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九十九章 热点话题
    山南大学武道社的氛围热烈却不暴虐,楼成等人没有像逃离益陌那样急匆匆离开,而是优哉游哉地在更衣室内庆祝了一阵,休息了一会,才慢悠悠收拾物品,推门出来。

    此时,场馆内人潮已散,只剩三三两两的同学们流连于此,锻炼身体。

    一看到楼成,他们脸色急变,纷纷做了鸟兽散,像是发现大魔王来袭。

    “灾星”穆彧在他面前都会倒大霉,何况我们这些凡夫俗子?

    目睹这一幕,已知道楼成是靠第三种异能反弹的蔡宗明等人忍俊不住,失笑出声,皆拿揶揄的目光望向了传说中的“主角”。

    楼成一手拉着严喆珂,一手捂了捂脸,叹息道:

    “感觉自己像反派大BOSS……”

    别说,这莫名有点酸爽!

    …………

    一路车马劳顿,松大武道社一行人回到学校的时候都八点多了,于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抓紧周末的空闲洗衣整理,忙碌内务。

    翌日,又是周而复始的晨练与特训,到了下午,楼成陪着严喆珂前往第一教学楼,打算找个人少的教室自习。

    他挎着两个书包,看着来来往往的同学们,低笑一声道:

    “其实我蛮喜欢女生怀抱着几本书去上课去自习的样子,特别有文艺范。”

    “我以前经常这样子,可惜某人一看到我拿东西,就会主动抢过去~”严喆珂抿嘴转眸,笑意盈盈,“我想着某人要拿两叠书,会比较麻烦,才把它们装进包里,要不然,要不然,虎背熊腰的汉子怀抱着几本书,那画面,那画面,哈哈……”

    说着说着,她笑得接不下去了。

    楼成嘴角一勾,附和着哼道:

    “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不过嘛,我觉得我还算不上虎背熊腰,比较匀称!”

    两人说说笑笑间,踏入了教学楼,没坐电梯,来到三层,找着适合自习的地方。

    绕了大半圈,他们总算锁定了目标,进入了一间只有十来个人零星坐着的教室,直接选择了最后排靠窗的两个位置。

    “星期天下午还有这么多人自习啊,我们学校风气不错嘛。”楼成回想着之前所见的其他教室场景,忍不住压低声音感慨了一句,“但每次回到寝室,看见小明同学和神人他们从不自习的样子,我又觉得我们这代大学生真是颓废……”

    “神人”就是汤文,因为沉迷游戏,有过忘记考试日期和补考原题失败等事迹,被嘴王取了个绰号,叫做“神人”,得到了全寝室的公认。

    严喆珂接过书包,手停在打开的位置,轻笑着道:

    “这让我想起了我们‘市场营销’老师经常说的一句话,调查结果只取决于样本的选择,比如针对大学学风问题,想表扬,就以调查教学楼和图书馆内自习的同学为主,如果想批评,就去寝室,去湖边,去武道场馆。”

    她控制着音量,几乎细弱蚊蚋,免得打扰到其他同学的自习,当然,以她和楼成目前的耳聪目明,这样的距离下,这种程度的声音根本不影响交谈。

    说话间,严喆珂打开了书包,拿出了厚厚的书籍、对应的参考、记满了大半的笔记、专做草稿的本子,以及画有粉红小猪的文具袋。

    而楼成也从书包里掏出了“离散数学”教材、图书馆借的例题详解、书写重点的笔记、演算用的草稿本和一支铅笔一支签字笔一个橡皮擦。

    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将这些摆到了桌上,位置和顺序都相差仿佛,像是彼此的复刻。

    放完之后,两人侧头对视,默契一笑,窗外阳光照入,此间风景正好。

    就在楼成要翻开书页时,严喆珂忽然左手支腮,半侧半仰脸庞地看着他道:

    “橙子,你会不会,会不会觉得这样很没意思?”

    “什么没意思啊?”楼成满头的雾水。

    “就是,就是。”严喆珂眼眸上转,贝齿轻咬道,“每次都得陪我自习,都没什么时间去约会,你会不会觉得没意思?”

    别人的恋爱,大概可能不会像我们这样吧?

    “就这事?”楼成失笑道,“不会啊,好歹我也曾经沉迷过学习,对我来说,解决一道难题的精神满足不比打一场普通的擂台赛差,再说,我专业课也多了,为了不挂科毕业,肯定也得多自习,这样难道不算约会?和你在一起,做什么都是约会!”

    他已经降低了自己在学习方面的要求,从优秀毕业退到了不挂一门毕业,毕竟鱼与熊掌难以兼得,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肉,麻!”严喆珂嗔骂一声,垂眸低笑,音量再降,“其实,其实吧,我挺喜欢我们现在这样的……”

    自习的时候,偶尔抬起头来,看到橙子的脸庞,感受到他的存在,一切就会变得那样温馨那样惬意。

    “我也是!”楼成强调道。

    严喆珂眸子一转,梨涡隐现道:“是吗?真的很喜欢吗?特别喜欢吗?”

