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随性而行(第一更)
    晨练完毕,楼成和严喆珂直接返回了酒店,打算在接下来公交慢游高汾的约会里再解决早餐。

    洗过澡,弄好自己,楼成等待了片刻便看见珂小珂同学拾掇完毕,从卫生间内走了出来。

    她前段时间刚换了发型,斜刘海垂下,衬托得眉眼愈发秀丽,气质更加纯美,斯斯文文,容光照人。

    白色长款羽绒服,黑色打底裤,毛绒绒的雪地靴,浅粉色针织帽,银白精致的耳坠,一一映入了楼成眸中,让他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青春与灵动,哪怕早已习惯了女友的容貌,也忍不住看了一眼又一眼。

    “好看吗?”严喆珂低眉浅笑,隐含小骄傲地问了一句。

    “你化妆了?”楼成盯着女孩粉嫩光泽的嘴唇道。

    作为一名直男,分辨女生有没有化妆最习惯的途径就是看口红,口红浓的就是浓妆,口红淡的就是淡妆,看不出来的就是没化妆。

    当然,经过严教练的言传身教,日常熏陶,他见识也是与日俱增,不再那么肤浅了。

    “涂了下,今天可是我们约会的大日子呢,怎么能不重视~!”严喆珂微扬了下巴,顾盼之间,自生光辉。

    听到这句话,楼成笑了出声,很想把小仙女就这样抓过来,狠狠啃一顿。

    似乎从他的目光里察觉到了什么,严喆珂忙退了一步,弱弱地扬了扬手:“化妆很麻烦的……”

    你别乱来!

    “嗯嗯。”楼成收敛旖念,转而说道,“就是感觉你脸太瘦了。”

    “哼,这样就胖了!”严喆珂将腮帮子鼓了起来。

    看,我是胖脸珂!

    忍住……忍不住了……不忍了……楼成猛地快抢一步,拉过女孩,吻了下去。

    “你……”严喆珂的抗议声戛然而止,被堵回了口中。

    她握拳轻打了楼成几下,可吻着吻着,就慢慢闭上了眼睛,回抱住了男友,忘记了妆容这件事情。

    勾勒唇线,浅吮轻缠,两人的呼吸逐渐变得不够规律。

    “还出不出去了!”气氛越来越激烈的时候,严喆珂往后仰了仰头,眸含水光地横了楼成一眼,挣脱了他的怀抱。

    “其实在房间里这么赖一天也挺好的。”楼成看着女孩水润欲滴的唇瓣笑道。

    “色狼!”严喆珂好气又好笑地骂了一句,小步跑进卫生间,快速补了个妆,然后也不回来,就立在大门旁,“走啦走啦~”

    “好咧!”楼成走了过去,拉起女孩的手,出了房间,出了酒店,慢悠悠踱步到了最近那个公交站牌,等到了七路车的来临。

    由于是周末,上班族变少,哪怕有不少老头老太太,公交车上也不算拥挤,楼成投了硬币,牵着小仙女,找了后排的位置坐下,随着公交车晃荡于高汾,穿行在城区。

    两侧的风景从最开始的高楼大厦慢慢有了过去的色彩,一栋栋修建于上个世纪的建筑呈现于楼成和严喆珂眼中。

    “这都是当初一个个企业的厂区,后来厂子往外搬迁,就用腾空的地皮修了职工小区……”楼成早做了功课,指着窗外的景色对女孩说道,“附近有个大学和高中,周围也还算热闹,我们去吃一家‘私房菜’。”

    “私房菜?”严喆珂诧异反问。

    早餐吃私房菜?

    对于约会,她并不是单纯享受的类型,最初几次之后,在楼成制定计划的时候,她都会帮忙看,会提出自己的意见,参与感十足,但昨晚肚子委实疼得厉害,没那个精神再讨论了。

    “我的‘私房菜’是加了引号的,到了你就知道了。”楼成笑眯眯回答,正逢七路车停站,他忙拉着珂小珂同学起身道,“到了,该下车了。”

    严喆珂充满了好奇和期待,跟在楼成旁边,像是一头睁着懵懂眼眸的小鹿,步伐轻盈地走下公交,穿过人行横道,进入一个有些年头的小区。

    小区内,楼成带着她七拐八绕,时不时问下路人4号楼在那里。

    一排排建筑过去,两人终于找到了隐藏得很深的目的地。

    这里没有电梯,他们沿着楼道,来到二层,看见了左侧房门敞开,里面有勾动人馋虫的香味飘出。

    “面馆?”严喆珂抽了抽挺俏的鼻子,呼吸着空气里的味道。

    “是呀,这家老太太以前是‘高云面馆’的厨师,后来退休了,跟着老伴住到了这边,在儿女怂恿下,把对门买了下来,做起了不挂招牌的面馆,嗯,周围的几个小区有很多类似的地方,主要是给不喜欢吃食堂的学生老师准备,不是熟悉人带路,根本找不到。”楼成介绍着眼前的“私房菜”。

    “高云面馆”是高汾老字号,属于上了旅游推荐名目的那种,可惜后来越做越差,越做越差,本地人已经不爱去了,也就哄哄外来的游客。

    严喆珂睁大了眼眸,脱口问道:“那你是这么找到的?昨天霜霜霜没提啊。”

    “我是做攻略的时候,看网上有人提了一嘴,想起蒋胖说过黄晟在附近的工大读书,就找出他的QQ,问了他详细的情况。”楼成略显自得地回答道,“老太太脾气很怪的,不仅不讨好顾客,还给脸色,她会给你尝特色小菜,吃面食和喝面汤的顺序,如果不听,她就很不高兴。”

