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一十章 毒劲
    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三点。

    裁判立于擂台中央,提气喊道:

    “山北大学武道社对松城大学武道社第一局比赛。”

    “方志荣对林缺!”

    这声音回荡之中,林缺和方志荣同时站了起来,像是等待已久。

    或许是习惯,也或许是长期受到了熏染,林缺没有直接走向擂台,而是先从左到右依次和队友们碰了碰拳头,听到了一声又一声的加油。

    临到教练时,施老头咳嗽了一声,没学年轻人那么热血沸腾,只吐出了两个字:

    “别急。”

    别急……林缺无声重复,幽深的眼眸似乎有光芒闪过。

    他掉头离开了席位,沿着走向卫冕冠军的道路一步步来到了石阶前,而四周小喇叭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迎接着方志荣的登场。

    方志荣是位个头中等,外表清秀,看起来比较腼腆的大男孩,但眼神桀骜而倔强,身体内仿佛藏着一个眼高于顶充满棱角的灵魂。

    他一站到裁判右手边,便目光锐利地盯着林缺,视线内尽是跃跃欲试的战意。

    林缺毫不示弱,坦然回望,眼眸深处似乎有火焰在燃烧。

    打败足够资格的对手,是每一位武者都向往和期待的事情!

    擂台之上这充满张力的画面让直播间内的主持人忍不住感慨有声:

    “去年九月份,他们是大学武道圈子备受期待的天才武者,但始终缘悭一面,没能交上手,并且一个被彭乐云的光芒遮掩,成为了灯下暗的地方,一个遭楼成赶超,被奇迹黯淡了色彩,算是各有失意之处吧,而今天这场对决必定有一个失败者一个胜利者,嗯,不排除平局,总之,胜利者拿回属于本身的荣耀,失败者黯然神伤,遭遇更大的挫折,承受更大的压力,张前辈,您更看好谁?”

    “不好说不好说。”张鹤人老精鬼老灵地摇了摇头,不做肯定的判断,“他们都初入丹境才几个月,处在突飞猛进的阶段,林缺练成了多少斗部招式,‘流星劲’又有了多大的突破,方志荣从残缺的暗部、瘟部和磁部悟出了什么新东西,都还不为外人知晓,也就是说,他们彼此不会太了解,这场比赛充满了变数。”

    主持和嘉宾闲谈介绍时,裁判左右看了一眼,伸出右手道:

    “对话时间开始。”

    方志荣腼腆地笑了笑,眼中战意更盛地说道:

    “刚入大学那会,一直听到你的名字,一直都被人拿来和你做比较,难免就会想着和你打一场,但去年许社长觉醒了‘乌鸦嘴’异能,没给我留下机会,现在,终于能和你正式比一场了!”

    说到这里,他不再客气和礼貌,斩钉截铁道:

    “看看究竟谁更厉害,谁名不副实!”

    “看看我们谁才是当世天骄!”

    从八月份开始,我就憋了口气,等待着今天,等待着证明自己的一战!

    面对他充满挑衅和刺激的话语,林缺眼皮都没眨一下,表情缺失般立在那里,沉默着,酝酿着,暗数着。

    清楚对方惯来的表现,方志荣没有在意,说出心里话的他一阵舒畅,开始细微调节身体,转动局部磁场,将状态一节节推高。

    对话时间快近尾声的时候,他忽然看见林缺张开了嘴巴,淡然出声,回复了先前的话语:

    “可惜,你不是彭乐云。”

    可惜,你不是彭乐云……意思是我还不够资格?我和彭乐云还有很大差距?方志荣心底最不愿意被人触碰的地方遭受了打击,因那隐藏得很深的自卑而暴怒,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野猫,瞳孔收缩,汗毛竖起,就要不管不顾地扑将上去,撕碎对面的敌人。

    迟早有一天,我要打败彭乐云,迟早有一天,我要超过他!

    “这一天”就以战胜你为起始!

    就在方志荣还未醒悟过来,压制住本身情绪时,裁判举起了右手,猛然挥下:

    “开始!”

    林缺对敌人心理的把握,对时间的利用,堪称精准,不愧为心理系的高材生。

    但是,心理问题这块,向来能医者无法自医,而且对别人的医治充满抗性。

    方志荣怒火燃烧,腰背一伏,像是要贴向地面般蜿蜒曲折地冲向了对手,速度极快,步法很诡,让人把握不到他每次的落脚之处。

    楼成糅合了重心如汞的蛇步,和他现在比较,都相形见绌!

