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深夜来客
    天高市一行人从更衣室出来,与秀山选拔赛队伍会合时,江水艳和黄兵他们忍不住仔细辨识了一番,试图搜索出那道熟悉的身影,可惜,未能如愿,徒留遗憾。

    在认出楼成后,他们才记起一些被遗忘的细节,比如省青年赛时,楼成是代表“古山武馆”参加的,而自身目前所处的地方,正是古山武馆!

    难怪会遇见他!

    ——青年赛后,武者们更多是反复观摩楼成的战斗视频,除了少数转为粉丝的存在,没谁会一次又一次看点将录和比赛相关,而对不太重要的东西,灵长动物淡忘的速度是非常惊人的。

    当然,如果最开始确定交流赛日程时,秀山直截了当地摆出“古山武馆”四个字,那江水艳等人不难发现,有所联想,可是,他们在抵达市区后,才被引到这里,部分选手甚至都没看清楚武馆的招牌,至于辨认出了那四个字的武者,更多的心思都已投注于即将开始的比赛,对内容几乎算一晃而过,仅随口道了一句:“哦,古山武馆……”

    见楼成没有出现,江水艳略感失望,但她目光扫过时,却发现闻光和尚拿着手机,正用一根食指在那里戳戳戳,画画画,显得很是艰难。

    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僧人拿着现代科技产物的场景很违和,于是侧头微笑道:“大师,要帮忙吗?”

    教老年人用手机,我最在行了!

    江水艳刚侧头的瞬间,闻光和尚手指一按,锁住了屏幕,然后才呵呵笑道:“江施主有心了,贫僧只是在写个邮件,没什么需要帮忙的。”

    哟,都懂得用手机写邮件了!江水艳暗笑一声,由衷赞美道:

    “大师您真是紧追时代潮流。”

    “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闻光和尚双手合十,含笑回答。

    …………

    “者!”“者!”“者!”

    内弟子专用的力量房内,低沉的古音不断回荡,似有微妙神秘的感觉贯通了天地。

    楼成身后放着空掉的保温杯,本人不丁不八地站着,双手合抱了一个藏汞铅球,任由它轻轻腾跃落下,缓慢滚动出韵律,以外力压迫加细微感受,配合身体与精神的打磨滋润。

    这是“意后”费丹自创的“者”字诀练法,楼成发扬光大,不仅用于了这里,在进行“冰部”和“火部”的丹境修行时,在观想“大江冰封图”“天寒地冻图”和“燎原图”“祝融图”时,也都有涉及一二,结合部分。

    他一次又一次的锤炼中,半封闭的力量房内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一边温度上升,有灼热暗藏,一边凉风瑟瑟,金属器械的表面触感愈发冰冷,两者互相缠绕,结成漩涡,缓慢转动,竟怪异地维持了平衡。

    不知过了多久,楼成做出收势,结束了内练。

    当他放下巨大铅球,吐出胸腹间一口浊气时,力量房中的冷热当即失衡,彼此对冲,竟刮成了一阵劲风,甚至有薄雾浅浅,转瞬即逝!

    楼成弯腰拿起毛巾,擦了擦脸上汗水,神情略有疲惫但身体异常清爽地提上物品,走出房间,打算找个场地,演练拳脚。

    “楼成哥哥!”

    他刚走到楼梯口,便看见表妹齐云菲的男友丁彦博垂着手立在旁边,站得很是笔直。

    “中午没休息啊?”楼成微笑问了一句。

    丁彦博隐含激动和喜悦地说道:“我们只练上午的。”

    所以等在了这里!

    “我听菲菲讲,你拿到业余九品的证书了?”楼成单手插兜,随意问道。

    齐云菲那丫头在秀山一中读书后,简直就像挣脱了链子的哈士奇,一个月才回家一次,平时不是领着室友同学们瞎玩,就是和男友约会。

    还好,期中考试给了她当头一棒,之后沉下心来,开始认真学习了。

    “是,是啊,才没多久。”丁彦博拘谨地回答道,但他的眉梢眼角都暴露出了他心底的喜悦和得意。

    “不错,真正练武才半年,身体也还没彻底发育完成,就能拿到业余九品,算是相当不错了,有希望吃这碗饭。”楼成没有吝啬自己的表扬。

    “我听菲菲讲,你好像只用了一个月?”丁彦博眉开眼笑的同时好奇问了一句。

    “算是吧。”楼成早过了在小孩子目前炫耀的阶段,转而肯定道,“好好练,只要努力,就有机会!”

