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轻描淡写
    视频网站的直播间内,解说嘉宾张鹤正对林缺刚才那段攻击赞不绝口:

    “这三招分开来看,也就那么回事,发力技巧的运用重过招式的巧妙,但它们之间的衔接,哎,这个衔接啊,真是恰到好处,行云流水,一环扣一环,半点没给方志荣摆脱的机会,林缺算是得了几分斗部连招的精髓了。”

    “最后方志荣没能挣扎反抗,一是胳膊被拿住,二是关节被抵着,三是林缺肯定有对应劲力打入他体内,让他受到影响,一时没法猛烈发力,要不然这连招怎么能叫‘死劫’呢?”

    “林缺反抓方志荣那下,大家注意看他的手指,也有‘暗毒劲’的表现,这应该是斗部‘斗转星移’衍化的绝学,如果我没猜错,大概是纪家的‘阴阳转’,冒险啊,有点冒险啊,以林缺的境界,有点冒险啊……”

    “林缺最后有收力,这样按着对手,起跃撞击地面,如果不收力,以方志荣目前的体质,得去小半条命,运气再不好点,脊椎刚好磕到尖锐的石子,那多半就瘫了……”

    “方志荣也是,哎,怎么讲呢,别人是一朝得志,语无伦次,他是一招得手,忘记谨慎,还是太想赢,太在意了。”

    听着张老爷子的讲解,弹幕一条条飘过:

    “我擦,林缺抓人按摔那下帅呆了!”

    “看得我简直热血沸腾!”

    “方志荣背部‘砰’地撞到擂台那下,听得我一下就激动了,燃烧了!!”

    “这才是比赛嘛,这才是武道嘛。”

    “前面说一下燃了的那个憋走,我也是!但我支持的是山北啊!”

    “方志荣狠狠撞到地面时的样子,让熟读言情小说的我想到了一个词,被蹂躏的破布娃娃……”

    “哎,方志荣看来是掉队了,当世天之骄子的竞争他算退出了。”

    “连林缺都打不过,废物一个!”

    “妈的,是不是在打假比赛……看赔率就知道了!”

    “枉我这么支持他,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

    现场的观众们也难掩失望,“输”是大家都不乐意见到的事情,但作为卫冕冠军的支持者,经历过一次又一次大战的考验,他们还是收敛了情绪,真心实意地为林缺鼓起了掌,为他刚才的表现,为最后让自己肾上腺素分泌的那击鼓掌。

    对穆锦年激动的表现和兴奋的呐喊,他们也报以了最大程度的容忍,看得闫小玲一愣一愣,竟怀疑起山北其实没多少支持者,在场大部分是请来的群众演员。

    呃,风度还是不错嘛,等下可以放飞自我了!她默默地想着。

    掌声之中,山北的同学们下意识将目光都投向了主队席位处,等待着这里的“王”拿起他的“权杖”,登上他的“宝座”,抚平大家心里的失望。

    从进入大学以来,他就没有真正地失败过!

    彭乐云的目光投向了擂台,不急不慢地拉开衣链,将冬日穿着的外套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武道服。

    山北的武道服原本是传统的纯白,与松大白底黑边的样式相当撞色,这样一来,打斗时观众会难以分辨谁是谁,不利于转播,于是,卫冕冠军发扬了风度,穿上了备用的黑色。

    彭乐云一身玄黑,衬托得皮肤仿佛白玉,隐有暗辉流转,整个人的气质愈发得干净,如神如仙。

    而在他武道服的胸口处,绣有两个冠冕的图案,这象征着山北拿到的两个全国大学武道会冠军——两年前,一个也没有!

    在所有观众的注视下,彭乐云反手弹了弹衣服,收回了思绪,目光专注地站了起来。

    就在他站起的瞬间,全场忽然沸腾,无数声音汇成了一声呐喊:

    “冠军!”

    …………

    擂台之上,林缺松开了方志荣,退后两步,张开嘴巴,空气稀薄般地大口呼吸了起来,这既是由于消耗颇大,让他出现了疲惫,也是因为“暗毒劲”残留,依旧影响着他的身体。

    ——“暗毒劲”有毒性蕴含,不比震荡和痛感等可以被“还劲抱力”完全化解消除,必然有后患存在,需要通过身体的一次次新陈代谢来彻底排除,而如果遭遇了这方面劲力大成的武者,本身体质又不够强横,说不定都需药物治疗才能真正康复了。

    林缺不用“还劲抱力”对付方志荣的“两极转动”时,就已经存了冒险硬抗“暗毒劲”,用“阴阳转”给敌人出其不意一击的想法,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觉得暗部和瘟部的结合又诡又毒,稍不留神就会着了道,从而无力地输掉比赛,还不如主动创造机会,将胜利紧握在自身掌心,哪怕为此付出不小代价,也在所不惜。

    要想战胜方志荣这样的对手,不消耗不付代价,是不可能的!

    虽然在上场前,施老头专门叮嘱了“别急”两个字,但临场发挥时,林缺还是更相信自己的观察和判断。

    方志荣挣扎着站起,目光之中尽是愤怒,对敌人愤怒,对自己更加愤怒。

    如果将“暗毒劲”打入林缺体内后,自己没有欣喜,没打算趁机再攻,而是像暗部正常的打法一样,立刻闪避,拉出距离,防止对手的凶猛反扑,等待毒性的完全发挥,那根本没有被“斗转星移”衍化绝学伤到的可能!

