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各有奋进
    看见楼成的动作,满脸激动和惊喜的那人忙闭上了嘴巴,将后面那个“哥”字吞了回去,频频点头,表示知晓,并往旁边挪动不少,腾出了一个位置。

    楼成含笑致意,跨前一步,动作流畅地盘腿坐下,望向了场中,正好看见秦锐在与一名明显具备职业九品水准的武者打斗,脆响和闷响之声时有回荡。

    “楼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旁边那人压低声音问道,像是在做一件隐秘的事情。

    楼成侧头看了看长相普通的他,委实记不起来究竟是谁了,只好呵呵笑道:“昨天刚到的,想着过来借个力量房,正好遇上有比赛,就顺便看看呗。”

    他提了提自己手上的袋子,以做证明。

    “哦哦哦。”旁边那人状极恍然,看了眼场中的对抗,羡慕之情溢于言表地说道,“秦师兄入静成功后,实力提升真是好快,才多久的工夫,就有接近职九的实力了……”

    “他身体条件很不错,观想的短板再弥补上来,肯定会有一个飞快提升阶段的。”楼成欣慰笑道。

    从七月份自己指点和纠正秦锐入静之事开始,历经四个月的修炼和一遍又一遍战胜焦急失落等情绪的打磨,他终于成功入静得定,迈过了武道路上很重要的一个门槛和难关。

    等到观想能用于实战,以他一米九几,身板厚实,手长脚长,力量出众的天赋,职业九品就相对简单了。

    旁边那人认同点头,讨好笑道:“秦师兄提升再快也比不上楼哥你啊……你这次会来武馆兼职吗?我,我想预约一个单独的指导时间。”

    换做昨天上午,楼成说不定就答应了,但现在他只笑了笑道:“寒假太多事情了,没空做兼职,你要是有什么问题,直接请教秦锐更好,如果确实解决不了,你看哪天我锤炼完有空,过来大家交流交流,没必要弄得那么正式。”

    昨晚他把对合同的修改意见发给吴庆贵了,等待对方出差归来确认。

    “好,好的!”旁边那人欣喜点头。

    他也知道已经进入六品这个层阶的楼成是不大可能再到武馆做兼职了,家境不是富豪的武者也很难承受这个境界的高手单独指导的费用。

    场地中央,秦锐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特长,与对面那位留着两撇小胡子的武者战得难解难分,裁判则是位头发花白皱纹较深的老头,应该是退居秀山的前辈名宿。

    ——秀山风景雅丽,空气质量好,不少本地走出的武者在老了后都会时不时返回住段时间。

    脆响声中,秦锐抓住了一个机会,凭借身形的优势,险胜了对手一招。

    “好!”楼成鼓掌喝彩,与周围的武馆弟子和学员没什么两样。

    所谓的吃瓜群众便是如此。

    嗯,秦锐的进步确实很大,值得掌声。

    秦锐满意地握拳摇了摇,然后对着支持者们拱了拱手,走向了另外一边,坐到了闻光和尚的身旁,接受着他小声的点评与指导。

    接下来一局,是天高市的江水艳对阵秀山的周正尧,两人都有接近职九的水准,再次战得旗鼓相当。

    斗至酣处,江水艳忽然爆发了一下,打出了波又凌厉又圆润的进攻,硬生生把周正尧逼出了边缘线,获得了这场比赛的胜利。

    “好!”楼成再次鼓掌喝彩。

    能以炼体境界的掌控能力,把“凌厉”和“圆润”两种感觉完美糅合,足见其拳脚功底!

    这一次,他的叫好声不再像刚才那样默默无闻,被武馆支持者们安静和惋惜的反应衬托得异常突兀,显眼地回荡于了场地周围,引来了一道道目光的注视。

    江水艳最先望了过来,诧异于秀山市的观众竟然会给自己鼓掌叫好。

    这里的观众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那种,来看交流性切磋的不是武馆弟子和学员,就是选手的亲友团,他们属于必然帮亲不帮理的类型,很难很难为对手喝彩。

    目光交接,她看见了位长相不算出众但比较干净顺眼的年轻男子,欣喜地对他点了点头,感谢他的坦诚和坦率。

    楼成嘴角微勾,鼓掌回应。

    “不错啊……”

    “秀山市这边风气很好嘛。”

    “那小哥很直率很诚实,点赞……”

    天高市选拔赛队伍的武者们纷纷将目光投了过来,又喜悦又兴奋地交头接耳。

    武馆的弟子和学员们颇感诧异,跟着侧头打量,然后看见了道熟悉的身影,口中的话语全部又咽了回去。

    楼成?

    他回来了?

    理事长卫仁杰和秦锐等人先是诧异,旋即欣喜,但他们的反应都被裁判宣布下一局比赛开始的声音给掩盖了。

    场上激烈的打斗中,秦锐站起身,从后方绕来,摸到了楼成旁边,强行挤着坐下,笑呵呵道:

    “昨天没说要过来啊?”

