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三十章
    “哈哈哈哈,虽然我也不懂,但我还是想笑你!”面对楼成述说的来自排骨的“委屈”,严喆珂“笑出眼泪”道。

    楼成失笑侧头,用“咬着手绢”的表情道:“我抱着那么大的希望和期待来寻求安慰,结果你……”

    “好啦好啦,姐姐摸摸头,以后我们家去超市买,买精选装好的那种!”严喆珂“窃笑”道。

    “我怎么感觉你还是在幸灾乐祸……”楼成“摸着下巴”,明知故问。

    “嘿嘿,不要在意那些细节~”严喆珂发了个“眼中光芒一闪”的表情。

    就这样,楼成一边和珂小珂同学在Q上打情骂俏,一边和老爸楼志胜闲扯,顺便给老妈齐芳打打下手,等待着晚饭的来临。

    快七点的时候,餐桌之上,楼成夹了块排骨,滚了圈蘸料,以极好的牙口,吭哧吭哧就把肉给啃了下来。

    多好的排骨啊!老妈为什么要嫌弃!

    这时,楼志胜想起一事,停下筷子,抿了口酒道:“成子,过几天可能得回乡祭祖。”

    “回乡祭祖?”楼成顿时懵逼了。

    什么叫回乡?

    爷爷的爸爸妈妈,也就是自己的曾祖父曾祖母不就葬在城北的小岳山墓园吗?暑假的时候不才去扫过坟吗?

    楼志胜看了眼儿子的表情,呵呵笑道:“回老家祭祖,哎,你还真没回去过,就青福那边。”

    乐宁市青福县!

    楼成恍然醒悟,明白了过来:“哦……爷爷的老家啊。”

    他压根儿就没觉得那是自己的故乡,自己出生于秀山,成长于秀山,前面十八年的经历都在秀山,这里才是自己心灵上和实质上的故乡。

    楼家并不是土生土长的秀山人,楼德邦出生于隔壁的乐宁市青福县,二十岁的时候,因为招工,来到了秀山市的工厂,从此在这里扎根,成家立业,后来更是把父母也接了过来。

    到楼成出生,曾祖父曾祖母都已去世,葬于本地,与青福那边的亲戚乡邻便很少再走动了,楼德邦退休前后那几年,还回去过两次,后来年纪大了,也就不想奔波了。

    “是啊,你爷爷最近好几次梦到小时候的事情,觉得是祖宗在提醒他,该去拜祭一下了,呵呵,乡愁啊,而且你也出息了,有成就了,他心里肯定想去告祭告祭。”楼志胜晃动着筷子道。

    如果我以后没定居秀山,等到老了,会常常记起这里,梦到这里吗?楼成听得很有感触,扪心自问了一句。

    他觉得答案是肯定的,除非自己能割裂整个童年和大半个青少年时期,能遗忘那或许艰苦但绝对不乏美好的光景。

    而现在,哪怕外出读书半年,也会时常想家想念秀山。

    “好吧,我对青福真一点印象都没有,就当陪爷爷奶奶去旅行两天好了。”楼成摇头笑道。

    那边的亲戚,那边的状况,自己完全两眼一抹黑。

    齐芳吃了块冬瓜,闻言嗤笑道:“你爸也没什么印象的,就回去过四五次,最近一次还是我们刚结婚没多久。”

    “是啊,也就记得有条河,有座坟山,当初生了你,还说带你回去,结果一忙起来就忘了。”楼志胜轻笑道。

    “听说那边还在说重修族谱的事情,每家要交不少钱,不给就不让入谱,呵呵,现在什么社会了,又住在城里,入不入谱又有什么关系?就是想骗钱嘛!”齐芳絮絮叨叨说着。

    “别说,老人家还真吃这一套。”楼志胜也是不甚在意。

    自己没族谱不也过了那么多年?

    楼成更是听八卦一样听着,打算回头搜一搜青福有什么美食或者特产,能带就给小仙女带点,不能带就尝试一番,以后拐她去旅游。

    这么想一想,爷爷的老家还是挺让人好奇的……楼成扒了口饭,疑惑道:“是全家一起去吗?人那么多,买票什么的很麻烦啊……”

    “应该是全家一起吧,包几辆车就行了,包司机吃住。”楼志胜缓缓说道。

    看得出来,楼家内部已经讨论过几次了。

    “那好吧。”楼成放下心来,不再牵挂,到时候自己不过是个晚辈,是陪同人员,跟着蹭吃蹭喝,拜拜祖宗就行了,没必要操心。

    又聊了一阵祭祖的事情,楼志胜手机振动了几下,他拿起一看,笑呵呵对齐芳道:“老赵让我们周末有空去喝茶打牌。”

    “行啊。”齐芳爽利地答应了下来,抬头看向楼成道,“你赵叔叔一直说两家有机会聚一聚,正好你放假了,周末跟着去玩玩吧?”

