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零三章 都市怪谈(第一更)
    傍晚时分,陪严喆珂到上课铃响后,楼成前往了教师公寓,在这里等待了一段时间,终于看见了自家师父出现。

    “走吧,他们快到召山湖了。”施老头摇晃了下脑袋,仿佛刚刚睡醒。

    “怎么去?”楼成下意识问了一句。

    在他看来,外罡强者的赶路方式应该和一般的武者不同才对。

    施老头瞪了他一眼:“当然是跑着去啊,你不是体力很好不怕累吗?”

    “呃……”楼成愣了愣,真地思考起跑过去的事情

    召山湖远是远了点,但也还好啦……

    看到他沉吟的表情,施老头没好气地笑骂道:“想啥呢?快约个专车!你这臭小子是不怕累,但为师好歹也上了年纪!”

    约专车……楼成无奈望天,掏出手机,打开了APP。

    这就是外罡强者的赶路方式吗?

    没过多久,两师徒跳跃栏杆,离开了校园,坐上了专车。

    “这么晚去召山湖?”专车司机语气颇为忐忑地问了一句。

    那边是旅游点,太阳下山后就人烟稀少,空旷冷清。

    这个瞬间,他脑海里闪过了无数出租车前辈被乘客在僻静处截杀的案例,一时竟有点战战兢兢,非常后悔为什么要接这个单子。

    哎,要不是刚好顺路回家,我才不接!

    他假装弄着导航,关闭了闪光灯,悄然拍了后排的照片,打算发给自家老婆,叮嘱她如果自己失联,凶手就是这两个人!

    打完这段文字,点了发送,他赶紧切换回了导航页面,这个过程里,没仔细看地传了最新那张照片。

    楼成感官何等敏锐,早就发现司机的异常,心里也没在意,就觉得好笑。

    他看见自家师父在闭目养神,干脆有样学样,保持住最好的状态。

    一路无话,专车抵达了召山湖,楼成睁开了眼睛,只见这里湖水轻荡,印着月光的照耀,流淌着片片银波,安宁静谧,幽思暗生,比之白昼,另有番让人沉静让人回忆的美态。

    而湖泊中央,岛屿漆黑,仿佛一头卧在水面的荒兽。

    “谢谢。”楼成礼貌地说了一句,推门走出了专车。

    等到施老头下去,随手关上了车门,司机终于松了口气,吐出了之前积攒的所有压抑,获得了解脱般的喜悦。

    他对楼成和施老头挥了挥手,拉动握杆,换至倒车,打着方向盘,准备快速离开。

    叮!这时,楼成听到了扣款的声音,并和施老头走到了湖边。

    “师父,那些前辈呢?”他左顾右盼,没发现别的身影。

    “在岛上……”施老头伸手拿住他的肩膀,纵身一跃,直接跳入了湖中。

    惨!没带换洗衣服!楼成脑海里下意识冒出了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可眼见着就要坠入水面,他却发现双脚触感坚硬,竟似踩在了地表。

    低头一看,晶莹闪烁,映入了他的眼帘。

    以自己师父双脚为圆心,半径几十厘米的湖面居然已经结出了厚厚的冰层!

    “走吧。”施老头提着楼成的肩膀,不要让他全身重量都压在冰面上。

    他们一路走,湖面一路结冰,似乎开辟出了一条直通岛屿的小道。

    司机倒完车,开了几十米,平缓下来的心灵内忽然泛起了另外的疑惑。

    这一老一少到召山湖到底是做什么?

    钓鱼?他们没带渔具啊!

    找人?他们走的方向不是往那边房屋!

    迷惑重重,好奇难掩,司机忍不住看了眼后视镜,结果发现刚才的两位乘客不见了!

    不见?他莫名打了个哆嗦,踩下了刹车,换了档位,拉了手杆,按下了车窗,探出了脑袋,回头眺望向湖边。

    湖边波光静谧,月华皎洁,两道模糊的身影行于水面,越走越远,渐至无踪。

    妈呀……司机瞬间冷汗淋漓,猛地坐了回来,关上了车窗,听见自己的心脏在噗通噗通乱跳。

    就在这时,他手机铃声响起,来自他的老婆。

    “喂……”他本能接通,喘息着开口。

    他老婆惊讶疑惑地问道:“你之前给我发那照片啥意思啊?你没事吧?刚孩子闹,我才哄好,看到消息。”

    “照片不对?”司机脱口而出,忽然有种全身冰冷的感觉。

    “你说让我记住照片上那两个人的长相,那哪里有人!”他老婆不解地说道。

    吧嗒一声,司机的手机掉在了刹车旁边。

    他木然捡起,中断了电话,切换到微信,仔细看向先前发给自家老婆的那张照片,只见后排雪花飘飞,缭绕成漩,除此之外,空空荡荡,哪有乘客!

    吧嗒!