    那样一来,林缺不仅得损耗一次丹境爆发来减轻毒性,后续也还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削弱,自己差不多就稳操胜券了!

    后悔和痛苦仿佛毒蛇,啃咬着方志荣的心灵,让他顾不得礼貌,转身就跌撞着走下了擂台,身体内的憋怒似乎随时会发泄出来。

    他已经能够想象网上会出现什么样的评论了,而想到这些,他又更加地憋屈,更加地后悔,更加地恼怒,更加地痛苦了!

    途中与彭乐云相遇时,方志荣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注意到对方,或者说不想注意到。

    擦身而过,两人没有交集,彭乐云轻吸了口气,抖掉了心里的小小情绪,微笑着走到了石阶前方,一步步登上了擂台,没有外放的气势,光凭本身的种种光环,也让林缺下意识就屏住了呼吸。

    人的名,树的影,当世天骄自有威势慑人!

    客队席位处,楼成严喆珂等人也是一下专注了神情,收敛了刚才的喜悦,变得严肃而沉默。

    先前做了次“还劲抱力”,后续又完成了“三连爆”,体内还残余着“暗毒劲”的影响,林缺究竟还剩多少战力,还能撼动这位当世天骄几分?

    一片压抑的感觉里,只有施老头唠唠叨叨地自语道:“林小子也是个听不进话的,叫他别急叫他别急,他非得这么急,要不是方志荣被他激了一下,也跟着急了,更加想要赢了,理智点,清醒点,他就输了……哎,不听老人言,哎,哎。”

    他竟然没有吃亏在眼前!

    …………

    满场的“冠军”呼喊声里,彭乐云和林缺分别站到了裁判两侧,各就各位。

    裁判没做耽搁,朗声宣布道:

    “第二局,开始!”

    “开始”之音尚还回荡,就在大家都以为林缺会采用避实就虚的战术,以保存体力,尽量消耗彭乐云,关键时刻才丹境爆发抓机会时,他周身气血劲力忽然一缩一凝紧跟着一放一胀。

    砰的一声,林缺脚底像是有炸弹爆开,数不清的碎片往着四面八方飞溅而出,他整个身体化作了高速奔驰的重型卡车,以追逐着声音的姿态,嗡隆着冲向了对手,眨眼便能填平彼此间的距离。

    可他刚有迈步,彭乐云就像有所预感,气血一沉一凝,腰部一坐一荡,仿佛一朵云彩,自然和谐地就弹了出去,迎难而上,不避分毫。

    这一弹,空气里都像是有残影出现了,似乎只是一瞬之间,彭乐云便后发先至,抢到了林缺身前。

    咚!

    他脚底一踩,晃动了擂台,让客队席位处的楼成李懋他们都感受到了万马奔腾般的威势,看见了彭乐云的手臂后拉急摆,雷霆划破天际般轰出了拳头。

    雷部,第三十六式,“闪击”!

    林缺仓促急刹身形,将动能转化为了力量,周身肌肉一鼓,手臂抬起,拳头化作炮弹,电射而出。

    他知道彭乐云有“闪击”,但没想到对方似乎提前预料了自己会破釜沉舟!

    轰隆!

    “流星”爆开,气流化浪,淹没向了彭乐云,但这位天之骄子的拳头硬生生打散了冲击波,穿过了狂风,与林缺的右拳碰撞在了一起。

    闷响被爆炸之声掩盖,林缺身体后仰,似乎承受不住,即将倒退,可他又一次“还劲抱力”,回流气血,掌控了重心,稳住了架子,踩出了左脚,一蹬一犁。

    几乎是同一瞬间,彭乐云抱丹于腹,膨胀了右腿,以脚底发了股暗劲往下。

    噗!

    擂台内部闷响传出,青砖却未见裂开!

    林缺的“地裂”就这样被轻描淡写地化解了!

    彭乐云借助反弹,将身一纵,双手探出,抓向了敌人的两边肩膀。

    林缺只觉肩膀刺痛,忙抬起手臂,试图招架,就在这时,彭乐云根根大筋凸显,仿佛条条蛟龙,彰显出了十足的力量感,但与此对应,他腰背一摆,行云流水地闪到了对方的身后,双手抓拿的位置未变,可来路却被硬生生拖着化了个弧线,不再相同,刚好避开了阻挡。

    彭乐云双手按下,十指一扣,林缺的身体顿时麻痹,僵在了那里,险些软倒。

    裁判举起右手,高声喊道:

    “第二局胜!”

    刚好三招,彭乐云胜!

    林缺缓了过来,回了头去,目光复杂地看了眼气定神闲的对手,沉闷着低声说了一句:

    “谢谢。”

    谢谢你没有轻视,全力以赴地出手了!

    彭乐云微笑颔首,不见一点刚打了场比赛的样子。

    客队席位处,楼成吐了口气,脱下了外套。

    这四个多月来苦练的一幕幕场景和与严喆珂的一次次相关讨论,刹那闪现在了他的脑海。

    终于要开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