    “赵叔叔?”楼成有些茫然。

    这是谁啊?怎么对不上号?

    楼志胜喝了口酒后笑道:“你不是见过吗?赵子军,你爸我的发小,他女儿和你哥相亲过的,嘿,相亲没成,我们倒是又有了交情。”

    “哦,他啊……”楼成想到了当初在邢局长家里遇见赵氏夫妇的场景,不好再说什么,只笑了笑道:“看情况吧,说不定到时候有事呢,我好歹还是秀山选拔赛队伍的教练。”

    “都寒假了还忙什么忙。”齐芳心疼地唠叨了一句,“对了,郭胖子也想请我们一家三口去做客,哼,以前怎么不见他这么热情!看见你拿青年赛冠军后就变了副脸!”

    郭珉,楼志胜的大老板。

    那倒不是……楼成腹诽了老妈的判断。

    郭珉应该是从认出自己开始变的。

    “诶,成子,郭胖子老说什么你的保护之恩,是什么情况啊?”楼志胜皱眉问道。

    “就当初有个逃犯逃到了秀山,我因为师父的关系,和警察局那边比较熟,就被叫去帮了个忙,在郭家守了个夜。”楼成轻描淡写地解释了两句。

    果然,楼志胜和齐芳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纷纷感慨郭胖子真怕死,感慨儿子的人际圈越来越广了。

    吃过饭,楼成把这些事情都分享给了严喆珂,两人兴致勃勃地讨论起了青福有什么特产什么美食,讨论起了青福楼家有什么了不得的祖先。

    可惜,楼家普普通通,没有显赫的过往,倒是这一代,有了出色的人物,省青年赛冠军楼成是也!

    聊了一阵,楼成忽然收到了蒋飞的消息。

    “橙子橙子,有事请教你!”蒋胖用“我最崇拜你”的表情道。

    “什么事?不是后天才回来吗?”楼成“抠着鼻孔”道。

    蒋胖“讪讪笑道”:“是后天是后天,就想请教你秀山有什么好玩的,我有几个同学跟着过来玩两天。”

    楼成看笑了,用小明同学的口吻道:“你丫不是秀山人啊?还问我?”

    “嘿嘿,我就知道哪里有好吃的,平时都爱宅着,你和严喆珂经常约会,肯定知道哪里好玩。”蒋飞厚着脸皮道。

    楼成“窃笑”道:“是知道,我们经常有去一个地方。”

    “哪里哪里?”蒋飞追问道。

    楼成“邪魅一笑”:“图书馆!我们约会时候去的最多的地方!”

    “……”蒋胖无言以对,“我带大家去图书馆旅行?”

    “哈哈。”捉弄得手,楼成很是愉悦,调侃道,“那几个同学里面有女孩子吧?要不然你怎么这么认真?”

    蒋胖“挠头笑”道:“是有,有个同学带着女朋友来的,他女朋友又带着闺蜜,相当于过来旅行,不是看中了她闺蜜,就觉得多认识点女生,说不定就会被介绍女朋友了。”

    “不错,很务实。”楼成笑着打趣道,“那就带他们去秀山景区啊,爬爬山,逛逛庙子道观,回来就发挥你的特长,带他们好吃好喝。”

    “就这样?”蒋飞不太相信地寻求确认。

    “就两天还想怎样?”楼成笑骂道,“他们多半也是冲着景区来的。”

    “也是。”蒋飞终于拿定了主意。

    …………

    第二天上午,楼成和严喆珂晨练完毕,吃了几摊想念很久的早饭,由于女孩还有家庭活动,两人在八点半于她家小区门口分开了。

    回到家里,楼成本来说陪老妈去跑跑装修,尽尽孝道的,可惜屋里已空无一人,上班的上班去了,忙碌的也忙碌去了。

    “就我一个大闲人……”楼成自嘲一笑,想了想,换好衣服,拿上钥匙,提着熬的药汤和其他物品,往古山武馆而去,打算借力量房和场地继续锤炼。

    另外,他听秦锐说,秀山选拔赛队伍将在上午和天高市的选拔赛队伍在古山武馆进行交流性切磋,为年后的选拔赛做准备,正好也能看一看。

    古山武馆门口很是冷清,前台妹子都在探头望着里面,状似期待。

    楼成没打招呼,慢悠悠踱步进去,看见几处隔断已经取掉,中间围出了一块标准的比赛场地,武馆的弟子学员和别的观众们盘腿坐在周围,交头接耳地看着打斗。

    楼成半俯下来,随意拍了个人的肩膀,让他往旁边挤一挤,给自己腾出位置。

    那人扭头一看,先是茫然,旋即露出了惊喜的神色:“楼……”

    楼成不知道他是谁,微微一笑,竖手指于唇边,示意不用激动,不要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