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零六章 装逼一时爽
    下午时分,武道社一行人抵达了同城的凌华大学,客场轻取了对方武道社,拿到了小组赛的第二场胜利,已经顺利出线,就差锁定头名,免得和山北大学在八强淘汰战提前遭遇了。

    这场比赛里,严喆珂再次稳定地发挥了职九的水准,“阴阳转”和“暴雪二十四击”的结合相当不凡,林桦也抓住机会,打败了位体能下降的业一,林缺最后镇场,三招拿下了对手主将。

    回程的途中,由于周末堵车严重,楼成他们快六点才进入新校区,吃上了香喷喷的食堂饭菜。

    饭后惯常的散步消食时,严喆珂轻荡着手臂,半是回味半是感慨道:

    “这样打一场还真是累啊,我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来诶。”

    她与凌华大学另一位职九罗克在开局遭遇,苦战得胜,赛后,楼成本来打算给她按摩按摩,舒缓肌肉的疲劳,但那是在别人更衣室内,又有舒蕤领着团队拍摄素材,只能作罢。

    听见珂小珂同学略显撒娇的话语,楼成想到了自己新练成的秘法,念头一转,故作开玩笑的语气道:“我给你变个魔术吧,变完之后,你就不累了!”

    “骗人!”严喆珂好气又好笑地白了他一眼。

    “真的,看我诚恳的眼神。”楼成特意睁大了双眸,“我们往那边走,我表演给你看!”

    他指了指行道树后面的草坪,那里相对人来人往的大路要僻静不少。

    “你要做什么?”严喆珂吓了一跳,一脸狐疑地反问。

    天还没黑的,羞不羞啊!

    而且路上那么多人!

    “不做什么啊,就正经变个魔术。”楼成嘿嘿笑道,“珂珂,你不会想歪了吧?”

    “才没有!”严喆珂忙扭头否认,脸庞泛红,耳朵发赤。

    这样的情绪里,经过楼成再三保证,她才终于跟着男友来到了草坪,借助一株行道树,略微遮掩了身影。

    “变吧!”她目光炯炯,“咬牙切齿”地看着楼成道。

    哼,什么时候学会变魔术了!

    楼成低笑一声,一手平端,一手结印,观想出了绵长厚重的“者”字,然后震动了胸腔,共鸣了声带,低沉发音:

    “者!”

    周围似有一暗,劲风突生,严喆珂打了个寒颤,只觉骨头脏腑和肌肉筋膜莫名晃荡,有奇异又熟悉的浸润感转瞬即逝。

    她嘴巴一点点张开,成了可爱的O型,呆呆望向楼成的同时,下意识动了动手脚。

    “怎么样?不累了吧?这个魔术怎么样?”楼成按捺住自得,笑呵呵问道,神情间隐有疲惫。

    外用一次九字诀,给他精神造成的负担不小。

    “真,真不累了……”严喆珂傻傻回应,猛地醒悟,抬起右手,又惊又喜地脱口而出,“你,你练成了九字诀?‘者’字诀?”

    这哪里是魔术,明明是秘法!

    橙子前天才提到施教练会给,而不是已经给了他九字诀其中三幅的拓片,今天就练成了?

    这会不会太不现实了?

    正因为如此,楼成提及恢复疲惫的魔术时,严喆珂才没有往九字诀联想。

    “对啊,可能比较有缘吧。”楼成半开玩笑半说着实话。

    确实是因为有缘,龙虎真人糅合九字诀结丹,相当于自身拥有了修炼这门秘法的钥匙!

    “有缘?”严喆珂向来聪慧,略显疑惑地反问道。

    楼成吐了口气,诚诚恳恳道:“这涉及一点秘密,将来我会全部告诉你的。”

    “嗯~!”严喆珂展露笑颜,没有追问。

    她以为是牵涉了施教练那边的秘密。

    楼成与她相视一笑,又提议道:“我再试一次,你仔细体会下身体的变化。”

    “嗯嗯。”严喆珂小鸡啄米般点头。

    楼成重复了先前的过程,结出了手印,肃穆了神情,低沉着开声:

    “者!”

    风又吹来,绕成了漩涡,傍晚的昏暗似乎又加重了一些。

    严喆珂垂下眼帘,用心体悟,过了一分钟才斟酌着说道:“像是有外在的力量从你那边过来,嗯,也不完全是这样,好像还来自很近又很遥远的地方,滋润,滋润了我的精神,荡,嗯,洗涤了疲惫……后面是刚才那次的感受,这一次没有。”

    楼成若有所思地又问了一句:“那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精神更充沛,体力比最好时还好?”

    “没有。”严喆珂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也就是说,‘者’字诀外用只能恢复疲惫,没办法帮人凭空提高,呃,也可能是我刚刚才入门,还没修行到高深的层次。”楼成大致确定了“者”字目前的功效,末了笑眯眯道,“怎么样?这个‘魔术’不错吧?”

    “不错,特别棒!”严喆珂眼眸一转,哎了一声,“嗯嗯,一点也不累了,我之前还说找个没人的地方,让你帮我按摩一下的,现在看来不用了~以后也这么办~!”