    “她脾气越怪,生意越好?”严喆珂轻咬了下嘴唇,展颜笑道。

    “是啊,人就是这么犯贱,可能觉得越有脾气的人越有真本事吧……”楼成嘲笑了一句,拉着女孩进了门,看见里面只有几张桌子,分别摆在两间卧室和客厅里,老头老太太则坐在椅子上,看着电视,对门口不闻不问。

    他们头发已然花白,但精神很是矍铄。

    由于错开了早饭时间,楼成和严喆珂并未等待,一人要了两碗不同的面和十个水饺。

    老太太啥都没说,进了厨房,捣鼓了一阵,将食物送了过来,很严厉地吩咐道:

    “先吃牛肉面,再尝水煮小菜,接着吃水饺,最后三鲜面,喝它的汤。”

    “还真有顺序……”等到老太太回座,严喆珂小小声说了一句。

    两人饶有兴致地开动,按照着顺序,一步步吃了下来,觉得果然不错,尤其重口味的牛肉面后,吃些水煮小菜,那真是又清爽又甘甜。

    趁兴而来,满足而去,楼成看了看手机,寻找着十九路公交的站台。

    这时,严喆珂眼眸上转,沉思了几十秒,忽然兴致勃勃地提议道:

    “橙子,要不我们不按攻略来了?这样感觉你会很累诶。”

    “不按攻略怎么弄?”楼成不解问道。

    严喆珂嘴角勾起,笑靥如花道:“我们随性一点吧~看到哪路公交就上哪路公交,看到哪里不错,就在哪里下,反正不预先考虑,不去在意结果,随心所欲,看最后会走到哪里~!”

    “这是缘分型旅游啊?”楼成被说得怦然心动,没有反对,也不可能反对。

    这样好像挺有意思的!

    说到就做,两人出了小区,随便找了个招牌一站,等来了不知是几路的公交。

    上了车,他们继续坐到后排,手拉着手,看着外面的街道晃晃悠悠退后,优哉游哉地说着话,聊着天,等到心血来潮了,就顺便找了站走下,在附近逛了逛,然后又凭缘分地于第一眼看到的站台上了第一眼看见的公交。

    他们不去思考最后会走到哪里,也不去想下一站的目的和考虑等下吃些什么,放空着心情,随性地游荡,慢悠悠地缘来缘去,时不时将脑袋并在一起,自拍一张。

    商业区,某个公园,河畔桥旁,佛寺道观……不知不觉,两人晃荡了好些地方,决在下一眼看到的餐馆解决午饭。

    穿过小巷,来到大街,楼成和严喆珂同时看见了一家咖啡馆。

    “咖啡馆?要去吃吗?”楼成笑问道。

    “为什么不去?咖啡馆有吃的!”严喆珂身心放松地回答。

    这家咖啡馆生意相当不好,环境也就不错的冷清,楼成和严喆珂点了不少食物,吃得很是开心,意外地发现质量竟然颇为不错。

    “你们家很好啊,怎么生意一般般呢?”楼成付账的时候,严喆珂双手按着玻璃台,随口问了老板娘一句。

    老板娘是个很有风韵的女士,她苦涩笑道:“我也不知道,可能这边的居民不喜欢西方的调调吧,你们是住附近的?”

    “没啊~”严喆珂语气轻快地回答。

    “那你们是到这边办事?”生意不好,老板娘有着充足的闲谈时间。

    “不是,我们就纯粹地路过。”严喆珂笑意盈盈道。

    “好了。”老板娘确认了楼成的手机买单情况,不经意地问道,“路过啊,你们俩是要去哪里?”

    去哪里?楼成和严喆珂默契转头,对视了一眼,同声笑道:

    “我们也不知道。”

    说完这句,两人晃荡着牵起的双手,转身走向了门边。

    不知道去哪里……老板娘一阵茫然,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了外面的街道。

    就这样,楼成和严喆珂随性地上车下车,不思考过去,不担忧将来,享受着最纯粹的,最无忧无虑的,最悠然自得的当下。

    茫茫人海里,他们只觉有了彼此,走到哪里,来到哪里,都是美好,都是笃定。

    白云悠悠,公交晃荡,楼成和严喆珂时而安静,时而兴奋,在高汾随缘前行。

    当华灯初上,他们彼此忍着笑意,又坐上了一路不知开往哪里的公交。

    之所以忍笑,是因为他们靠眼缘挑的晚餐馆相当难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可是,哪怕这样共同吃一顿失败的美食,也是如此开心的事情。

    “我们现在到哪了?”楼成看着窗外黑了下来的景色道。

    “我怎么知道……”严喆珂低笑着回答。

    忽然,她眼前一亮,看见了远处一座熟悉的建筑:

    “甲壳虫馆!”

    高汾市武道场馆!

    “诶,绕了一天,最后竟然来到了这里,还真是缘分啊!”楼成惊喜感慨,“里面亮着灯,多半还有比赛。”

    在这里,自己拿到了人生里的第一个冠军!

    “嗯嗯。”严喆珂欣喜点头,拉起楼成,走向了公交后门,等待着到站。

    “走,姐姐请你看比赛~”她尾音上扬,语气愉悦地说道。

    …………

    高汾市武道场馆内,灯火通明。

    张祝同沉凝着脸色,看着擂台上不可一世的奥布拉克,看着他飘荡的金发,一步步走上了石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