    他这是在暗示,如果丁彦博能提高到业余一品的水准和大致的身体素质,那自己得到的内练法不会藏着掩着。

    丁彦博之前听秦锐提过好几次类似的事情,闻了弦歌,便知雅意,当即兴奋地回答道:

    “是,楼成哥哥!”

    微微点头,楼成没有多说,另外寻了处场地,先回复了严喆珂的消息,然后锤炼起拳脚,打得啪啪作响,虎虎生风。

    这里面,他重点在“冰部”第一十三式“雪茫”和第一十九式“寒噬”上,它们运用巧妙存乎一心,有着太多的变化需要摸索,不是说初步掌握了就能丢到一边。

    下午三点,楼成感到了精力的不济,结束了锤炼,洗了个澡,换上了干净清爽的衣物。

    “这么练完,感觉好充实。”他“窃笑”着给严喆珂发了消息。

    严喆珂还在家庭活动中,隔了几分钟才“目光炯炯”道:“我们家橙子好努力啊,我都羞愧了!”

    “嘿嘿,前面有个追赶的目标还是很给人动力的。”楼成用“显露胳臂肌肉”的表情道,“老实说,守护意志会给我持续的动力,但没有急迫事情和状况发生的话,也就没法进行‘冲刺’,一步一步,按部就班,不太有锐气的感觉。”

    当然,更沉稳更持久。

    “那我是不是该给你点危机感了?”严喆珂“捂嘴坏笑”道,“其实吧,你这么累,我也很心疼的,好好加油,打败彭乐云大魔王!”

    “嗯!”楼成不做豪言壮语,转而嘿嘿笑道,“你多陪着我,我休息的时间就多了。”

    从古山武馆离开后,他顺路去看了爷爷奶奶,之后才慢悠悠回到家中,没有形象地靠躺在床上,一边和严喆珂聊天,一边读着小说,过得很是放松,清空着心灵的疲惫。

    …………

    夜色已深,秀山脚下的一座寺庙内。

    闻光和尚正闭眼转动着念珠,忽然,他腰不挺,身不动,一下就弹到了厢房入口,拉开了大门,看着外面两人道:

    “这么快?”

    其中一道身影雄伟高大,气势内敛,但顾盼之间,自有几分慑人之意,换做夏天,蛇虫鼠蚁似乎都会感莫名煞气而退避。

    这条大汉哈哈笑道:“还好还好。”

    “董施主,请。”闻光和尚竖起了手掌。

    董少阳豪爽入内时,闻光又转头看向了另外一人,神情变得恭敬道:“罪火前辈请。”

    来者眼窝深,鼻梁挺,头发有所斑白,眸子藏火,貌如中年,正是“罪火天君”!

    “罪火天君”轻轻颔首,沉默迈步。

    等到闻光关好了房门,董少阳踱了几步,意兴甚浓地开口问道:

    “大师,什么时候动手?”

    “南无阿弥陀佛,董施主,不用这么着急。”闻光诧异回答。

    “我是挺着急的。”董少阳面宽眼阔,嘿嘿笑道,“自从他拿了省青年赛的冠军,我就一直不服气,想找个机会和他较量较量,看看谁才是兴省青年武者里的第一人!”

    “可惜,没有命令,不能动手,只好眼巴巴忍着,现在终于有机会了,大师你让我怎么不急?”

    他面容成熟,姿态豪迈,似乎已三十朝上,可话里话外透露的意思却是,他可能未满二十六岁,甚至也许才二十二岁!

    “但也要等待时机啊。”闻光和尚劝了一句。

    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罪火天君”低沉说道:

    “不能惊动了地方。”

    “罪火前辈,我知道,我知道。”董少阳含笑回答,转而看着闻光道,“目标只有一次生死相搏的经历?这太少了吧,没怎么见过血的擂台武者天生就要弱不少!”

    “这就是让董施主你来的目的。”闻光双手合十,微微一笑。

    董少阳闻言,哈哈大笑道:

    “行!那我就让他好好体验一下什么叫生死之间!”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争雄之心,无有例外!