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那场烟花(第二更)
    “好气哦!竟然不对外开放!”试图买门票失败的严喆珂微嘟着嘴唇道。

    楼成看了眼有安保人员戒备的大门,笑着怂恿道:“要不我领你做坏事?找个地方爬进去?”

    什么比赛竟然不对外开放?

    “不用啦,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孩子!”严喆珂本就随兴而来,见不能入内观看比赛,也就熄了这方面的心思,上转着眼眸道,“这里有家甜品店很不错的,我和霜霜霜试过,他们家的‘纷纷雪’特别棒,来,姐姐领你去吃~!”

    楼成下意识就道:“大姨妈的时候不能吃冰的吧?”

    “我可以看你吃呀~”严喆珂笑着扬了扬下巴,“而且还有蛋糕什么的。”

    “那行,小姐姐带路吧。”楼成遗忘了原本的目的,眉眼含笑地说道。

    今天就是这么随意,随心,随缘!

    …………

    “奥布拉克胜!”

    “奥布拉克胜!”

    “奥布拉克胜!”

    类似的话语一次次回荡于场馆之中,听得筛选过的观众们愈发沉郁,但他们还是得鼓起精神,本着两市的友谊,为对手喝个彩,加个油。

    张祝同的身体还残留着明显的颤抖,脸色青白交错,看起来不仅消耗颇大,而且还受了一定的伤势。

    他从刚才失败的梦魇中挣脱,瞄了眼主席台,看见副省长罗忠和高汾市长曹金城等人的表情一个比一个阴郁。

    心往下沉,张祝同只能希冀于别的武者连克强敌,挽回颜面了。

    微赢不了,也不能惨败啊!

    然而,他也知道自己愿望实现的可能微乎其微。

    都怪奥布拉克不讲规矩,竟然连战了三场,不仅打败了韩知非和裘山,还在久战之后,以一招的优势击伤了自己,而原本是该打一局换一名武者的!

    自己这方最强的几位失败了,面对布鲁塔尔后续的格斗家,高汾武道团肯定会出现田忌赛马的情况——张祝同临场放弃先发位置,预备对阵布鲁塔尔代表团的第三号年轻格斗家,以稳操胜券,保证局面,谁知道遇见个不讲道理的家伙。

    目前最大的可能是,自己这方的年轻一代全败……张祝同苦涩地想着。

    奥布拉克竟然有着变态的体力,超越了他本身层次的体力!

    “非人以下,变态体力太占便宜了。”他旁边的另外一位武者感叹道。

    听到这句话,张祝同想礼貌性地笑一笑作为回应,但却怎么都挤不出笑意。

    …………

    “好吃吧?”严喆珂单手托腮,眸光熠熠地看着楼成道。

    楼成不慌不忙挖了一勺“白雪”,塞入口中,细细品尝了十几秒才道:“是挺好吃的,很香,像我小时候嘴馋了直接吃奶粉的味道,不过这个冰冰凉凉的,口感更棒。”

    “我鉴定过的,不会差~”严喆珂略显骄傲地笑道,用勺子戳了一块蛋糕下来,慢悠悠吃着。

    先前的晚饭味道太差,两人都没吃饱,现在胃口相当不错。

    窗外黑暗浮动,城市灯火辉煌,将他们的身影映照于了玻璃之上。

    …………

    夜,更加深了。

    甲壳虫馆大门处,安保人员隔出了通道,副省长罗忠、高汾市长曹金城等人陪同着布鲁塔尔市长道金斯一行走了出来,在等待车辆驶近的时候,礼节性地交谈着。

    代表团靠边缘的位置,身材高大的奥布拉克活动着手脚,随意地四下眺望着。

    他的金发在灯光照耀下流淌着一层辉煌,就像是日出时海面的盛景,再加上俊朗的五官,侵略性极强的打法,于是有了个广为流传的称号,“日之子”。

    “高汾市的年轻格斗家真是很一般。”奥布拉克身边的黑发查尔斯笑呵呵用布鲁塔尔语说道。

    奥布拉克微笑回答:

    “据说这里只能算是华国第二档次的城市。”

    他言外之意是赞同查尔斯的评价。

    “我很失望。”棕发的强尼摊了摊手。

    “坦率地讲,我也有这样的感受,打了三场,都还不够,用华国语说就是……”奥布拉克屈了屈胳膊,用生疏艰涩地语言道,“尽,兴,不,尽,兴。”

    他们旁边的西服装翻译尴尬听着,不好开口,只保持着职业性的笑容。

    张祝同在不远处看着他们高谈阔论,虽然听不懂,但依旧能感觉到那种溢于言表的蔑视,心情更加地沉郁更加地憋闷了。

    他又望了眼副省长罗忠和高汾市长曹金城,只见他们算得上强颜欢笑。

    …………

    “不早了,我们走吧,再等会就没公交了。”楼成指了指外面的夜色。

    严喆珂跟随他的动作打量了一眼,轻巧地点头道:“嗯嗯~”

    今天的随缘之旅从公交开始,他们两人当然都希望也能以公交结束。

    用手机买了单,两人推门出来,感受到了冬日晚上的冷冽,精神顿时为之一清。

    沿着场馆边缘行走,他们慢慢踱步往正前方的公交站台,对大门处的喧嚣只随意打量了几眼。

    严喆珂心情极好,甩着手,有些蹦蹦跳跳地走着,而楼成不紧不慢,始终跟在她的身边。

    “真是美好的一天啊……”女孩忽地顿住,仰望着高空被光遮掩的隐约星辰,闭上了眼眸,梦呓般赞道。

    她嘴角的笑意浅而不散。

    “我也这么觉得。”楼成拉住了她的手。

    严喆珂睁开双眼,意犹未尽般道:

    “如果最后还能有场烟花收尾,那就完美了,你别去买,我是说随缘遇见。”

    楼成想了下,轻笑了一声,突地抽手指着女孩身后的道:

    “看,那不就是!”

