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九十二章 道理我都懂
    绕场致意了一圈,武道社众人在开门红的喜悦里返回了更衣室。

    而舒蕤领着团队,笑吟吟跟了进去:“你们该做什么做什么啊,反正当我们不存在就对了。”

    经过申请,她得到了施老头的同意,可以在最近几场比赛里进入更衣室,拍摄一些素材,丰满和真实“记录片”的细节。

    对于她的话语,大家面面相觑,皆在暗自吐槽,我们又不是暴露狂,怎么可能在镜头下像往常一样行事?尤其楼成,更是一阵郁闷,得,给小仙女涂药膏揉伤口的好事没了!

    他并非想着秀恩爱占便宜,毕竟更衣室内多了还不太熟悉的师弟师妹们,和严喆珂太亲近的举动会显得尴尬,只是单纯将这当做温馨甜蜜的日常,结果,来了一帮不速之客,必须自己做自己的了。

    严喆珂下意识看向了他,似乎察觉了什么,眼眸转动,嘴唇轻咬,扭过脑袋,压低声音道:“姐姐心情好,邀请你去散步吧,晚上~”

    呃,珂珂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嗯,误会得好!楼成笑容浮现,一口答应了下来

    “好!”

    …………

    月明星稀,湖畔风凉。

    严喆珂披着男友的外套,双手环住他的小臂,缓步行于水声隐约的小道之上,微扬着脑袋,满是兴奋和憧憬地说道:

    “橙子,你觉得我们这次武道会能打到全国第几?”

    她的发丝略显凌乱,脸蛋潮红明艳,粉唇湿润光泽,眼眸顾盼生辉,残留着水色。

    楼成单手插兜,身心皆是畅快,想了想笑道:

    “我可只给你一个人说啊,别人我不告诉他,要不然会被嘲笑的,我的目标是冠军,全国冠军!”

    “真巧,我也是~”严喆珂笑意盈盈,眸含惊喜,尾音上扬地回应道。

    “我知道山北很强,帝都学院很强,华海和广南也不弱,在别人眼里,都能稳压住我们,但我还是想赢,也觉得有赢的机会!”在女友面前,楼成没有遮掩地舒发着胸怀。

    “对啊~明年四月,谁知道你和我哥又能成长到什么地步了。”严喆珂酒窝隐现,满是期待,“不过我们也不能大意,据说三江瞿辉又强了不少,山南也不好对付。”

    两人沿着湖边,编织着未来,情绪很高,心情很好,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走着走着,快近长桥的时候,他们忽然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立在木台栏杆边。

    “阿青?”严喆珂不太确定地试探着喊了一声。

    郭青猛地回过头来,慌乱地伸手擦拭着眼角,干笑道:

    “珂珂,橙子,真巧啊。”

    “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了呢。”严喆珂先是笑了一声,继而注意到对方的异常,关切着开口道,“阿青,你怎么了?”

    都哭了……

    就在她考虑着要不要先让橙子离开,免得阿青尴尬,不好意思倾诉时,郭青垂下了眼帘,握紧了拳头道:“我,我不想,我想退出特训了!”

    “你不想参加特训了?为什么呀?”严喆珂脱口而出,楼成也诧异了神色。

    郭青好端端地怎么就想着退出特训了?

    郭青吸了口气,勉强笑道:“大二了呗,课程紧张了好多,我怕成绩再下滑,琢磨着,琢磨着,还是学习为重吧。”

    严喆珂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没直接劝说,而是沉默了下来,斟酌着语言。

    就在这时,郭青烦躁地走了几步,像是绷紧的弦终于到了极限,突然崩溃般说道:

    “珂珂,我,我感觉自己好没用啊!我压力好大!我练习观想都一年多了,还没能入静,看着你们一个个超过我,越跑越快,越跑越远,我好难过,都哭了好几回了!后面的师弟师妹也比我强,我现在连替补都打不了了,快出大名单了!我追的男生不喜欢我,我成绩下滑好严重,都被辅导员批评了,我,我好失败!我好没用!”