    他的手机又掉了下去。

    顾不得去捡,他推着档位,松开刹车,放下手杆,逃命般启动了轿车。

    妈呀,遇鬼了!

    真的遇鬼了!

    我再也不笑媳妇迷信了!

    他精神高度紧绷,好几次差点把车开沟里去了,还好夜晚无人,道路少车,离家又近,才没什么事地抵达了小区,倒了七八次,终于歪歪斜斜停好了车。

    狂奔回家,他见到媳妇的第一句话就是:

    “快,快把你请回来的那张元始天尊像挂,挂主卧!”

    …………

    湖心岛上,楼成跟着施老头来到了一处断崖前,看见了两道身影立在那里。

    “就你们两个?”施老头挑了挑眉,拿出小酒壶,美美地喝了一口。

    其中一道身影外表只得中年,眼窝很深,鼻梁很挺,乌发里掺杂着少许银丝,眸子幽深,如藏火焰。

    他冷漠说道:“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们两个来就够了。”

    施老头啧啧了两声,指着他给楼成介绍:“这老家伙和我一样,名声不响,常常在外,年轻的时候也算个有想法的,将几门瘟部绝学糅合进了火部功法,嘿,他自比火德星君,取了个称号叫火罪星君,嗯,他读书少,只认识字,不清楚火德的德究竟是什么意思,胡乱这么一取,后来自己也觉得不好听,改了改,叫罪火星君,罪火天君。”

    我擦,师父,说好的对方脾气比较爆,不要招惹他呢?楼成被自家师父贱兮兮的话语吓了一跳,赶紧抱拳行礼,喊了声前辈。

    “罪火天君”哼了一声,没说什么,似乎早就习惯了施老头的说话方式。

    施老头也没继续撩拨别人的怒火,转而指向另外一道身影道:“这个不用为师介绍了吧,你应该认识。”

    当然认识!这可是名震天下三十年的强者!星海“意后”!楼成忍着激动,恭敬行礼道:

    “见过费前辈。”

    “意后”费丹今年五十多岁,是活跃在顶级职业赛里最年长的几位外罡之一,和蜀山斋斋主“道剑”吴樵同时代的绝世人物,到目前为止,拿到过二十个头衔,绰号“意王”或者“意后”,近年来,因岁数增长,武功愈发炉火纯青的同时实力有所降低,对阵“龙王”和“武圣”变得败多胜少。

    另外,她算是“星海俱乐部”实际上的主持者,而这个俱乐部背景神秘,功夫很杂,有半本水部绝学,有非斗部的“大地神功”,也有道门禁部衍化来的“太极”。

    费丹不到一米七,容颜还保持着三十来岁的感觉,气质相当典雅,等到楼成行完了礼,她笑了一声道:“小朋友,毕业后有没有兴趣来星海俱乐部?”

    小朋友……楼成一阵汗颜,不知该怎么回答。

    “咳。”施老头插嘴道,“你就别诱惑他了,他崇拜龙王,媳妇是蜀山斋的,怎么轮都轮不到你们星海,臭小子,我给你讲,别看她现在温温柔柔,知书达理,以前脾气那叫个火爆啊……”

    “你就不能不说话吗?”“意后”费丹摇头失笑,打断了施老头的啰嗦,“我们下去吧。”

    说话间,她体表波光一闪,往外扩散成球,将几人都笼罩于内。

    楼成好奇张望,只见球面透明而稀薄,仿佛水液所凝。

    “跳。”费丹的声音钻入他的耳朵。

    楼成没有犹豫,往着断崖下面就是一跳。

    透明水球晃晃荡荡,轻轻飘飘,带着几人,缓缓落到了水面,沉了下去。

    四周光线愈发黑暗,水波起起伏伏,楼成四下张望,没敢相信自己已在水下。

    他呼吸舒畅,甚至没感觉到水压和潮湿!

    下落一阵,他终于双脚触地,来到了湖底。

    意后、罪火天君和施老头轻车熟路,绕着岛屿底部走了几十米,便在岩壁上找到了一条细长缝隙,远远望去,它就像是门缝。

    楼成谨遵师父的提点,少说多听,保持着沉默。

    这时,罪火天君手腕一抖,甩出一道碧绿色的火焰,让它穿过了水球表面,落到细缝之上,无声燃烧成片。

    烧着烧着,闷响传来,岛屿晃动,细缝裂开,往后退缩,它竟然真的是门缝!

    大门一开,露出了向上的石阶,外面是水,里面空旷,似有无形之力分隔着内外。

    波光闪动之间,水球飘入了洞府,化成点点泡沫飞散。

    楼成左顾右盼,没觉得呼吸有什么困难,四周清爽干净,有风抚过。

    他沉下心思,跟着师父他们,沿着石阶往下前行,并分出部分精神,内观金丹,查看它在原主别府会有什么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