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理所当然的出线
    和飞行异能战斗挺有意思的……瞿辉躺在地上,仰望着楼成,茫然重复于他刚才的话语,一时竟忘记了自己身体的僵冷已然化去,忘记了翻身站起,忘记了往常很是重视的风度。

    他之所以和我打那么久,是因为在体验和享受对阵飞行异能的独特经历?

    咚咚咚!瞿辉的心脏膨胀又收缩,喷薄出了股股热血,冲散着残余的冰寒,但他却没有因此感觉到一点温暖,反倒像是沉入了万年冰窟,深感四周又黑暗又压抑又酷冷。

    这就是绝望的滋味吗?

    我和楼成的差距大到了这种程度?

    哪怕面对内伤未愈的他,我也只有被秒杀的份?

    之前的那些自我感觉良好,到现在都变成了一句句的嘲讽和一记记的耳光……

    呵呵,天上怎么可能掉馅饼!

    楼成没有多说什么,拱了拱手,转过身体,走向了石阶。

    老实说,瞿辉确实有七品的战力,换做其他内伤未愈的弱六品来对付他,真会比较麻烦,稍不留神就阴沟里翻船了,可是,自己的几门绝学刚好克制着他,以至于能够完成秒杀,就像在打一位初入丹境没有异能的武者。

    比如,冰镜虽然无法体察异能的运转,但瞿辉又不是鲁莽地直接撞过来,还是会出招抽腿,有着前奏,这样就方便了自己“预先”把握,提前应对,让他诡异变向的特质几乎没有效果,同样的,“兵字诀”在一定范围内的远程攻击能力,正好解决了怎么打到他的问题,而且瞿辉没有对应的秘法防御,精神也没强大到能像七品武者那样硬抗少许,结果自然就不言而喻。

    换句话说,同是七品的战力,自己目前的状态打正常的七品丹境会比打瞿辉艰难不少。

    当然,擂台赛的规则也限制了对方的发挥,如果可以运用武器,给飞在半空的瞿辉一张弓一把弩或者热武器,那事情就将完全不一样了。

    看着楼成离开擂台,走向席位处,周围的观众们沉默了下来,漫天的嘘声早就消散,只有余音还在袅袅回荡。

    这个时候嘘对方,更像是在嘘自己!

    沿着道路,回到起始,楼成看见严喆珂迎了上来,笑靥如花地握拳喊道:

    “橙子,你打得真棒!你可真厉害呀!”

    她这是在回应先前“打得很棒了”和“打得真棒”的梗。

    默契一笑,楼成心情愈发地愉悦,和女孩碰了碰拳头后,又与林缺李懋蔡宗明等人一一击了击掌,大家皆是相当欣喜。

    海源要弱于三江,闯过现在这一关就意味着全国赛的大门近在眼前了!

    “好想庆祝一下,但理智告诉我,不能得意忘形,不能轻视海源。”孙剑笑呵呵说道。

    “明白就好!低调点,好好攒人品!”林桦瞪了他一眼。

    众人说说笑笑之间,施老头挥了挥手:“先回更衣室吧,你们好意思在那么多难过的同学面前庆祝?”

    “好意思!”蔡宗明毫不犹豫地回答。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跟在了大部队后面,在弥漫全场的压抑气氛里进入了更衣室。

    嗯,是好意思庆祝,但更怕激怒还处在冲动年龄的同学们,被几千号人围了过来,一阵践踏……

    而看台上的闫小玲则仿佛被抛弃的鹌鹑,一时欲哭无泪,想要庆祝又不得不左右打量,在一张张沉郁的面孔下战战兢兢。

    “哎!”她故意叹了口气,拉着穆锦年就低下了脑袋,装出悲伤的模样。

    别打我,自己人!

    …………

    一月五日,下午三点四十五分,海源学院武道场馆。

    楼成看着擂台上的激战,侧头凑到严喆珂耳边,压低声音笑道:

    “你哥今天是不打算让我上场了啊。”

    严喆珂白了他一眼:“我哥上一场把完完整整的瞿辉留给你还不够呀?”

    对阵海源学院的比赛,轮到了孙剑当先锋,结果他依旧没能遇到好事,开场就遭遇了对方主将,丹境加异能的程杜金莎,被轻松秒杀,而后续的林缺尽展所学,在激战三分钟后,又一次用“死劫”连击,打败了对方。

    接下来的两局,他分别面对了不同的职九武者,先是靠抓住时机的丹境爆发轻取了一位,现在则以疲惫之身苦苦鏖战。

    楼成和严喆珂交头接耳时,林缺用重心如汞觅得了对手的破绽,双臂连续快摆,轰出了一记记“流星劲”。

    砰!

