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九十四章 新东西
    当时间接近开场,客队更衣室内,施老头拍了拍掌,唤醒了闭目养神的队员们:

    “差不多了,起来准备准备吧,等到客场打山北,我们得敲学校那帮吝啬鬼一笔住宿费,提前一天过去,不能再这样车马劳顿了。”

    武道社剩余的经费还有,但难得能光明正大地要钱,施老头当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尤其还能刺激刺激校长先生,找点借口过去蹭顿酒。

    而从小组赛开始,去年成绩不佳的松城将一路客场,哪怕八强战的第一对第二,这让李怜彤宗艳茹等同学非常遗憾,因为不能在松大武道场馆目睹胜利,齐声呐喊加油,少了一份参与感。

    对此,楼成和严喆珂暗中闲聊的时候,都充满了动力,要为明年更多的主场而奋斗。

    “施教练,我怕到时候学校就给住招待所的钱。”蔡宗明边活动着身体,边顺着话题瞎扯。

    “他们敢!”施老头笑骂了一句,“这是打发叫花子啊?要么不给,要么就得爽快点。”

    说到这里,黎小文推门进来,温婉笑道:“施教练,监督在催比赛名单了。”

    “这还不简单?”施老头环视了楼成等人一圈,“咱们不能阴沟里翻船了,对吧?楼成和林缺今天同时出赛。”

    听到这句话,楼成忍不住望向了林缺,只见大舅哥也正看着自己,目光交触间,都察觉到了对方的跃跃欲试。

    本学期以来,武道社两大主将第一次联袂出战!

    收回眸光,楼成与严喆珂相视一笑,默契尽在无言之中,他们对此早有确信,而李懋林桦等队员各自松了口气,变得更加笃定。

    他们挺怕施教练任性,非得在这个时候还锻炼替补,只上一位主将。

    “不过嘛。”施老头话锋一转,“山南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对手,我们还是得尽量积攒实战经验,这么一来,臭小子,你就最后吧,要不别人干看着多没意思?”

    这话逗得众人哈哈大笑,在楼成的变态体力这块,他们都感触很深,一点就燃。

    “是,师父。”楼成勾勒嘴角,语气轻快地回答。

    正式拜师后,他能光明正大地这么称呼施老头了。

    “另外一个嘛,还是按照轮流登场锻炼的原则,孙剑,你打头阵。”施建国没有犹豫,随手就点了如今武道社资历最深的那位。

    背后有林缺和楼成压阵,孙剑对当“先锋”毫无心理压力,笑呵呵道:

    “这次我不怕没机会上场了!”

    噗!楼成失笑扭头,这是上半年选拔赛时,大家调侃孙剑师兄的梗,他竟然现在还记得!

    严喆珂也是捂嘴轻笑,对男友眨了眨眼睛,示意这都是你造的孽!

    她的情绪高涨了不少,因为就算身体状况不错,今天看来也没机会比赛了。

    他们旁边的黎小文则飞快记录着主力的名单和顺序:“孙剑,林缺,楼成。”

    等到笑声停止,施老头不甚在意地挥了挥手:“替补按老规矩来,李懋,蔡宗明,林桦。”

    宣布完,他看向何紫和王大力:“你们这两学期可能没什么上场的机会,就跟着大家看一看,见识见识,精力更多放在个人的定品赛那边吧。”

    “是,施教练!”两位新生还残留着新鲜感,又多了几分荣誉意识,回答得很是气壮山河。

    当然,何紫目前的兴趣在前线猫记者这个身份上。

    主力与替补一定,黎小文转身走出,前去提交名单。

    而在更衣室大门一开一合之间,楼成看见外面坐满了同学,只少部分区域留着空白。

    “山南的武道氛围还真不错……”他暗赞一声,想到了之前出租车司机的女儿。

    她肯定就在这几千个同学里面,不起眼,很普通,但正是这样不起眼很普通的观众,一个个累积,聚少成多,积沙成塔,才有了让自己感动让武者热血的氛围。

    “出去吧。”等待了片刻,施老头大手一挥,毫无气势地咳嗽了两声。

    吱呀,大门推开,山南大学武道场馆的画卷一寸寸映入了楼成和严喆珂等人眼中。

    他们举起一条条巨大的横幅,上面书写着共同的心声:

    “风雨同舟!”

    赢也好,输也好,我们风雨同舟!

    就在松大武道社一行人走出时,其中一面看台突然爆发了海啸般的呐喊:

    “山南大学!”

    另外一侧的看台当即回应:

    “永不认输!”

    声浪震耳,气势惊人,处在这样的环境里,心理素质稍差一点的武者,都会意志动摇,难以发挥全部的实力。

    可惜,武道社大部分队员也算老油条了,见识过益陌那地狱般的主场,对这种还算友好的示威缺乏胆战心惊的感觉。

    在一阵阵呼喊名字的浪潮后,裁判登上了擂台,而广播实时地报出了第一场对决:

    “松大武道社孙剑。”

    “山南大学武道社……”

    播音员作了一个停顿,给观众们反应的时间,然后扯着嗓子喊道:

    “林笑之!”

