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向前跑(两章连更)
    不愧是彭乐云,当自己感觉终于看到了战胜他的曙光时,却瞬间被翻盘,迎来了失败的降临。

    强烈的沮丧盈满了楼成的心底,如果他不曾抱有过希望,那现在不会如此的懊恼和自责,刚才的欣喜有多么纯粹,如今的痛苦就有多么的钻心。

    四个多月的忍耐,四个多月的苦练,四个多月的期待,最终落了空,化作了流水。

    可笑,我还信誓旦旦地给珂珂说过,要和林缺一起,给彭乐云一次难忘的失败教训,打压他的意志,影响他必胜的信念,延缓他突破至非人层次的速度,为明年决赛圈保留希望,现在却惨遭打脸,简直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大概值得庆幸的是,自己做人比较低调,这样的话语只在珂珂面前讲过,否则不知会有多少的嘲笑和讽刺铺天盖地而来。

    如果,如果抽签抽到我第一个出场,以错位优势打败方志荣,在较为顶峰的状态挑战彭乐云,大舅哥应该有希望战胜这个怪物吧?

    如果刚才我不那么急,不被彭乐云的游刃有余吓到,不慌着用变异版的“当头棒喝”,靠本身的变态体力和金丹的补充再磨一阵,事情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

    ……

    当一个人遭遇挫折的时候,总会难以克制地想着如果当时做出不同的选择,或者在某些细节上做得更好,结果是不是就会改变,楼成也不例外,可越是这样想,他就越加的懊恼,越加的痛苦,甚至有着几分愤怒,对自己的愤怒。

    吸了口气,观想出“冰镜”,收敛了种种念头,楼成对喘气已然缓和的彭乐云颔了颔首,转过身体,步伐虚浮地走向了石阶,他身体肌肉还在颤抖,五脏六腑极其难受,喉咙处有咸涩的铁锈味道翻滚,像是在酝酿着喷吐的鲜血。

    不仅输了,还受了不轻的内伤……楼成暗自叹息,苦涩摇头。

    就在这时,不知谁开头,看台上的山北同学们忽然鼓起了掌,从稀疏到热烈,从嘈杂到整齐,为刚才那场精彩的战斗,也为让人敬佩的对手楼成。

    你是昂首挺胸走下擂台的!

    掌声回荡,闫小玲突地就哭了出去,哭得伤伤心心,既感动于大家对楼成的认同,又难过于之前的失利,楼成明明打得那么好了,为什么还要让他输掉?

    比赛的残酷在于,绝大部分时候只有一个胜利者,而这一场,胜利者是彭乐云。

    听着对手给予的掌声,楼成吐了口气,稍有安慰,但心中的沮丧和痛苦依旧无法彻底排解,以失败者的身份走下了擂台,脚步发飘,身影萧瑟。

    行到一半,遇见李懋,他勉强笑了笑,伸出右手,和对方击了下掌,低低说道:

    “给你留的对手太强了……”

    真是羞愧啊!真不甘心啊!

    “说不定他已经到了极限,让我捡个漏呢?那我能唠叨这场比赛一辈子。”李懋故意用开玩笑的姿态回答,想要化解楼成眼里的痛苦。

    输给山北很正常,输给彭乐云不丢人!

    “好好打!”楼成没有多说,点了点头,越过了李懋,走向了席位处,看见一身俏白的严喆珂迎了过来。

    女孩眼眶有些发红,轻咬了下嘴唇,斩钉截铁道:

    “你打得很棒了!”

    哪怕输了,我也为你骄傲!

    换做其他人,楼成可能没心情做太多回应,但面对严教练,他怎么都无法那样对待,苦笑着开口道:

    “希望下一次能让你说‘打得真棒’‘你真厉害’……”

    “打得很棒了”是输了战斗但发挥让人敬重,“打得真棒”是酣畅淋漓地赢了下比赛!

    “嗯!”严喆珂用力点头。

    她知道楼成不想听安慰的话,宽解的话,于是只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掌,默默地竭力地想将自己的温度传递给对方。

    痛苦如果有人分担,是不是就能减弱很多?严喆珂半扶着楼成坐下,痴痴想着。

    …………

    听着电脑里传出的鼓掌之声,燕尾服高礼帽的瞿辉脸色煞白,再不见开场时的神采飞扬。

    这两个家伙TM还是人吗?

