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九十章 三连踢(第三更求推荐票)
    楼成恍然大悟,看向蔡宗明道:

    “不是感觉,是事实……”

    妈蛋,竟然被大舅哥给嘲讽了!

    枉我认为他是个高冷严肃的人!

    蔡宗明低笑一声,背对了林缺,挑了挑眉毛道:“橙子,上!揍他!”

    他知道这个距离下,哪怕自己音量再低,也瞒不过林缺的耳朵,纯粹是搞笑活跃下气氛。

    “你这弄得,就跟放狗咬人一样。”楼成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你怎么自己不上?”

    “我自己上?那我是去揍他呢?还是去找揍呢?”蔡宗明摊了摊手。

    “哈哈,我想到了那个笑话,一个猎人去打熊……”楼成抿住了嘴巴,忍住了笑意,没有说下去。

    蔡宗明对类似笑话博闻广记,无需听完便心领神会,也跟着颤抖了身体,险些失笑,暗骂了一句“贱人”。

    这时,季兰走完了石阶,登上了擂台,站到了严喆珂的对面。

    看到她,严喆珂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想着自己要不要现在退场,把对阵季兰的机会让给李懋师兄,助他了断心事,完成一个轮回。

    ——去年十二月份,正是因为李懋紧张过度,大好形势下败给季兰,才让松大武道社的出线希望付诸东流。

    思绪纷呈间,女孩又否定了这个想法,感觉这样仪式感太强,既不尊重对面的季兰,也会让李懋师兄平添压力,说不定会弄巧成拙。

    还是顺其自然吧……严喆珂无声叹息,抓住最后的点滴时光,继续恢复着身体的状况。

    刚才那一战,虽然并没有持续太久,但与资深职九的高强度对决还是让她消耗不小,尤其苦心积虑制造契机的过程里,她精神高度紧绷,一旦完结,难免疲惫。

    她刚吐出一口浊气,裁判举起了右手,宣布道:

    “第二局开始!”

    季兰最初搜集松大武道社资料时,发现严喆珂没有参加九月份的业余定品赛,就怀疑她可能超过了业一的水准,要在十月下旬冲击职九,结果,对方似乎并未报名,这让自己对猜测出现了不确定的感觉,认为是自身想太多了,谁知,她真的有了职九的实力,甚至在硬碰硬的较量里战胜了队长古岳!

    松大武道社这帮子人都是怪物啊!

    心念一转,季兰选择了最擅长的游斗,身形矫捷地绕到了严喆珂侧方,滑步靠近,一记低踢,带动衣服发出了脆响。

    严喆珂右肩后摆,将身体拉来正对着季兰,顺势抽出了鞭腿,撕裂了气流,于擂台之上发出尖锐的声音。

    砰!

    两**击,严喆珂急速回摆右腿,借来了力量,拳头自腰间崩出,啪地直奔季兰腹部而去。

    季兰知道“暴雪二十四击”的可怕,一经碰撞,当即借力后退,步法轻盈而协调,不给对手往下衔接,越打越猛的机会。

    见此情状,严喆珂脚部一弓,无声前冲,迅疾追赶,两人一个退,一个进,距离飞快缩小,似乎在翩翩起舞。

    这个过程里,季兰几次变化了方向,可又怎么比得上能初步掌控重心的严喆珂灵活,眼见着无法摆脱,即将遭遇“贴面”袭击。

    就在这时,她忽地停住,让严喆珂“刹车”未及,前赶了一步,让双方的距离不足一条手臂了!

    啪的一声,季兰的右脚高举往上,快若闪电,直蹬对手的下巴处。

    她这个动作,就像舞蹈里将腿抬起,贴于自身肩膀以拉伸韧带的那种,但如此凶猛快速的发力,不是韧带筋膜和肌肉都练到了一定程度,必然会弄伤自身,站立不稳。

    这一腿突如其来,全无征兆,如同刺客的袭击,顿时惊险了局势,让严喆珂背心泌出了冷汗,明白自己有些大意了。

    电光石火之间,她以腰部为支点,往后急仰身体,试图避开这凶险一踢。

    与此同时,她根据平时的练习,双手上抬,以化解后续的杀招。

    啪!腿影险险从严喆珂眼前划过,激荡起的风声扑到了她的脸上。

    一踢落空,季兰腰背发力,牵扯那条高抬的右腿,往下做了气势汹汹的“战斧之劈”,抡向了对手的胸腹之间。

    连环踢技!

    严喆珂半仰着身体,上抬的双手及时赶到,一只架起手臂,抵向敌人的后跟腱位置,一只掌心虚握,推于侧面。

    双方刚一接触,她架起的手臂便顺势往下,以做卸力,再加上旁边的推拦,勉强挡住了这战斧踢。

    就在看台上的同学们松了口气的时候,季兰借助严喆珂这一架,身体腾空而起,左脚飞出,踹向了对手的身体。

    三连踢!