    ——即使再暴怒,方志荣也是身经百战的武者,且看过林缺先前的几场比赛,对他一开始就以丹境的爆发展开闪电突袭印象深刻,没给他留下这样的机会。

    林缺神情淡然,未做抢攻,肌肉筋膜运转,脚踩禹步,迎着方志荣而去,化被动为主动。

    台上风声四溢,两人快速游走,不断交错,各自都在寻觅着等待着最适合的出手机会,但这样的瞬间往往刚一出现,就被对方的步法所掩盖,以至于他们在几十秒内没有任何碰撞,仿佛在给大家表演舞蹈。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当观众们因没有拳拳到肉的搏斗而略显失望时,楼成却看得很是专注。

    大舅哥和方志荣的步法各有不同,一个转折巧妙,直线如同流星,以‘快’胜,以‘巧’赢,一个只曲不直,弯弯绕绕,比较飘忽,非常诡异,像是暗夜里的鬼魅。

    当然,他们这方面都还不算有所成就,要明显弱于自己遭遇过的邱霖,这位姑娘可是将家传身法练到了“步步生莲,云雷相随”的境界。

    大舅哥得把禹步练到“布罡踏斗”的水准,于行走间,有“罡风”簇拥,爆响连绵,才算可以比拟。

    又绕了几圈,随着双方距离越缩越短,林缺和方志荣几乎同时抓到了机会,在来不及使用劲力和爆发“丹气”的情况下,一个炸了肩膀之劲,快摆小臂,闪电般轰出一拳,一个背部肌肉胀起,滑步前抢,拳头迅猛如夜晚幻觉一样崩打而出。

    砰!

    双方的机会都被彼此拦截,两拳相撞于了半空,制造出了这局比赛开始以来的第一声闷响。

    眼见着两个拳头刹那凝固在半空,方志荣肘关节以脱臼的诡异姿态一弹,让小臂如同毒蛇一样昂首扬起,贴着林缺的拳头就蹿了上去,五指张开,又快又准又狠地抓向了对方手臂。

    这个瞬间,方志荣五指泛出了色泽浅墨的幽光,仿佛化作了毒牙,要将致命之物通过接触灌入林缺的体内。

    暗部,“暗毒劲”!

    这门劲力最初来自瘟部,又称“瘟毒劲”,后被“黑天无量经”创始人习得,化入了自身所学,成为了暗部核心劲力之一,与原版相比,毒意有减,诡处更甚,无论触碰到林缺哪里,只要不被他劲力爆发隔断,都能让他中毒!

    虽然以方志荣目前的境界,练出的“暗毒劲”还要不了林缺的命,但至少能让他出现各种负面状态,比如头晕眼花,呼吸困难,胸闷气短,从而有效地降低对方的实力,而且“毒”这种东西肯定会累积,一次次叠加,林缺很难承受得住。

    五指如牙,即将狠咬下去,快得让人无法闪避。

    就在这时,林缺手臂的肌肉忽然一绷,往内收缩,紧紧贴住了骨头,让那块地方凭空“矮”了一截,使得方志荣的“毒牙”发力稍早,短暂落空,如陷难以着力的虚无之处。

    这一绷这一缩并非寻常,而是林缺以“还劲抱力”完成的!

    紧跟着,他没试图反抓对方手腕,喷薄了丹劲,猛踩了左脚,一踏伴随一犁!

    斗部,第十六式,地裂!

    轰隆!

    声音自擂台内部爆发,方志荣脚底地面突然裂开,有劲力往上冲撞,恰似火山的复活。

    比之先前,林缺这一招又有了不小的进步!

    方志荣脚底一痛,不由自主抽腿甩开,身体随之站立不稳,失去了重心,变得摇摇晃晃。

    这个过程里,他的右手因此往上一扬,张开的五指离开了林缺的手臂,再无力追抓,灌注毒劲。

    林缺眼眸精芒一闪,便要抓住机会,开始连招!

    当此局面,方志荣既没有顺摇晃之势,闪避往外,以步法躲开后续,也没有还劲抱力,回流气血,稳住身体,抵挡反击,而是于摇摇晃晃里重心一荡,肩膀发劲,右手反甩,以掌背抽向了林缺还未收回的手臂。

    他脑海做了观想,指尖幽黑迅速褪去,掌缘染上了一抹青色。

    啪!

    正要抢攻的林缺躲闪不及,被他的手背擦过了小臂,眼前突地一黑,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剧痛袭来,像是遭受了骨折,像是被打中了要害。

    仅仅一擦,竟有如此痛感!

    瘟部,第二十七式,“蝎尾针”!

    方志荣这几个月没有白费,不仅掌握了劲力,还练成了两招绝学!

    这样的一击没法发挥“暗毒劲”的毒性,却能产生多倍于正常的疼痛刺激,让敌人受到明显影响!

    剧痛之中,林缺的右手虽没有被实际伤害,但依旧像是被废掉了一样,因为一发力就难受!

    而这个时候,方志荣终于顺势荡开,身形摇摆地退了几步。

    林缺知道这样的刺激可以靠收缩气血劲力和精神来化解,可却等于白白浪费了一次丹境爆发的机会,于是倔强着眼神,咬着牙,忍着痛,没做处理。

    他脸色发白,额头冷汗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