    光彭乐云一个我也就认了,他强势了两年多,变成接近非人的怪物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反正输他也都输习惯了,自己压根儿就没想过赢山北。

    可是,才短短四个多月,楼成怎么也有这种让人望而却步的实力了?他怎么一下从我觉得有希望打败飙升到了只留下背影?

    这还怎么打?下个星期的比赛还怎么打?

    瞿辉侧头,望向了罗海泽和尹向西等队员,只见他们都是一脸被吓到的表情,或呆滞或茫然,或有所颤抖。

    差距大得都让人不想追了……瞿辉痛苦回首,看见了特写的楼成镜头,注意到了他状况的不对,心中忽地一喜,脱口而出道:

    “楼成受伤了!”

    而且不是那种很快就好的硬伤!

    彭乐云的“惊雷劲”配简化外罡招式有多么可怕,我非常清楚,曾经无防护无抵消地挨了一下,养了近两个月的伤,楼成就算身体素质远胜当初的我,但彭乐云也不是那时候的他了,没有大半个月的静养,怕是恢复不了!

    “楼成受伤了?”罗海泽和尹向西他们齐齐惊醒,隐含喜意地反问出声。

    “对!你们看他现在的状态,等下再注意回放,看他是不是被彭乐云的‘雷篆’直接打中了。”瞿辉像是经历了一场死里逃生,又庆幸又狂喜,“而且林缺也挨了‘暗毒劲’,下周多半没法以最佳状态出战,哈哈,他们不知道怎么想的,明明清楚和山北有那么大的差距,为什么还这么拼,还弄得这么惨烈?这不是便宜我们吗?”

    “我觉得我们要向他们的武道精神致敬,然后享受这份馈赠!”

    嘲讽声里,三江学院武道社众人通过慢镜头回放,确认了楼成的情况,当即释放了先前积攒的压抑和畏惧,重新变得振奋。

    我们的机会来了!

    感谢楼成和林缺的武道精神,感谢他们的努力拼搏!

    …………

    帝都学院武道社办公室内,陈敌国、沈忧和蒋空蝉等人呆呆看着投影画面,忘记了说话,忘记了其他,让气氛诡异地安静了下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们觉得彭乐云会输,但没想到,发挥到那种程度的楼成还是没能击败这位天之骄子。

    过了几十秒,陈敌国苦笑开口,打破了沉凝:“小莉~你觉得彭乐云到什么层次了?”

    任莉沉吟了下回答:

    “差一步非人。”

    差一步非人……沈忧蒋空蝉等人咀嚼着这五个字,又失落又敬畏。

    任莉自然下垂的双手不知不觉握成了拳头。

    …………

    电脑屏幕前,“幻梵”松开了拉着自身辫子的双手,任由几颗晶莹的泪珠划过脸庞,坠落于地板。

    她点开了论坛,发了个帖子:

    “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他明明打得那么好了,为什么还要让他输掉!”

    “摸摸头,打成这样已经很好了,比我预想得好很多,我还以为楼成顶多有个强七的水准,怕他脆败给彭乐云,影响到信心。”“盖世龙王”安慰着“幻梵”小丫头。

    “55555,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就是想他赢!我看到他那个样子我好心疼!”“幻梵”发了个“捂耳摇头”的表情。

    “聂柒柒”也跟着“泪流满面”道:“我知道他能和彭乐云打到这个程度很不错了,不,非常不错了,但我还是忍不住难过,嘤嘤嘤。”

    “你们这些女孩子啊,怎么都这样脆弱?需要大叔安慰吗?不走心光走肾!”“一贯纯爱俊冈本”玩笑了两句后唏嘘道,“不说了,编不下去了,我去抽根烟冷静下。”

    “哎,想想半年一年前,楼成和彭乐云的差距,再看看现在,你们应该就能释怀了吧?”“擂台之路”冒了出来道。

    妈的,楼成输给实力强他至少一截的彭乐云,你们都这么难过,当初我被还没品阶的他做掉,也没去跳楼啊!

