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零九章 各有利弊
    听到李懋的话语后,整个更衣室都陷入了沉默,仿佛在问着自己,松大武道社是不是彭乐云特别重视的对手。

    这样的氛围里,严喆珂勾勒着唇线回答道: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是他能轻视的对手,所以,这一次他肯定不会最后才出场。”

    “为什么啊?”孙剑脱口而出。

    这不是前后矛盾吗?彭乐云去年打华海和广南都没有提前登场!

    严喆珂莞尔一笑,瞄了眼楼成道:“因为橙子的异能克制‘乌鸦嘴’,山北只要不想白送我们一局,肯定会让许万年排到最后,这样子一来,即使他还是遭遇了苦战之后的橙子,光靠本身的武道实力也不是全无机会了,而且,谁也不知道橙子状态下降后,他的‘幸运星’是否还能反弹乌鸦嘴。”

    没有类似的异能者来帮忙做实验,楼成自己也搞不清楚这点,但他隐约觉得,在这个异能根植于金丹的情况下,本身的状态并不会对结果造成太大的影响。

    听到严喆珂的解释,大家从那种比较发紧的状态里缓了过来,纷纷表示了认同。

    “许万年最后登场这点几乎可以确认了,你们觉得彭乐云会直接当先锋,还是稳妥起见,让方志荣先探个底,消耗消耗我们?”李懋若有所思问道。

    蔡宗明扬了扬手:“这还不简单,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

    “你说。”孙剑林桦等人又诧异又期待地看向了小明同学,只有楼成用的是瞥这个动作,怀疑那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彭乐云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个登场。”“嘴王”一本正经回答。

    噗!失笑之声连连,伴随着咬牙切齿的动静,孙剑好气说道:“你真该第一个上,发挥你的嘴上功夫,你看我们这帮队友,都想阿鲁巴你了!”

    阿鲁巴是一种惩罚人的游戏,就是把某个男生抬起来,分开他的双腿,以胯下贴向柱子,进行摩擦,具有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残忍性。

    “我这不是看大家比较紧张,帮你们放松下情绪吗?你们,你们,不要这样对我!”蔡宗明先是笑呵呵回答,等看见楼成孙剑和李懋都以不怀好意的目光望来,顿时变得有些磕巴,赶紧回归了正题,“其实我想说的是,彭乐云首先登场和排在第二,对我们的顺序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既然许万年‘压阵’,我们必然是林缺楼成这样,毕竟如果打穿了方志荣彭乐云,橙子对付许万年那绝对比林缺对付他要好!”

    至于另一位上场的选手,肯定像许万年一样,放在最后收尾,免得白给对方一局。

    “有道理。”孙剑沉吟了下,点了点头,“就不阿鲁巴你了!”

    旁边的何紫目光炯炯地看着听着,用眼睛和耳朵记录着师兄师姐们的互动细节,至于舒蕤,为了保证状态,施老头拒绝了她进来录制赛前日常的提议。

    而严喆珂从李懋第二次发问后就静静听着,此时浅笑着开口道:

    “其实,我和橙子都觉得彭乐云会第二个登场。”

    “为什么?”林桦李懋等人齐齐望向了她和楼成。

    彭乐云这是特别重视,还是不那么特别重视呢?

    楼成没有说话,含笑看着严喆珂,等待着她解释。

    女孩抿了下嘴唇道:“这和彭乐云没关系,而是要考虑到方志荣的性格和想法,他这个人很桀骜很不逊,很特立独行,先前提当世天骄的时候,他被一笔带过了,讲山北和我们松大的碰撞时,他再次被忽略了,绝大部分都是彭乐云迎战橙子和林缺,以他的性格,我觉得他肯定很不高兴,憋着气想证明自己,多半会主动求战,打一打最佳状态时的橙子或者林缺,彭乐云如果无可无不可,那答应是最自然的选择。”

    “以彭乐云本身的实力和自信,还真会答应。”林桦轻拍了下手掌,状似恍然。

    “被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山北多半是方志荣彭乐云许万年这个顺序了。”孙剑摇着手指,表示赞同。

    严喆珂环视一圈,得到了楼成鼓励的眼神,吸了口气,继续说道:

    “对我们来说,也就只有两种方案,针对山北这个出场顺序,各有利弊吧。”

    “如果林缺做先锋,打败方志荣的负担肯定不小,很难再对彭乐云造成多大的消耗,六品的丹境,体力也称得上变态了,这样子的话,橙子迎战水准还剩八成左右的彭乐云,希望不是太大,但要是真成功了,最后对许万年就有心理优势了,即使赢不了,也会让许万年接近极限,给我们‘压阵’的选手机会。”

    接近极限的许万年,面对状态完好的准职九或者职九,“乌鸦嘴”也还没强到能扭转战局的地步,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是,他还有没有那个能力找到机会说话。

    ——楼成体力无限的神话已经被打破,可以预见许万年不会因此动摇。

    大家听得都是若有所思,看着严喆珂表情庄重地分析着第二种方案:“楼成打先锋,可以发挥他体力的优势,击败方志荣后,还能让彭乐云激战一场,给林缺留下足够的希望,这是胜过第一种方案的地方,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林缺拿下彭乐云之后,再面对‘乌鸦嘴’,很快输掉的可能不小,状态还算完好的许万年横扫我们几个之一应该不成问题。”

    说到这里,她望着一直没说话的施老头道:“施教练,最后选哪个方案,您拿主意。”

    施老头咳嗽了两声,呵呵笑道:

    “我们先定‘压阵’的吧,李懋你上。”

    “是,施教练!”李懋颇感惊喜地回答。

    严喆珂则略微黯淡了神色,因为又是可恶的大姨妈!

