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九十六章 灾星
    “第三局,林缺胜!”

    裁判的声音回荡于山南大学武道场馆每个角落,滚动于每一位同学的耳里心间,让他们重振的士气轰然瓦解,让他们张开的嘴巴没有了呼喊。

    这也太厉害了吧?

    林缺也太厉害了吧?

    武道社两位主力加起来都没在他手下撑过一分钟!

    全场一片静默,被林缺摧枯拉朽的姿态震住了,下意识将目光投向了最后的依靠最后的支柱,本校武道社的教练兼主将,“灾星”穆彧!

    而在这样的气氛里,一道清脆的少女声音霍然响起,她忘我地呼喊着:

    “林缺!林缺!”

    静默当中,激动挥舞着双手的穆锦年是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引来了周围一道道打量的视线,仿佛变成了万众公敌。

    这吓得她旁边的闫小玲再次化身了鹌鹑,瑟瑟发抖地拉了拉她:

    “锦锦,冷静!冷静!”

    林缺赢了,我也很开心很激动,但,但这里都是他们的人呀!

    闫小玲默默地数了数两边的力量对比,算上自己,跟队粉丝团也才六个人,而武道场馆内的山南大学支持者何止六千!

    一人吐口唾沫,就能把我给淹了!

    我,我绝对不是在黑自己长得矮!

    被她拉了几下,穆锦年稍微平静了一点,止住了呐喊,但看着她涨红的脸庞,明亮的眼神,跃跃欲试的姿态,闫小玲就充满了担忧,苦中作乐地在论坛直播贴里说道:

    “周围黑压压的几千号都是山南大学的人,而我旁边的少女还很激动,想要挑衅他们,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哈哈,装不认识她,高喊一声‘穆老汉,我爱你’!以你没节操的本性,这一点也不难!”“盖世龙王”“捶地大笑”。

    “幻梵”撺掇道:“挨个认爹!”

    “对他们勾勾手,大喊一声,来啊,有本事来打我啊!然后你旁边的少女就安全了……”“一贯纯爱俊冈本”“贱兮兮”地笑道。

    “假装自己是只鹌鹑!”有前线猫记者混迹于论坛,“聂柒柒”也知道了鹌鹑的典故。

    “要不我借顶假发给你,他们就认不出你了!”“天真”“报复性”说道。

    由于头发稀疏,他被闫小玲取了好几个绰号,比如“秃真”,比如“大具”。

    闫小玲悲愤抬头,将视线移开了手机屏幕,嘴里念念有词:

    这帮倒霉孩子!

    …………

    客队席位处,孙剑第一个跃了起来,欢呼出声。

    林缺真不含糊啊!

    竟然以这种方式横扫了对方两位主力!

    而且还突破了极限,完成了三连爆!

    众人兴高采烈之中,楼成难忍好奇,凑到严喆珂耳边,闻着她的发香,低声问道:“你哥练了什么功夫啊?体力提升不小啊!”

    他曾经认真思考过怎么帮助大舅哥提高体能的事情,为此还请求了自家师父,但施老头一句话就把他打发了:“林小子又不是没长辈的人,我瞎搀和是给谁添堵呢?”

    “看我的表情!”严喆珂抿嘴侧头,眸光娇嗔地盯着男友。

    “你也不知道?”楼成领悟了她的意思。

    “我要是知道,我刚才就不会那么激动和惊讶了~”严喆珂尾音上扬地回答,接着用口型笑骂了一句,笨,蛋,橙,子~!

    她心情变得极好,顾盼之间,自生光辉。

    “好吧,你哥还真是那种不声不响就弄个大新闻出来的性格。”楼成打趣了大舅哥一句。

    严喆珂白了他一眼,没跟着说自己表哥的坏话,身体放松,姿态舒展道:“我只知道我外公和姥姥给他弄了好几套专门锤炼体力的功法,但据说效果都不是太好,可能,可能我哥把它们都练了,才有现在的提升吧……”

    说到这里,两人默契地同时望向了擂台,只见林缺立在原地,抓紧时间喘息吐纳,额头汗水如雨,一滴滴砸落,让地面多了不少痕迹。

    他肯定是经过难以想象的苦练,才迈出了这突破极限的一步!

    天助自助者!

    “橙子,你说我哥还能做几次丹境的爆发?”严喆珂又期待又担心地问了一句。

    楼成思索了下道:“隔得太远,观察没那么清楚,可能判断不准,你听听就是了,我觉得你哥大概只能再做一次‘还劲抱力’,但即使没有丹境的爆发,你哥也要强于顶尖职九,哪怕消耗太大,身体状况下降,也还有周旋战斗的能力。”

    也就是说,如果面对的是纯粹武道的职业九品,林缺有一定胜算!

    “可惜呀……”严喆珂听懂了男友的潜台词,轻轻吐了口气。

    可惜对手是强力异能者!