    “林笑之!”同学们以最大的热情最亢奋的态度做了回应,这让他们看起来是占尽了上风的那方,而不是外界一致认为希望不大的主队。

    “林笑之啊……”楼成若有所思默念着。

    在自己和珂珂共同的看法里,除开异能,单论武道,林笑之可能要强于穆彧,明年有很大希望踏入丹境!

    “我总觉得孙师兄的运气不太好的样子……”严喆珂凑到他耳边,抿嘴低笑。

    “也不能这么说……见识下顶尖职九火力全开的样子,对他拿到职业证书会很有帮助。”楼成先是正经了一句,接着就打趣道,“好歹没直接碰到穆彧不是?”

    孙剑没听见他们的议论,挨个碰了碰拳头,昂首阔步走向了擂台,站到了裁判的右手边,看到林笑之正停留于石阶前,将佛门念珠、小型十字架和道门护符挨个取下,交给了比赛监督。

    果然名不虚传……孙剑感慨了一声,旋即又睁大了眼睛,因为林笑之还没完!

    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密宗法铃,挽起裤腿,解下了书写有奇异文字的红绳,并从盘起的头发里取出了颗幸运星……

    我擦,她到底藏了多少东西……至于吗,这是玄学型武者?孙剑哭笑不得地想着。

    又忙碌了一阵,林笑之总算弄好,临上场前,她又特意叮嘱了比赛监督一句:“前辈,可别给我弄丢了,我预感我们队长今晚要发大招!我不想成为倒霉孩子……”

    碎碎念完,她终于来到了孙剑对面,笑容干净地连声抱歉。

    裁判嘴角抽动了一下,宣布了对话时间开始。

    “我问一句啊,这些东西管用吗?”孙剑难掩好奇,多嘴问道。

    他没想着言语刺激对方,在女孩子面前,得保持风度!

    林笑之诚恳地点了点头:

    “有用的!”

    “我肉测过了,没戴这些的时候,我们队长的反噬十次里有七八次是随机到我,而现在,十次里也就四次吧。”

    “我曾经信科学,但我现在真信这个了!”

    “我怎么听出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孙剑同情地看了对方一眼,琢磨着说道。

    林笑之张了张嘴,仿佛要述说曾经的苦难,但最终只化成了一声:

    “哎……”

    孙剑没再多言,免得沾染上霉运,林笑之则抓紧时间适应着没有那堆护身符的状态。

    安静的氛围里,裁判举起了右手,启动了这场焦点比赛:

    “开始!”

    林笑之腰背一弓,脚底肌肉筋膜一张一弹,整个人就电射了出去,仿佛一头美丽又危险的猎豹,快得孙剑几乎反应不及。

    而孙剑不退反进,在大部分观众的错愕里,竟然迎着可怕的对手冲了过去,仿佛想正面硬撼。

    眼见着双方即将遭遇,他右脚猛踩,用奇特技巧发力,让身体以撞击弹射的姿态改变了方向,诡异地绕到了林笑之的侧方。

    现代形意,弹射身法!

    啪!孙剑挺膝直腰,挥肩摆臂,打出了这段时间以来最巅峰的一记冲拳,竭力抢占着上风,不给强敌缓过气来的机会!

    林笑之刚一扑空,忽地弹动了脊椎,强行拉回了重心,变化了位置,稳住了身体。

    她左臂一抖,反向抡了出去,又沉重又刚猛。

    砰!

    响声一炸,孙剑做了个后撤步,卸掉了部分力量,借来了部分力量,紧跟着往前小跳,半步崩拳!

    “狂风暴雪”呼啸来袭!

    面对于此,林笑之脸色未改,忽地吸了口气,涨红了脸色,鼓起了太阳穴,然后摆动身体,轰出了气势惊人的现代炮拳。

    啪!

    她的拳头在空中有所颤抖和晃荡,像是受到了风的影响。

    砰!拳头交击,轰鸣陡生,孙剑眼前一花,只觉强横的冲击波席卷了自己全身!

    他气血翻滚,脏腑难受,肌肉筋膜和骨骼颤抖着难以发力。

    啪!林笑之抓住机会,上赶一步,鹰爪探出,悬停于了孙剑的喉咙前。

    “第一局,林笑之胜!”裁判朗声宣布。

    “震拳?”严喆珂往后挺直了腰背,脱口自语的同时下意识看向了身边的男友。

    楼成对她点了点头,示意确实如此。

    林笑之的现代炮拳练出了那一股震劲!

    这是她之前未曾展现的新东西!

    李懋等人惊讶错愕之中,林缺面无表情站起,将披在外面的衣服一把扯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