    我似乎做错了什么……装逼一时爽……楼成哭笑不得地道:“这不一样的,这个不能帮你揉散淤青,治疗硬伤的……”

    说话间,他看见严喆珂眼眸里有狡黠的笑意浮现。

    …………

    周一清晨,微水湖畔。

    施老头背着双手,慢悠悠踱步到了楼成面前,嘴贱地先撩了一句:

    “怎么样?练成没有?两天了已经!”

    楼成不慌不忙,摆好架子,双手结印,神情肃穆地低沉开口:

    “兵!”

    周围气氛顿时诡异惨烈,施老头仿佛看见了成千上万的兵马,带着浓浓的铁血煞气,从四面八方冲向了自己,铁蹄震得地面晃动,杀意直钻心底。

    换做普通人,面对这样的场景,已经心神动摇,双腿发软,战战兢兢,甚至可能已经尿了裤裆,但施老头一代强豪,只眼角跳动了几下,收缩了瞳孔,不是因为害怕,因为畏惧,而是由于震惊。

    他心里有千言万语想要涌出,有诸多情绪想要化成骂娘的句子,但最终只云淡风轻地笑道:

    “呵呵。”

    才两天就练成了“兵”字诀,还拿的是拓本?

    那边费丹和赵峥嵘身为顶尖外罡,对着原版,都还没有入门呢!

    这臭小子需要解剖了一下,要不然老头子迟早被他吓死……施老头腹诽暗骂。

    他拿出酒壶,惯了一口,压了压惊,故作寻常地问道:

    “什么时候练成的?练成了几门?”

    楼成“淡然”一笑:“前天晚上了练成了‘者’字诀,昨天练成了‘兵’字诀和‘前’字诀。”

    “咳咳,咳咳!”施老头被酒给呛了,缓了缓才道,“龙虎真人的遗留能助你九字诀?”

    他经验丰富,一下就想到了关窍。

    目睹了师父的失态,楼成身心舒爽了,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对,它与九字诀本身就有联系,会反过来影响我观想的神韵,让我半个小时左右就能入门,但前提是有观想图参照。”

    所以自己没法练另外的六个字。

    施老头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为了保持师父的风度,没往下追问,转为说道:“不错嘛,这算是之前奇遇的配套,‘兵’字诀是精神气势秘法,‘者’字诀和‘前’字诀呢?”

    楼成坦然回道:“‘兵’字诀内练是打磨意志,不是说提高意志,而是让它在某方面更锐利,更坚韧,外显就是压制敌人气势,冲击对方的精神,‘前’字诀是修行心境,和‘冰镜’很搭,外用不只针对别人,还可以影响自身,就是慑服畏惧、害怕、恐慌、惊怒等负面情绪……”

    听着徒弟侃侃而谈,施老头一时竟无言以对,最终只能点了点头道:

    “很好。”

    回头我也练练那三门九字诀,看需要多久入门……

    …………

    十二月八日,星期天,松大武道社以李懋、蔡宗明和楼成为主力,客场兵不血刃地战胜了云下地质学院武道社,以头名的身份顺利出线,闯入了八强,并且按照第一对别组第二的规则,将避开山北、三江和海源这三家。

    回到新校区时,天色已黑,众人分离时,互相击掌,以作庆贺,但并没有太过激动和兴奋,因为这是分区赛前就能预料到的事情。

    我们的目标不是小组出线,是打入全国决赛!

    喜悦等到那个时候再释放!

    与蔡宗明他们分开后,背着行囊的楼成,把严喆珂拉到了一边。

    “怎么了?”严喆珂隐约猜到了橙子想说什么事情。

    楼成咬了咬牙关,厚着脸皮就道:

    “珂珂,今晚我们去外面住吧。”

    是的,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我的脸皮又增长了,可以直接开口了,不用只是暗示!

    “啊……”严喆珂没想到楼成会这么直接,一时既错愕了神色,又羞红了脸庞。

    这种事情能直接说吗!

    你让我怎么回答……

    楼成这才发现自己漏了关键的内容,忙又补充道:“过了十二点,就是你生日了,我想和你一起迎接你的十九岁,放心,我开两间房!”

    这个瞬间,严喆珂脑海里莫名闪过了污彤的话语:

    他们会先开两间,然后死皮赖脸留在女生这边……

    眼眸低转,脸颊粉红,在楼成期待的目光里,严喆珂咬了咬唇瓣,扭头看着旁边,细弱回答:

    “好,好吧……”

    刚答应下来,她又诡异地心虚,补充了一句:“我相信你。”

    “好!”楼成的喜意难以掩饰。

    就在这时,严喆珂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拿起一看,发现是老妈纪明玉的电话。

    “太后……”她先提醒了楼成一句,然后选择了接通。

    “喂,珂珂,回学校了吧?”纪明玉笑吟吟问道。

    “回了,妈,你是要提前给我说生日快乐吗?礼物都还没给呢~!”严喆珂撒娇道。

    楼成在旁边安静站着,勾勒着晚上的约会场景和送礼物的步骤,以他的耳力,不难听见电话里的声音。

    纪明玉笑了笑:“早准备好了,正好你爸这两天有空,我们已经到松城了,直接给你过生日,怎么样,惊喜吗?”

    严喆珂嘴巴微张,看了眼傻住的楼成,呆愣愣回道:

    “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