    眼见着严喆珂腾不出手起不了腿阻挡,一下岌岌可危,她腰部一弹,力量十足地打直了身体。

    借此之势,她架住季兰“战斧劈”的手臂一回一翻一送,硬生生将对方抖了出去,丢到了远处,避开了致命之踹。

    三连踢没能命中,季兰当即重归游斗,双腿迈开,不断变化位置,时不时靠近出腿,低踢侧踢回旋踢。

    严喆珂也沉下了心思,见招拆招,但她并没有放弃先前的打法,一找到机会便追赶强攻,只是多留了份谨慎于脑海。

    你追我赶,时而交击之中,她再一次锁定了敌人,靠着本身的灵活逐渐缩小了与季兰的距离,并让对方摆脱不了。

    季兰牙关一咬,忽然跃起,双腿连环踢出,又快又狠又猛!

    等的就是你!严喆珂看过季兰的比赛视频,又有了先前的经验,对此已有准备,脊椎突地弹动,像是一条蛟龙在冲出桎梏。

    她肌肉拉扯,腰背一弹,硬生生改变了重心,拉回了身体,闪到了侧方,让季兰的凌空连环踢从面前飞过。

    抓住机会,她伸出双手,推到了敌人的侧方,季兰当即斜飞了出去,踉跄跌落。

    脚底一震,严喆珂扑到近前,在对手还未站稳时,右脚往中线一抵,插入了敌人双腿之间,身体紧跟着一靠,便让季兰彻底失去了重心,往后仰倒。

    严喆珂左手一抓,将对方拉得站直,右臂一抖,拳头啪地打出,停在了季兰的太阳穴旁。

    “第二局,严喆珂胜!”裁判朗声喊道。

    身心舒畅地收回手后,严喆珂喘息不断,只觉自身已气虚体乏,接近极限了。

    刚才的战斗里,她非常投入非常专注,没去考虑这方面的问题,只想着在真正撑不住前拿下对手!

    季兰看了她一眼,沮丧地叹了口气,摇着脑袋,转身走向了石阶,费三立摸了摸光头,无奈地站了起来,而古震和古岳父子脸色同样地难看,因为照这个架势下去,自己武道社说不定连镇关底的对方主将都见不到了,那就太丢脸了!

    没等到费三立上台,严喆珂笑容甜美地对着两侧观众挥了挥手,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喝彩里,自己离开了擂台。

    楼成迎了过去,伸出拳头,与她碰撞了一下,真心实意地赞美道:

    “真棒!”

    事前他觉得珂小珂同学能拼掉古岳就功德圆满了,谁知道,她竟然连挑了两将!

    严喆珂眉眼弯起,下巴一扬道:“崇拜吗?”

    “崇拜,特别崇拜!”楼成含笑回答。

    他对附近记录着比赛的舒蕤并不在意,这位记者同志应该早就察觉自己和珂珂的恋情了,毕竟差点堵住自己两人的亲热。

    这时,李懋已离开了席位,走到了两人身旁。

    “加油!”楼成严喆珂分别和他碰了碰拳头。

    由于李懋和费三立都是新上场,不存在恢复体力的问题,裁判招呼了工作人员,让他们上台收拾地面。

    李懋立在干净空旷的位置,看着不远处的光头武者,不由回想起了当初,一时颇为唏嘘。

    那个时候战战兢兢紧张透顶的自己,那个时候充满了自责悔恨和痛苦的自己,真是完全预料不到自身如今的状况。

    紧张病几乎不影响比赛了!甚至职九有望!

    他闭了闭眼睛,脑海内浮现出了施教练的宽慰与教导,浮现出了楼成一次又一次的开解和鼓舞,浮现出了武道社特训队员们的理解和支持。

    谢谢你们,谢谢大家!

    主队席位处,楼成陪着身体空乏的严喆珂坐了下来,抬头望向了擂台。

    “李懋师兄在想什么?”他看见李懋在闭目沉思,无聊地八卦了一句。

    旁边的蔡宗明主动接话道:“大概是感谢国家感谢电视台感谢松大之类的话。”

    “你不要这么胡扯好不好。”楼成瞥了他一眼。

    “你丫也知道是胡扯啊?我们又不是李懋师兄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猜得到他在想什么?你那个问题本身就问得不对!”蔡宗明嘿嘿笑道。

    听着两人说了一阵“相声”,严喆珂侧头凑到楼成耳边道:

    “你觉得李懋师兄能赢吗?”

    “有希望,虽然李懋师兄内练法才入门一个多月,还属于强业一的水准,费三立则差不多有初入职九的实力了,但他参加了定品,打了高强度的几天比赛,状态不会太好,六四开吧,李懋师兄四。”楼成分析道。

    “听起来你有点希望李懋师兄输诶?”严喆珂睁了睁眼睛,轻笑开口。

    “他输了,我才有上场的机会嘛。”楼成嘿了一声。

    严喆珂抿了抿嘴,横眼看他,笑吟吟道:“上场欺负一个苦战后的准职九,对你来说有意思吗?”

    楼成想了想,捂住脸庞叹道:

    “没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