    这时,面容老成的穆彧已来到了石阶前,将身上其他物品交给了比赛监督。

    他之前解下的那根奇特道门护符,早随手丢在了林笑之手中。

    这不是什么有神异之处的器物,只是自己心理上的一道枷锁。

    由于异能的反噬会随机让周围的亲朋倒霉三天,自己当然不可能心安理得地使用,非是必要,只用武道。

    正因为如此,自己没办法通过职八的定品赛,哪怕战胜过的八品丹境不止一个。

    而这一次,败者将成为第二,极大可能在八强战遭遇山北,属于背水一战的局势,笑笑和小金等人又都暗示了准备好走霉运,自己又怎么忍心辜负他们的心意?辜负前来武道场馆风雨同舟的大家?

    解开枷锁,全力以赴!

    从现在起,我是“灾星”穆彧!

    登上擂台,他站到了先前林笑之和金大利起始的位置,林缺也从喘息的地方回到了对面。

    裁判看了眼穆彧,庄严了神色,鼓起胸腔之劲喊道:

    “第四局,开始!”

    穆彧脚趾勾起,背后两块肌肉一扇,灵活绕开,选择了游斗的打法,而林缺这一次没有开场就以喷薄丹气的姿态强攻。

    如果说战胜金大利后,他全身上下都仿佛在喷薄着火焰,蓬勃着战意,张扬着对胜利的喜悦和饥渴,那现在,一切收敛,沉静如水,安稳似地。

    林缺晃荡着重心,脚踩着踏罡步斗的禹步,比穆彧更快更敏捷地靠拢着他,拉近着双方的距离。

    眼见着他即将进入出手的范围,迈出的右脚却忽然一空,似乎踩到了陷阱。

    喀嚓!

    他身体失衡,右脚陷入了地面!

    这青砖是他奔跑蓄势以施展“流星爆”时踩过的一块,那丹境招式要求将爆发聚于刹那,产生小当量炸弹的效果,故而他脚底用的是阴劲,没碎地面,却松软了其下的基石,如今踩上,当然虚不受力!

    而擂台那么大,能恰好踏中这几块之一,且是正正踏中,那是多么小概率的事情,多么倒霉的遭遇啊!

    林缺身体一斜,穆彧当即靠上,以鹤步绕到侧方,观想出了虎啸山林的画面,举起右手,凶悍地抱头下劈!

    这种程度的失去重心对职九是难题,对丹境强者却算不上太严重的遭遇,林缺肌肉一胀,筋膜伸展,迅速便荡回了重心,稳住了身体,抬起左臂,准备往外反打,半架半抡。

    可就在他发力之时,胳臂肌肉忽地抽痛,出现了拉伤的迹象!

    正常而言,武者难免会有类似伤势,但往往都是在相当疲惫的情况下才会遭遇,尤其丹境强者,对身体的掌控极强,一般时候,怎么可能会因为发力而拉伤自己?

    林缺的身体状况是下降了许多,距离极限也比较近了,可以丹气层次的周身劲力浑然如一,没别的因素,他根本不可能在此时出现拉伤的迹象!

    然而,这极小概率的事情倒霉地发生了。

    当然,如果他身体状况尚佳,类似的小概率将近乎于零,也就不会遭遇这种莫名其妙的受伤了!

    所以,林笑之才确信,敌人越疲惫,自家队长越容易得手!

    当此关头,林缺若勉强招架,不仅会因为发力不够充分,被穆彧打散架子,还会由于强行施展,让拉伤的迹象变成拉伤的症状,所以,他幽深眼眸,沉下心思,快速吸了口气,让气血回流,让周身劲力浑然如一!

    轰!

    丹气喷薄,林缺左臂先是一滞,继而膨胀壮大,反抡开来,再无拉伤的迹象。

    砰!穆彧的虎抱下劈难以抗衡这一记“还劲抱力”的反捶,不由蹬蹬蹬连退了几步,每一步都踩出了深浅不一的脚印。

    林缺目光如冰,快步前赶,要抓住这个机会,施展“暴雪二十四击”。

    忽然,他脚下又是一个打滑,身体往前出现了倾倒!

    这是之前他和金大利汗水沾染的地方!

    就那么倒霉地踩上了!

    穆彧脚弓发力,形如仙鹤,快速一绕,到了林缺背后,趁他体能接近极限,拉回重心迟缓的瞬息,化身巨熊,贴背一靠,发了股巧劲。

    砰!

    林缺脚步踉跄,冲下了擂台,勉强站住,没有摔倒。

    裁判收回试图制止的手,高举着道:

    “第四局,穆彧胜!”

    看到刚才打得全场静默的大魔王几招间就败给了“穆老汉”,看台上的同学们欢呼雀跃,爆发出了足以和最开场媲美的声势,以呐喊的姿态赞美着主将大人:

    “穆彧!穆彧!”

    “灾星!灾星!”

    还真是麻烦的异能啊……楼成转动着念头,吸了口气,站了起来,刷得脱下了外套。

    他旁边的严喆珂眸现担忧,脱口而出:

    “橙子……”

    她想叮嘱男友一句小心,但话到嘴边,又觉得这太过乌鸦嘴,一时有点卡壳,不知该说些什么。

    “怎么了?”楼成侧头看向珂小珂同学。

    严喆珂舒颜一笑,握拳挥舞道: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