    “被我妈给抛弃了,只好来凑个热闹,借下力量房。”楼成随意地回答着,轻笑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我刚都有点惊讶诶。”

    “嘿嘿,多亏有你指点,闻光大师也很给力。”秦锐难掩自得地谦虚道。

    楼成双手分别搁在两边膝盖上,认真看着比赛说:“武道这种事情,最终还是得落在自己身上,牛不喝水,强按着也没用,不错,四月份可以争取职九证书了,对了,你们要打几场交流赛啊?”

    他就这么随口一问。

    “理事长的意思是打十场左右,争取和周围几个市的队伍都过过招,让大家多积攒点实战经验,接下来有汾湖市的选拔赛队伍,乐宁市的蝙蝠战队,呃,这个战队很厉害的,有丹境坐镇,去年打入了选拔赛的第二阶段,可惜和武道强省的那些队伍相比又弱了不少,没能更进一步……”秦锐残留着兴奋地说了一堆。

    “嗯嗯。”楼成不甚在意地听着,纯当闲聊。

    交流性切磋和正式比赛不同,这次共打了八局,让双方主力和替补们都获得了出战的机会,彼此捉对厮杀,输赢都会离场。

    十点半的时候,切磋结束,秀山市获得了五比三的不错战绩,卫仁杰脸上有光,拉着天高市的教练说了好久,并邀请他们共赴午宴。

    等到天高市一行人进入更衣室洗浴休整,他又与闻光和尚转至楼成这边,热情笑道:“小楼啊,中午一起去吃饭吧?”

    “理事长,不用了,人太多又不熟,没意思的。”楼成坦然表达着自己的想法。

    “那行,回头私下请你吃好的。”卫仁杰并不因为他的拒绝而恼怒,反倒笑呵呵道,“我本来还想着劝你打几场选拔赛,给大家保个底,可你提升的实在太快了,我都不好意思再开口,六品的武者打选拔赛,这不是欺负人吗?”

    “阿弥陀佛,卫施主说得没错,六品的武者都能做南北分区赛的主力了,甚至在进位赛也能当个替补。”闻光和尚笑容和煦地看着楼成,从头到脚,仔细打量。

    选拔赛是第四层阶的职业赛,是最底层的那种,第三层阶叫做南北分区预备赛,在这个档次里,中游偏上的俱乐部或者队伍一般有非人层次的高品丹境做主将,六品七品的强者当主力,而第二层阶的进位赛内,中游偏上水平的势力没有或者只有一位外罡,以非人为主力,六品七品做替补。

    也就是说,楼成哪怕现在毕业,也不用担心没栖身之处了。

    被闻光和尚古怪的目光看得有些发毛,楼成干笑道:

    “我还是先打好大学武道会吧。”

    寒暄了几句,他提出告辞,往楼上力量房走去,秦锐跟了过来,关切地问了一句:“你中午怎么解决?要不给你打包点东西回来?”

    “不用不用,我随便在附近凑合着解决一顿,等下还得继续锤炼。”楼成摇了摇手。

    “下午还要练啊?”秦锐诧异问道。

    “反正没事。”楼成叹了口气,低声笑道,“彭乐云不是那么好追赶的……”

    彭乐云不是那么好追赶的……秦锐听得怔怔出神,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于了楼道口,心里突然感觉自己之前的那么点自得实在微不足道。

    橙子他已经在往同年龄段全国前几的位置奋发冲刺了!

    和我们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

    更衣室内,江水艳洗好出来,一边用干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拿着手机按动。

    “水艳姐,今天打得真好!”替补选手黄兵竖了竖拇指。

    “是啊,秀山这边的观众都被震住了!都给你鼓掌了!”主力队员谭德高附和着说道。

    在场的众人纷纷嬉笑起哄,弄得江水艳又开心又尴尬,忙谦虚道:“人小哥可能就是看我打得比较漂亮比较好看,才鼓掌的……”

    说到这里,她心中一动,微皱起眉头,犹豫着道:

    “我怎么觉得那个小哥,有些,有些眼熟……”

    “眼熟?”谭德高和黄兵陷入了回忆,越想越觉得确实有类似感觉,仿佛在哪里见过鼓掌的观众小哥。

    十几秒后,黄兵突然睁大了眼睛,把刚才那位小哥和记忆里的某个身影重合了起来,脱口而出道:

    “楼,楼成!”

    省青年赛的冠军对武道爱好者或者电视机前的观众们来说,一旦热潮过去,又没有持续的宣传,很快就会遗忘,顶多有个印象,但在本省武道圈子里,这是绝对无法绕开无法忽视的人物!

    “楼成?”听到黄兵这么一说,江水艳脑海内的身影一下清晰了起来,她又惊又喜道,“是他!对,是他!”

    真的是他!

    他居然会看这种低层次的切磋……

    楼成!谭德高等人彼此看了一眼,互相做了确定,竟不由沉默了一阵。

    良久之后,谭德高才感慨道:“水艳,楼成他都为你鼓掌了,你就不要谦虚了。”

    江水艳微微扬起脑袋,嘴角难以遏制地出现了浮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