    身体素质达到职九后,她的生理期就非常规律了,比较少提前和晚到,而这一次,同样如此,明天才是正日子,她原本想着今天可以出战的,但下午时分,或许由于遭遇卫冕冠军的压力,有点要来大姨妈的感觉了。

    如果只是一般的强敌,她觉得以自己这样状态,登场没什么问题,但对手是山北,是必须榨干每一份可能才有希望取胜的可怕敌人,她考虑到本身状态有所下降,理智选择了放弃,将机会让给了状态很好进步同样很大的李懋。

    希望李懋师兄不要在最后犯紧张病了……

    情绪起伏间,她忽地感觉手掌一暖,已被楼成悄然握住。

    四目相对,没有多余的话语。

    施老头清了清喉咙,呵呵笑道:

    “既然林缺楼成和楼成林缺的顺序各有利弊,那我们就……”

    他“嘿”了一声,做出了决定:

    “抽签吧!”

    啊?抽签?楼成有点傻眼了,其他队员亦然。

    这会不会太儿戏了?

    …………

    山北大学的更衣室内。

    模样中年,头发却已全白的教练黄清看了眼许万年道:“你就最后上场吧。”

    他是大学武道圈子的资深教练,本身只有八品丹境,但非常擅长教导新人,手下出过的职九数之不清,丹气境界都有近十位,很多武馆、武道学校乃至俱乐部都以高薪来聘请他,可惜,他更喜欢大学的氛围,觉得待遇也不算差,就一直留在了这个圈子里,最近两三年默默做着幕后的工作,被彭乐云的光芒所遮掩。

    “好的!”许万年松了口气,语气欣喜地回答。

    黄清正待继续布置,方志荣突地跨前一步道:

    “教练,我想第一个打!”

    看着他倔强的眼神和脸上的雀斑,黄清不自觉瞄向了彭乐云,只见这位当世天骄已从走神里回来,不甚在意地笑着。

    “好,那你做先锋。”黄清答应了方志荣的请求。

    这位“坏小子”入校时的路走得有些偏,能保持进展,一年就成丹境,多亏了他的纠正和教导,算是他的得意弟子了。

    方志荣用力点头,然后深深吸了口气,望向了门外。

    我要证明给所有人看,我也是当世天骄!

    …………

    今年的大学武道会版权被某个大的视频网站买断了,山北对松大的这场比赛只有网上才能看到直播。

    “幻梵”扎着两根垂到身前的辫子,面前摆着堆零食,目光专注地看着电脑画面,听着主持人和解说嘉宾,一位高品丹境的张鹤老爷爷对话。

    “听完张前辈的分析,我大概明白了,今天的看点不是松大能不能赢山北,而是楼成和林缺能不能车轮打败彭乐云。”主持人兴高采烈地说着。

    而一条条弹幕从他的头顶飘过:

    “我觉得是不大可能的。”

    “乐仔加油,证明他们是伪天骄!”

    “六品的体力能称得上变态了,彭乐云还真有希望连战两场都赢!”

    “上清宗粉丝团前来报到!”

    “吴越会表示不怕,楼成再创奇迹!”

    看到弹幕对话里,彭乐云那边的支持者们占据了明显上风,“幻梵”气得拉了拉自己的辫子,伸手把弹幕给关了。

    好气哦!

    眼不见为净!

    …………

    帝都学院的武道社办公室里,一堆队员围看着投影出的直播画面。

    “社长还没来吗?”长相清朗的沈忧操碎了心般问道。

    一位有着可爱包子脸的萌妹子听到这个问题,哎呀了一声,不好意思地说道:“学姐,学姐说她自己会过来,让我,让我不用去等她。”

    沈忧捂了捂脸:“完了,肯定又走丢了,你们先看着,我打她电话。”

    …………

    热闹欢腾的气氛里,闫小玲和穆锦年等人颇有点战战兢兢,直到施老头当先出来,楼成和林缺跟随往外,才一下振奋了精神,忘记了害怕,拿出了小喇叭,吹出了迎接的号角。

    等到两边各自坐好,身为高品丹境的裁判登上了擂台,广播里宣布了第一场比赛的对阵双方:

    “第一局,方志荣……”

    播音员故意停顿了一下,让方志荣接受全场的欢呼。

    然后他语气平常地喊道:

    “对阵林缺!”

    焦点之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