    严喆珂又惊又喜,猛地转身,望向后方,可那里夜空沉寂,灯光静谧,哪有什么烟花。

    她愣了愣,刚要开口,忽然看见一团晶莹皓白的流光从身旁飞上了半空,紧跟着,一个赤红暴虐的火球追赶而去。

    砰!

    寒光先爆,冰晶洒落。

    砰!

    火焰炸开,照亮了那一颗颗冰晶,让它们反射出了剔透的光芒。

    半空之中,“烟花”盛放,辉芒流转,梦幻唯美,照亮了楼成和严喆珂的脸庞。

    “看到没?今晚的收场烟花?”楼成嘿嘿笑道。

    严喆珂的错愕尽数转而惊喜,眸光映着烟花,美得让人不敢直视。

    她贝齿轻咬了粉唇,流转着眼中璀璨道:

    “橙子,怎么办……我想亲你一下。”

    …………

    烟花绽放,吸引了大门处众人的目光。

    奥布拉克怔了一下,旋即脸露欣喜道:

    “超能力,不错的超能力!”

    他望向不远处的广场角落,看见了靠得很近的约会男女楼成和严喆珂,眼中精芒一闪,见猎心喜道:

    “我找那个超能力者较量一下。”

    正好之前不够尽兴!

    蹬蹬蹬,他大步迈开,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楼成。

    西装笔挺的翻译吓了一跳,傻在了原地,不知该跟,还是怎么着。

    奥布拉克的师父,武道代表团的团长梅森沃克失笑摇头,吩咐了旁边的简纳斯一句:

    “你去当裁判,不要让奥布拉克弄伤了对手。”

    这会影响两市友谊的。

    熊人般的简纳斯不敢怠慢,长腿伸展,急追而去,查尔斯和强尼等人饶有兴致地跟随,打算旁观。

    那位超能力者不过是约会时讨好女友,竟然就被奥布拉克盯上了,真是厄运缠身啊!

    注意到他们动静的张祝同茫然望向了烟花腾起的地方,瞳孔突地一缩。

    他?

    正等待着小仙女主动亲吻的楼成感受到了地面的微震,本能就上前一步,将严喆珂挡在了背后。

    他看见一位金发蓝眼年纪颇轻的外国男子步法沉而不重地奔来,感受到他的双腕、胳臂和躯干有好几处“爆点”炸开。

    而这些爆点似乎连成了一株奇怪的树。

    强,很强……楼成眼睛一眯,摆开了架子,脑海内观想出了冰封万里的大江,白雪皑皑的平原和高悬于半空的赤红大日。

    “切,磋,切磋!”奥布拉克用生涩的华国语喊道。

    切磋?楼成吸了口气,让观想里的赤红大日从天而坠,撞向了冰面。

    面对强敌,必然全力以赴!

    奥布拉克身体忽然膨胀壮大了一截,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往下挥出了拳头。

    轰隆!

    大日与冰封的长河同消,火与冰齐齐泯灭于了楼成的拳头处。

    “当头棒喝”变异版!

    啪!

    他一拳挡住了奥布拉克的锤击,两人交接的地方似乎有什么坍缩成了一点,化成了漩涡,牢牢黏住了对手的拳头!

    轰隆!

    那处漩涡爆开,抛射出狂暴,灌注入了奥布拉克的体内!

    蹬蹬蹬,奥布拉克连退三步,软软倒在了“裁判”简纳斯的面前,眼睛睁得老大,身体却短暂动弹不得。

    噗通!他强壮身体坠地的声音回荡四周,一下呆愣了查尔斯等人的目光,错愕了梅森沃克的神色,引来了道金斯曹金城等人的视线。

    一拳之下,刚才威镇了武道场馆的奥布拉克就被打倒了?而且还站不起来?

    “怎么回事?”严喆珂探出秀丽的瓜子脸,茫然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说是切磋。”楼成也是一头雾水。

    见那群外国友人没什么动静,他懒得再搭理,拉住女孩的手,继续往公交站台行去。

    “切磋?他为什么会突然找你切磋?”严喆珂疑惑问道。

    一拳就被打倒的家伙有什么切磋的必要?

    楼成认真回答道:“他其实挺强的,只不过身体差不多接近极限了。”

    “身体都快接近极限了还找你切磋?我也是不懂了。”

    “我也不懂,完全不能理解这老外怎么想的……”

    “嗯,这也许就是文化和教育差异造成的代沟吧……”

    ……

    两人渐行渐远,渐至无闻。

    看着约会的那对男女即将走到站台,翻译异常地为难,不知要不要把他们的讨论告诉布鲁塔尔代表团。

    “他们在说什么?”布鲁塔尔市长道金斯看了眼被搀扶起来的奥布拉克问道。

    翻译犹豫了下回答:“他们说奥布拉克先生实力很强,就是太疲惫了,所以才这样。”

    太疲惫了?所以才这样?道金斯和梅森沃克等人一阵默然,抬眼望去,正好看见一辆公车驶来,停于站台前,看见之前的观众一涌而入,看见楼成单手插兜,拉着严喆珂,登上了公交,看见他挤开一个位置,一手拉住吊环,一手护着女孩。

    公交开动,驶向远方,留下了安静的一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