    还好,楼成一直突飞猛进,输给他也成了一桩趣谈,不会丢人……

    这个时候,“很多只小高”忽然冒头回复道:“我们理智地知道你说得很对,但还是汪地就哭出了声……”

    …………

    视频网站的直播间内,解说嘉宾张鹤正感慨有声:

    “精彩!精彩!这场比赛看得我都想动动老胳膊老腿了,楼成强,彭乐云更强,都后生可畏啊!”

    主持人附和着道:“是啊,我没想到楼成能把彭乐云逼到这个地步,看起来快到极限了!”

    “到极限?那没有,彭乐云只是短时间内有些超负荷了,这不表示他没有再战之力了,哎,如果楼成最后不拼那么几下,或许连他超负荷的状态也见不到。”张鹤忍不住喟叹了一声,“在最突飞猛进的阶段,在最意气风发的年龄,遇到这么一位能稳稳压住你的对手,很可悲,也很让人惋惜。”

    “您是说彭乐云比刚表现出来得还强?”主持人惊呆了。

    张鹤微不可见地点头道:“他在享受比赛,而不是竭力要赢下比赛,这两者之间的差别不用多说了吧?”

    “也就是说,最后关头的彭乐云才是最强的他?”主持人恍然反问。

    “可以这么说。”张鹤有些唏嘘了。

    这就是目标直指外罡的天之骄子吗?

    当初的我在六品顶峰的时候,哪有这么强!

    他们说话间,弹幕一条条刷出,似乎没人再关注李懋和彭乐云的战斗:

    “不得不说,楼成确实厉害,才练武一年多,就能和彭乐云打到这个程度!”

    “我都看跪了……”

    “简直彪悍得没有朋友!”

    “他确实能算天之骄子的候选了,而且比其他人都有希望!”

    ……

    对楼成的诸多正面肯定后,有人遥望着未来道:““我都不能想象再过半年一年,楼成能到什么境界了,是不是就可以超过彭乐云了?”

    这句话顿时捅了马蜂窝,引来了一堆人围攻:

    “超过乐仔?哈哈哈,天大的笑话!说得乐仔不会提升一样?他很快就会进入非人层次了!”

    “靠异能靠祖传染色体的家伙,有什么资格和彭乐云并称?”

    “没听解说吗?刚乐仔压根儿就没用全力,嗯,还没用全力,他就倒下了!”

    “啧啧,有本事再打一场啊,彭乐云刚还和林缺过了几招的,单挑的话,还不打得楼成喊爸爸。”

    “你们有完没完,人家只是根据事实来推测,楼成练武一年零两个月就从真正的普通人提升到了接近六品或者弱六品的程度,再给他半年一年,谁知道他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呵呵,不是我笑话他,这样大跨度的提升从来不会持续太久,而且越往上走越艰难,楼成变强的速度必然会放缓,他要是能在一年内进入非人境界,我直播吃翔!”

    “是啊,楼成是很厉害是天才,但要和彭乐云比,那我用漫画的台词来回答你,废材,你还不够班,扑街去吧,食屎去吧!”

    “我都怀疑楼成会不会被乐仔打得失去信心了,刚才我发现他都绝望了,而没有信心的武者,就是条咸鱼,很难再提升了!”

    网上吵得很是激烈,气哭了赛后想看看弹幕看看他们怎么表扬楼成的“幻梵”。

    好可恶!

    好想打他们!

    好想和他们吵架!

    现场的擂台之上,李懋和彭乐云的战斗已经开始了,后者没直接转身离场,将实战的机会留给许万年,而是给予了对手最大尊重,调匀了呼吸,摆出了架子,任由他进攻。

    这是李懋打得最酣畅淋漓的一场比赛,“暴雪二十四击”一招接一招,一招跟一招,越打越猛,越打越疯,几乎没有停滞,没有卡顿。

    啪!

    他打出了自己练武以来最强力的一拳,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舒畅。

    彭乐云腰腹一摆,上架手臂,准确挡住,不动分毫。

    李懋正待再攻,忽感身体空乏,没有了后继之力。

    不知不觉,自己竟打完一***雪二十四击”!

