了。

    这时,季兰在裁判的手势下,在观众们齐声的“严喆珂”呼喊里,快步走向了擂台。

    楼成退了一步,来到林缺旁边,微微笑道:

    “看吧,我未必都有机会上场,说不定珂珂和李懋师兄就全部解决了,这种层次的对手,真的没必要介怀。”

    他开解着大舅哥,没说什么大道理,只讲了讲事实——在他心里,自家大舅哥是那种“你说的道理我都懂,但我就是不听”的任性家伙。

    林缺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神情没那么紧绷了。

    “我还以为你会开口说两句的……”楼成欣喜于小仙女的旗开得胜,心情愉悦,顺口说道。

    林缺看了他一眼,平平淡淡道:

    “我不想说相声。”

    啊?楼成一脸懵逼。

    他旁边的蔡宗明若有所思道:

    “我感觉他在嘲讽我们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