    听着她近乎歇斯底里的发泄,楼成仿佛第一次认识她,完全没想到这位爽朗外向的傻大姐竟堆积了这么多的负面情绪,背负着那么重的压力。

    他侧头看向严喆珂,只见女孩也是同样的神色,又震动又怜惜又错愕。

    往常聊天的时候,阿青一向是耍宝的那个,让人感觉不出她的痛苦和悲伤,谁知道,她也有这样柔弱这样无助这样崩溃的一面。

    今天下午更衣室里,她好像就很黯然。

    “放松一点,阿青你放松一点,你就是给自己压力太大了才会这样,嗯,你想退出特训的话,那就暂时退出吧,到时候好好放松,忘记压力,说不定哪天你就成功了,我们永远欢迎你回来,你永远是我们武道社的一员。”严喆珂咬了咬下嘴唇,柔和着嗓音说道,以不刺激对方的办法进行着宽慰,并提出了建议。

    郭青抹了下脸庞,眼眸闪烁着水光,露出一丝苦笑道:“珂珂,你不用安慰我,我发泄出来,心里就舒坦多了,我算明白了,人和人是不同的,也许我真的没有走这条路的天赋,反正现在也业三了,找工作也算多了份保证,我每周还是会来上两次武道课的,只是要更注重学习了,你们好好努力,这次肯定能有好成绩。”

    她抽了抽鼻子,继续道:“我不在特训队伍了,但我会在看台上给你们加油,你们的成绩,我也会骄傲……”

    郭青越说越是凌乱,最终止住了话题,指了指长桥:

    “我先回去了……”

    如果不曾抱有希望,我不会像现在这样难受。

    如果从开始就像小文师姐他们一样,单纯来混个业余前几品的证书,我肯定会厚着脸皮赖在特训队伍里。

    珂珂,橙子,大家,对不起,我是个逃兵……

    这种场景,楼成和严喆珂都没有经验,不知该怎么劝说,只能眼睁睁看着郭青离开,背影萧瑟,脚步急促。

    侧头看向身边,百感交集的楼成发现严喆珂同样黯淡了神色,一直紧抿着嘴唇,情绪变得很是低落。

    抱住女孩,他安慰道:“珂珂,别难过了,你不是说过吗,朋友分成两种,一种是可以交好一辈子的,一种是交叉线,某段时间交集,但过了这个阶段,就会渐行渐远。”

    就像郭青寝室的其他人,和阿强老邱劳模时不时还有着聊天,但自己已完全陌生了她们的容颜,虽然这是自己大学生涯的第一个也可能是最后一个联谊寝室。

    严喆珂将脸埋在他肩头,轻打了他一下,闷着声音道:

    “别说话……道理我都懂,但还是忍不住很闷,很难过……”

    楼成轻抚着她的背部,望着越来越远渐至消失的郭青,脑海里忽然想到了一句歌词,虽然不是那么适合,但还是有点贴切:

    “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哎,为了这难得的相聚,我们一定要留下最美好也最深刻的回忆,我们一定要拿一次全国大学武道会的冠军!

    …………

    郭青的退出让李懋孙剑等人很惊讶也很震动,低气压徘徊于特训队伍很久,但一个星期过去,第二轮淘汰赛结束,大家享受着胜利调侃着蔡宗明表现的时候,差不多也已经将这件事情抛诸脑后了,言语之间也不再提及郭青。

    这很残酷,但这就是现实。

    大家整顿了心情,砥砺着前行,轻松闯过了第三轮淘汰赛,进入了所在小组,而第一场比赛,就是客场挑战本组的种子队伍,山南大学武道社!

    星期六上午,高铁驶出了车站,楼成等人各自就坐,或望着窗外飞快后掠的风景,或低声交谈着对手的情况。

    本届比赛的第一个强敌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