    看着面前从喘气打到神闲的彭乐云,李懋自嘲一笑道:

    “谢谢。”

    谢谢你的成全。

    说完,没等裁判宣布,他转身走下了擂台,没有遗憾没有失落,只得淡淡的唏嘘。

    裁判这才举起右手道:

    “第四局,彭乐云胜!”

    “本场比赛,山北大学胜!”

    主队席位处,许万年欣喜挥拳,感觉自己逃过了一劫,无需面对能反弹“乌鸦嘴”的怪物了,方志荣眼神阴郁,没有多少的快乐,耿耿于怀对林缺的失利。

    松大那边,等到李懋回来,他们彼此击了击掌,沉默着返回了更衣室。

    临近大门前,握着严喆珂手掌的楼成下意识回头,望向了擂台位置,只见彭乐云立在那里,向着四周鼓掌致意,灯光落下,为他披上了一层金色的辉芒。

    收回目光,楼成闭了闭眼睛,进入了更衣室。

    …………

    回程的高铁上,武道社众人都没怎么说话,蔡宗明好几次想要打破这种气氛,但话到嘴边,又没有那个心情去说了。

    穆锦年和闫小玲坐在后面一排,看着沉默到不发一言的林缺,满满的都是心疼,恨不得鼓起勇气,上去宽慰两句,但最终还是没有付诸行动。

    楼成和严喆珂互相依偎着,闻着那熟悉的馨香,感受着让自己放松的温暖,心情平复了不少,慢慢缓了过来。

    “你看网上好多人在表扬你的。”严喆珂正好翻到某些微博评论,看见了开头,忙手机递给了楼成,一脸快夸我的表情。

    楼成一条条看着,见大家肯定自己的实力,对之前比赛的精彩表示叹服,脸上逐渐有了笑容,嘴角一点点勾起,严喆珂也将脑袋凑了过来,和他一起看着,时不时微扬洁白精致的下巴,流露出骄傲的意味。

    可看着看着,当楼成翻至和彭乐云对比的部分后,发现了各种各样的嘲讽,什么靠异能靠祖传染色体,什么被打得信心全无,什么远远不够班,候选只是候选。

    他太阳穴抽动,心中无名火一阵一阵,想要证明什么,想要去争吵出是非曲直,却悲哀地发现,失败者没有借口,唯有胜利才能回击一切。

    严喆珂看得紧咬了嘴唇,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燃烧起了让她更显明艳的怒火。

    她压制着生气,不想将这种情绪传染给男友,伸出手指一点,退出了这个讨论,故作理智道:

    “橙子,别理他们,有的人就是为黑而黑!”

    “嗯。”楼成本待反过来安慰严教练,却忽地看见了一条长微博,来自“江湖百晓生”,武道相关的知名大V:

    “这场失败,对楼成利大于弊。”

    咦?为什么这么说?不仅楼成,严喆珂也颇为好奇,忙点进阅读:

    “可以预见,楼成接下来将进入一段提升缓慢的事情。”

    “我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大家可以看到,楼成每一次实力的蹿升都伴随着异能的觉醒,这里有个显而易见的常识,异能的觉醒会大幅度提高身体的素质,当然,前提是没有境界的阻碍,也就是说,如果不入丹境,异能再是觉醒,肉身强度也不会发生质变。”

    “楼成刚入丹境,就能准七的实力,靠得是本身的变态体力和冰霜劲的提前练成,能四个多月就从准七到弱六,靠得冰和火双重异能的二次觉醒和正式接触丹境修行的‘蜜月期’,现在,这个阶段过去了,而我们都知道异能的觉醒一次比一次艰难,一两年内,楼成不会再有这方面的红利了。”

    “这么一来,他实力提升速度变缓就是可以预见的事情了,到明年四月,也就练成更多冰部招式和相关战斗经验提升可以期待,顶多从弱六到普通六品,与彭乐云的差距将会被拉大。”

    “并且这样的速度将会伴随他很长一段时间,能不能在两年内,不依赖异能的觉醒踏入非人层次,将是他算不算当世天骄的考验。”

    “这次完败来得很及时,让他不至于膨胀,能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明白自身和彭乐云的差距和可能几年内都追不上的事实,利大于弊。”

    “这或许就是当头棒喝吧?”