    鲁雅倩气血翻滚,直冲咽喉,五脏六腑也似乎在跟着肌肉筋膜剧烈颤抖,她手臂想要发力,却怎么也抬不起来,眼睁睁看着对方的拳头悬停在了自己太阳穴旁。

    裁判举起了右手,鼓动丹田之音道:

    “第四局,林缺胜!”

    “最终赛果,松大武道社胜!”

    林缺收回了拳头,大口喘起了气,额头的汗水一滴滴砸落,满是疲惫之色的眼眸里则闪过了一抹欣喜。

    楼成等人齐齐跃了起来,笑容满面地互相击掌,像是春节时彼此道着“过年好”一样。

    全国大赛,我们终于来了!

    他们没有那种苦战出现后的激动和狂喜,但却多了几分理所当然的笃定美感。

    回到松城,进入校园,蔡宗明忽然笑呵呵提议道:

    “要不大家一起去聚个餐吧?庆祝庆祝?”

    多年没闯入全国赛的松大武道社确实有理由庆祝!

    “好啊,去哪里聚?”楼成当即表示了赞同。

    回答完毕,他才想起做主的不是自己,连忙讪讪看向了自家师父。

    “去吧去吧,都出线了肯定得庆祝嘛,别忘了给老头子我点几瓶好酒,从武道社走账。”施老头眉开眼笑地答应了下来。

    众人欢呼一声,开始讨论去哪里聚餐,最后小明同学一锤定音道:

    “去大排档那边吧,档次是低了点,但自在啊,可以好好庆祝。”

    邀请了舒蕤和她的拍摄团队后,武道社一行人来到了老校区附近的大排档,找了宽敞的位置,点了烧烤干锅鹅唇等东西,摆了满满当当一桌。

    给施老头开了瓶酒,楼成等人各自倒上果汁,举起杯子,在摄像头的记录下,互相碰了碰杯子,将心中的情绪齐声呐喊了出来:

    “全国赛!全国赛!”

    声音响亮,青春飞扬。

    看到这一幕,舒蕤不由回想起了大学时候的美好生活,一时又伤感又唏嘘。

    真想重生回刚入校门的那天,好好去品味和享受一点一滴的曾经。

    一旦毕业了,大家天南地北,各奔东西,很多往事很多情谊便再也回不去了。

    肆意的庆祝里,喧闹的楼成等人引起了旁边桌的不满,一位手臂有着纹身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大声嚷嚷道:

    “吵啥吵!”

    “不好意思,我们会注意点的。”楼成老脸一红,赶紧道歉,觉得自己等人好像破坏了公德。

    那年轻人环视一圈,冷笑道:

    “光注意点就行了啊?”

    他们那一桌,七八位汉子齐齐站起。

    楼成嘴角抽搐了一下:

    “那这样?”

    他手腕一抖,甩出了一团赤红的火焰,让它在纹身青年面前的坎阶爆开,蹿升往上,照亮了对方的脸庞。

    ……纹身青年傻在了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直到他同伴战战兢兢的过来,装作和稀泥,才把他扶了回去。

    楼成无视了周围一道道惊愕的目光,收回手,重新坐下,拿起一串牛肉,啃咬了起来。

    咱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橙子,这不像你的风格啊?”严喆珂笑意盈盈地偏头靠拢,低声说道。

    “为什么不像?”楼成好笑反问。

    严喆珂眼眸上转,贝齿轻咬,笑吟吟道:“我还以为你会比较低调地踩裂水泥地把他吓回去呢,结果你直接用火焰异能示威了,嗯嗯,太张扬了,不像你的风格~!”

    “知我者珂小珂也,其实,我最开始考虑的也是不动声色踩裂水泥地,这样相对含蓄和低调,但经过认真思考,还是放弃了这个主意。”楼成感叹了一声。

    严喆珂眨了眨眼睛,好奇问道:“为什么呀?”

    楼成痛心疾首地回答:“踩裂水泥地要被罚款的!”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噗!严喆珂扭头颤抖,笑得差点失态。

    聚餐一直延续到了晚上八点多,大家吃饱喝足,最后又举起了杯子,再次喊了几声:

    “全国赛!全国赛!”

    …………

    接下来的日子里,楼成和严喆珂进入了忙碌的考试季,复习考试,复习考试,联轴循环。

    到了一月十六号那天,在他们还剩最后一门考试前,另外一件事情准时开始了。

    那就是全国大学武道会决赛圈的抽签仪式!

    八个赛区,十六支武道强队,将分组厮杀!

    松大武道社的办公室内,一群人再次聚集,打开了电脑,连接了网络,等待着着直播的开始。

    舒蕤也来到了这里,忠实记录着最原始的反应。

    在她看来,松大目前只比山大差一筹,比帝都差半筹,和华海广南一个档次,属于有能力冲击前四的强队,但他们没有历史成绩,无法成为种子,具体的成绩很大程度上还得看抽签的结果,毕竟其他那些队伍里也有硬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