    “对啊,特别喜欢!”楼成没有犹豫,发自肺腑。

    “既然你特别喜欢,那以后我们就不出去约会了~有空就来自习!”严喆珂打直了身体,欢快地做出了决定

    “啊?”楼成张大了嘴巴,“这,这两件事情不能混为一谈……”

    他话未说完,就看见女孩眼眸明亮,嘴巴抿着,唇线勾勒,似乎费了好大力气才忍住笑意的外泄。

    “感觉又被你套路了……”楼成捂脸叹息。

    “嘿嘿……”严喆珂趴了下去,将笑声释放于双臂之中,她肩头耸动,发丝轻垂,很是欢畅。

    这样的开篇之后,两人心情皆是愉悦,自习的效率都仿佛变高了不少。

    看了一章离散数学,做了对应的练习,楼成既满足于疑难的解决,又有点头晕脑胀,于是决定休息十分钟,放松一阵子。

    这门课还真是难啊,据说挂科率超高!楼成盯了几秒课本,感叹了一声,然后侧头看向严喆珂,只见她正在演算着什么,神情专注,眸光深邃,时而皱眉,时而嘟嘴,时而展颜,时而抿唇,自有一番让人沉醉的美态。

    楼成就这样含笑看着她,看着她扑闪如扇的黑长眼睫毛,看着她灵气十足的眸子,看着她吹弹可破的粉嫩脸颊……

    “看什么呀?自己做自己的!玩手机去!”严喆珂被他看得快专注不下去了,低嗔了一声,轻打了一下。

    楼成笑了笑,收回视线,拿出手机,解锁了屏幕,打算刷一刷论坛放松,而映入他眼帘的第一个帖子来自“好名字都被狗啃了”:

    “哈哈,我上头条了!不,我转发的那个视频成热点了!”

    什么视频?楼成顺着帖子里的链接,点进了微博,看见了“躺赢的楼成VS自己打败了自己的穆彧”。

    由于那段比赛视频极有喜感,引来不少人转发,竟产生了爆炸性的传播效果,不到一天的工夫,已经有1万+的转发,近1万的评论,浏览过的人次更是不计其数。

    楼成以旁观者的角度看了一遍,也是乐得不行,对“穆老汉”深表同情。

    哈哈,我可能打了场假比赛!他一边笑着,一边往下浏览评论,准备等珂小珂同学做完那道题,和她分享最好玩的部分。

    “演技派!实力派!”

    “我今年就指着这个视频乐呵了!”

    “哈哈,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电脑!”

    “神乎其技,天衣无缝,站在中间的楼成都傻了~”

    看着看着,他在点赞数很多的位置发现了几个ID,一个叫“山南穆彧”,一个叫“穆老汉”,一个叫“灾星穆彧”,一个叫“松大楼成”,一个叫“武者楼成”。

    “松大楼成”以感慨的姿态道:“我当时都傻眼了,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比赛!”

    “武者楼成”指责“松大楼成”道:“这是假的!才注册的新号,一看就是假冒我的!”

    “你先前的微博说你在帝都,敢情松大搬到帝都了?”“松大楼成”反击道。

    妈蛋,这都是谁跟谁啊?我没注册过啊!楼成愣了半响,觉得李逵遇到了李鬼。

    这些家伙都是新注册改名字来蹭热度骗关注的吧?

    就在这时,严喆珂放在旁边的手机一闪,有消息进入。

    她恰好解决掉了之前那道难题,身心皆是舒畅,随手拿起一看,发现是闫小玲的提醒:

    “学姐,学姐,快让楼成注册个微博号,我们去顶他!现在好多冒充他的!那个视频火了,就是他和穆老汉打的视频……”

    她说得颠三倒四,严喆珂差点没看懂,重新梳理了一下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忙侧头道:“橙子,你知道微博视频的事吗?你和穆彧那场比赛的视频。”

    “知道,正在看呢,有三个家伙在冒充我,还互相指责对方是假的。”楼成都气乐了。

    那三货吵得火热,骗了有上万关注了。

    …………

    山南大学,林笑之一身防护地站在阳台,给穆彧打了电话:

    “队长,队长,快看微博,你火了!阿嚏!”

    “看了,这不是什么好事吧……”穆彧早就被那些调侃弄得面红耳赤。

    “有关注就是好事啊,说不定你以后能成大V,靠这个挣钱呢,阿嚏,快,快把你那个文艺的名字改成本人,我们去证明你是真的!”林笑之催促道。

    妈了个鸡,我堂堂职九,气血旺盛,仅仅洗个冷水头竟然就感冒了!

    老天不开眼啊!玄学由不得你不信!

    …………

    楼成和严喆珂倒是心态不错,竟乐呵地围观了一阵三假货吵架。

    忽然,楼成手机振动,有电话打来。

    他忙选择了接听,压低声音道:

    “师姐?”

    号码显示是施月见!

    施月见呵呵笑道:“我看到那个视频了,挺逗的,真好玩,你快注册个微博号,不能让别人蹭你的热度啊。”

    “我有……”楼成嘴角抽搐地回答。

    自己先前的微博号纯粹是注册来看东西的,没怎么发内容,而且名字还取得特别中二……

    “有?叫什么?我怎么没搜到?那些一看就不对呀!”施月见追问道。

    楼成捂了捂脸,不好意思开口了。

    当初喜欢看玄幻小说,把微博名取成了“东皇太一”,目前除了僵尸号,只有一个关注自己的,那就是小仙女的微博,叫做“仗剑不喝酒”,而她的QQ昵称也已经改了,直接叫“珂小珂”了。

    “我马上改名字,改了给你发短信。”楼成略过了前面一步。

    “行,到时候我帮你做认证。”施月见挂断了电话。

    楼成忙进行了改名工作,将“东皇太一”修订为“楼成”,想了想,他又在后面添加了个129。

    “129……”严喆珂看着他操作,低语了一声,脸上酒窝浮现,笑意竟有几分流媚,心里甜丝丝的。

    这是她的生日。

    “嘿嘿。”楼成笑而不语,修改得到了通过,将名字发给了自家师姐。

    没过多久,拥有上千万关注的“吴越会施月见”转发了“好名字都被狗啃了”的微博,并配了一段文字:

    “特别好玩的一场比赛!@楼成129嗯,我小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