    这个长微博看似站在楼成的角度说话,但通篇都是居高临下的口吻,和认为楼成全靠异能觉醒才突飞猛进的险恶心思,话里话外皆认为他不如彭乐云,接下来要习惯平庸,看得严喆珂牙痒痒,悄然握紧拳头道:

    “这个人胡说八道,橙子你别理他!”

    “嗯。”楼成吐了口气。

    其实,“江湖百晓生”有些话没说错,自己飞跃提升的红利确实快没有了,异能的觉醒不是现阶段能考量的事情,丹境修行对身体的改变越来越微弱,进入到需要日积月累的阶段,只有“者”字诀的内练还能期待一下。

    正因为如此,自己才对这个评论愈发得愤怒,由于无力反驳而愤怒。

    看着他的表情,严喆珂抿了抿嘴,眼眸上转,若有所思。

    …………

    一行人回到松大新校区时,天色已经变黑,各自挥了挥手,情绪低落地告别。

    穆锦年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跟在了林缺的后面,看着他沉默的背影,不断涌现去安慰他的想法。

    不,我知道的林缺不会想要安慰……她控制住自己,就这样落后两步地陪在林缺身边。

    快近九栋宿舍的时候,林缺忽然止步,转头看向了穆锦年:

    “你有纸笔吗?”

    “啊?”穆锦年傻在了那里。

    他,他在和我说话?

    他第一次和我说话!

    他知道我想要签名?

    清醒过来,她慌忙将背包取下,翻出了签字笔和便签,递给了林缺。

    林缺没有再说话,刷刷写了一行字:

    “谢谢你没有安慰我。”

    谢谢你没有安慰我……穆锦年拿着还来的便签,看着林缺转身走进了宿舍,他的眼神是痛苦的,但他的背影是挺直的。

    “我会永远支持你的!”穆锦年喊了出声,不再顾忌别人的眼光。

    …………

    楼成则被严喆珂拉去了湖边,穿过树林,来到了还很荒芜的西区。

    “来这里做什么?”他不由问了一句。

    “跟着我嘛~!”严喆珂平时没来过这里,都是被楼成“拐骗”的时候才会进入西区,但她以女孩子特有的细心和敏锐,注意到了周围有些什么。

    拉着楼成来到了一栋还未彻底完工的大楼前,她指了指上面道:“我们去楼顶,我想吹吹风。”

    这栋大楼规划中是新校区的图书馆,将取代现在临时那个,成为全省最大全国前几的图书馆。

    “好。”楼成明白女孩是让自己登高望远,吹拂凉风,舒缓心情,因此没有拒绝。

    沿着楼梯,两人步步上行,走得很慢,走了很久,终于来到顶部,看见了还没有护栏的景色。

    居高临下,东区灯火辉煌,湖泊则倒影着光明,景色是如此地迷人,又是如此地让人心旷神怡,楼成心中的郁闷都似乎随之化解了不少。

    “我们到边上去坐着。”严喆珂提议道。

    她一点也没有恐高症。

    接过纸巾,楼成将它铺在了边缘,和女孩互相依偎着坐下,呼吸着出来的清爽凉风,眺望着开阔的天地。

    忽然,严喆珂望着前方道:

    “橙子,还记得我给你唱过歌吗?”

    “记得,当时为了给我加油。”楼成露出了笑容。

    严喆珂抿嘴一笑,眼波温柔道:

    “那我再唱给你听~”

    不等楼成回答,她迎着外面的空旷,轻轻哼了起来:

    “向前跑,迎着冷眼和嘲笑

    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

    命运它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

    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

    女孩清越的歌声回荡于耳畔,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地,是黑暗里流淌的地上星河,楼成一时竟有了几分醉意,情绪逐渐放空,心中又多了力量。

    失败不可怕,怕的是失去斗志,怕的是失去信心。

    那就继续向前跑吧,迎着冷眼和嘲笑!

    “继续跑,带着赤子的骄傲

    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看到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吧

    有一天会再发芽!”

    歌声袅袅,余音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